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故事(1):戒煙戒酒神奇經歷


【明慧網2004年2月3日】我是在1999年春節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現被迫害得流離失所在外。我把自己修煉路上的經歷寫出來,見證大法的威力,也與同修互相鼓勵精進不止。

修煉後的變化

我修煉後的變化非常大,當我寫到這裏時,我問來到外地看我並和我一起過春節的妻子:我修煉後都有哪些變化?我妻子(不修煉大法)當著我女兒的面地笑著對我說:「你把煙戒了,把酒也戒了,再也不亂發脾氣了,也知道對家裏負責任啦。」我的女兒在我身邊高興的笑了起來,我知道我妻子此時的心情,雖然說我流離失所在外,但是她對我們的現狀還是滿足的。我的妻子曾跟我說過:等法輪功平反時,你風風光光的開著自己掙錢買的汽車回家給他們看看。我想那時支持大法的人們所能得到的美好和榮耀可不只是這些。說實在的,要是我不修煉大法,在當今這物慾橫流、道德敗壞的社會,我也不知道我的道德能維持多久,我這個家能維持多久,說不定我這個家早就散了。

我在單位裏的表現也很突出,由於我時時刻刻地把自己當做大法弟子,時時刻刻地按照大法的要求約束自己,從不多貪多佔,任勞任怨,給單位人的印象更是翻天覆地。當我被非法關在看守所裏時,我們單位一次就去了十幾個人看我,接見室的地方不夠用,去的人就站了整個看守所的半個院子。來看我的人還偷偷地告訴我說:「單位領導也想來看你,讓我給你代個好,但是為了不讓他們看出單位支持法輪功,所以就沒來。」並告訴我,單位領導正在請公安局的主管局長,通過單位之間的關係,以個人的名義把你保出去,告訴我別著急。我從看守所出來回到單位上班後,我的工資獎金一分錢也沒少(我們單位考勤制度非常嚴格)。局長還好心地來安慰我,和我說以後跟公安局的人說話策略點,別吃虧。由於我在工作單位的表現,當大法遭到邪惡的誹謗時,我們單位的人,幾乎沒有人相信電視上邪惡的宣傳。

戒煙戒酒的神奇經歷

順便再說一下我戒煙戒酒的神奇經歷:我從6歲多不到7歲時就會抽煙,而且煙癮巨大,淨抽勁大的捲煙。我是在1999年的正月初八得的法,當我在1999年正月十四日晚上聽師父在濟南傳法班上的講法錄音關於戒煙這一講時,當聽師父講到:「你再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時,我就拿起一顆石林煙點著抽了幾口,發現確實不是滋味了,是說不出來的一種怪味,絕不是煙香味。我就把這顆抽了幾口的煙扔進了痰盂,這時我看了看牆上的掛鐘,正好是夜裏的23點10分,從此我也就記住了我認定的這個神奇的日子和這個再也忘不了的時間。

在這之前我可並沒有想過要戒煙,我是抽著煙聽著師父的講法,當聽到戒煙這一講時才動了這好奇的一念的。如果在得法前,一開始就有人和我說煉法輪功還得戒煙的話,當時我肯定不會走進大法的修煉的,就這樣我戒了我抽了25年從沒想戒的煙,朋友們都覺得我真的不可思議,竟然能把煙戒掉。想當初有人勸我戒煙時,我曾對他們說過:讓我戒煙肯定不行,我在年幼時因為抽煙,父親曾經多次地往死裏打過我,就是那樣我也沒戒了。而我自己也覺得這煙戒得也太特別、太驚奇、太輕鬆了。

對酒也是,大法的書我也看了,錄像帶也看了,錄音帶也聽過了,並沒有聽到或看到:「把酒也得戒掉」這樣的話。直到有一天我在看《轉法輪》時看到了還得戒酒,我才知道酒也得戒掉,我想:煙我都戒了,酒我還戒不了嗎?到現在我才悟到:師父是按著我的心性標準在一步一步地安排著我的修煉道路,把我一步一步領進門的。我是先戒的煙,後戒的酒。我在社會上和單位裏的交際都很廣,酒場也是很多的。在修煉後當我在酒桌上告訴我的朋友們,我因修煉了法輪大法而把酒已經戒掉時,他們都驚呆了,不相信我把酒也能戒掉,為了能讓我再回到酒桌上來,在酒場上只要我摸一下酒杯我的朋友們就喝一杯,用盡了各種方式和方法,包括斷交。我並沒有因此而動心,我知道修煉的嚴肅性,我不可能為了一個執著放不下,而毀了我生生世世的等待的。

我永遠也忘不了1999年正月初八這一天,這一天是我得法的日子,我記得清清楚楚,我剛得法時那激動的心情,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電視機上師父在廣州的講法,我忘記了吃飯,家人幾次的召喚全沒聽見。這以後我沒用三天就把師父在99年正月以前的所有講法和錄像都看了一遍,學法時,我幸福,我幸運,我興奮。得法後的我,還真的滿大街去找有沒有好事去做,要是沒有師父,我永遠也不可能知道人真的還能成神。得了法後的我才知道我已經白活了三十二年。我也「恨」過早就修煉的同修自私,為甚麼不早點在報紙在電視上做廣告呢,害我得法這麼晚。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