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的一些體會


【明慧網2004年2月29日】每天大法弟子都在學法,會有不同層次的認識和體會,下面談談我學法的體會,與同修交流,望慈悲指正,共同提高。

1、 學法──在師父演化的空間中

師父在「誰煉功誰得功」一文中講:「你看到他出去之後,師父帶著他在師父演化出的一個空間裏修煉,也可能是過去的社會形式,也可能是現在的社會形式,也可能是另外空間的社會形式…」

我體會當我們學法的時候,我們就處在師父演化的空間中,我們每個人功的演化、我們世界的圓滿、我們的消業,我們的一切一切都將在這個空間中完成。師父講:「我還告訴你們,這部法他有多大的力量,我把我的巨大的能力呀,容進了這部法中,所以這部法甚麼都能給你們做得了。」(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在歷史的今天,大法弟子學法的時候,整個天體蒼宇「從粒子、分子到宇宙,從更小至更大」,芸芸眾生都在法中同化著。所以當我們法學得好,眾生就會演化在我們的周圍,聽到真相,獲得救度,甚至入道得法。

人類這裏同時同地存在著不同的空間,有師父安排的空間,有舊勢力千百年精心打造的空間。只要我們學好法,就會處於師父演化的空間,完成史前大願,救度眾生。

如果真象講不好,一定是法沒學好。

2、 學法──不斷加強主意識

師父在「煉功招魔」一文中講:「人的元神是不滅的,那麼你在生前的社會活動當中,可能就欠過誰,欺負過誰,或者做過甚麼不好的事情,那個債主就要找你,在佛教中講:人活著就是業力輪報。你欠他的,他來找你要債,要多了下回他再還你。兒子不孝順父母,下回倒過來,就是這樣輪來輪去的。但是我們確實看到有魔在干擾,不讓你煉功,這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不是無緣無故的,無緣無故的也不允許它這樣。」

我體會舊勢力插手正法遵循的就是這個理──因緣關係、業力輪報。當然這個理在宇宙沒正法之前,也就是在舊宇宙中是絕對正確的,舊勢力由於它看不到新宇宙,所以這個生命是絕對維護和捍衛這個理的,它們以這個理來安排大法弟子的修煉,來安排正法之事。

但是,今天是師父在正法,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這場安排,這個理。那麼師父在法中是怎麼告訴弟子的呢?在「走火入魔」一文中師父講:「精神病就是人的主意識太弱了。弱到甚麼程度啊?就像那個人老是當不了自己的家,這個精神病人的主元神就是這樣的。他不想管這個身體了,他自己老是迷迷糊糊的,老是精神不起來。那個時候副意識、外來信息就要干擾他。何況人的主元神在生前可能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還有債主可能要害他,各種事情都會出現。」

我體會這段法,是說當我們大法弟子主意識不清醒時,「外來信息」、「債主」就順應舊宇宙的理,即舊勢力的安排找上門來了,他們為了大法弟子的提高,把那個「電棍一掂」,非要打出大法弟子的正念,讓他清醒,讓他主意識精神起來,它是這樣「教育他」的。

師父安排的路是怎樣的呢?師父現在要求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證實法的前提和保障就是學好法。學法就是在不斷地加強主意識,在證實法的這條路上,主意識越強,舊勢力安排的「債主」們就無法進行插手,而大法弟子生生世世與眾生結下的冤緣相報都將在大法弟子證實法中獲得善解。

由此可見,學好法,一方面在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一方面大法弟子在全面救度眾生。

3、 學法──能夠時刻保持正念

大法弟子在未圓滿之前,頭腦中總會有一些不正的念頭和人的觀念,它們是從哪兒來的呢?

是舊勢力安排的,外在上他們安排了邪惡生命操控人間惡人破壞正法,內在上他們安排了眾生的各種思維方式和觀念,甚至包括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如「不寫保證就進洗腦班」、「發傳單可能被告發或被抓」等等,大法弟子一旦順應它們安排的去想,去動念,這一求,舊勢力安排外在的邪惡就上去,也就說是正中了它們千百年來的精心安排。師父在「附體」一文中講:「就是因為自己的思想不正,才招來了不好的東西。」

