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搞技術的同修」切磋


【明慧網2004年3月19日】在大陸資料點中,懂技術的同修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主要骨幹作用,當然也是邪惡重點迫害的對像。由於種種原因,懂技術的同修受到各種干擾與迫害的現象是相當普遍的,我知道監獄、勞教所裏關押了不少電腦高手、技術骨幹(同修),而形成鮮明對照的是,目前各地資料點中,懂技術的同修比例很小,常常是一個人要負責很多點、很多地方,如果能破除邪惡對懂技術同修的干擾與迫害,對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意義是很大的。我自己也是搞技術的,這方面碰到了一些問題,干擾、迫害與魔難中,過得好與不好,有些體會談出來供大家參考。

曾經有位電腦高手(同修)跟我說:現在懂技術的一般法都學得不太好,而法學得好的技術通常都差一些。當然他說的不一定能概括所有情況,但也講出了一個普遍存在的現象:搞技術的同修學法普遍存在問題。我分析主要有幾點:

1、和一般同修比,學法時間很難保證。由於搞技術的同修負責面比較大,工作很重,下載、編輯、排版、打印、維護、修理、採購等等,方方面面,必然佔用大量時間和精力。

還是前文提到的那位電腦高手,有段時間每天是馬不停蹄,奔忙於各個資料點之間,因為遍地開花後,當地小型資料點如雨後春筍出現,但大多數同修對電腦實在不熟悉,除了培訓外,還有各種故障要排除。

搞技術的同修都知道,電腦、打印機等設備的故障,很多是說不清道不白的,所以,這位高手同修接到同修傳呼:「機器壞了,快來!」辛苦地趕到現場,常常發現沒有故障(換句稍微專業的名詞:故障不能重現),或者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操作不當,或者根本就是不會用。

就這樣持續一段時間,「高手」同修狀態明顯不對了,學法幾乎無法保障,發正念煉功更是不用提了,很難達到應有的狀態。同修們在一起切磋,提醒他這很可能是邪惡的干擾,如果邪惡要對他下手迫害,首先要做的很可能是讓他忙得沒時間學法發正念,而讓幾台設備出點說不清道不白的小問題,那還不是很輕而易舉的事情嗎?

後來他也意識到這點,開始有意識的推掉一些事情,不是不負責任,而是確實精力有限,必須保證學法,這樣一來,學法跟上,狀態馬上恢復了。

2、邪惡針對搞技術同修特有的執著,設圈套干擾迫害,嚴重擠佔學法時間。

一般來講,搞技術的同修在常人中屬於專業人士,對鑽研技術有著特殊的執著,喜歡學習新的東西,遇到技術故障、疑難問題,喜歡鑽研一下,解決後,有一種喜悅的滿足感。

這裏舉一個例子,說明邪惡是怎樣利用同修這個執著來干擾直至達到迫害的目的的。

我認識一位同修,相當不錯的小伙子,曾經正念從勞教所闖出來,回家後,搞了個家庭資料點,負責一片地區的資料供應。小伙子非常好學,喜歡鑽研技術,點上的打印機被他摸得相當熟了,各種性能瞭如指掌。

有一段時間,我在他家住了幾天,發現一個問題,於是問他:「我怎麼沒看見你學法呢?」他不好意思的說:這兩天抓得不太緊。後來,我發現他通常是一邊做事一邊聽聽師父講法錄音,當然,你不能說這不是學法,他好像也學了。

邊做事邊聽法行不行?這個問題後面再討論。

小伙子就這樣「忙中偷閒」學學法。幾乎每次見到他,我都要提醒一下:多學法,多學法。每次他都是點點頭,也是,這幾乎是屬於「老生常談」的話了,修了這麼多年,經歷了這麼多魔難,還不懂學法的重要嗎?但他的確沒重視起來,直到前段時間,在本地大搜捕中,我聽說十幾個惡警衝進他家,人被抓,設備被抄……

