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博士尋找在中國失蹤的弟弟(圖)



黃雄2003年檔案照
【明慧網2004年2月13日】[作者]僅以此文呼籲更多人們關注千千萬萬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的遭遇,關注江氏集團通過國安特務等手段對海內外法輪功學員造成的威脅和人權侵害;呼籲更多的人們來幫助找回我弟弟、營救千千萬萬個被江羅集團危及生命的法輪功學員;呼籲中國的公安、國安、國家機關各級職員善待法輪功學員,為自己留下一個好的未來。

進入新年,我的弟弟在中國已經失蹤快一年了。

我的弟弟黃雄,1978年出生,身高約1米63,大專文化,電腦專業,家住江西省萬安縣芙蓉鎮,是一個山區的小縣城。1996年他開始和家鄉的眾鄉親們一起修煉法輪功。因為信仰「真善忍」,從99年迫害法輪功開始那天他就流離失所,還被非法判勞教2年,後四處流浪。但從2003年4月以來,我已經快一年沒有得到他的消息。他好像從地球上消失了一樣。

1999年鎮壓開始時,弟弟正在北京一家電腦培訓中心學習。7月21日他即和許多法輪功學員一起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此後參與了許多講清法輪功真象的事。就因為這些,弟弟2000年2月在北京被抓,隨後被江西吉安行署非法判勞教2年。上訪本是中國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但勞教書裏羅列弟弟的第一條「罪名」即是「1999年7月21日,黃雄參加在北京中南海的法輪功人員上訪活動」,連給我發電子郵件,也成了他的「罪狀」。

2001年夏天,弟弟被關押將近1年半,被以所謂「所外執行」放回家裏。因為要經常向公安進行所謂的「思想彙報」和洗腦,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弟弟不願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和對良心正義的追求,被迫離家出走,開始了兩年多的流浪生涯。他走了不少地方,接觸了很多人,積極告訴人們法輪功教人向善和遭受迫害的真象,在一些地區產生了很大的效應,但也使他成為公安追捕的對像,輾轉流浪。身在美國的我成了他唯一保持聯絡的人。

大約在2003年4月19日,弟弟在上海跟我聯繫說他要去雲南,此後就杳無音信,親戚朋友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家鄉江西省公安廳的官員告訴我他們不知道黃雄的下落,他們查了,查不到。我給上海公安、國安部門打電話,他們卻都互相推脫。

但我想,弟弟一定是被抓了,他倘若是自由之身,一定會跟我聯繫,因為有家難歸的他只有我這一個親人可以聯繫。儘管他跟我聯繫也成為強加給他的「罪名」,但卻免去了可能給國內親朋好友帶來的不期之禍。

我弟弟所做的,與無數法輪功學員所作的都是一樣,無非是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正法,做好人、信仰「真善忍」沒有錯,江××集團對於「真善忍」修煉人的殘酷迫害真象已被國際社會廣泛了解,並受到世界輿論的譴責,法輪大法已洪傳世界50多個國家,受到世界人民的尊敬和愛戴。這些不顧個人生死把法輪功真象傳播給中國人民的舉動,是良知和正義之士所為。

弟弟從小心地善良,記得一次他跟隨祖母去買菜,覺得祖母砍價砍得太厲害,非要祖母退錢給菜農,說不應該佔便宜,人家很可憐。長大成人,特別是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他更是心裏想著他人,善心對待他人,用「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弟弟只是堅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個,卻因為說真話,在江羅集團滅絕性的迫害中無容身之地。

不僅如此,連身在海外的我也是公安調查的對像。據江西家鄉的政府官員透露,知道我煉法輪功,上級部門都去家鄉調查我,連祖宗三代都查過了。我在湖南省的大學同學也告訴我,法輪功遭到無辜鎮壓以後,國安局都到大學去找他們,調查我的情況。弟弟第一次被抓後,親友告訴我說:你在北京都「掛號」了,千萬別回來,一入海關就會查出你。弟弟曾經告訴我,抓進去不問青紅皂白,第一頓就是毒打。

2003年4月弟弟跟我失去聯繫的那幾天,我清晰地夢見弟弟被公安毒打,難以承受。經常有人不理解法輪功學員和平的呼籲上訪。我想說的是,當給無數人帶來身體健康、道德回升和生命在真正意義上昇華的修煉,無論你說他是道理也好,信仰也好,被無端地鎮壓,好人被摧殘迫害,「真善忍」被誣蔑踐踏,更多可貴的人民被謊言欺騙時,站出來鳴冤說話、挺身相護、反對迫害、講清真象,難道不是一個人義不容辭的責任嗎?99年7.20以來,已經證實至少881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明慧網2004年2月8日統計數字),這難道還能被繼續容忍嗎?

弟弟年紀輕輕、身單體薄,我不知道那些惡人怎樣對待了他。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江澤民、羅幹等迫害法輪功的罪禍魁首已經被在多個國家起訴了。一年、二年,三年、五年……,億萬個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家屬、越來越多的明白了法輪功真象的中國及世界善良人民都在發出正義的呼聲,我不信討不回人間公道!

不僅我弟弟,我許多同學中有的因修煉法輪功被逼流離失所,有的被非法關在監獄。我在湖南長沙中南工業大學的同學王斌,據悉被關在湖南省長沙監獄麓峰監區(地址是長沙左家塘城南東路133 號)。他是北京中國科學院博士生,於2001年3月被非法拘留,然後被以莫須有罪名判勞教三年。中科院還有我許多煉法輪功的朋友,他們都是博士、碩士、研究生,如曹凱夫婦,張勇等等,由於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眼下都不知他們身在何方。目前居住的美國亞特蘭大居民呂朝暉,他的妻子周雪菲因為不放棄法輪功信仰,被關押在廣東三水婦女勞教所3年多。2004年1月周雪菲在海外營救和國際輿論的壓力下剛被放回家中,卻仍被監控,期盼和隔洋的丈夫團聚,卻至今阻力重重。

江××集團不僅在中國國內實行滅絕政策迫害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還指使國安用各種卑鄙手段,以在國內的親屬、公司等利益威脅或脅迫海外回國探親、出差的法輪功學員為他們做內線,提供海外法輪功的活動情況,拉人下水,並企圖把迫害法輪功的黑手伸到國外,侵害人權。然而隨著他們這些陰謀的不斷曝光和法輪功真象在海外的普遍了解,江氏集團在海外迫害法輪功的企圖已徹底失敗。

我希望藉這個機會呼籲更多人們關注千千萬萬像我弟弟一樣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的遭遇,關注江氏集團通過國安特務等手段對海外法輪功學員造成的威脅和人權侵害;呼籲更多的人們來關注和幫助我尋回我的弟弟,營救千千萬萬個被江羅集團危及生命的法輪功學員;呼籲中國的公安、國安、國家機關各級職員善待法輪功學員,為自己留下一個好的未來。

感謝您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