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嘴子勞教所被關押大法學員集體否定迫害的歷程


【明慧網2004年2月24日】邪惡迫害法輪功已達四年之久了,它們除了在精神上、肉體上和經濟上給大法修煉者造成了一定的魔難與痛苦之外,是無法動搖真修者的修煉意志的。就像師尊講的「因為你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大法堅不可摧》)。縱使修煉的路上有跌倒時,但在師尊的慈悲感召下,真修者毅然爬起來,重新做好,去完成那史前的誓約,不錯過千百萬年的等待。

2002年12月,在白色恐怖籠罩下的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一大隊二小隊,全體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聲明在高壓強制下的所謂「轉化」全部作廢,聲明堅修大法,加倍彌補過失,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此事發生後,震驚全所的惡警及邪惡頭子,對很多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起到了促進和鼓舞的作用。在這個被人稱做現代「渣滓洞」的邪惡之地,法輪功學員不畏嚴寒風雪,重新站了起來。

自從99年7.20開始,江氏邪惡流氓集團對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瘋狂地進行著迫害,無論誰只要說一句「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便會被非法抓進黑牢殘酷折磨。在這種史無前例的高壓迫害下,使一些學員在怕心的作用下精神意志崩潰,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不應該、也絕不能幹的事,向惡人妥協了。那種「生不如死」的悲哀同樣在二小隊學員心中越來越強,他們覺得對不起偉大師尊的期望,同時更為自己沒有真正從「放下常人心」「從走向超常人的死關」中掙脫出來而痛苦。在勞教所那種精神與肉體的雙重迫害下,法輪功學員如一個「走夜路」的人,在謊言與欺騙的黑暗中,迷失了自我,迷失了方向。每天大量的勞役任務接踵而來,如果到期交不上貨便會被打罵、責罰。而精神方面的迫害更重,每看完一個洗腦錄像,惡人便逼著大家寫一個感想。如果感想達不到它們的要求,便會拿來做為藉口迫害大法學員。日子久了,大家開始反思了,「自己來這裏是幹啥來了?」開始悄悄地溝通,交流。最後大家總結出:就是因為學法不紮實,不能在理性上認識法,才會被邪惡鑽空子,以致沒完沒了地干擾與迫害。同時長期的封閉洗腦,使很多以前領悟的大法法理,被邪惡在記憶中刪除了。如果要重新做好,大家必須要多學法。因為師尊講過「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

有了這個認識後,大家覺得自己都覺醒了。二小隊是由被非法勞教1──3年的大法學員組成的,年齡在20-60歲間,文化程度高低不等。但不論職業貴賤,文化高低,最難能可貴的是她們都還有一顆修煉的心。可是在那種環境下上哪去找法呢?他們把所有自己會背的法全部寫下來,大家每人一份,利用惡警讓大家生產勞動的時間背法。後來大家逐漸得到了更多外面傳進來的新經文,如《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路》、《大法堅不可摧》、《在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正念》……師父從2000年後的新講法。大家心情激動的無法形容,深知這是師父對我們的慈悲。

通過學法不斷加深,在二小隊被非法關押的所有法輪功學員的正念越來越強。大家利用勞動、走路、洗臉、睡覺等一切時間,如飢似渴地背法。整個學法的環境打開了。回想當時的情景,用師父講的話:「你們的學法能學得好和不好,那是你們走向圓滿的根本保證,那是你們能夠脫胎出來的根本保證。」(《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師尊的這段話恰恰是二小隊每個學員當時心裏的感受。經過一段時間的學法,大家都有了一定的提高。這時大家聽說了師父要求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清真象揭露邪惡。前兩件事,大家沒問題,學法是時刻在學;發正念時只要一到整點,大家相互提醒馬上自覺靜下來,雖然不能立掌,但每個人都能用純正的正念清除邪惡。可是這第三件事,對當時在二小隊被非法關押的學員們來講,難度是很大的,因為長期的迫害使每個人的怕心都加重了,面對邪惡時多少都有迴避的態度。那麼怎樣才能突破這層障礙呢?大家一致認為還是要多學法,只有學好法,才能真正破除這層障礙。

