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歲女孩劉倩之死

白血病患童修大法起死回生 校方施壓強制停煉五日離世

【明慧網2004年2月23日】事情發生在河北省雄縣葛各莊村。葛各莊村小學念三年級的劉倩從2003年11月15日起得了急性白血病,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父母在此情況下,相信法輪大法真相傳單所講,帶著孩子回家讀起大法書。孩子在七天之後完全康復,行動自如。然而兩個多月開學後,學校校長得知此事,把孩子送回家中,並揚言除非斷絕修煉,寫保證書,否則不能上學。在沉重打擊下,十二歲的劉倩五日後抑鬱而死。

在葛各莊村小學念三年級的劉倩,今年十二歲,2003年11月15日發現耳後淋巴結腫大,服藥13天後不見好轉。頭痛、腹痛、腹脹乏力,頸軟,不能站立。去保定檢查,透視、做B超、驗血,肝、膽、脾均腫大,高燒不退,雙肺呼吸音減弱,肝大並回聲強,腹部壓痛、反跳痛明顯,雙側胸腔積水,血常規6.2萬,症狀加重,呼吸困難。醫院下達病危通知單,向家屬交待:診斷為急性白血病,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晚上兩點半病情加重,醫院擔心患兒出血沒有血庫便轉到省醫院。再一次檢查和上述病情一樣。

父母親看著病痛中的倩倩卻無法挽救女兒幼小的生命,無奈地抱著女兒痛哭流涕。悲痛中的母親想起曾看過法輪功真象傳單上講一個15歲的女孩患白血病煉法輪功痊癒的神奇故事,毅然決然地對女兒說:走,咱們回家煉法輪功去。小倩倩堅定地點點頭。回家後,晚上母親請來《轉法輪》一書,一片虔誠地和小倩倩一起學習。學了三天,奇蹟出現了,孩子想吃東西了,並要起床煉功。等七天過後完全恢復了。

這件事如非親眼目睹,其神奇真是難以置信。孩子的所有親屬無不稱「法輪功」神奇。小倩倩如同一隻快樂的小燕子,在人群中飛來飛去。她還學會了騎自行車,摔了跤也不礙事,小臉紅撲撲的,所有見到她的人誰也不會相信她是一個曾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父母透過親屬關係曾帶倩倩到醫院檢查,結果血常規4400,一切正常。自康復到今年正月十七兩個多月裏,病情沒出現過任何反覆。這情況有據可查,有目共睹。

小倩非常喜歡上學,在患病期間天天盼著能上學,可不能實現。現在身體康復了,終於能上學了。倩倩知道正月十七開學,便趕忙認認真真地趕寫完寒假作業。正月十七,小倩倩興高采烈地來到她久別的學校。

可是等待她的又是甚麼呢?在學校,老師問:「誰煉法輪功啊?」孩子坦誠的回答:「我煉。」「你不知道國家不叫煉法輪功嗎?」「我不煉功早就死了。」孩子被立即叫到校長室,遭到校長的訓斥,強行讓她保證不煉了,否則不讓上學。

倩倩極力向他們解釋:是大法治好了我的病。

而學校老師就是不相信,硬說是誤診。天真的孩子很倔強,寧可不上學也不做昧良心的事。

校長要求倩倩的家長到校。

正月十七下午,倩倩的媽媽和孩子一起來到學校。媽媽到了校長室,校長要求其寫保證倩倩不煉功的保證書,被倩倩的媽媽拒絕。大法教人心向善,祛病健身,孩子要死的病,修煉大法重獲新生有何錯?為甚麼要逼人說假話呢?

