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與同修黃麗莎生前走過的獄中歲月

【明慧網2004年2月12日】看著《蓉城真話(一)》中死難者黃麗莎的照片,那張我再熟悉不過的面孔,我的心在發顫:莎莎,還記得嗎,我們一起走過的那段在獄中的日子……

2002年8月的一天晚上10點多鐘,我經受了成都市蘇坡派出所十幾個小時的刑訊逼供之後被押到成都市看守所(地址:郫縣安靖鎮正義路3號)。一個多小時後,又送來了一個「小法輪」,我們微笑著相互合十致意。因為我們都沒有報姓名,所以都叫「無名氏」,甚麼「小無名氏」、「大無名氏」、「老無名氏」、「東北1號」、「東北2號」……我問「小無名氏」多大了,她笑著叫我猜一猜,我看著她那純真、善良、樂觀、美麗的面龐,說有16歲吧,她笑著說:「我真那麼小啊?」(後來得知她已經30多歲了)憑我50多年的人生閱歷,我點頭說差不多。

我們同一天開始絕食抗議,要求立即無罪釋放。絕食前五天沒人過問,從第六天開始警察每天拖我們到各自監室的放風壩強行野蠻灌食,每當這時我們總是一起抗爭不許迫害。惡警、犯人看她小,每次就先給她灌,我就衝過去制止。輪到灌我時,她同樣去制止,這樣每次惡警、犯人灌完食後總是汗流浹背,惡警黃文珍、劉麗娟更是罵罵咧咧。我們同修互相勉勵,同時給犯人講清真象,叫她們千萬不要幫惡警迫害大法弟子,告訴她們迫害的嚴重後果。

漸漸地很多犯人明白了真象,很同情我們,再灌食時,很多犯人就躲著不參與,就是在無奈的情況下也是手軟軟的下不了狠心,惡警們氣急敗壞,於是把莎莎調到隔壁監室,分散力量不讓我們講真象。這樣每次我聽到牆那邊她被灌食時在地上掙扎聲和慘叫聲,就高聲表示聲援。這時大家必遭到惡警一頓打罵、用透明膠封口或用擦地的髒布堵嘴、戴上腳鐐手銬酷刑迫害等,我們幾乎天天都是這樣過來的。

大約絕食抗議了15天,因警察用自來水調豆奶給我灌食,導致我拉肚子,嚴重脫水,他們就每天拖我到醫務室強行輸液。在走廊上我們又相遇了,她也是被拖去輸液,我們仍然微笑著合十互相勉勵,邊走邊喊「停止迫害法輪大法」等口號,每當這時惡警們嚇得要命,但又無可奈何地直搖頭。這期間我見到了我們2000年一起進京上訪後被非法關押在成都市九如村監獄的杜佩陽老大姐,她是成都市鋼管廠的醫生,也是再次被劫持後因絕食被拉去強行輸液,每天被拉去輸液的大法弟子有十幾個。獄醫負責人付素華累得臉青面黑,身子乾瘦如柴,氣得發瘋,但就是不放人。

20多天過去了,我仍在拉肚子,身體嚴重虛脫,生命垂危,於是他們強行給我戴上手銬把我關在成都市青羊區第三人民醫院四樓的一間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病房裏。在這裏我第三次見到了莎莎,她是1號床,3號床是一名和她年齡差不多的「小無名氏」,後來知道她叫王每心,16歲,四川省攀枝花鋼鐵公司職工子女,在四川綿陽藝術學校讀書,因暑假期間到同學家串門,剛進屋半小時就遭綁架。據說她母親也是大法弟子,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四川楠木寺女子勞教所。

莎莎是前幾天被野蠻灌食時出現了生命危險被送來「搶救」。我們都是一隻腳被銬在床尾,晚上9點到早上8點再加一隻手被銬在床頭,它們每天給我們輸所謂的「洗腦液」。我們整天躺在床上,除了在床邊的痰盂上解便外,一直銬著,我在這裏呆了一個月。第一天晚上我一隻腳、一隻手被戴上手銬,因我腳骨大,整個晚上痛得直叫,第二天早上取手銬時見一深紫色凹塊。我正言問惡警們為甚麼這麼殘忍,他們說,她們想逃跑,被他們抓回來了,所以銬上雙腳。看我年齡大了,又沒大號手銬,給我銬單腳,已經是「優待」我了。