通過一段時間的學法,大家深深的體會了師尊的那句「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的真正涵義。有了正信、正念,接下來就是正行了。終於,一次在惡警嚴厲瘋狂地對二小隊進行所謂「摸底答題」詆毀大法時,大家不是再像以往一樣繞圈子,而是正面地回答了藏在心中一直不敢說的真話。朝鮮族法輪功學員徐玉順(延吉市人)堂堂正正地回答了法輪大法的特點,法輪大法是正法,學者人人受益,是一部修煉大法。還有孫忠敏、張樂昆、安榮凡……大部份大法學員也都談了自己一直壓抑在心裏的真實想法,並講了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這些發言猶如一顆炸彈,惡警氣得發狂,瘋狂謾罵,狼狽地摔門而去。而每一個二小隊的大法學員此時的心中是從未有過的輕鬆、堅定,同時更理解了正法的涵義。這件事給惡警以很大的震驚。

第二天惡警們便開始對「發言」中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惡警用電棍電大法弟子孫忠敏(舒蘭人)時,她不但沒被邪惡嚇倒,還坦然地在惡警面前立掌除惡,使惡警的電棍飛出去很遠,這樣的行為有力的震懾了邪惡。在全所辦的洗腦班上,二小隊的法輪功學員孫景雲(吉林市人)面對惡警的逼問,堂堂正正地回答:「法輪大法是正法,堅修大法!」惡警們氣得臉色大變,此事也在全所惡警中震動很大。二小隊這次的集體行動在證實大法的同時,也是向勞教所惡警宣告其強制轉化的破產。這件事後大家悟到為甚麼師父一直讓我們注重「整體」,發揮「整體」的作用,做為一個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法中缺一不可的粒子。

不久,二小隊法輪功學員張晶波(延吉市人)坦然地把自己準備已久的第一份聲明書堂堂正正地遞給了惡警,這份聲明說明「轉化」作廢的同時,也聲明了堅修大法緊隨師父正法進程的決心。這是第一份敢於當面交給惡警手裏的聲明,惡警震驚的同時也在迷惑,猜不出平時沉默寡言的張晶波是受了誰的影響才會有如此大膽之舉。隨第一封聲明信的開始,第二封、三封、四封……等聲明書全部交到了警察手裏。整個一大隊惡警震驚之餘開始派出猶大調查誰是這件事的主謀,好用來打壓,但最後毫無「收穫」。最後在「誰是頭兒?全是頭兒。」的結論下草草收場。法輪功學員的正念正行不僅僅在二小隊體現出來,也帶動了整個一大隊。

二小隊全體聲明沒幾天,一小隊馬上有法輪功學員交了聲明,四小隊、五小隊、三小隊都有如波浪般一波一波都交了聲明書表明了自己堅修大法走正法之路之心。壓抑的氣氛環境馬上不一樣了,每天大家即使只有擦身而過的機會,都會以單手立掌來提醒對方做好師父教給我們的三件事。面對正念越來越強的大法弟子們,邪惡也開始退卻了。這段時間,大家利用每一次惡警給答卷的機會(寫「思想彙報,感想」)等在裏面講真象,徹底揭露邪惡、證實法,要求政府還師父和大法清白……並鄭重地在每天揭露文章篇尾寫下:大法弟子×××的署名,全盤否定了「非法勞教」,大家都不承認。大法弟子劉長春(長春市人)被劫持進勞教所後一直堅定信念,她和另三名當時堅定的大法弟子趙春豔(長春市人)、張桂蘭(長春市人)、張文珍(遼源人)一起堅定地維護法,二小隊的環境也更好了。大法弟子王曉慧(梅河口人)被非法勞教二年。

在一系列事件後,惡警開始反撲了,他們把二小隊大法弟子李淑傑,調到一小隊,並開始迫害。在惡警的授意下,幾個猶大在半夜把李淑傑打得慘叫連連,慘叫聲使整個一大隊都能聽見。終於,二小隊法輪功學員劉月霞第一個挺身而出,制止猶大行惡,並大聲質問:「你們幫教為甚麼打人?誰允許你們私設刑堂?」而這時其它小隊也有大法學員衝出。這時惡警李穎怕事情鬧大,出來干涉,並大聲喝罵這些敢於站出來的大法弟子。針對此事,二小隊大法弟子孫景雲寫了長達幾篇的揭露文章,徹底揭露了勞教所惡警利用授意猶大:私設刑堂,對大法學員大打出手逼迫轉化,以武力、暴力對待不決裂學員,……等揭露文章。孫景雲不畏生死,直接把揭露文章交給惡警面前。面對孫景雲的正念正行,惡警退怯了,它們怕自己惡行敗露,隨後在「全不知情」等藉口的掩蓋下草草狼狽收場。通過這事,孫景雲悟到了師父的法理「不管誰在干擾,那都是暫時的,都是假象,都不是主體,都是一種像空氣一樣的流通。」(《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邪惡從硬的手段方面下手不好使,便又用軟的手段來轉化、收買人心,以便為自己所利用。