邪惡是怎麼設的圈套呢?很簡單,你不是喜歡鑽研技術嗎?好,我讓你鑽研。打印機壞了,效果不好,或者其它甚麼問題,修吧,拆了裝,裝了拆,不管最後修好沒修好,反正花你半天一天時間,你學不了法,發不了正念,或者至少讓你學法、發正念走神。

如果修不好那還好了,反正修不好,這顆鑽研的心也灰了,可能還能從圈套裏跳出來。壞就壞在修好了,經過反覆鑽研,修好了,弄清楚了,技術水平提高了,這顆鑽研的心高興了,它又長大了一圈。

其實,冷靜地想想,真的是你修好的嗎?壞也是邪惡演化的,修好了很可能也是它演化的啊!它就在另外空間養你那顆鑽研的心,越養越大,讓你感覺自己的能力越來越強,讓你碰到問題就習慣於用自己那點小技小能小術去解決,而想不到師父、想不到法。它讓你一次一次耗費大量時間與精力「解決」這些根本就不應存在的問題,「提高」那些在常人中的小技能,讓你沒事就喜歡搗鼓兩下子,而這些精力與時間本來是應該用來學法、發正念的。在這過程中,它一步步地往你的空間場中滲透,當另外空間它已經基本控制局面時,剩下的事情,僅僅是在這個空間隨意演化一個符合常人狀態的觸發事件,甚麼同修出賣啊,甚麼兩會期間大搜捕啊,甚麼不注意安全啊,等等,真的到那時,你在常人中的安全措施,可能就像一個病入膏肓的人想通過多穿幾件衣服來防病一樣,唉,不堪一擊啊。

談到這裏,想起前幾天看明慧消息:某地10天內被破壞了12個資料點,觸目驚心,邪惡氣燄囂張至極。期間某點緊急從城東搬到城西,試圖躲過此劫,隨即又被破壞。同修找原因,首先找到的原因是手機上網被監測。看罷真是不好說啥,都這樣了,還在向外找,同修啊,你想想,搬家都沒有躲開,可想另外某個空間邪惡已經被滋養到甚麼程度!控制局面已經到了甚麼程度!那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更不是某個技術上的細節問題,只有長期忽視學法或者學法不夠才可能會出現的。

3、自己長期學法不靜心、不重視,學法的基點不對。

回頭再討論一下:邊做事邊聽法行不行?

談到這個問題時,我想起大前年我被邪惡綁架勞教前,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忙於生計,用在公共汽車上戴著耳機聽法,來代替每天的學法,時間倒是利用上了,效果如何呢?反正後來突然被邪惡抄家綁架判勞教,按照師父講的法,沒做好那就是法沒學好,回想起來,主要原因可能就在這裏。

我想同修們試想一下這種情況:如果敬愛的師尊坐在你旁邊跟你講法,你會邊做著別的事情邊聽師尊講嗎?在學法的初期,因為對法理解不深,師尊可能允許這種情況存在,所以那時可能也能聽到法的內涵,可是現在是甚麼時候?我們是甚麼身份?能允許我們像初學者一樣懵裏懵懂中學著法還對法不敬嗎?對法不敬還能聽到法的內涵嗎?

何況,這樣做還有一個自己找來的天然干擾,你正在做的事情本身就會形成強大的干擾,而且還是你自己要的、求的。

當然,這裏倒不是絕對說在公汽上或者做甚麼事情不能同時聽法,是說學法要專心、靜心地學,修煉的事情,是萬萬不能騙自己的,到底學沒學進去,自己可千萬要搞清楚啊!

