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突如其來的一場病使我的親人醒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15日】我是一名中學教師,2002年3月的一天,我下班在家做飯,就被派出所非法抄家、綁架關押在拘留所一個多月,家人花了幾萬元錢把我買了出來,出來後我去學校上班,校領導讓我寫決裂書,不然就不允許我上班,從此以後我失業了。這巨大的經濟打擊使親人們都無法承受。有的說:「讓你寫你就寫唄,你覺得法好你就在家偷著煉,把錢掙回來是真的。現在錢多難掙呀,你不掙錢你今後咋生活呀!」還有的說:「你跟共產黨作對還有你好!」我對他們說:「我是修煉,做到是修,做不到不是修,我要的是法,其餘的我甚麼也不要,今後的生活我自己有安排,餓不著的。」他們對我的做法簡直恨之入骨,從此對大法也產生反感,怎麼向他們洪法也聽不進去,可是媽媽突如其來得了一場病,大法使她祛病的神奇過程使他們折服了。

2003年12月16日晚6點多,我接到了嫂子的電話,說我已80多歲的媽媽突然得病,嘴歪了,手也不好使,人也閉著眼睛不說話,正往長春醫大三院拉呢。後來老人又在醫院裏住了一週不見好轉,就決定出院回家打針、吃藥,慢慢地養,我提議把媽媽接到我家(我是女兒),我想等她能坐起來我讓她煉功。到我家後,因大哥是大夫(教授),買來很多藥,叫我按時給媽媽打針吃藥,我都認真做了,5天過去了,可是病情卻越加嚴重。基本是成天睡覺。我也很著急。我女兒(她是開著修的)說:「老師叫我姥煉功。」這時我也下決心,無論如何得讓她煉功。

這天中午,她剛睜開眼睛,我就把她扶起來,把腿盤上,用被圍住,把著她手打的手印,還真挺好,坐了半個小時,第二天竟坐了一個小時。晚上師父就開始給她淨化身體,半小時便了三次,每次都便下很多,便完後她說:「我淨腸了。」扶起來坐下後,有說有笑,還能看電視了,就像沒病一樣。這下我心裏可有底了,媽媽消業了,以後每天都讓她打兩次坐,並且每天我給她讀一講《轉法輪》,所有的藥全停。第二天哥哥來了,看到媽媽奇蹟般地好了,我告訴他:「媽煉功兩天就好了。」她問我吃的藥有沒有了,老人說:「她甚麼藥也不給我吃了。」哥哥當時就火了,我就說:「你看媽這不是好了嗎?」在事實面前,他也無話可說。只是說:「該吃藥吃藥,該煉功煉功。」以前他是從來不會說這話的。每當學校、派出所抓我,我被迫流離失所時,他都氣憤地說:「叫你寫啥,你就寫啥唄!寫了不就不抓你了,還能上班掙錢。」我堅決不寫,我說我沒有錯,他就說和我斷絕關係,沒有我這個妹妹,幾次氣得高血壓發作。給他洪法那更是不行,這兩年一直這樣僵持著,今天他能說出這話來,真是大法的神奇把他驚醒了。老人在我家只煉了十天,病全好了,被他們接去過年是自己走下的五樓。

過年都回去時,我看親人都在場,我就借媽媽的病奇蹟般地好了向他們洪法,是我師父給媽媽摘去的病灶,給她消業,省了多少錢,而且這麼短的天數就好了,是師父、是大法救了媽媽,這時他們的疑團才打開。在事實面前他們親眼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也知道大法好了,也不再說我傻了。我還告訴他們經常在心裏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他們的真象資料也收下了。他們還在生活各方面關心我,支持我,看到他們醒悟,我真為他們生命的永遠而高興。感受著師父那洪大的慈悲,內心的感激無以言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