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悲歌驚四方 善念正行留世間(二)(圖)

湖北省法輪功遭受迫害紀實報告

【明慧網2004年2月16日】本文旨在真實、客觀地報導自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公開迫害法輪功以來,發生在湖北省的迫害事實,以使掩蓋下的這場最邪惡的浩劫曝光於天下,以喚醒人們的良知,找回善良的本性,擁有一個光明的未來。

本文內容:
一、武漢──見證法輪大法的美好,歷經江氏的血腥
二、家庭的苦難 人間的悲劇
三、虐殺法輪功學員 麻城警察惡名遠揚 
四、楚天悲歌驚四方──湖北省三十八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五、敗壞的人性 瘋狂的迫害
六、敗相叢生──看看迫害法輪功的都是些甚麼人
七、法網恢恢 善惡有報──曝光湖北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黑窩
八、正義之劍指向邪惡之徒──追隨江氏迫害法輪功的中國高官海外被起訴
九、正信「真善忍」 善心滿人間

* * * * * *

(接上文)

三、虐殺法輪功學員 麻城警察惡名遠揚 

麻城位於湖北省東北部,鄂豫皖三省交界的大別山中段南麓,版圖面積3599平方公里,轄19個鄉鎮辦事處,也許1958年8月13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消息:麻城建國一社出現天下第一田早稻畝產三萬六千九百多斤的紀錄使得這座城市為國人矚目,最終稱為笑柄。在江氏對信仰「真、善、忍」的人們的迫害中,麻城不法之徒滅絕人性的惡行,更令人民為之震驚。


麻城建國一社出現天下第一田早稻畝產三萬六千九百多斤紀錄

* 35歲女青年王華君被毆打得奄奄一息後被活活焚燒致死


法輪功學員王華君

2001年4月22日中央社報導,湖北警察燒死活人!在白果鎮歹徒大面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初期,法輪功學員被分成三批非法強行關進猴子山敬老院,王華君是第一批被關進去的,後被放回家。因她聲明在洗腦班上的違心言論作廢,又被歹徒帶到麻城市公安局,在公安局裏她受盡折磨,被打得奄奄一息。2001年4月18日下午1:30分全城戒嚴,不准車輛通行。第二天一則消息迅速傳遍全城,稱在金橋廣場市政府前有一名法輪功學員「自焚」,面目被燒得無法判別。然而有目擊者發現,火剛起燃時,地上的王華君是躺著的,後被火驚起,火剛剛起燃時,奄奄一息的她曾試圖掙扎著爬起來……身子動了一下,想掙扎著起來,在場的公安們驚恐萬分,怕她叫喊出真相,但那時的王華君因受酷刑折磨,已奄奄一息,再無力氣起身……當火完全熄滅後,人們發現她前身被燒焦,而後背沒有任何燃燒的痕跡,並且她的喉嚨前及後腦枕有深深的刀印。王華君僅僅三十五歲。

另外,白果鎮公安還將兩名法輪功學員綁在摩托車後快速飛駛,在地上拖拉。這些暴徒真是人性喪盡。

美國國會女議員,國際人權行動下屬委員會的主席,佛羅里達的萊赫蒂寧在得聞這一慘烈迫害案例後對同僚們說:「中共對法輪功的系統迫害不斷升級。法輪功唯一的‘罪狀’是希望追隨他們的信仰,不受壓制,不受威嚇。」 她說「……我為今天聚集在這裏的和在中共統治下飽受折磨的法輪功修煉者所表現出的勇氣喝彩。」

* 麻城鼓樓派出所犯罪警察將63歲的輕工幹部李學春折磨致死

李學春,男,63歲,麻城市輕工局幹部。99年依法進京上訪,被公安非法關押了10個多月,在獄中,原來身體健康、紅光滿面的老人被折磨得骨瘦如柴,連走路都十分困難。出獄後僅1個月餘,其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又因發法輪功真相材料被非法抓走,在鼓樓派出所受盡折磨,被強迫坐老虎凳36小時。當時是酷暑8月,派出所分六班人輪番審訊,且在此期間不給吃喝,不讓睡覺。然而這位可敬的老人毫不屈服。警察看到怎麼折磨都達不到目的,於是又非法關押他三個多月。老人受盡折磨,於2000年12月底離開了人世。