還有一種情況是把學法當成了任務,當然表面上是不承認的,其實,很多同修潛在意識中長期把學法當成了任務,心裏真正牽掛的是別的事情,搞技術的當然是牽掛那些技術活,真正牽掛的是自己執著的東西,學完法,好心安理得地去幹自己喜歡幹的事情,比如修這、學那的。過去我就是這樣的。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把學法當成了解決工作難題的手段,常常是解決一個技術問題焦頭爛額,同修在旁邊提醒,是不是該學法了?他猛然醒悟:啊,是該學了,難怪問題解決不了。好吧,學。學完了問題是不是解決了呢?趕快學完了再試試。如果真解決了,那可能就壞了,就總結出經驗來了:學法可以解決技術上的問題。看起來好像挺對的,其實冷靜地想想,法真的是給你解決技術問題的嗎?這不是個很嚴肅的問題嗎?那個技術問題真的是你學法解決的嗎?還是有別的因素讓你產生一種錯覺,讓你越來越意識不到那個執著的東西存在?

長期的執著意識不到,更不談放下,造成了長期在學法時和思想業力、各種干擾打疲勞戰、消耗戰,問題拖久了,就會越來越大,另外空間各種東西被自己長期滋養得越來越肥壯,被它們支配著做這做那,還不知道,覺得挺好,別人看到了,也覺得沒有甚麼問題,好像每天學法挺抓緊的,幾講幾講的,發正念好像也沒落下,直到問題大了,另外空間大半淪陷,邪惡已經攻到這個空間,出了事了,還不知道是甚麼原因,邪惡也壞,讓你出了事還不知道真正原因,給你演化出的都是這個空間的偶然現象、觸發事件,甚麼跟蹤、盯梢、電話、特務、別人出賣等等,其實都是假的!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法沒學好。

還有的同修,出了事也知道找原因,找到了這個執著、那個有漏,要我看還是沒有找到要害上來。換個角度講,在這個空間你真的執著無漏了,你還呆得住嗎?還能修嗎?其實別的同修可能同樣存在這個執著,為甚麼沒有出事呢?很簡單,他學法學進去了,堅持不懈地靜心學法(那可不是走形式花多長時間的問題,是真正溶進去了),那個執著雖然有,但它起不了多大作用,學法中越來越強大的主意識越來越能主宰自己,即使是自身存在這個執著、那個有漏,都是在正法中漸漸在去,漸漸在削弱,這種情況下,邪惡哪裏敢下手呢?躲都躲不及呢。

這些事情談起來,其實都屬於慘痛教訓後的反思,我自己過去是長期往電腦面前一坐一天的,算起來搞了十幾年電腦,很多東西已經形成習慣,自己根本意識不到它不好。同修有沒有意識到,電腦是能夠上癮的,我們能夠在電腦前一坐一天,那可是有原因存在的,如果你主意識清醒時,你分辨一下,發現它絕對不是你,它培養你的癮好神經,刺激它,讓你想它,耗費你的精力與時間,使你忘卻自己本來的目的,那還不是執著嗎?

狡猾的是,它會用冠冕堂皇的東西來掩蓋自己:甚麼為法付出啊,為救度眾生啊。其實最簡單的分辨辦法:本來一件事情用電腦一個小時可以做完,你卻在電腦前坐了大半天,那一定是它幹的。

我自己長期在資料點之間奔波,常常被邪惡利用自己的鑽研技術心、對電腦的癮好(當然還有名利、做事心,這方面網上談得比較多,這裏不多講)等等東西,干擾得非常厲害,因為很難分辨,所以很難擺脫,很簡單,機器「壞」了,出不了東西,你能不去看看嗎?你能不搗鼓幾下嗎?所以,有的時候,明知道是邪惡在干擾,在支配你去鑽研、奔忙,耗費你的精力與時間,讓你少學法,卻不得不去,有時我仿佛聽見它們得意的怪笑,心裏真是有些窩火。