這期間每天24小時由4個武警、2個男獄警、2個女獄警共8人輪班守著。對門是男病房,也是關著大法弟子。他們被迫害得更慘,也是每天24小時連續長期銬在床上,根本不讓下床解便,直接套上尿管。每次當我們聽到對門的慘叫聲和打罵聲時,就高聲抗議、制止,後來惡警們就把門都關上,儘量不讓我們聽見。我們每天被輸進5-6瓶「洗腦液」,整天昏沉沉的,感覺甚麼都不知道了,有一個大法弟子就是這樣被整「傻」了。惡警中隊長劉麗娟在找我談話時說:你這個「無名氏」還可以嘛,不像×××被弄「傻」了,現在還在樓下關著,看你能熬多久……每一次輸液的時候我們都一起掙扎反抗不讓輸液,要求無罪釋放,這樣他們每次輸液都要給我們扎好幾針才扎上,越到後來越不好找血管,他們就把我們雙手、雙腳銬成「大」字型,在腳上、頸部、手臂上到處找血管扎。有一次王每心在痛苦的掙扎中把輸液瓶砸在了地上,許獄醫強行給她插上尿管,戴上7天7夜「大」字型的手、腳銬。我們都同時哭著請求他們別這樣對待這個孩子,她的腰部因摔斷了長了一個拳頭大的包,平躺著多痛啊!太可憐了!可是沒有一點人性的許獄醫(男,40多歲,成都市看守所醫務室獄醫,在這裏臨時負責)根本不理。小每心天天痛得直叫,後來多次哭著哀求許獄醫給取了吧,就這樣到了第7天,許獄醫氣勢洶洶地問每心:還摔不摔瓶子了?每心只好說不摔了。又問:錯了沒有?每心只得違心地說錯了。這樣才把她的尿管取了,又換上單腳、單手銬。她才16歲啊,現在回想起來不寒而慄……

在那種惡劣的環境下,我們都儘量去關心每心,互相鼓舞著。記得有一次,4號床的大法弟子周慧敏給我們背了三講《轉法輪》後,笑著逗每心開心,說我們來做遊戲吧?每心點點頭,順手拿了一個紙團,周慧敏打開後笑著說:今晚抓我的派出所可能要弄我走。(她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多次出現病危)然後她又安慰每心:你媽不在你身邊,你也別傷心,你媽在楠木寺勞教所有大法弟子照顧,我們也會照顧你的,以後出來來找我,住在我家,我會像母親一樣待你好嗎?每心微笑著說:師父說過,只有大法才是淨土。果然當晚約9點鐘,突然來了5、6個警察把周慧敏接走。由於那幾天很冷,周慧敏上衣只穿一件短袖,我把同修給我的一件長袖衣服送給她。惡警叫來一個打雜工用推車把她推走,走時她說:如果放她回家,她很快就會把衣服送來。結果半年後才聽說她被監控在家。

30多天過去了,莎莎的身體已經相當虛弱了,再也沒有力氣下床解便了,眼睛也看不清東西了,聽力變差了,時常因昏迷後把小便弄在床上,褲子也沒有換的,我也一樣。30多天連內褲也沒換洗,沒洗過一次臉、腳。我請求他們給莎莎換床單,在一頓謾罵聲中他們給換了,沒有褲子只好光著下身,然後他們給她插上尿管。由於長期輸液,血管損傷太多,手上已扎不進針了,他們就在腳上找血管扎針輸液,說是怕她把針頭蹬掉,把她雙手雙腳銬成「大」字型。就是這樣,針管和尿管常常被昏迷中的莎莎弄掉了,漏了一床的液體和小便,就得多次扎針、上尿管,昏迷中的莎莎痛苦地呻吟著,嘴裏說甚麼已經聽不清了。這樣大約過了十多天,也就是2002年10月9日-11日的一天早上,獄醫發現莎莎死了,背部流了一團血,很快他們悄悄地把莎莎遺體送去燒了。善良的莎莎就這樣被江氏邪惡集團迫害死了!

王每心絕食了50多天後,又被非法關押了幾個月,於2003年1月份被送回了攀枝花。大約5月份寫了一封信向監室的同修問好,說是還沒有找到落腳處,在汽車上寫的,收信人:成都市郫縣安靖鎮正義路3號227信箱(即成都市看守所)11區24監室潘曉江。

法輪功學員潘曉江原是南充市中級人民法院經濟庭的一名幹部,39歲,畢業於重慶市西南政法大學,黨員,曾因進京上訪被迫上電視說假話攻擊大法,後來又被送到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強迫洗腦,因她患有先天性雙側多狼腎,出現病危提前釋放。大約2002年2月份,潘曉江被成都市白果林派出所劫持,大約2003年3月份被判勞教2年,送楠木寺勞教所體檢患雙側多狼腎,腎上起泡7-8公分大,於當日退回。但白果林派出所找藉口不接,拖著不放人,聽說2003年下半年才放出來,但惡警一直監控著她,凡是和她接觸的同修都遭綁架,但她本人不知道。由於堅持修煉大法,丈夫和她離了婚,兒子現跟丈夫生活,她也被迫流離失所。潘曉江、王每心也是親眼看到黃麗莎被惡警折磨致死的見證人。

