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漢中看守所暴行:鮮血順著乳頭往出流,牙刷戳進陰道亂攪


【明慧網2004年2月21日】陝西漢中看守所在「610」公安的操縱下,他們利用吸毒、販毒、賣淫、偷、搶、騙等罪犯殘酷地迫害大法弟子。

早在2000年3月第一批去北京上訪的大法弟子被關進獄中遭受殘酷折磨,使一個本應維護正義的公安部門變成了一個殘害真理和正義的土匪窩,而且它們的黑手從領導、610、公安、看守所一直延伸到了各類刑事罪犯。

2002年6月18日,大法女弟子余秀琴到複印部複印師父的《北美巡迴講法》時,被壞人所舉報,不一時多輛警車湧來,當場把她抓到了漢台區公安局政保科。一個年輕惡警逼問她去了幾個複印部。余說就一個。這位邪惡之徒說余不老實,抬腿就給余的膝蓋踢了一腳,並破口大罵。緊接著一個四十多歲的公安也過來把余秀琴推來摔去,在後背上亂打,最後就把她銬在外邊的窗子上。當晚余被領回到單位。第二天一早又送過來,警察們依然毒打了她一頓。她大呼救命的聲音驚動了樓道的其他人,他們惱羞成怒就決定把她關進看守所。在他們去填寫拘留手續時,余想坐地休息一下,低下頭看見地上有兩張紙片順手翻開,一下子驚呆了,這竟然是主佛師尊的照片。一個神下世度人,蒙在鼓裏的人卻把他的像扔在地下踩。人啊,你是真不知你有多大的罪啊!這時警察們來了,罵罵咧咧地說些尖刻而嘲笑的話,把她押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他們對余秀琴施暴行,揪頭髮、搧耳光,用胳膊肘擂胸口,用膝蓋搗後背,用鞋底的稜邊打屁股,推倒後用腳踩、踏。指使吸毒罪犯人集體上,群毆,誰要是不打就打誰,其中吸毒罪犯張利、古利君、湯紅梅、李小玉叫囂得最厲害,打得最狠。余的兩根肋骨被打斷,痛得昏倒過去,他們又用毛巾捂住嘴,用方便麵調料兌的水從鼻子往裏灌;強迫她爬起來,惡徒門全秀(看守)跑過來不僅不制止反而把余大罵一頓,明目張膽地給壞人撐腰,然後給余又換了一個號子。更為殘忍的是它們還輪流用手擠乳房,號稱擠奶,痛得她撕心裂肺,慘叫不絕……

大法弟子楊秀蓮53歲,因發真相資料和女兒一起被抓,被擠的鮮血順著乳頭一滴一滴往出流,這伙暴徒卻邪淫地怪笑。流氓成性的它們還用牙刷刷她的下身,用牙刷戳進陰道亂攪,直到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才肯罷手。最後看到人快不行了,怕出人命,就通知其家人拿一千元保出去,直到7月19日才放回家,此時余秀琴已被折磨的面部變形,渾身青紫,傷痕累累,肋骨折斷。

從2000年3月起,這幫邪惡之徒追隨江氏集團昧著良心迫害大法弟子時,心裏也很清楚大法弟子是好人,可是為了保自己的烏紗帽,保自己的穩定收入,保自己的權益,不相信善惡有報,黑著良心違法亂紀,放著大案要案不辦,開著警車,大街小巷呼嘯著抓捕大法弟子,把個山清水秀的古漢中折騰得一片黑色恐怖;焚書、毀像、抄家、辦洗腦班、跟蹤、盯梢、株連親友等等,在無神論的蠱惑下無所顧忌地幹絕壞事。

「善惡有報」「人不治天治」這是永恆的天理。政保科的邪惡之徒劉德患鼻癌;科長馬幹安壞事幹絕,已是病魔纏身,睡、坐不寧;張口就罵的許固錄也是一身病,生不如死。就這樣他們還不思悔改,不知回頭是岸,反而變本加厲地叫囂「打死法輪功算自殺」給看守所裏那些「人渣」撐腰,使他們更加肆無忌憚地迫害大法弟子。

「邪惡之徒慢猖狂,天地復明下沸湯;拳腳難使人心動,狂風引來秋更涼。」(《秋風涼》)那些無惡不作、為非作歹的邪惡之徒,你們謗佛毀法、迫害大法弟子,對主佛、對大法、對修佛修道民眾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已經鑄就了你們可怕的命運,邪惡之首江澤民已經觸犯天條,萬惡不赦,它的邪惡栽贓、造謠正在將不明真相的人們帶入毀滅的不歸之路。那些參與迫害大法仍不醒悟的人,將在那永無休止的層層滅盡的地獄煎熬中,償還迫害法時所造下的罪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