媽媽走後不久,下午三點多鐘龍灣鄉校長楊天祥、村校長徐小黑開車把正在上學的劉倩送回家。因其父母不在家,不得已又把劉倩拉了回去。可是過了大約不到一小時又把劉倩送了回來,在其父母仍不在家的情況下,把劉倩交與鄰居便開車走了。

小倩倩見到鄰里親人放聲痛哭,幼小的心靈受到沉痛的打擊。她哭訴道:他們非要叫我寫保證書,我不寫,他們就不讓我上學。

突然失去上學的權利,猶如當頭一棒打破了小倩倩美好的憧憬。

自那時起,小倩倩失去了往日的歡笑,整天悶悶不樂,不吃不喝,父母問甚麼也不說話,時常哭泣。只要有人一提到「老師」二字,她便非常害怕、氣憤、心情煩躁。她對父母說她不想上學了。

當天晚上當地的幾位法輪功學員便到龍灣鄉校長楊天祥家、小學校長徐小黑家、副校長王玉芹家講真象,把醫院的診斷書給他們看。正月十八那天,鄉校長和村校長到劉倩家推委道,他們開會決定讓小倩倩先休假,到醫院開個健康證明,然後再商量。

當小倩倩看到小學校長徐小黑時,兩眼瞪的溜圓,流著眼淚,手指著校長,憤恨的「他、他、他」而說不出話來。她幼小的心靈,對世事變故沒有任何防禦能力,無法面對這嚴酷的現實。

令小倩倩一家難以接受的是:得了白血病就必須得死嗎?法輪功救了孩子的命不允許嗎?非得要我們把錢耗盡、孩子死在醫院裏才行嗎?又有誰能回答他們的問題呢?

此後,小倩倩精神、身體狀況越來越差。

第五天,2004年2月12日(正月二十二)那天,她突然神智不清,繼而昏迷不醒,驟然死亡。

小倩倩是帶著眾多的迷惑、滿腔憤恨,抑鬱而亡的。孩子的父親強忍悲痛找到學校讓老師們去看看劉倩,校長徐小黑患病在家沒來上班,副校長王玉芹推說這事她沒參與而拒絕到劉倩家。孩子的父母欲找校長說理,怎奈家人懼怕他們受到迫害而極力攔阻。可見江澤民在中國大陸製造的迫害有多麼恐怖。人們有冤無處訴。

是誰奪取了小倩倩已重新獲得的生命?是誰殺害了劉倩?有知情者評論說,這都是江澤民誣陷法輪功,愚弄老百姓,以高壓手段進行鎮壓造成的。謊言的宣傳讓人分不清是與非、善與惡、好與壞,連維持人道德的良心都被扼殺。試想,如果江氏不迫害法輪功,會有這樣悲慘的事情發生嗎?小倩倩本已獲得的新的生命會被重新扼殺嗎?這是江澤民欠下的又一筆血債。

有消息說,劉倩死亡的第二天,臨村學校便自覺揭下了學校牆上貼的那些毒害孩子、誣蔑大法的材料。劉倩的父母在壓力下把孩子的屍體掩埋後,多次找到學校。學校以校長患病不在而推脫,劉倩的班主任也不敢露面。

得知劉倩去世的消息,許多熟識她的法輪功學員都很難過,但大家很快從悲傷中走了出來,明白不能讓小倩倩白死,要讓全雄縣的百姓、全中國以至全世界的人民都明白江澤民的邪惡,都知道生命的可貴,大法的美好,不要讓這類的悲劇在其他人身上重演。

雄縣教育局 電話:0312-5819798 局長:厐法學 電話:0312-5811019 註﹕其弟厐福學為雄縣政協副主席,此人不明真象。
龍灣鄉校長 楊天祥 電話:
葛各莊小學 校長:徐小黑 家住:雄縣馬務頭村 副校長:王玉芹 葛各莊村人電話:5769817
葛各莊中學 電話:0312-5769967


給葛各莊小學師生的信:劉倩之死

諸位老師同學們:

事情發生在雄縣葛各莊小學。尤其是葛小的全體師生們,您曾經熟悉的劉倩,今年十二歲,三年級學生,去年十一月十五日得病,經醫診確認為急性白血病,是因無法醫治,才被送回家,下葬的衣物都準備齊了,等待死亡。

目睹此景,家人含淚捧起《轉法輪》給小倩倩一字一字讀下去……倩倩奇蹟般地從起床、進食、站立到康復、玩耍,其音容身影、出入人群、健康快樂,有目共睹!

