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金佛》的個人認識


【明慧網2004年2月4日】明慧網2003年11月1日登了一篇文章《金佛》師父對這篇文章做了評註﹕「建議大法弟子都看看此文章」。(請大家再看看這篇文章)。這篇文章講了兩個故事。一個是講到屠夫和兩個修佛的人。兩個修佛的人最後在油鍋裏變成了兩根油條。屠夫的心變成了一個金佛。另一個是兩個人一個人外表漂亮(表面事情做得好、得體,得到大家的讚賞),他死了之後,人們打開他的肚子看到裏面非常的骯髒腐敗,人們都說這個人「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另一個外表平常,沒有甚麼出眾的地方,但因為一點小事想不開自殺了,他死了之後,人們打開他的肚子看到裏面金燦燦的金碧輝煌,人們都搖頭為這個人感到惋惜,說這個人「外表平常,金玉其中」,只可惜前功盡棄。

我想就這篇文章談一點自己粗淺的認識,有不符合大法的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認為這篇文章講到的問題就是真修和假修的問題,以及在修煉中能不能真正按照師父要求的在大法中修煉完自己的全過程。同時我認為這篇文章也講到了「以法為師」的重要性。

師父在很多經文和講法中都講過關於內部破壞法的問題以及佛教被敗壞的原因。

目前有一種破壞形式。就是有一些人表面上很精進,利用大法來破壞。表現是從來不說大法不好,也跟大家說要「講清真相啊,救度眾生啊」,很迷惑人。這種既說好又破壞的最厲害。這些人它自己還以為自己很堅定,很精進,還以大法弟子自居,動不動就說:「我們要如何如何等等 」,它根本就意識不到自己的執著和破壞。就像佛教中很多出名的和尚、居士。他們都是來破壞佛法的。在來之前它們就安排好了破壞的路。可它們自己也不知道,還以為自己在弘揚佛法。這些人表現的對佛很虔誠。它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修。它說我沒求錢啊!可是它求名!它們在求救度眾生、講清真相。可是它們所做的一切也決不是真正的慈悲心。裏面帶著強烈的求名的心,爭鬥的心,幹事的心,自我表現的心以及妒忌心等等。當它們說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時候,在講師父的話的時候,講法中的話的時候,表面上是在宣揚大法,其實都是在宣揚自己。在香港那個亂法的魔連師父打去的電話都能利用來破壞的。舊勢力也利用師父的一些物質在它們的作用下形成師父的形像來破壞,嚴重的干擾了學員的正信和正念。還有的被抓被打時表現的很好,做事表現的也很好,但它們歷史上就是這樣安排來破壞的。舊勢力它們要給沒參與的眾生看它們的表現。所以它就儘量做的圓滑一些。

這些人(舊勢力)它們之所以意識不到自己根本沒修煉,或者根本不知道怎麼修的一個原因,是因為它們在求。(這種求他們也意識不到。)它們利用大法去掉了表面的一些執著,可是根本上想利用大法達到為私為我的目的,維護它們自己的東西,或它們心目中的神。舊勢力它們也從來不說大法不好(它們對師父還佩服的五體投地),可是它們用自己敗壞的觀念(它們根本意識不到,還以為在幫師父呢,在圓容這一切呢)來破壞。它們也沒有人的執著,也是神哪!

那麼在人中的表現,它們有的混在大法弟子中,在大法中利用大法修去了人表面的執著(名、利、情)等,有的甚至放下了「生死」(人對生命的執著,人最難放下的是觀念)。這並不是說它們已經是神了,因為它們是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變。就像很多人能為所謂的「共產主義理想」,能為「軍隊的紀律」付出生命一樣,能成神嗎?為假理而失去生命簡直太容易做到了,不真修大法的人也能做到;而真正能為宇宙的真理捨命而不足惜的,除非是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的大法真修弟子才能做到。它們雖然表面上在做著大法的事,但本質上不是大法中修煉的正法正覺的覺悟本性在做,也不是善良的先天本性在做,而是用自己敗壞的變異的觀念在做既說好又破壞的事,很不容易覺察。當我們表面人的執著太強或對大法不能堅定的時候,就容易被他們利用和鑽空子從而破壞大法。