* 何行宗因張貼法輪功傳單被暴徒活活打死

何行宗,55歲,湖北省麻城宋埠鎮大路河村人, 2001年12月8日早上2點,他帶著法輪功傳單從家裏出發在本村大路旁的電線桿上張貼。不料被宋埠派出所的警察們發現。由於何行宗不低頭妥協,當即被暴徒在路邊活活打死。為了掩蓋事實真相,轉移視線,製造假象,欺騙世人,暴徒們把他拖走,扔在公路旁,並把法輪功學員原來張貼過的被他們撕下的100多張法輪功傳單揣到何行宗的衣袋裏,說是貼傳單時意外而死。

何行宗的家人在料理後事時,發現何行宗的脖子上有兩個深凹的用手掐的深印,後腦勺有重傷,下身睪丸被捏破。村裏的群眾要找警察們討個公道時,不法之徒說:「這個事情你們不要找我們,我們也不找你們,他是張貼傳單而死。」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張貼傳單怎麼會死?何行宗身上的傷痕是鐵的事實,足以證明老人是被派出所暴徒活活打死的。

何行宗之死責任人名單:
湖北麻城宋埠派出所所長: 李解德
副所長: 徐志文
警員: 皺銀濤
湖北麻城宋埠派出所辦公室電話:0713-2062324
湖北麻城宋埠派出所郵編:431607

* 麻城市28歲法輪功學員黃建勇被迫害致死

黃建勇,係湖北省麻城市宋埠鎮人,1997年得法。為了證實和維護法輪功,2000年3月他獨自一人到北京上訪,由於路費不夠中途下車,後靠打工掙得路費,繼續上北京。被非法抓捕後,在麻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近三個月,由於遭受殘酷迫害,身體受到嚴重摧殘,後被無條件送回家,第四天就死去,死時年僅28歲。

* 麻城公安濫施酷刑 法輪功學員李繼菊遇難

繼打死、燒死四名法輪功學員之後,湖北省麻城市當局又將麻城市西畈村37歲女法輪功學員李繼菊活活打死。

麻城市十餘名警察於5月15日中午翻牆闖入李繼菊家中,進行非法抄家。李繼菊譴責他們的非法闖入而當場被打折一根肋骨。然後把李繼菊拖至麻城看守所。 5月20日麻城市紀委書記黎勝國、公安局一科科長楊甘敦、閆穩山將李繼菊秘密押至龍池派出所非法審訊。審訊期間由於公安濫施酷刑,李被迫害致死。李死後大睜雙眼,身上多處留下被暴打後的傷痕,多處骨折,頸部有明顯被勒過的痕跡。死訊傳出後,當局造謠說李是跳樓自殺。並派警察威脅其親朋好友不准多問,不准多說。否則就抓人。

對李繼菊之死負有直接責任犯罪惡人電話:
麻城市紀委書記:黎勝國 0713─2926918(宅電) 13907251408
麻城市公安局局長:陳開源 0713─2923468(宅電) 13907250800
麻城市公安局政委:白開宇 0713─2913397(宅電) 0713─8920518
麻城市公安局一科科長: 楊甘敦 0713─2912681(宅電) 13907250716
麻城市公安局一科: 閆穩山 0713─2923432(宅電)
龍池派出所所長: 楊峰 0713─2914477(宅電)

* 身邊的渣滓洞:被毒打昏死後又被冷水淋醒

郭金花,女,40歲,2003年元月3日夜晚,白果派出所劉世發、熊文吉等多名警察又將她家門砸開,非法抄家,在甚麼也沒抄到的情況下,將人非法綁架至白果派出所,熊文吉、劉世發、彭宏輝、610首惡徐世前四人對郭金花拳腳交加,電棍電、警棍打頭、臉、太陽穴、下巴,將頭往牆上來回撞,冷水往衣服裏灌,雙手銬住,赤腳在地上站著整個夜晚(當時零下3─4℃),歹徒們對她輪番毒打,刑訊逼供,她的手被擰壞,不能自理,頭部被打得滿頭是包,臉上、下巴、全部青紫,腫大,耳朵擰得鮮血直流,滿身都是烏紫色。