恢復後的倩倩滿懷求學的慾望,充滿美好的憧憬,於正月十七開學那天來到她久別的學校。萬萬沒想到,就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好的病,竟被拒絕入學,並揚言除非斷絕修煉,寫甚麼保證書,否則不能上學。天啊,猶如悶棒一棍,倩倩小小的年齡、幼小的心靈怎能承受這種精神迫害。她又怎能接受,這又是哪家的規定啊!倩倩含著眼淚問媽媽,媽媽又怎能回答這不是問題的問題呢?媽媽哭了,而倩倩悶悶地躺在床上。

諸位,這又是哪家的理,如此天真的孩童不能進校門,她何罪之有呢?!

令人無比痛心的是,一個健康活潑的孩子,被拒絕入學後一直悶悶不樂,不吃不喝,一提「老師」二字便非常害怕、反感,精神、身體狀況極差。僅僅五天,於正月二十二,年僅十二歲的倩倩永遠離開了我們。

誰能主持公道?!冤屈的亡靈誰能慰藉?!

善良的人們啊,一條生命的代價應該使您清醒了啊!再不要受江澤民的謊言矇蔽,再不要麻木,再不要說「形勢所逼我們也沒辦法」,難道人除了維護名利之外就不應該維護做為人來說最寶貴的道義與良知嗎?所有參與對小倩倩迫害的人與推波助瀾者此時此刻以至永遠,難道你們不應該受到自己良心的譴責嗎?!


一位學生的心裏話

最近在我們身邊發生了許多讓人痛心、憎恨的事,通過這些事我感到了世間的不公。

在這段時間裏,一位患有白血病的小女孩,她就是葛各莊小學上三年級的劉倩。在得知自己將不久於人世,她毅然決然地修煉了「法輪大法」。修煉不過幾天時間,她奇蹟般的康復了,小倩倩仍然繼續修煉,兩個多月以來病情從未有半點反覆。

正月十七開學那天,小倩倩興高采烈地上學去,沒想到上午校長得知她煉功後,強行叫其放棄修煉,小倩倩說:大法救了我的命,我不煉功早就死了。校長根本不聽小倩倩的話。下午把她兩次送回家,說只有寫了保證書才能去上學。這對於一個小學生來講有學不能上是多麼難過的事。自從那天起,小倩倩不吃不喝,也不說話,經常哭泣,精神很差。

第二天,小學校貼了許多反對「法輪大法」的資料。那一天小倩倩看到到她家的校長,兩眼瞪的溜圓,流著眼淚,手指著校長,憤恨的「他、他、他」而說不出話來。誰提到「老師」二字她便非常害怕、煩躁。小倩倩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她告訴父母,她不想再上學了。正月二十二那天她突然昏迷,離開了人世。

大家想一想,難道這不邪惡嗎?小倩倩到底做錯了甚麼?一位位堂堂的教師竟對一個還沒有任何世事防禦能力、剛剛十二歲的小女孩實施這種心理上的攻擊,使其鬱憤而死。同學們,這就是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一個小學生的悲慘故事。這難道不值得人深思嗎?

同學們,如果這件事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應該怎麼做呢?小倩倩修煉法輪大法挽回了自己的生命有錯嗎?難道我們不應該像小倩倩一樣說真話嗎?

老師們,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你們身上,如果您是小倩倩的家屬您會怎麼做呢?如果法輪功不被鎮壓,如果人人都不受江澤民的謊言矇蔽,如果老師能為人師表、主持正義,小倩倩還會死嗎?到底誰是傷害小倩倩生命的兇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