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碩士生李元廣歷經四年迫害含冤去世(圖)

【明慧網2004年3月19日】畢業於華東師大的碩士研究生李元廣,法輪功學員,在經受了江氏集團長達4年多的瘋狂迫害後,於2004年3月4日含冤去世,年僅34歲。


李元廣的結婚照李元廣的遺體

熟悉李元廣的人都知道,李元廣的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給予的:在他讀研究生期間,患了嚴重的腎病,因為病痛的折磨他無力完成學業,多少次他陷入了生命的谷底。最後是老師和同學幫助了他:聽說法輪功挺好,你煉煉試試吧。從此他喜得大法,在煉功後不長時間,他的身體奇蹟般地康復了。畢業時,他以優異的成績拿到了碩士學位。

畢業後他本可去美國留學,但他放棄了出國留學的機會,自願回家鄉支援家鄉的建設,他因此而獲得了國家頒發的2900元支邊獎。他學成歸來,受到家鄉人民的熱烈歡迎,當時大慶市主管教育的副市長魏興柱親自接見了他,魏市長對他的歸來給予了高度的評價。最後他被分派到大慶教育學院任職。

因為修煉了大法,所以他事事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他工作勤奮、上進,為人正直、善良,是個人人誇獎的好青年。正當他用自己所學知識報效國家的時候,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殘酷鎮壓,從此,李元廣建設家鄉的夢想被徹底打碎,在長達4年多的迫害中,他一直是大慶市江氏爪牙的主要迫害對像之一,因他當時是大慶市東風新村輔導站站長。

1999年7月29日,李元廣從北京信訪局返回後,身份證被派出所沒收,每天被強迫在單位學習所謂的「轉化材料」,並接受薩區公安分局的「審問」,最後強迫他在當地的媒體上說違心話。

2000年4月3日,李元廣依法到國家信訪局為法輪功上訪,被在那裏蹲點的便衣強行搜身並遭毆打,後被劫持到北京華風賓館(大慶駐北京「遣返」法輪功學員中心設在此處)。5日被轄區派出所和單位帶回後送薩區拘留所拘留15天,期間他因煉功被管教多次毆打。20日他又被轉至薩區看守所刑事拘留30天。非法拘留期間,在未告知本人的情況下即被單位開除黨籍、開除工職,留院查看兩年。他被釋放後,被調離原崗位,不允許公出,不允許接觸電腦和複印機,外出必須請假等,他又被變相地剝奪了自由。他的工資也由原來的一千多元降至400元,當時他的愛人沒有工作,孩子僅僅七個月,在大慶這個高消費地區,400元錢還維持不了一家三口的基本生活,這使得他們家境十分艱難。但他依然按時上下班,勤奮工作。

然而這種艱難的日子維持沒有幾天,2000年7月12日下午,轄區派出所警長敬愛國和片警夏彥兵等人將李元廣從單位綁架到派出所,警長孫萬庫等8名警察帶領開鎖大王非法強行打開他家的門進行地毯式搜查,連未開封的大米袋子也不放過。最後惡警搜出幾張手抄經文作為所謂的「罪證」將李元廣投入薩區拘留所非法關押,至9月7日才釋放。由於拘留所人多地潮,他和許多被關押的大法弟子身上都長滿了疥瘡,渾身奇癢,難以入睡,那種痛苦無以言表。他被釋放後,在這種痛苦中又煎熬了6個多月才有所好轉。

2002年4月24日,新星派出所所長尚福臣和教導員賀劍秋及大慶教育學院黨委書記徐鐵民,突然非法搜查李元廣的辦公室,在未搜出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又強行搜查他的住宅。當他質問這樣做是在違法時,教導員賀劍秋說:「老實點,整死你法輪功就是個玩兒,你以為警察是啥?警察就是地痞無賴。」

而後李元廣被強行帶到派出所並遭到多人毒打,最後他被雙手擰在背後戴上手銬,砸上腳鐐並銬在聯體鐵椅子上,由多名警察和保安看管,晚上9點多他被送到薩區看守所。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專案組」為迫使李元廣在所謂「詢問記錄」上簽字,便對其動用酷刑,包括坐鐵椅子、彈眼球、「抽煙」、灌藥、向鼻腔內滴芥末油、「按摩」、用腳踹、踩手指、搧嘴巴子和恐嚇等,李元廣拒不配合,邪惡公安只好作罷。