梁德時,男,58歲,2002年10月23日,白果派出所一夥警察由聯盟村書記羅先高帶路,擅自將梁德時家院子門和堂屋門鎖撬開,將衣、被甩得滿地都是,櫃子翻得底朝天,在光天化日之下,警察幹著土匪的勾當,樓上樓下,到處都是警察,他們還將梁的兒媳陪嫁的彩電和VCD搬上警車,將梁的老伴雙手銬住帶至白果派出所,將工作證和相關手續抄走。他本人被逼得至今流離失所。

董友才,男,40多歲,2003年元月張貼法輪功真相時被人舉報,被非法綁架到白果派出所,非法關押一星期,精神和肉體受到酷刑折磨。他被打昏死後又用冷水淋活,刑訊逼供,慘不忍睹,滿身被打得皮開肉綻。警察幹著土匪的勾當,向家人勒索一萬二千三百元現金,才將人釋放。

晏萍,女,28歲,2002年9月29日,遭龍池派出所非法綁架至麻城看守一所關押。她因抵制非法關押,不背監規,不穿號服,絕食二次,每次十來天就被警察指揮犯人強行野蠻灌食迫害,牙齒被撬掉,還遭毒打,上「安全床」,這是最重的刑具。她曾被折磨得昏死過去,麻城610也不放人,後來沒有經過任何手續她被非法勞教一年。

* 警察的殘忍:開水燙頭,火燒腳底,往嘴裏倒痰、塞衛生巾……

下面是一位法輪功學員自述在中一鎮派出所的遭遇:

中一鎮派出所未經任何手續把我抓去非法關押43天。在這一段時間裏他們用盡各種方式毒打與折磨我,警察彭騰用皮鞋在我身上亂踢,用手在我臉上亂打,說一些下流話侮辱我;警察李華用大板椅打我時,還要我把衣服掀起來,後來把板椅的板子都打斷了。不法之徒劉漢宗現任迎集分社辦事處人員,他經常不讓我們吃飽,甚至不讓做飯,不讓上廁所,當允許我們上廁所時,若動作慢了點,就要遭到毒打,還強迫我們下跪。因我不從,打手韓輝賢、曹潔就把我的一隻手從後背繞到肩上,另一隻手從肩上下去銬著(「背寶劍」刑罰),並用皮鞋踢我的眼睛,再把冷水往我脖子前後淋。打手韓輝賢又把滾燙的開水倒在我頭上、腳背上,把痰往我嘴裏倒,把例假換下來的衛生巾硬塞進我嘴裏,然後往我身上扔爛蘋果,用打火機在我腳底燒。就是這樣折磨,他們還不罷休,打我們時用的粗棒子不知都不知打斷了多少,劉漢宗還騎著摩托,讓幾名男學員在後面跑,若不從,就往死裏打。這些鐵證如山的見證都是事實。

* 鬼子進村了!麻城市鐵門崗不法官員毒打法輪功學員並拆毀房屋

麻城鐵門崗的不法官員自99年7.20以來,或親自上陣或派人三番五次在無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抄家,搜大法書籍。多次非法抓捕學員關押進行洗腦迫害,輪番轟炸威脅毒打,逼罵師父、拍電視、寫保證、交保證金及20元一天的生活費,在無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罰款(1000─2000元不等),拒交或沒錢交的學員,派出所所長馬興斌派手下到學員家搶財物,拖牲畜。群眾紛紜:鬼子進村了!

2001年正月13日馬興斌授意楊光明拿棒捶(洗衣棒)毒打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梅基剛、李學琴,從上午八點到中午十二點邊審邊打學員的大腿、小腿及背部,直到棒捶被打斷。梅、李被打得幾乎暈厥。又一次,楊光明及手下警察王志峰、陳孔謀,對梅基剛拳腳相加,梅口鼻流血,暗傷累累,他們並強行要梅跪下。所長馬興斌與610黃立文合謀,特雇一人將梅基剛、李學琴帶到養老院路人看不到的地方。要他們脫得僅剩內衣褲,雙腿浸入冷水中,正月的寒風入骨,惡人還命人不斷地加冷水,問:「還煉不煉?」答:「煉。」聽到這些話,他們就拼命打學員耳光,威脅說要把學員扔進水庫中去。