它們一個突出表現是:當大法弟子指出它們表面的執著時,它們馬上找自己(因為舊勢力也認為那不好應該去掉),而且表現的很精進。但是一旦你觸及到它根本上的東西時,它們馬上會用大法和師父的話來掩蓋。當你指出它的掩蓋時,它們又會用大法來掩蓋它們的掩蓋。你再指出它們就又來一個掩蓋來掩蓋它們掩蓋的掩蓋。它們通常保護自己的一個辦法是叫別人找自己的不足。因為大法弟子表面還帶著人的東西,所以當它們這樣說時,很多同修都在找自己的不足,而忽視了或很難看清它們隱藏很深的心。舊勢力為甚麼會破壞大法?!就是因為雖然它們表面上對師父絕對的尊敬,也不反對大法,但在根本上它們是抵觸正法的。它們不是無條件的同化大法,而是想利用大法達到自己的目的。它們不願意也不想放棄自己根本的執著。它們對大法所做的一切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它們也不反對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但它們會安排你去如何救度。在人中也有的人叫學員應該如何如何的去做,怎麼怎麼樣的講清真相,應該全力以赴啊等等冠冕堂皇的話,表現上是救度眾生、證實大法,其實是最大的破壞。在正法未到人間之前嚴重地干擾了師父的安排和學員對大法和師父的正信。

它們的破壞是很厲害的。有些學法不深的學員和新學員由於有執著,很容易被它們表面的華麗欺騙從而崇拜它們或認為它們修的很好。很多人信他們,最後就像師父在《轉法輪》第五講「開光」問題中講到的拜假佛的和尚一樣,最後甚麼都得不到,就跟它們去了。

真修的大法弟子和他們(假修)的本質區別是,大法弟子是根本上一開始就堅信大法無條件的同化大法,而表面上沒修好的部份還有執著,做一切事的時候雖然有不好的人心在,但根本上是好的,本性本質是善良的美好的。而它們是根本上抵觸大法,根本上並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本質上是在證實它們自己的觀念。它們表現對佛、對師父的虔誠和堅定,實際上是對它們自己的求的虔誠和堅定,對自己掩藏很深的心的虔誠和堅定,表面上修的很好,實際很圓滑,很狡詐。很難看出來。就像師父講的皮包裏裝滿了沙子,就是沙子,裝滿了金子就是金子。它們所做的事表面上按照師父說的做,也讓大家這樣做,其實是在讓大家看它的所為,讓師父看它的所為。(這種執著它們意識不到的,其實在求。)然後在不知不覺中破壞著大法。它們認為自己對大法很堅定,動輒以大法弟子自居說「我們要全力以赴,我們要如何如何等等」。它們以為這樣它們就是修煉了,這樣它們就有功了。師父就得管它們,讓它們圓滿。這種思想太壞了。

魚目豈能混珠?真修的大法弟子以法為師會認清的。

也許到最後它們也不會說大法不好,但它們是真正的毒瘤,是變相的破壞。也有一些是緣分很大的人,他們最後能不能走出來對他們是一大死關!師父還在給機會的。很多同修雖然覺得不好,但並沒有從根本上意識到它們這是對大法的破壞,所以現在這種現象還存在,它們還起作用。

請大家真正能夠以法為師,認清這種內部的破壞形式,不給它們市場,同時發正念徹底鏟除這種破壞大法的邪惡。

請大家重新看看師父的《論語》及經文《大曝光》、《修者忌》、《金剛》、《驚醒》、《負責人也是修煉人》、《何為修煉》、《法定》、《猛擊一掌》、《和時間的對話》、《為誰而存在》、《大法不可被利用》、《窒息邪惡》並《卷二》、《長春講法》等。

有 為
建廟拜神事真忙,
豈知有為空一場;
愚迷妄想西天路,
瞎摸夜走撈月亮。
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八日

無 為
三教修煉講無為,
用心不當即有為;
專行善事還是為,
執著心去真無為。
一九九三年一月十七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