我後來被送到楠木寺勞教所,因體檢患有嚴重的「心臟病」被退回,回家後每天24小時被監控著,失去了自由。當地派出所和街道辦事處經常來騷擾和所謂的幫教,家裏的電話因長期被監控只好註銷了。

成都市看守所11區24監室的主管惡警(中隊長)叫劉麗娟,法輪功學員王每心、潘曉江、幾個無名氏、工程師張玉川、南充石油學院教師謝先枝、朱秀英、72歲退休小學教師羅英傑、榮連芳、德陽市個體戶吳會珍、小學優秀教師劉暉、田瓊昭、劉英、王勤等堅定的大法弟子都曾被關在這個監室裏。

成都市看守所現非法關押4-5百名大法弟子。該所是新修的,約有3年時間,地盤很大,能容好幾千人。進所至第三個大鐵門之外有12個區(鐵門裏面就不知道了),每個區兩層樓,共24間牢房,每間牢房約40平方米,包括廁所、洗漱、放風壩在內。每晚20-30人睡覺像插刀片,熱天沒風扇,最熱時白天抬一大冰塊放在地上降溫,晚上就成了水牢。我因此腳上長了半年多的水泡瘡,痛癢難忍,很多人都鬧一身關節痛。冬天最冷的時候大約每天晚上6點開始供應半小時的熱水洗澡,其它時候常年冷水洗澡。如果發現法輪功學員煉功,惡警們就打罵我們,罰全監室的人通宵不許睡覺,以此煽動犯人仇恨法輪功。

成都市看守所女子二中隊部份惡警名單:

1、惡警冷××,女子二大隊大隊長,號稱大魔頭,不許大法弟子煉功,叫全監室的人必須吐我們口水。其中只有牢頭說大法弟子善良不願吐,結果被罰寫監規10遍,並被撤職。
2、惡警劉麗娟,女子二中隊隊長,人稱魔鬼一號,經常打罵大法弟子;給大法弟子用擦地布堵嘴,用透明膠封口,用鞋踢打無名氏,查繳手抄經文,野蠻灌食等,人性全無。
3、惡警黃文珍,曾因踢打大法弟子吳會珍、無名氏等,黃文珍現場遭報,把自己的手指甲打掉了。2002年有一次打大法弟子後手被汽車碰斷了。她經常查繳經文、野蠻灌食,黃麗莎被她整得最慘。
4、惡警何中會,人稱陰險魔鬼,連續給16歲的王每心鼻飼野蠻灌食,導致王每心被迫從二樓她的辦公室跳下摔斷腰桿,後來何中會只是被扣當月獎金。
5、惡警邢津津,20多歲,人稱幽靈一號,陰險毒辣,迫害大法弟子詭計多端,經常突然叫大法弟子脫光衣服,多次反複查繳經文,經常打罵、體罰大法弟子。
6、惡警袁靜,人稱幽靈二號,和幽靈一號聯手迫害大法弟子。
7、惡警李蓉,20多歲,其父是看守所所長,經常謾罵大法弟子。
8、惡警杜春梅,曾把大法弟子陶菊花的牙齒打掉。
9、惡警朱麗娜,20多歲,經常專門偷偷地查看誰在煉功,報扣所謂文明監室紀律打分獎,挑起犯人與大法弟子之間的矛盾,加重迫害大法弟子。2003年8月朱麗娜遭惡報,被汽車撞傷嚴重,至今未能上班。
10、惡警付素華,獄醫,醫務負責人,大法弟子病重要求放人,必須經過她同意。付吃了很多黑錢,從不輕易放走一個大法弟子。
11、惡警羅瑩,獄醫,20多歲。
12、惡警李青,30多歲。
13、惡警陳蓉。
14、惡警巫××。
15、惡警程莉,女子二大隊副大隊長。
16、惡警郭莎,20多歲,人稱「魔鬼二號」,邪惡至極。大冷天從2米多高的尋監走廊上給法輪功學員潘曉江潑涼水。潘曉江全身濕透,棉衣濕了沒的換,我們只好用乾毛巾幫她隔著,當晚她發高燒,頭痛、全身痛,第二天出現雙手手指僵硬,呈紫色。惡警劉麗娟說她裝瘋,叫獄醫一同拖她去檢查。結果把她扔在走廊的風口處有半個小時後,才抬到病床上檢查心電圖,發現確實有病,就草草發了點藥後帶她回去。劉麗娟說她走得太慢,便抓住她的衣領拖回二樓11區24監室(劉麗娟主管的監室),不許她白天躺在鋪板上,必須由人扶著坐在鋪板上,不許睡覺,全然不管她身體虛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