馬曾揚言:要搞得這兩個法輪功學員家破人亡。2001年3月8日,李學琴家住房被拆毀,李政權氣燄囂張,揚言:還要拆她娘家的住房!要抓她的丈夫(未修煉)來毒打、入獄,沒收她公婆及小叔家的財產。在無一個家屬知曉的情況下,住房被拆毀。李政權通知全村的幹部參加拆屋。去者,每人可得40元獎勵,不到場者,每人罰款20元。梅基剛家的住房亦被拆毀,他的兒女(大的十一歲,小的九歲)無處棲身,至今在老弱多病的外婆身邊,妻子只能外出打工。兩家家屬被逼得無路可走,而罪犯至今仍逍遙法外。

* 人性全無:麻城市夫子河派出所警察輪番毒打法輪功學員

2000年底,法輪功學員戴國民、戴勝喜等三人進京依法上訪,被麻城市夫子河派出所帶回。警察們把三位法輪功學員分別反銬在樹上,在所長的指示下,每人拿一件打人的刑具。第一個警察先用皮鞭抽打,皮鞭打斷了,就又換一個人打;第二個警察的皮鞭上有鐵釘,打在法輪功學員的頭上直冒火花,他打累了,又換上第三個警察又接著打,皮鞭上有許多小鐵釘,三位弟子被打得鮮血直流,身上被打出許多小釘眼;最邪惡的警察叫何志,他用橡皮棍使出吃奶的力氣打,打得法輪功學員身上青一塊、紅一塊、紫一塊,寒冷的天,往法輪功學員身上倒冷水。戴勝喜當時被打得冷汗直往下流,已經快不行了。在這種情況下,幾個警察從凌晨4點一直打到10點多鐘……

* 敬老院裏的罪惡:麻城白果鎮610 辦公室假話說盡壞事做絕

白果猴子山本是贍養天年的敬老院,現竟變成了人間地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

白果鎮對所有只要煉過功的法輪功學員,統統都予以非法罰款,少則3000元,多則上萬元不等。只要說還煉的,就被送往猴子山非法關押。他們自己講:「沒有經過我們允許不准出去。」把敬老院變成了集中營。

他們調集全鎮的民兵連長和 「退伍軍人」來充當打手,輪番毒打迫害法輪功學員,並用專制的楊木棒打學員的下身,用削尖的條子抽打上身,打壞了好幾捆,不夠用就用竹掃把抽打。打壞了換新的。他們不讓法輪功學員吃飯、喝水、睡覺、洗澡,不讓家人探視。逼迫罵法輪功創始人、罵法輪大法,否則整天面壁。鎮幹部利用公款吃喝,喝醉後就到敬老院毆打法輪功學員,直到精疲力竭才出來。

白果鎮的廣播、電視天天不斷地播出獎勵條款,舉報一個法輪功學員獎2000元。凡看到煉功的,相互講話的,串門的都是舉報的對像。用金錢誘惑,使一些無知的人害人害己,造業深重。法輪功學員不知有多少被抓、被罰、被打,家人有不滿的也要被抓,搞得民不聊生,怨聲載道,人人自危……凡是從猴子山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身上無一塊好肉。

魯新愛,女,被四人圍在中間,棍棒、拳腳相加,眼睛被打得看不見,臉腫得像饅頭,身上找不出一塊好地方來。

楊桂花和童桂花,被逼迫下跪,她們說:「我們沒有錯,頭可斷,血可流,法輪大法不可丟。」除遭毒打之外,在冬天零攝氏度以下,要她只穿短內褲,只戴胸罩在結了冰的腳盆裏打坐,頭上還用桶淋著涼水。

閆緒嶺,男,腳被打斷,鎮政府收罰款,派出所收罰款,還被稅務所罰款,總金額達幾萬元。

王麗娟,女,彭衛香,女,郭金花,女,因拒絕教法輪功書籍,被綁在梯子上抽打。

邱炳樂,男,鄧和,男,在被打得遍體鱗傷的情況下,要法輪功書未果,被綁在摩托車後拖著遊街,被罰款8000元,其妻被罰5000元。

* 瘋狂已極:鼓樓派出所用風油精往眼裏灌,用燃著的煙頭燙身體……

鼓樓派出所警察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說:「你以為把你們當人看待嗎?根本就不把你們當人看,你們死了好大個事呀,還不如死一頭豬,一隻狗!一隻狗死了還要值幾十元錢,你們甚麼也不值,李學春不是死了嗎?又怎麼樣呢?……」 一位6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被一邊罵,一邊對她拳打腳踢,一直到把她打昏死過去了,又用涼水潑醒,再用腳踢,膠皮棍打,打倒後,揪著頭髮往起拽,往牆上撞,法輪功學員的頭髮被一縷一縷的拽下來,身上的皮膚都呈黑紫色。

