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勞教所用正念制止行惡


【明慧網2004年2月25日】師尊今年2月15日發表了新經文《正念制止行惡》,我悟到這是師尊以開天闢地都沒有的慈悲與佛恩浩蕩,給予了我們大法弟子更大的能力在這表面空間顯現,從而能更好地制止迫害,警示其它壞人,叫世人不要對神犯罪,救度更多的眾生。其實師尊在多篇經文中都講過這方面的法理。只要大法弟子真正按著師尊的教誨去做,那麼在表面空間也能正念顯神威。這裏我將自己在勞教所用正念制止壞人與惡警行惡的事寫出來。

在我被綁架進勞教所之前,我就有過多次正念制止行惡的經歷。

比較典型的是2000年10月1日,我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到北京昌平縣某派出所時,有一惡警對我進行罰站的迫害後,還要加重迫害。當時我還不知道正念可以制止行惡,可是我背師尊的經文《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時,使惡警的惡行受到制止。開始,我在默背,他由站在我的正面逼視我,轉到我的側面小聲問我:你在幹甚麼?我說:我在背經文。然後我背出了聲,他一聽,嚇得一句話也不說,掉頭就跑出了審訊室,過了許久才回轉來,讓我坐著和他談話。打這以後,他對我的態度就大有好轉。這是我第一次親身體驗到大法可在表面空間制惡的神奇。所以在沒進勞教所以前,我得到師尊的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時,倍感親切,很快就將這篇經文背了下來。在看守所勞教所的七百多天裏,我幾乎天天都要背這篇經文以及其他我記得的師尊講的法。就是師尊的慈悲呵護和大法的神威,我才能在勞教所內正念制止行惡,堂堂正正邁出了那所人間地獄之門。

一. 發正念,不許惡警、壞人誹謗師尊。

在勞教所內,在與壞人、惡警談話時,如果他們有誹謗師尊的惡語時,我會用善語勸阻,告訴他,你這樣做是很不好的,受傷害的是你。如果此人聽勸改了,我可能繼續與他談話,如他不聽,我就發正念制止,一般都能制止住他們的這種惡行。對於還能聽勸的警察,在跟我談話時,我就要求他們不要直呼我師父的名字,需要提到師尊時,就說「你的師父」,我告訴他們受益的肯定是他們,我是為他們好才這樣講。在講這樣話時,我發出的是一種很大的善念。這樣他們中的大多數都能聽勸,不聽勸者我就發正念制止,我不能讓他們在我面前對師尊不敬。

二. 正念制止邪惡的洗腦

在勞教所,中央電視台誣陷法輪功的內容是逼著大法弟子和其他非法輪功人員看的。在集體看時,我很仔細地看,看完之後,如果要討論,我就第一個發言,揭露其內容怎樣假、怎樣騙人、怎樣邪惡。一般我說完後,所謂的討論不是草草收場就是使更多的人明白了中央電視台對法輪功造謠誣陷的無恥。到後來,乾脆就不讓我看中央電視台這方面的造謠內容了。

但當勞教所要我個人單獨看有關誣陷誹謗的節目時,我是堅決拒絕的。

有一次是在勞教所非法辦的洗腦班,我住的房間就專門配置了一台電視和光盤、錄像帶的設備。我堅決拒絕看這方面的內容。他們只好罷休。連續多天時間的洗腦,非但沒使我有絲毫動搖之念,反而更堅定了我堅修大法心不動的信念。

以後他們又非法單獨將我關押在所謂的「心理治療室」進行迫害。又提出要我看那些造謠誹謗的光盤錄像,我又拒絕了。他們中有人問我:為甚麼集體看你就看,讓你單獨看你就不看呢?

我說:這很簡單,我很清楚,凡屬你們要我們看的有關法輪功內容的片子都是造謠污衊誹謗,我知道、我清楚,但還有人不知道、不清楚。我在集體看時,是為了給別人講真象看的。而你現在要我單獨看,我早就知道是假的,騙人害人的,有甚麼看頭?非要我看既浪費我的時間,又浪費你的時間,還浪費國家的電,有甚麼好處……

就這樣,在我義正詞嚴的抵制下,在勞教所我從未單獨看過一次邪惡的音像內容。

再有,勞教所多次要我看誣陷誹謗法輪功的書籍,我都拒絕了。他們見我不看,就對著我念,我就對著書和念書的人發正念,使念的人很快就念不下去了,停止了對我的放毒。

在勞教所裏,邪惡的洗腦招數有多種,我都用講真象發正念、正念正行來對付,使他們的陰謀沒有得逞。反而使許多人覺醒或有所覺醒,知道了法輪大法好,我們師父好。

三..發正念制止壞人行惡

在勞教所,惡警迫害大法弟子最毒的一招是利用有刑事犯罪行為的壞人對大法弟子行惡。遇到這種事,我就用發正念制止。

1. 剛到勞教所時,有十幾天不讓我們按時睡覺。每天過了晚上12時才讓睡覺,早上4、5點鐘就要起床。這種情況持續了十幾天。我覺得不對,就在晚上睡覺前發正念半個多小時,然後不管牢頭的反對堅決脫衣服睡覺,牢頭也沒辦法,只好放棄這種整人的方法。

