從寫嚴正聲明談基點


【明慧網2004年3月20日】對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來講,站在怎樣一個基點上來對待正法,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比如我們寫嚴正聲明是為了甚麼?我們寫嚴正聲明到底是為了彌補給誰造成的損失?從表面上看,我們寫嚴正聲明主要是因為自己在邪惡的迫害中沒做好,接受這個重新做好的機會,洗刷自己造成的污點。但要真正站在正法的基點上看,我們寫嚴正聲明不應僅僅是為了給自己洗刷污點。我們寫嚴正聲明更應該是為了清除邪惡、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啊!一切和正法比起來都是微不足道的,我們做任何事情應該首先想到大法,這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有的人抱著常人心不放,把寫嚴正聲明當作了自己做不好的退路;也有的人因為怕心向邪惡轉化了卻不敢寫嚴正聲明,還找理由說寫嚴正聲明只是個形式、自己真正的做好就可以了。其實這些都是因為沒有擺正自己和正法的關係,而且一個修煉的人給邪惡寫了保證之後發生的衰變是多麼可怕和慘痛,那都是更真實的存在啊!連那都不怕,卻怕眼前在世間的一點點損失,這正是學法沒學進去、悟性和心性太差的表現啊。

還有一部份以前沒有做好的大法學員,甚至邪悟了的(尤其是被非法勞教而「轉化」了的),清醒過來後,想挽回損失,就拼命的做大法工作。這其中,有些人的最終的目的還是想以此來彌補、挽回他們認為自己所受到的損失,而不是真正的想挽回給正法造成的損失。如果作為一個常人破壞了大法,是存在將功補過這個問題,那是因為常人只是在擺放他們自己的位置,而不是參與正法,他們的心性不會給正法帶來實質的干擾。但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就截然不同了,我們是在正法中,我們所有的漏洞都會成為邪惡迫害的藉口,從而給法造成損失。

還有一點就是應該站在怎樣的基點上來看待自己的修煉。在以前,我把自己修煉中的一些事劃分的非常複雜。比如煉功是為了加持神通、學法是為了能加快修煉進程、去執著是因為我知道不修去執著就不會圓滿等等等等。雖然沒有明確的去求的意識,但內心深處就是這麼想的。這一切的一切,最終的基點就是──「為我」。自己修煉的最終基點也是圍繞著「我」。因為我想要達到甚麼目的,所以我才去做。

直到最近在學法中,我才真正認識到自己長期來一直站在隱藏很深的個人修煉基點上看問題。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來到人世間,決不僅僅是為了自己修煉圓滿,我們來到人世間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其實對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來說,我們在人世間的一切行為,一思一念都跟救度眾生有著關係。哪怕是看起來跟救度眾生沒有關係的事情,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事看起來和救度眾生好像沒有多大的關係,但對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來說,做這些事情的意義都是很大的,不僅僅是表面上的現象。我理解救度眾生的含義很大,救度眾生也不僅僅是講真相,講真相只是救度眾生的一方面。其實我們的修煉就是在救度眾生,因為我們修得好,我們所代表的天體大穹裏的眾生淘汰的就會少。如果我們修得不好,我們所代表的天體大穹裏的眾生就會淘汰很多。在正法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我們看似平常的一個小小舉動,如果不符合法,也許就會致使我們世界裏的部份眾生遭到淘汰。所以我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只有真正的按照師父所要求的去做,再加上學法、發正念、講真相。那才是真正的救度眾生,才真正做到了師父所要的。師父在講法中說過:「我為甚麼說大法弟子和過去修煉不一樣?我說大法弟子偉大,如果你們修得非常好,那才是一個真正偉大的圓滿。大法弟子的圓滿,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生命跳出三界就完了。大家想想,因為你修好了,那龐大宇宙的生命變壞的就少,淘汰的就少。當你回去的時候,他們真的把你當作是他們的主、他們的王,無限地敬仰你,因為你救度了他們,你為他們付出了,你給予了他們一切。如果你們修得不好,那麼就有許多生命將被淘汰,因為無可救藥的生命不淘汰也不行。」(《北美巡迴講法》)

以前我學法是為了提高、修煉心性是為了提高、煉功還是為了提高,修煉的最終目的就是想圓滿。現在基點明確了,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我不再去想我要怎麼樣,我做這些就是因為我要履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我個人理解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我們在正法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所做所為的一切,哪怕一思一念都要真正的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也就是要用我們全部的身心、最好的一切、直至生命去圓容師父在正法中所要的,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救度眾生!這就體現在師父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無條件的做,用我們所有的一切去做,不論事情大小。這就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也是我們生命存活的真正意義。如果我們的修煉基點站在了圍繞著自己、想用大法來完善自己的甚麼東西,使自己達到一個甚麼目的,那就大錯特錯了。師父在講法中說過:「作為舊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這件事情上、在我的選擇中,所有的生命都來按照我所選擇的來圓容它,把你們最好的辦法拿出來,不是為改動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說的去圓容它,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鼓掌)可是舊勢力不是這樣幹的,它們是把它們的選擇作為根本的,而把我所做的一切作為為它們所要的那一切圓容,整個反過來了。我不想給它們定太大的罪,此時我不想說出甚麼罪名來。但那是絕對錯的,絕對不能夠那樣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我們修煉的基點就是為了正法、為了救度眾生,我們生命的基點就是為了圓容師父所要的,而不是「為我」。這樣才能真正配得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因為我們是主佛在正法這一千載難逢的特殊時期造就的偉大的生命,是要真正成就為「無私無我」、「不執我」的新宇宙中最偉大的覺者!

以上僅僅是自己的一點體會,因為層次有限,如有不妥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