凡是被鼓樓派出所抓去的法輪功學員,沒有不挨打的,最起碼也要脫掉衣服,銬在室外(冬天凍,夏天曬),然後毒打,用腳在身上踩,用風油精往眼裏灌,用燃著的煙頭燙身體……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的被非法勞教,有的被非法判刑。

四、楚天悲歌驚四方──湖北省三十八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在江澤民親手發動的這場持續四年多的浩劫中,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送勞教所、監獄、精神病院倍受精神迫害和酷刑摧殘,至少造成860(至2004年1月1日)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無數法輪功學員被迫失業、失學、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到2004年1月10日為止,湖北省已有38名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被迫害致死。

湖北省38名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名單:
任金煥(28歲,房縣)
郭華鳳(36歲,公安縣)
歐陽明(41歲,黃岡市)
桂訓華(38歲,黃梅縣)
陳香(55歲,黃石市)
宋萬學(48歲,黃石市)
何行宗(55歲,麻城市)
黃建勇(23歲,麻城市)
李繼菊(37歲,麻城市)
李學春(63歲,麻城市)
羅開軍(55歲,麻城市)
大法弟子(麻城市)
王華君(35歲,麻城市)
陳彩霞(40歲,十堰市)
丁文(32歲,十堰市)
曾憲娥(36歲,十堰市)
吳明芳(36歲,隨州市)
蔡銘陶(27歲,武漢市)
付曉雲(53歲,武漢市)
李長軍(33歲,武漢市)
李瑩秀(52歲,武漢市)
劉群英(42歲,武漢市)
彭敏(30歲,武漢市)
彭順安(53歲,武漢市)
田寶珍(42歲,武漢市)
夏剛(32歲,武漢市)
梅中全(61歲,武穴市)
趙迎鳳(65歲,襄樊市)
徐玉鳳(46歲,咸寧市)
沈德明(仙桃市)
張愛姣(39歲,仙桃市)
胡友良(48歲,浠水縣)
沈德明(仙桃市)
南初寅(53歲,浠水縣)
宋華平(43歲,應城市)
詹煒(31歲,應城市)

五、敗壞的人性 瘋狂的迫害

調查顯示,在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有的被直接毆打,有的被野蠻灌食,也有的被送精神病院折磨,他們來自於社會的各個階層,有工人、農民、幹部、商人、醫生、教師、專家、學者、學生、工程師、軍人、家庭主婦、退休老人等。

在1999年7月之前,全國到處都可以看到法輪功的修煉者,他們按照「真、善、忍」修煉為社會帶來的道德提升也為人們有目共睹。江氏掀起的血雨腥風,散布的彌天大謊雖一時迷惑了許多人。江氏對法輪大法修煉者實行的國家恐怖主義及其 「名譽上搞垮、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的一系列滅絕政策,為不法的警察、執法人員殺人仗膽。隨之而來的是社會道德急速的下滑,社會走向敗壞。江氏對於「真善忍」的打壓實質上是在從根本上毀滅著當今的人類。

江及其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610辦公室(註﹕現在有些地方級610辦公室可能已經更改名稱,但執行迫害政策的現狀並未改變)對高層幹部以是否和中央保持一致相脅,迫使高層幹部以同樣手段層層下壓,使對於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從中央落實到地方,再到普通基層。

江氏集團對於法輪功的迫害中,污衊、欺騙和謊言毒化了人心,道德被拋棄;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應不堪忍受巨大的壓力,為了自己生活的平靜,夫妻可以以離婚來要挾;父母子女因修煉要被迫脫離骨肉關係;貪財的鄉人、鄰居為了蠅頭小利,可以揭發、告密相知數年的鄰里;在勞教所,罪犯可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修煉人而獲得減刑,警察、管教可因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而升官,名利雙收……

* 摧殘性的野蠻灌食

這是一個因偷盜被勞教的目擊者寫下的發生在武漢何灣勞教所二大隊的一幕,他曾受減刑的誘惑而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灌食:

