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戒毒所女警:這碗飯真難吃呀,停止迫害吧!


【明慧網2004年2月13日】我是黑龍江省戒毒所的一名管教,純粹的唯物主義者,以前對神、佛全都不相信,自從接觸法輪功學員後,我的思想認識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剛開始被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都是進京上訪的,她們都是因為說「法輪大法好」被勞教的,我們先是按照黨的教育、感化、挽救的政策來教育轉化她們……

後來被勞教的學員成分就複雜了,有的是撒傳單的,有的是電視插播受牽連被抓的,(如鶴崗因2002年4月電視插播法輪功被抓的就有一百多人送到我所),有的因不放棄修煉被抓的,等等。人多了轉化也難了,為此我們的上級很著急,在2002年11月12日至15日我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攻堅戰。

攻堅戰前陳所長做了動員,總的意思是立功者獎,從管教到班長到包夾人員進行了總動員,答應給她們多減期的優厚待遇。那時空氣好像凝固了一樣,大家臉上都冷若冰霜,先把那些堅修的大法弟子頭剃得參差不齊,然後拉到地下室,把她們的兩隻手扣在地環上,讓她們蹲著,由包夾人員看著,晝夜不許睡覺;有的愛看的,就把她們的眼睛用布蒙上;為了防止她們喊叫,把嘴堵上(即用布中間繫一個大疙瘩,塞入嘴裏兩側繫上)。每人後面放一個盆,盆裏裝水,蹲不住就讓她們坐在水裏。

我的同伴把一個人按在水裏電了9個小時;有的按在水裏,頭上扣個鐵盆,一電盆就放電,一會兒人就昏過去;有的衣服被包夾扒得只剩下線衣線褲,再澆上涼水,凍得哆哆嗦嗦的;有的把一種電刑具插入陰道電,被電者雖然被綁在床上,繫著嘴,但可以看到她們拼命的掙扎……

每每回憶起這段往事我總是時時做惡夢。我在想這是我們人民警察的所為嗎?我們給法輪功學員講的法律常識中說:「法律只對人的行為犯罪進行制裁,不管人的思想。」可我們在轉化她們甚麼?這是不是對人的精神迫害呢?要知道她們只為修真善忍,做好人啊。

對個別重新開始修煉的,就讓她們蹲著,每天蹲到半夜12點才讓睡覺。對其他轉化的,講分類教材、看反法輪功的錄像、定期寫日記、思想彙報,鞏固轉化成果。對陸續再送勞教的採取來了就讓蹲著或銬起來,關小號,不讓洗臉睡覺等,直到「轉化」才能放過,就是在這種充滿火藥氣息的氛圍裏工作還有甚麼快樂可言呢?

再看那些被「轉化」的,一個個病的病,殘的殘,從她們的眼神中可讀到她們的心痛,她們說:「這是背叛大法的報應。」

陸續有寫聲明重新修煉的就被銬上手銬,關進了小號,坐上了鐵椅子。聲明者全班受罰、加期、銬著吊起來等。我觀察那些堅定者多數都是有文化、關心他人,不斤斤計較、言語不多、品德高尚的人。

其實每個人都有善念,看到那些好人受苦,我們何嘗不心痛?多想緩和一下這種氣氛,給這些修煉者一些快樂和寧靜。但是陳所長、大隊長張平、隊長趙偉、李全明、教導員寧立新、牛小雲她們為了迎合上級的要求,一直把轉化作為工作重點,讓我們了解每個法輪功學員的思想,把這些法輪功學員進行聯保管理,讓刑事犯和轉化的看著不轉化的,背所規隊紀、公安部通告,看兩個和尚的錄像,看其它的書等,讓她們進行修布、挑筷子等勞動,種種做法卻改變不了她們的初衷。

我們這些轉化者好累,好辛苦,有的病了、走了,執行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啥時候能停?真怕再上班。我怎麼面對那些善良無辜的人呢?江澤民都被國外告上了法庭,如果有因果報應,我們這些人會得到甚麼呢?這碗飯真難吃呀!停止迫害吧!!為法輪功,也為我們自己!

2004年2月1日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