我體會師父在講「開光」的問題時就闡明了這一法理。當修煉者念頭一不正「好傢伙,一個完整的意念就形成出來了。他是對著佛像發出去的,所以一下子就上到這個佛像上去了。」「別人也去拜,拜來拜去,就會給它一定能量。特別是煉功的人就更危險,一拜就逐漸地給它能量,它就形成了一個有形的身體,可是這個有形的身體是在另外空間形成的。」「在另外空間它行動自如,控制常人非常自如。」大法弟子的不正的一念在另外空間對應著具有一定能量的邪惡物質場,它會操控常人破壞正法。

所以大法弟子時刻都需要分辨自己的一思一念來源於哪兒,我們只有多學法,學好法,頭腦才能明晰,心存正念。關於這個問題師父在《轉法輪》中曾一次次地點醒著我們:

(1)、師父在「心一定要正」一文中說:「拿《周易》怎麼去推,反正有些東西已經不真實了,推來推去,真的假的,常人社會是允許算卦這種東西存在的。」「煉功人他的一生是經過改變的,手相、面相、生辰八字,和身體所帶的信息的東西已經不一樣了,是經過改變的。你找他算卦的時候,你就相信他了,不然你算甚麼?他說的是表面上的東西,說的是你過去的東西,可是實質上卻發生了變化。那麼大家想一想,你找他算了,你是不是就聽了、信了?那麼你精神上是不是就造成負擔了?造成了負擔,你心裏想它,是不是執著心?那麼這執著心怎麼去?這不是人為地增了一難?產生的這執著心不得再多吃苦才能去的嗎?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本來就難,還人為地增加這難,怎麼過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難、麻煩。」
(2)、師父在「法輪大法的特點」一文中說:「你隨便地把別人的東西拿來了,往裏一加,帶有別的信息,就干擾了這一法門的東西,你就會走偏,而且會反映到常人社會中來,會帶來常人的麻煩。」
(3)、師父在「附體」一文中說:「所以,一定要把握住,真正地修煉正法,不要摻進任何東西去修,連意念都不能加進去。有些人的法輪都變形了,為甚麼變形?他說我沒煉那個功啊?可是他一煉功,他意念就往裏加他原來的東西,那不就帶進去了嗎?」
(4)、師父在「修口」一文中講:「修意,那就是連想都不想。」

4、 學法──走師父的路

在證實法的過程中,時常出現困惑,不解的問題,那麼我都是在學法中找到答案的。

前一段時間,就監獄裏應不應該「絕食」一事產生困惑,在學法學到「辟穀」的問題時我明白了,絕食不是證實法的最好辦法。就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清真相是鏟除邪惡迫害、破除監獄禁錮的最好方法。

然後又產生了新的疑惑,難道裏面的同修不講真相嗎?不久,一位99年一直在監獄裏受迫害的同修終於出來了,(他也是我們通過他家裏人告訴他講真相出來的)我與他了解了許多獄中同修的狀態,最集中的表現是,不管受到怎樣的迫害,對師父、對法是堅信不移的,做得非常正,鐵打的漢子。但是反過來,他們的確很少向那裏的生命講真相。

明白法理之後,我們把認識帶進監獄,告訴裏面的同修,就是要做好師父賦予大法弟子使命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清真相,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的事情在人間再也不應該發生了,師父安排的路就是否定邪惡的這場迫害,走出魔窟,重新匯入救度眾生的滾滾洪流。

我的身邊還有一些所謂「在家靜修」的同修。最近讀法時,我總是在提醒自己,幫助這些同修,讓他們能夠成為師父的真正弟子。

最近,我們周邊出現了這樣的事。同修A把《明慧週刊》丟了;同修B在取洪法材料的路上被出租車撞起來老高,摔在地上,幸好沒啥大問題;同修C在給別人送大法資料時,汽車從她腳面上壓了過去,這一側身子都青了。

大家坐下來向內找,分別查出了各自在做大法工作時不純的心態。

但我認為,大家不能僅僅停留在向內找上,我們首先應先分辨清楚這件事情是誰安排的,大法的資料丟了,做大法工作的時候大法弟子出車禍,這是舊勢力安排的。

師父在《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一文中講;「至於說是不是有舊勢力干擾?當自己在改變自身最表面身體的時候啊,是還有一部份你們自己要承受的,但是相對來講都不大,對證實法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有很大的困難出現的時候一定是邪惡在干擾,一定要發正念清除它!今天大法弟子做的是證實法的事,是最神聖最偉大的事,如果你說我在做大法的事、在救度眾生的關鍵時期出現甚麼事情,那一定是干擾。你自己要理智地去衡量。」