2002年4月中旬一天的中午,當時輪值的是管教高軍安。他比電影中審訊江姐的國民黨特務還要兇狠得多。他披著制服,嘴裏叼著煙,一隻腳踏在椅子上,手裏拿著一根小指般粗的竹棍,口裏罵個不停:「……反正整了法輪功不違法。狀都告不進,政府規定法輪功的案子不受理。今天看是你骨頭硬還是無產階級專政硬。你們都赤手空拳有甚麼了不起,國民黨八百萬軍隊都被打垮了。」他要我們將一位5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的頭、膀子、腿分別向五個方向拉著,由他來灌食,他插進去,抽出來,再插再抽,往返無數次,理由是沒插好,直到食管上帶有血跡他才說插好了。灌了約10cc米飯和水搗成的糊糊。

高軍安要我們打這位老法輪功,我們五個人沒有動。一來這位法輪功學員年紀比較大,二來我們看到他是條硬漢,不管怎麼樣他的眼睛都不閉一下。所以我們沒聽高軍安的指揮。此時高軍安暴跳如雷,揮起手中的竹棍子亂打我們中的二個,可是我們還是不動手。高軍安只得親自動手,他說:「老傢伙幾天沒吃,消化不好就會出危險,搔癢可助消化。」他的雙手在老法輪功學員的腰子處猛力向內摳,並攏五指從兩邊在腰子部位狠命地向裏插。這叫「下腰子」。他至少折磨了老法輪功學員十五分鐘。高軍安好像氣還沒消完,要我們又把老法輪功學員按坐在地上,高軍安騎坐在老頭的大腿上,並攏五指有節奏的在老法輪功學員的腋下用最大的力一頂一頂的,慢慢的高軍安由滿頭大汗到衣服濕透方才停手。好長時間,老法輪功很吃力地從地上爬起來後,高軍安洋洋得意地問:「你們看見我打人了嗎?」

我們哪敢說真話,否則,我們也會遭到一個或幾個警察的暴打,所以只能說沒打人。高軍安得意地大聲說:「對呀,我們××黨的警察不打人嘛。」

2002年7月上旬的一天,灌食的輪值警察是李靖。他要求每一個被灌的人一次要將二三個幹大蒜頭、半根黃瓜、三棵小白菜混合搗成漿,加生水稀釋後全部灌進去。我們其中有人說法輪功的人胃裏是空的,這樣會受不了的,李靖卻吼道「受不了活該!整死他們都沒有關係。」

我們誰也不敢吱聲,李靖暗示一定要按他說的辦之後就離開了現場。第一個送進來的是20多歲的小伙子,灌食後不多久,這位小伙子雙手捂著胃,站也不行,坐也不行,只見他臉色蒼白,頭、臉都滲出豆大的汗珠。我看見小伙子非常難受的樣子,我的心開始軟了,後悔自己上了賊船,不自覺地當了迫害法輪功的凶殘的劊子手。我開始冷靜反思,對照當前政府歌頌自己是依法治國,歌頌××黨領導的中國是所謂的人權狀況最佳時期的宣傳,真有一種被欺騙後的恥辱感。

* 赤壁城見證的罪惡

四年多了,罪惡蔓延至中國的每一個角落,湖北美麗的小城赤壁,也蒙上了罪惡的陰影。

這有一位六十多老人,名叫劉曉蓮。生活的艱辛,勞累過度,使她身體日漸衰弱,得了很多病,操勞一生,到老也沒有過上甚麼舒坦日子。

96年,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劉太婆遇到了法輪功,修煉後受益非淺,身體健壯了。未學大法前,在58年大煉鋼鐵時,她的雙眼突然疼痛難當,半個月痛瞎了一隻右眼。修煉法輪功只有半個月,她的瞎眼睛亮了。

99年7月20日江澤民為一己權力和利益開始迫害法輪功,善良、耿直的劉太婆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作為一個普通百姓,她只想告訴政府,「真、善、忍」沒有錯。 劉太婆並不知道,等待她的殘酷迫害是怎樣的歹毒、令人髮指。

在天安門廣場,警察抓住了她,腳使猛勁朝她小便處毒打,流氓至極。後將她押往遼寧海城,那裏的公安更是打字當頭,不分晝夜時時遭受酷刑。2001年元月17日,劉太婆被赤壁公安從海城市押回,請接著往下看,您會知道甚麼叫滅絕人性。