怎麼辦呢?開始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當我能意識到的時候,我曾經有意地去抑制它,舉個例子:我自己使用的電腦,因為同修共用,裝東西較頻繁較多,大家都知道,這樣會導致系統慢且問題多,幾次從外地回來,想重裝系統,好好優化一下,等等等等,那套東西大家也都熟悉,全部搞完事花你個半天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我們與常人做還不一樣,有很多東西在旁邊虎視眈眈,就等著你動手弄。我每次回來,手裏都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很清楚地知道,那些東西就想讓我裝系統。好,我偏不裝,我一定要把手頭的事情先做完,然後,我還要學法,機器現在不是不能用,能用就行。其實,那時鑽研的心、精益求精的心都出來的,手很癢癢地想搗鼓搗鼓,好在忍住沒搞。

現在想起來才知道,每一次順從那個心去做甚麼事時,它就會長大一圈,當它的力量大到超過你的主意識時,你就會把它當作你自己的一部份,就像師父講的「都形成自然了」,那時,你到底是為誰活著你自己是不太清楚的。

然而,每一次抑制它,就是在削弱它,使它越來越不起作用。但抑制本身並不是起決定作用的,我現在才明白是甚麼起了決定作用,使它目前對我形成不了很大的干擾,那就是學法、背法。

「問:我聽說每讀一遍《轉法輪》能擺脫一層殼?(學員笑了)
師:大家可別樂,我看確實有這個威力。……」(《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那麼,讀一遍能脫一層殼,背一遍是甚麼效果呢?說脫胎換骨也不算過分吧。

我不知道別人如何,但我自己是這樣的,在常人中搞技術搞專業,掌握知識比較多的,相應來講影響入靜的干擾好像也多一些,看書時胡思亂想的情況好像比別人也多一些,遇到技術難題時更是翻江倒海的,怎麼辦呢?總不能由著自己長期在學法時和思想業力打曠日持久戰吧。

背書是我採取的一個笨辦法,實踐證明也是很有效的辦法。

背完書後發現有幾個收穫,一個是前面提到的那些干擾搞技術同修的因素(鑽研心、電腦癮好等等)可以很快識別它們,所以它們起不到很大的干擾,也就影響不了我學法。

最大的收穫就是學法的心態變了:過去學法是任務,現在有些變化,我真正最喜歡做的事情變成了學法,寧靜、幸福、深遠,其樂無窮,其它事情怎麼能與學法比呢?無法形容。

這個變化後,我每天都把最好的時光用在背法上,其它事情是很難大規模擠佔我的學法時間了,即使太忙了,也會找時間把進度趕上的。

很多事情,當你學法深入進去後,會發現根本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包括資料點的技術、安全等系列問題。

這裏想和搞技術的同修探討一個問題:我們在常人中學的那些知識,以及學習方法,十年寒窗是為了甚麼?當然這些知識、方法、技能在今天講清真相中發揮著巨大作用,這是肯定的。

還有一點,不知同修們想過沒有,我們在常人的讀書生涯中通過無數考試磨練、訓練出來的記憶能力,它可能也是有原因的,也許是安排讓我們今天把這個法背下來的,也許在歷史上你求過師父,讓你有這個記憶能力,以便將來能夠用在學法、背法上,也許你的眾生哀求過師父,讓他們的主有這個能力,把這個法背下來,使他們更多地被救度到新宇宙中。也許還有其它原因。如果我們就這樣把這個能力閒置了,是不是太可惜了啊?從另外一個角度講,當年我們可以為那個分數、常人中那點可憐的名利去背這背那,而今天面對的是這個大法……

再次提醒同修們,千萬不要騙自己,有兩個問題目前一定要問清楚自己:1、到底學法學進去了沒有,每天是否能靜下心來學?2、如果不能靜心,怎麼解決,何時解決?

這兩個問題,我總在問自己,目前我用背書的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同修們如有更好的辦法,請提出來共享。

最後,我想借用一位同修曾經提醒過我的話來提醒諸位搞技術的同修:「我們是來修煉的,不是來學技術的。」

註﹕本文旨在交流解決學法不專心的問題,絕非提倡不學習技術、不重視安全,其實法學好了,自然會知道掌握技術對講真象工作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學好技術、精通技術,自然也會理智地注意安全措施。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