2003年3月,惡警們為了利用法輪功學員給其辦事,假借給法輪功學員王淑珍(松原)、王淑清(長春)兩人「減期」以此來收買人心。但在利益面前,王淑珍、王淑清正念正行不被「減期」所動,並當場證實法,把惡警氣得火冒三丈當場把減期書撕得粉碎。她們的正念正行又一次粉碎了惡警的轉化夢。而法輪功學員孫淑蘭因為不配合惡警,堅決不給同修打所謂的「誣蔑」事實材料,被惡警左右開弓打耳光。二小隊法輪功學員正念正行抵制迫害的事例隨處可見。環境局面打開了,大家堅持整體配合好,一切以法的基點看問題,做好師父教給我們的三件事。

從2002年12月至2003年4月間,大家以大法弟子署名並證實法的材料已達幾百份,此事傳到所裏令邪惡頭子震驚,給一大隊惡警壓力命令他們把所有寫「大法弟子」的學員全部轉化。命令下達後,一大隊惡警開始針對二小隊的全體學員開始迫害。首當其衝的便是大法弟子劉月霞,讓她每天寫一封感想,並以「勞教人」署名。可是劉月霞在電棍、拳打腳踢、洗腦、不讓睡覺……各種刑罰迫害中,並沒有屈服,而是照樣在每一篇正法感想上堂堂正正地寫下「大法弟子劉月霞」的署名。惡警更瘋狂了,由一天電劉月霞一次變成了早晚兩次。二小隊的全體大法弟子集體發正念,每天集中精力除惡,把劉月霞的事當成自己的事。

勞教所邪惡頭子又把全勞教所最邪惡的惡魔張曉輝派到了一大隊二小隊準備鎮壓。這個惡警來的當天就囂張地嚎叫著,揚言要「殺雞給猴看」,要抓「頭兒」來迫害。全體二小隊大法弟子沒有被這惡警嚇倒,每天除學法外每時每刻都發正念,以此來徹底鏟除惡警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用限時遭報等正念來窒息邪惡。惡警張曉輝沒幾天就被車撞遭了惡報,她傷好回來後再也不敢回二小隊了,因為她怕管不好丟了她的名聲。

這段時間,惡警對所有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行為,所犯下的罪行,法輪功學員們都記錄下來了。但由於惡警把這裏和外面封閉得非常嚴密,致使這些揭露邪惡的文章送不到明慧網。針對此事,每個大法弟子在學法之餘,開始深思了「我們只是在這裏證實法,基點是否對?」「這個不能學法、不能煉功的環境是我們待的地方嗎?」

通過學法,大家意識到了,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目的都是為了救度眾生,那麼我們就應該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到外面去,去學法,去煉功,去講真象救度眾生。當正法修煉的基點明確後,大家發正念「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久,大法弟子張晶波在師父的保護下以「所外就醫」形式,第一個堂堂正正地闖出了邪惡地,回歸了正法洪流中。大法弟子孫景雲、王冬梅本來到期時被惡警再一次加期不能回去,但她們通過正念正行,把「已定」的事實改寫,按期回家,並投入了正法進程。大法弟子劉長春同樣堅決抵制舊勢力的安排,在勞教所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不能行走,最後是被抬回家去的。可是一回家,大法的奇蹟在她身上出現了,沒多久就康復了。

現在回想起當時那驚心動魄的一幕一幕,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是的,我們大法弟子不講常人的團結,但是我們都在為正法盡心盡力,那麼你的事就應該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應該是你的事,只要是以大法弟子的思想站在正法這個基點去做一切事,把全部大法粒子「聚之成形」,那麼邪惡就再無縫隙可鑽了。

以上所寫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編註﹕在任何情況下,大法弟子都要保持正念正行,嚴格遵守大法禁止自殺的要求;不能像常人勇士或常人承受迫害一樣、違反大法原則地去抗議迫害。大法是威力無窮的,只要我們堅持做好師父講的大法弟子三件事,一切自在其中,就能否定舊勢力黑手的一切安排和迫害。)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