在看守所遭受毒打

開始時,劉太婆被關押在赤壁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專門請了一個打手(臨時工)葉軍來殘害她,葉軍每天上午毒打她的頭部、眼睛、胸部、小腹等部位,有一次,太婆的鼻子被葉軍打得凹下去了,過了十多分鐘才凸顯出來。下午毒打後,罰跪四小時以上,連續一個星期,後來要過年放假了,便將她轉到第一看守所。

2001年正月18日,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蔡金平來一所第一次提審她,實際就是毒打,開始打手還是葉軍,由蔡某指揮,打得她全身骨頭散了架一樣痛,看不見甚麼,眼睛也被他們打瞎了,太婆站不起來了,爬也爬不得,這時葉軍用猛力打她時,他也累得氣喘吁吁,汗流浹背。就走了。

剩下蔡某,他把門一關,然後斜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斜著眼,抽著煙。太婆被打得躺在地上無力起來,蔡某就要她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老子要看看玩玩。」太婆對他說:「你想怎麼樣?」蔡得意地說:「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是幹部,你不聽黨的話嗎?黨叫你幹啥你就幹啥。」當時太婆對蔡說:「我現年有60多歲了,我跟你母親年紀差不多少,聽你說你是幹部,又是黨員,你們宣傳黨員應該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調查事實,解決群眾的大小問題,今天你是來調查我解決問題的,你為甚麼把調查的事情壓下,你指揮別人打罵、迫害我,是侵犯人權,你強制把我劉曉蓮的衣服脫下,你等於是侮辱你的母親。」 蔡惱羞成怒,上來要扒她的衣服,後來有人來了,他才住手。

毒針摧殘

2002年6月28日,這是劉太婆一生中最難忘的一天,也是蔡金平(市公安局政保科長)、鄧定生(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長)、錢玉蘭(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長,主管女號)、宋玉珍(市看守所女號管教)等人最「關心」她的一天,那天下大雨,他們對太婆下了毒手。

那天,錢玉蘭到監獄號子裏,對太婆說:「你煉功快癱了,領導說要給你打點補藥治療。」太婆不打針,對她說:「我不是煉功致殘的,是你們用酷刑迫害致殘的。」這時,他們叫來兩個外勞,(外勞就是罪犯家裏出一定錢給看守所後,免關監獄號子,可在高牆內自由活動),拿來腳鐐把她銬上,將她拖上車,鄧親自開車,車上有蔡、錢以及看守所獄警宋玉珍,還有拖她來的兩個外勞共七人。把太婆押到了看守所對門的婦幼保健院,這裏的醫生不願意不明不白地跟著害人,於是,他們又將太婆押到市人民醫院,人民醫院的醫生沒問病情,就開始準備藥水和針頭,警察們將太婆四肢用腳鐐手銬鎖在病床的四角,不能動了,蔡、鄧、錢、宋還叫外勞把太婆壓住,眼睛蒙上,使她看不見任何人,也無力喊叫別人。

就這樣,一場罪惡就在光天化日下發生著,破壞人體細胞的毒液被強行注射到太婆體內,大約不到一個小時,注射完了。警察們指揮外勞,把劉太婆直接拖倒在地上,一路拖回看守所,太婆在路上被它們拖得受不了了,便在路上大喊:「我是個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罪,被他們迫害毒打。」

毒液注射進了老人的體內,當天晚上,開始發作了,那真是毒啊!老人家頭部七孔出血,雙耳像爆炸一樣陣痛,上吐下瀉:上吐,肝、肺、胃好像要從口中吐出來;下瀉,大小便先拉血塊,五天後,拉的像豬肝色特別腥臭的硬血塊,大小便像生小孩一樣刮痛,食物不能吃,只能喝點水。他們確實看到太婆生死難料,如放她回家,想太婆肯定就會死在家裏。即使這時,警察們也沒有忘記發財,就向老人的家人放出口信,說她快死了,騙她老伴3000元,還寫了擔保,將太婆買回了家。

二進看守所,遭遇「五馬分屍」

回去後,丈夫和兒女看見太婆被折磨成這樣,敢怒不敢言,太婆家人都是憨厚淳樸善良的農民,老實巴交慣了,面對這般喪心病狂地迫害,唯恐進一步加害,只得忍氣吞聲,眼看著太婆可能活不長了,大家開始到處借錢,張羅著準備給太婆辦後事。 誰知太婆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的奇蹟再一次發生在太婆身上,她沒有死,甚至還掙扎著爬起來,到外面去揭露這場罪惡荒唐的對法輪功的迫害與鎮壓,人們都含著淚,聽完太婆的遭遇。