2. 到勞教所的第一個晚上,有一牢頭將我們四個大法弟子叫到一間黑房子裏聽他訓話。他坐在椅子上,讓我們蹲在他面前。我當時第一個感覺是:這是不是到了陰間。馬上又想,他是甚麼東西,憑甚麼給我們訓話,應該發正念清除。剛一念完正法口訣,就有人叫那壞人有事,邪惡的訓話即告結束。

3. 有一次,有一個壞人用非常惡毒的語言咒罵大法與大法弟子,我就睜著眼對他發正念,當時已經是快吃晚飯了。他先是坐在我旁邊的床上,我就正眼對著他發正念,他一下子歪到床上說:哎喲,頭好痛呀,頭要裂了,說完就跑了。吃完晚飯後,傳來此壞人在吃飯時吐了三口鮮血的消息。第二天上午,此壞人高興地跟別人說,他昨天吐了血,可能有肺結核,這樣就可以辦保外就醫了。那人告訴這個壞人說:你別做夢了,你吐血是因為××(指我)對你發功了(那人認為我有功,指發正念為發功)。此壞人一聽這話,就找我問是不是對他發功了。我說:是的,我們叫發正念。他說:我又沒說你。我說:我是不是法輪功學員?你這樣惡毒地咒罵,該不該得報應?他無言以對,就要我賠他醫藥費。我說可以賠,但要醫生和警察證明是我發功才使你吐了三口血。他可能找警察說了。警察找我談話時,我就此事表態時說,只要你們和醫生都認為他的吐血是因為我發正念引起的,他的醫藥費由我出。警察不表態,後來就帶此壞人出去做身體檢查,身體沒病。回來後,警察和壞人都不找我賠醫藥費。我想即使我要賠他們也不敢收啊,說法輪功學員發正念能使壞人吐三口血,傳出去,不嚇倒許多惡警和壞人才怪!自此後,此壞人再也不敢對法輪功學員像以前那樣壞了。

4. 我經常在晚上點名時發正念,有時睜眼有時閉眼。有一次發正念時,一壞人上前想阻止我閉眼發正念,我當時只隱約感到有一黑影向我襲來,就下意識地用右手向上揚了一下,沒有接觸此人的身體。只聽咚的一聲響,我睜眼一看,此人跌坐在距我一二米開外,正瞪著一雙驚恐不安的眼睛看著我。我隨口說道:你去告。他一聲不吭地爬起來,回到他自己站立的位置上站著不吭聲。

第二天,他悄悄地問我昨晚是不是在對他發正念,我說:是。他說:為甚麼對他發正念?我說:我不是一開始就對他發正念,是因為他干擾了我發正念除惡,所以才受到懲罰。他說他再也不敢了,還對我說,願幫我向別的法輪功學員傳遞信息和物品,我則表示感謝。

5. 有一次,幾個壞人圍著一個大法學員拳打腳踢,那個大法學員就那樣承受著,我覺得不對,就用力大叫「不許打人!」一句話出口,壞人高舉的打人的手就停留在空中不動,殘暴的毆打即告停止。

6. 我在找警察談話時,如果對方表現很惡時,我就對他睜眼發正念。有一次有個警察問我在幹甚麼,我說:我在發正念。他說:發正念幹甚麼?我說:發正念是消除你背後的邪惡因素,也就是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使你免遭其害。他不吭聲了,但過後態度則有明顯改善。

……

在勞教所我能經常用正念制止惡警和壞人行惡,是因為偉大師尊的慈悲救度和佛恩浩蕩賦予的能力。我基本上每天要背近一萬字的經文。無論勞動還是休息時,只要當天沒有背完會背的法,都要找時間去背。背法時,三伏酷暑不覺得熱,數九寒天也不覺得冷。我不讓惡警和壞人隨便迫害我,打我不行,罵我也不准。我不聽從舊勢力的任何安排,我只要按照師尊的教導去做,師尊就管我、幫我、呵護我。我經常對人講:因為修了大法,我感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之一。因為還有許多大法弟子跟我一樣是最幸福的人。正因為有師在、有法在,講真象才有效果,發正念才有神威,才能在助師世間行中展現超凡的能力,才能在救度眾生中了卻我們的史前洪誓大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