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恨的淚


【明慧網2004年2月3日】一想起這件事就想哭,心裏很內疚,所以一直不想寫,但想想對同修還是有幫助的,所以還是決定寫出來,特別是對最近明慧編輯部發的兩篇通知不重視的有些同修,沒有嚴肅對待修煉的同修,一定要嚴肅對待。

我們以前認識的一個外地同修,一開始也是挺好,由於當地的資料點遭到邪惡的迫害,人全被抓走了,只有他會使這些設備,人也比較聰明,所以自然也就由他做協調人,機器設備資金都給他支配。

由於這個同修得法比較晚,好像是2000年以後得法的,所以不重視學法修心,只是做事。幹了一段時間覺得沒出甚麼事,出的材料花樣又挺多,別人反映也挺好,漸漸的各種心就起來了。和別的同修之間的矛盾也越來越大。別的同修給他提出來他的缺點,他都是輕描淡寫,甚至有時嘻嘻哈哈,甚至能把說他的同修氣哭了。表面上好像非常寬容大度,不和別的同修計較,實際上卻總是掩蓋自己的缺點,該去的執著沒去。我記得他的印象最深的話是「甚麼心都留一點」,背後的意思就是現在都去掉了的話活的沒意思了。

有一段時間大家都想把他換下來,讓他好好學學法,師父也非常慈悲地一而再地點化他。他也停過一段時間,但目的是顯示自己,看我不幹你們誰會幹的像我那麼好,而不是真正的在心性上提高自己。所以過一段時間後又當起了資料點的協調人了。

但也是矛盾不斷,我們也經常去協調他們那裏的事情,別的同修聽我們說起那裏的事情,堅決要去那裏切磋一下,甚至強行想讓那個協調人下來,不再讓他做負責人。當時我覺得事情還沒那麼嚴重,以為大家都找找自己就可以解決了。

結果,沒過多少時間,那個同修就出事了,表面上出事很偶然,他一被抓,由於承受不住,把所有自己租過的房,以及知道的都說出來了,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損失,給當地證實大法的工作造成了很大損失。甚至還有同修為此而失去了生命……,教訓真是太慘痛了……

他以前也是做的很好的,但是由於自己沒有嚴肅的對待修煉,而造成了這麼大的損失,師父該怎麼給他算啊?!

後來聽說在法庭開庭審判的時候,同修見到了他,他哭了,而不再像以前那麼嘻嘻哈哈了。我知道,那是悔恨的淚啊。是啊,那時我才更加深刻理解了修煉的嚴肅性。

而據我了解,現在有些資料點的負責人,可能對修煉的嚴肅性還沒有重視起來,還有在男女關係問題上不檢點的。甚至看了明慧網最近發的兩篇編輯部文章,還維護自己說「這不是師父寫的」,言外之意好像就不需要重視了。其實師父在大紐約講法時早就講到男女關係的問題了。這一次只不過借明慧編輯部的名義,再一次慈悲地給還有那些問題的同修嚴重警告。機會不會總有,同修啊,真的要嚴肅的對待修煉啊,嚴肅對待大法弟子這一神聖的稱號吧。

我還想說的就是,資料點別的同修,當看到個別負責人確實有問題的,也應該本著為法負責,為這位學員負責,讓他下來先學學法,若其不聽,可以主動不再與他聯繫,這也是為他好啊。想想,那時我們若強行讓那位學員下來,不再給他提供經濟和技術幫助,別的同修不再接他的資料,他或許也不會犯那麼大罪過了。

現在雖然舊勢力已經被徹底消滅了,有些地區已經不像以前那麼邪惡了。但還有很多眾生還在等待我們救度,真是一點也不能鬆懈啊。修煉是很嚴肅的,真的像「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一樣,希望每個人都認真的吸取上面那個同修慘痛的教訓,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由於個人了解所限,可能有以偏蓋全的地方,還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