風聲傳到了公安那裏,說太婆不但沒死,還到處揭露他們幹的壞事,於是,在太婆掙扎地爬起來的第二天,當地公安直接把太婆從床上綁架走,2002年10月17日又轉到第一看守所,太婆又回到了人間地獄,面對那些曾經給她打毒針想置她於死地的警察們。

2002年12月6日,這一天是赤壁人的恥辱!赤壁城的恥辱!因為這一天,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鄧定生為首多個警察,另加4個外勞共18人一起殘忍地折磨了一個62歲的婦女。鄧想出了一個「五馬分屍」的刑罰。五馬分屍是中國古代的一種虐殺刑罰。這天,以鄧為首的警察們居然採用它來對付60多歲的老太婆,只因為她信仰「真、善、忍」。

他們叫四個外勞抓住老人的四肢,鄧抓住她的頭,這樣五個人就變成了「五匹馬」,五個人各自一起用力猛拉,當時老人的小便處撕開了,全身骨骼一連串響,全部脫節,作惡的人們哈哈大笑,狼心狗肺的警察們瘋狂地把法輪功學員的生命當成他們的玩意兒,玩得「開心」,亂哄哄中,辦公室裏的人都出來看熱鬧,有好多人也上來參與,先前「五匹馬」還抬著老人,其它人輪班用50斤重的鐵鏈腳鐐,懸空打老人孱弱的身體, 幾乎打了一天,將老人的全身骨頭幾乎都打斷了,巨大的痛苦中,太婆昏死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太婆緩緩甦醒,鄧見她沒死,又想出一個惡毒念頭,說太婆的脖子(被它們拉得)太長了不好看,他抓著太婆的頭用力一塞……,可憐的太婆,又昏死過去……。

神奇的是,太婆還是沒死,鄧就用50斤重的腳鐐鎖了她一個星期,半個月連水都沒喝一口。

2003年4月29日(農曆3月28日),那天警察看太婆堅持「真、善、忍」心不動,想用盡方式「轉化」她。甚麼叫「轉化」呢? 那天,以鄧為首,圍著太婆開始「轉化」,一輪毒打,打得老人頭上血肉模糊,四肢、腳骨、手骨、胸骨、腰尾骨全部被打斷了,兇手以為她死了,把老人丟到花園的水池邊,可老人頑強地又活過來了。

兇手們已經完全喪心病狂,老人躺在地上,他們用皮鞋踩著她的四肢,死勁地在地上又踩又搓,將她四肢關節全部搓開踩斷,最後,她的手腳上的肉大塊被搓掉踩掉,露出白花花的骨頭,有些骨頭從中間裂斷開,伸到外面……

可是老人仿佛有神助一樣,在如此駭人聽聞的長時間殘暴下,生命的呼吸仍然不停。

不久,看守所通知太婆的家人把老人接回去。放太婆出去時,有警察就曾說:「如果她不死,那就是放出去一顆炸彈。」

瘋狂迫害劉曉蓮老人的主要兇手:

鄧定生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副所長
蔡金平 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
錢玉蘭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副所長
宋玉珍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女號管教

已經不能用簡單的「罪惡」兩個字來形容了,所有聽到這個故事,良心未泯的人,都忍不住想流淚,都可能會有一個共同的感受:那一切不是人幹的!

* 黃岡市幾位60歲的老人因堅信「真善忍」被遊街示眾

黃岡市公安局發現很多真相材料,就到幾家他們認為是重點的法輪功學員家裏去抄家。2002年6月3日,他們非法抓了五位都有60歲左右的法輪功學員。6月24日那天,公安局要槍斃一個殺人犯,先在大街上將殺人犯遊街示眾。公安局把五個法輪功學員陪同殺人犯一起遊街,並戴著手銬。當場有觀眾問警察為甚麼把好人(指法輪功學員)和壞人搞在一起,警察回答說是「上級」有批示。那麼這個下令鎮壓法輪功的上級是誰呢?不言自明,就是現在被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反人類罪」在世界六個國家和地區控告的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