大慶許多其他的大法弟子都被用過比這更邪惡的酷刑。為了抗議非法迫害,李元廣被送進看守所後便開始絕食,從27日起,看守所每天對其進行野蠻灌食。5月5日,生命垂危的他被戴上腳鐐送到市人民醫院搶救,醫院診斷為心衰、腎衰、急性腎功能不全,同時輸液三瓶,輸完後他又被拉回看守所。6日,他又被拉到同一醫院搶救。看守所怕他死亡而承擔責任,便和派出所、公安分局和其單位的人聯繫,後來對生命垂危的他說:「你可以回家了。」然後所有人都溜走了,只剩下他一個人在輸液。過了一段時間,派出所、分局和其單位的人來了,派出所和分局的人說了句:「保外就醫,隨叫隨到。」然後就溜之大吉。直到這時單位才通知其家屬。家屬到後,聽臨床的人說,李元廣來時戴著手銬和腳鐐。

由於住院費用高,單位又拒不支付一分費用,家人不得不將李元廣接回家。後來單位又伙同醫院造偽證說李元廣是痊癒出院,妄圖對其進一步迫害(其實,他出院時主治醫生並沒有履行醫生的職責──出院證明上沒有主治醫生或任何醫生的簽字,這顯然不合乎程序)。李元廣的妻子剛剛在一單位謀到職位,李元廣單位的某幹部又唆使那個單位辭退她。李元廣的妻子不得不另謀生路以養家糊口。

李元廣的一家已被逼得走投無路、無法生存,但大慶邪惡的警察對生命垂危的他依然不想放過,在他休養期間,公安又通知他勞教兩年,最後強行勒索2萬元錢才改判所外執行。於是李元廣被送回老家進行調養。這時,這個負債累累的家庭已舉步維艱。

由於多次被殘酷迫害,李元廣的身心受到了嚴重摧殘,致使他的身體一直無法恢復。2004年3月初他生命垂危,一家人冒著被迫害的危險回到了大慶的家中,很快警察知道了這一消息,立刻上門來騷擾。3月4日上午,轄區片警來詢問李元廣是否能出去(因北京要召開兩會,他們怕李元廣上訪),遭到李元廣母親的痛斥。老人聲淚俱下地說道:「我的兒子讓你們害得都不行了,還能上哪去?趕快滾出去!」警察無言以對,灰溜溜地逃走了。

警察走後不到兩個小時,李元廣便含冤去世。

李元廣去世時,骨瘦如柴,體重只有幾十斤重。看著牆上他生前英俊、瀟洒的照片,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忍不住失聲痛哭。國家花費那麼多財力、物力培養出的優秀人才,在江氏暴政的殘酷迫害中被奪走了寶貴的生命。

在江氏集團四年多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中,有無數像李元廣這樣的優秀人才被扼殺,我們不難看出,在「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尊重人權」等口號的掩蓋下,不法人員正在幹著相反的勾當。

迫害李元廣的惡人名單:(區號:0459)
董風林:原大慶市薩區公安分局政保大隊長(現調到薩區富強派出所任教導員:單位6692269、宅6186809、手機13845928158)

新星派出所電話號碼:0459----4664056
0459----6374677
0459-----6366217
新星派出所教導員:孫萬庫(孫萬庫現任教導員,宅:6394460、手機:13936706110)
惡警:張濤(原是東安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張靜,並偽造證據判張靜四年,現關押在哈監,以前明慧網曾報導過。)

尚福臣:新星派出所所長(現任會戰派出所所長。單位6322826、宅6686800、手機13339591777)
賀劍秋:新星派出所教導員(現任團結派出所所長宅6361576、手機13945958138)
敬愛國:新星派出所警長
夏彥兵:新星派出所片警
徐鐵民:大慶教育學院黨委書記(迫害李元廣的直接責任人)
劉景新:大慶教育學院院長(已退休)
劉光偉:大慶教育學院黨辦主任
罪魁禍首: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