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女子監獄第七監區暴行:毒打、冰凍、野蠻灌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7日】2003年4月,為抗議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爭取人權自由,七監區大法弟子集團罷工,被帶回監舍,在走廊碼坐。走廊陰冷、潮濕。在獄中得法的大法弟子肖淑珍被關進小號15天,巡邏隊隊長王亞麗不許送棉衣,還將其棉褲扒下來,親自動手打人。

5月13日因煉功,大法弟子李景偉、沈景娥、鄭金波、孫桂芝等人被吊在床上。鄭金波在床上閉眼睛,硬被說成是煉功,副大隊長崔豔指揮刑事犯迫害,鄭金波被四名刑事犯從二層床扔下來,後抬到衛生所搶救。事後惡警卻掩蓋事實,歪曲真象,硬說她是自己在床上沒站住掉下來的。沈景娥一隻胳膊被吊腫,左胳膊被吊腫(沈原為乳腺癌,左乳切除),7個月後仍未好。孫桂芝絕食抗議。宋秀玉,63歲,被打。當天崔豔和王亞麗將拒絕面對門罰坐的陳偉君、陳雲霞兩手綁在身後。潘慶麗、鄭紅麗被男幹警連踢帶打,鄭紅麗嘴唇被踢破。王淑霞要求與幹警談話,被崔豔、王亞麗打完後吊在床上,臉上纏膠帶。在此期間,七監區幹警雷蕾不許鄭金波說話,令人在她臉上纏膠帶,還打其耳光。副大隊長崔豔多次暗示、指使刑事犯人打罵大法弟子,激化矛盾。

7月份,韓興麗睡中鋪,夜裏坐了幾分鐘,被說成煉功,在七監區辦公室被七監區幹警和獄偵(科)男幹警暴打,臉被打腫、打青。

9月28日,為聲援一監區大法弟子,七監區大法弟子集體絕食4天。大法弟子武麗君為抗議經文被抄,絕食6天,被灌極鹹的玉米糊。

10月16日,七監區劫持的大法弟子拒絕點名報數,抵制迫害。七監區惡警開始體罰大法弟子,每晚罰站從8點到11點。10月18日,副獄長褚淑華查崗時,大法弟子武麗君要求反映情況,她不理睬。第二日給監區施加壓力,迫害升級,下午20多名大法弟子被帶至男監菜窯處強化訓練,獄教男幹警肖林大打出手,大法弟子鐵俊英等被打。晚上點名時,惡警命令所謂的「五聯保」(即「四看一」,專門看管大法弟子),強行摁大法弟子蹲下,連續兩天。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喊「法輪大法好」。七監區將喊「法輪大法好」的大法弟子王法娟、王桂麗、潭鳳英、高秀榮、呂淑芹、宋秀玉、田桂英、王淑霞、鐵俊英等反綁,關入水房子。水房陰冷潮濕,沒有暖氣,刑事犯穿兩個棉襖還嫌冷。被推進水房的那天半夜,刑事犯就說:「凍她們,用不上一天一夜,她們全告饒。」但大法弟子以堅不可摧的意志走了過來。

在這期間,犯人辱罵大法弟子,多次揚言要開窗戶凍人。田桂英、王淑霞被關8天8夜,63歲宋秀玉被關7天7夜,鐵俊英被關整13天。65歲的呂淑芹點名時拒絕蹲下,多次動手打過大法弟子的犯人崔雪,從後面飛起一腳,狠狠地踢在呂淑芹的腿彎處,她的身體重重地摔在地上,第二天口吐鮮血。家屬來接見,以不報告為由不讓見。當日下午就被送到病號監區,聽說後又便血,詳情不明。

與此同時,在監獄不法官員的指揮下,七監區和防暴隊將20多名大法弟子先後拉到菜窯迫害,時間達7天。讓大法弟子在風口站著。當時正值11月下旬,天很冷,風又大。第三天身著單薄的鄭宏麗就被凍暈倒,被抬到屋裏地下坐著。第四天,大法弟子孫道穎、陳雲霞、廖小露不配合罰站,被幹警指使犯人從四樓上拽下來。陳雲霞撞得滿頭大包,廖小露的袖子被拽掉,又被戴上背銬。在掙扎混亂中,拉孫道穎的兩名犯人跌倒,幹警讓孫道穎付醫藥費,加重迫害。一位大法弟子對監區長康××說:「這裏打人不犯法、殺人不償命啊?!」康不語。

有許多犯人看到大法弟子被迫害到如此程度,都很同情,於是就阻止。一次一位很大年紀的犯人給要出去挨凍的大法弟子戴手套,幹警林佳說:「她是你小媽呀?你那麼侍候她!」沒有任何善心。大法弟子陳偉君絕食3天後仍被帶到外面罰站,連凍帶餓倒在地上,副隊長崔豔還給她戴上背銬。在這漫長的七天中,有8、9名大法弟子戴過背銬,只因為罰站時閉眼睛、說話等。手套、脖套也都被搶下。

同時,監區還利用犯人迫害大法弟子,用扣分等形式給犯人施加壓力,大搞株連。大法弟子為了減少眾生被利用對大法弟子犯罪,數次找幹警談話,要求解除「五聯保」,即「四看一」。在破除五聯保過程中,多名大法弟子被犯人打罵,鄭宏麗、肖淑珍、張豔華、徐曉巍等在監舍被打,王桂麗被打,陳雲霞被咬傷,孫桂芝在車間被拖、辱罵。

12月4日,因拒絕戴胸簽,獄裏給監區施加壓力,將拒絕戴名籤的大法弟子王淑霞、武麗君、鄭宏麗、鄭金波、孫桂芝背銬後,關入便衣庫。廖曉露、陳雲霞、李冬雪、陳偉君、管鳳蘭、王法娟、陳豔梅被反綁關入水房子。撕名簽時,兩名大法弟子被打,7人絕食抗議。5日後,孫桂芝、王淑霞等也開始絕食,因為戴背銬,又在地磚上過夜,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王淑霞身體極度虛弱,血壓、心臟不正常,第二次灌食時無法插管,被強行打針,出現噁心等過敏等症狀。換葡萄糖後恢復正常;再次換藥後急劇噁心,反應強烈,血壓降為零,無心音,出現休克狀態,吸氧搶救,送入醫大二院。原因有兩點:一是絕食後心臟多次出現不正常狀態,仍在便衣庫被迫害;二是醫療事故,應追查責任。陳偉君、武麗君被多次灌食、插管,頭上纏滿膠帶,慘不忍睹。在水房的大法弟子處境也極其惡劣。辱罵聲不絕於耳,背銬極緊,剎到肉裏,犯人向地下弄水,鞋都濕了。晚上不許睡覺,數人暈倒。大法弟子鐵俊英寫信當面給獄長,向獄長反映情況。褚獄長只看了個頭,就將信扔下。她走後,監區長康亞珍體罰鐵俊英和她的四個「聯保」,鐵俊英撕下胸簽。康親自動手打她,將她反銬後關進水房,晚上才放出來。監獄口口聲聲說獄務公開,設獄長信箱,其實只是一個無恥的謊言。

現在迫害仍在繼續,8名大法弟子已被關在便衣庫達一個多月,每天被強制點名。

希望通過互聯網告訴所有的大法弟子家屬:我們不是犯人,我們是被迫害的,集體上告,我們在監獄內正念往外衝,希望親人們抬起頭,配合我們,因為我們是最正的。親人們,不要再懼怕它們,讓我們一同攜手清除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