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家庭婦女被鎮政府逼迫流離失所的經歷

【明慧網2004年2月21日】從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到99年7.20這期間,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每天從學法煉功中感受到身心巨大的變化,師尊無比偉大的慈悲和浩蕩佛恩使我感動不已。

可是99年7.20那最黑暗的一天,江澤民集團在一夜間把我所有的幸福搶劫得蕩然無存!從那一天開始,我時刻面臨著家人、街坊鄰居和親朋好友的不理解、社會及各方的壓力。街道和鎮政府的人到我家逼迫我交出大法書,我說我不認字沒有書,他們就逼迫我放棄修煉。我問他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甚麼錯?他們說我「太頑固,不放棄就等著司法來人吧」,就走了。從那以後,包片民警三天兩頭來騷擾,我全家人整天擔心害怕。

2001年春節後的一天晚上,公安局和當地政府的人來到我家翻法輪功真相資料,沒有翻到,拿走了一本大法書《洪吟》。當時我沒在家,他們翻完後讓我丈夫簽字,因為我丈夫不識字,上面寫的甚麼不知道。趁他們翻到後屋時,我丈夫把一本《轉法輪》書帶到外面保存了下來。

2002年中秋節前兩天,鎮政府一天三次派人到我家,逼我寫甚麼保證書,我說我不會寫,他們說你不會就讓你兒子寫也行,我說孩子也不會寫,他們說你不寫就去洗腦班,明天7點來人把你接走。我被逼得沒辦法,只好離家出走躲了起來。在我被迫離家流落在外的一個多月日子裏,因家裏無人照料,只好請70多歲的公公來照管家。

江氏集團的邪惡行徑,使像我這樣的無數修煉者遭受了身心上巨大的創傷,我們和普通老百姓一樣,都是血肉之軀,都是拉家帶口,都希望能過上幸福安寧的生活,可是江澤民一夥就是不讓,因為了解「真善忍」的人越多,江氏集團就越掩蓋不住他們背著老百姓幹的罪惡勾當,他們怕的就是善良和正義。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1/68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