舊勢力利用大法弟子有漏的地方插手搞破壞,所以發正念鏟除它是第一位的,絕不允許舊勢力利用大法弟子執著和不純正的念頭迫害大法弟子,破壞正法,我們首要破除的就是舊勢力所謂的這種方式的安排。

我想到了「醫院治病與氣功治病」中「拔牙」的故事,「西醫拔牙先打麻藥,這邊扎,那邊扎,扎針也很痛啊,等麻藥勁上來,用鉗子拔。拔了半天,弄不好根還折裏了。拿大錘子、拿鑿子往下剔。砸地心驚肉跳,再用精密的儀器給你鑽。有的人鑽得直蹦,很痛,出了不少血,吐一陣子血。」那麼現在回頭一想,舊勢力給大法弟子安排的修煉道路是不是就是這樣的,以這種方式「拔牙」。而師父給大法弟子安排的提高方式是「把藥水瓶蓋打開,從外面隔著腮幫子對著壞牙,讓人嘬幾口黃藥水的氣,藥水都沒怎麼消耗,蓋起來放那兒。從兜裏摸出一根火柴棍來,一邊講著他的藥,一邊拿火柴棍對著牙一撥拉,牙就下來了,也不痛,帶一點血絲,也不出血。」

走不同的路,會帶來不同的狀態。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路就是在常人正常的生活狀態中修煉,比如當我貪吃時,菜湯就是滴在我衣服上;當我在法理上認識有漏,時不時迎合舊勢力安排的時候,我們家的水管子就開始不停地漏,一次次漏;當我學法不好時,我的頭就疼;當我執著於男女之情還不自知時,情人節那天一個比我小十多歲的異性給我發來了情人短信,讓我猛醒向內找…

我想師父在指出你的執著,點明你的那顆心,去掉它的時候對正法來講不會給法蒙受任何損失。所以我們有執著,也不許邪惡以此為藉口破壞正法。《明慧週刊》近期(106、107)刊登某資料點,同修間由於執迷於男女之情,最終導致資料點被破壞之事。我認為在這件事上大法弟子去執著是一方面,關鍵的是他們沒有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給法帶來了損失。

最近法國出現的事情是不是舊勢力又在插手安排提高大法弟子的心性呢?大法弟子的心性一定在法受到損失這個過程中提高上來嗎?除了這個框框,難道沒有別的路可走嗎?

我們都應該冷靜地考慮一下,明確大法弟子的執著應該在怎樣的狀態中修去,明確我們選擇誰的路,你不要的,你不想選擇的,舊勢力抱著它的安排又能怎樣呢?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大法弟子的「靈感」來源於法。我們學法的時候,法中的內涵,法中的智慧會源源不斷地反映到我們的大腦,反映到我們的意識中來。師父在「意念」一文中講:「還有一種形式,就是我們往往根基很好的人,容易受高級生命的控制所做的一些事情。」

5、 學法──修心斷慾去執著

我們是以修煉人的形式在人間助師正法,為了能讓大法弟子在人間證實法,能夠在人這呆,必須留有人的一些最基本的東西,包括各種執著和慾望,這點東西是幹這個用的。

舊勢力卻牢牢抓住大法弟子的這點東西不放,成為他們所謂讓大法弟子提高的藉口,因為他們是以大法弟子個人提高圓滿為第一位的。

那麼大法弟子最表面的這點東西怎麼去呢?

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講:「你們還在不斷地改變著最表面沒有改變的這一部份,所以你們不能離開學法。一定要學好法。在學法的過程中,你們就能夠不斷地清除自己不好的因素,改變自己還沒有改變的最後這點東西。過去為甚麼我老是強調叫大家學法、學法、學好法?它是至關重要的。」

在修煉中最明顯的感觸就是,當自己學法不精進時,各種執著和肉體的各種慾望就都上來了。

上面僅僅談了自己在學法中的體會,其實法無邊的內涵是弟子永遠理解不到的,但大家都有共同的體會,那就是學法太重要了,學法是我們助師正法、提高圓滿的前提和保障。我記得有位同修說過這樣一句話,大法弟子從最開始能走到今天,靠的是甚麼?就是師父這部法。

有許多層次所限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