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修共同精進

【明慧網2004年2月7日】在我所了解的資料點、上網點中,都是由中青年年齡結構的同修組成,一般都是流離失所和單身。他(她)們自願組合在一起,忍受著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做著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偉大事情,起到了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關鍵作用。他(她)們每個人的修煉正法史都是輝煌的,可歌可泣的。在目前邪惡的環境下他(她)們有時需要重新組合、調整和搭配,平時的相對封閉、寂寞中的生活是很苦的,如果此時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邪惡就會趁虛而入。我們一些同修本來各方面都不錯,就是在男女之間的感情上執著心不去,法理上認識提高不上來,結果受到干擾,掉下去了,非常可惜。

明慧編輯部最近發了兩篇文章《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上維護大法資料點、上網點的穩定運行》和《關於男女關係和婚姻問題》講的非常嚴肅,非常好,也很及時,看來這方面的干擾較嚴重了。

其實我認為還是一個基點問題,如果你是拿人的標準、相對滑下來的道德標準來衡量自己,你也算不上甚麼錯,那就不用談了。然而我們是修煉者、正法弟子,就應該用煉功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應該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特別是正法到了今天已在最後的結束中了,那麼要求的標準就應該更高一些了。

在我身邊,有一位女同修,用常人的話來講:「年輕漂亮」,還是未婚,修煉狀態、技術能力都很不錯,由於種種原因,我們組成了一個新的資料點,我們學法煉功發正念做真象等等都相處在一起,我最初的想法就是感謝師父,真是就是感謝師父,看到了我在這些方面的執著,安排她來到我身邊,修去我的色慾之心,並認為機會難得,過了這個村就沒有店了,色慾之心不去掉是修煉不了的。就是這麼想的,所以我們在一起合作心胸坦蕩,交流時輕鬆自在。

但是人的思想是很活躍的,在物慾橫流的染缸中是受過污染的,有時也產生一些不好甚至骯髒的念頭,但時刻提醒自己是修煉人,是師父的弟子,來到人間的使命,分清它,發正念鏟除它,當有不好的浮想時抑制它,不以任何藉口給它留下空間場範圍,只要正念強,它會由強變弱,最後就被清除掉了,也許這就是修煉吧,所以我對師父講的「人類社會是修煉的好場所,是因為這裏的一切都會使人執著」有較深的體悟,我們放不下執著就是人,放下了執著就是神。所以我們彼此配合的比較好,邪惡在這方面沒有空子鑽,雖然有時有矛盾。「男子漢的尊嚴」和「小姐脾氣」不相容,但都能夠最後在法的基點上交流解決,因為不存在其他雜亂干擾的因素,就是同修之間的關係,所以很自然,也都願意在一起合作。

其實,我們大家真得悟一悟,當我們身邊出現比較優秀的異性同修時,當你對某一異性同修產生好感時,當男女同修之情發生在別人身上而被你看到知道時,是不是就到了我們自己應該修去這方面執著心的時候了?任何事情的出現和發生都不是偶然的,如果我們不悟,站在人的基點上認為是自然的,甚至認為是機會來了,看成是「我在這兒煉功,觀音菩薩獎賞我」,順其發展,最終會被邪惡毀掉,這樣的教訓太多了。如果我們正念很強,站在修煉人的基點上看,他(她)的到來是師父的安排,是共同證實大法的聖緣,同時正好修去這方面的執著心,「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煉功人。」那就真是「孺子可教也」了,一念之差會導致不同的結果。

我給大家講一個修煉故事,當時對我觸及很深:釋迦牟尼早年傳法時有從弟難陀隨佛修煉。難陀有一個年輕漂亮的妻子,他們生活得也幸福美滿,佛傳法時,難陀不思精進,經常在佛出門時,偷偷溜回家與妻子團聚。佛看到了他的執著,一天佛帶著難陀遇到了一隻老年的黑醜猴子,佛問此弟子:「你妻子與此猴相比,如何?」,此弟子答曰:「這猴子這麼醜,怎麼能比呢?」佛帶此弟子來到仙境,在一群仙女居住的華麗宮殿裏,仙女們說:「人間有佛的從弟難陀,佛導其出家。因出家功德,死後當生此天做這裏的天子。」此弟子好不喜歡,佛問此弟子:「這些仙女與你妻子比,如何?」此弟子答曰:「如同我妻子與瞎猴,那怎麼能比呢?」佛又帶此弟子來到地獄,看見大鐵鍋裏沸湯煮人,一獄卒道:「人間有佛的從弟難陀,為欲持戒,死後生天,天福享完,當墮此地獄受苦!」難陀恐怖,從此看透生死享樂,虔心向佛,勇猛精進,終於證得阿羅漢果。

我們又何必把常人中的情看得那麼重,而忘了自己的史前誓約呢?

個人認識,不妥之處請指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7/66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