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迫害事實:兩人被折磨精神失常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一日】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二大隊二中隊的惡警劉紅、冠娜、高華超等百般毒打大法學員。下面是大法學員遭受惡警迫害的部份記錄。

周學珍、白紅是兩位堅定的大法學員,惡警們將其二人長期關在小號裏受折磨,體檢時見到她倆滿身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滿臉都是被電棒電過的傷痕。為抗議非法迫害,她們長期絕食,被惡警強行灌食,幾個惡人將她們兩臂按住,撬開嘴插膠皮管子,用漏斗灌食,有時流很多血。2003年1月份惡警們又給白紅穿一種刑衣,這種刑衣袖子很長,將兩臂反背著捆上吊起來(就是臭名昭著的約束衣)。

趙炳紅,女,30多歲,大港油田工人,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裏受毒打、折磨。因承受壓力過大,導致精神崩潰,瘋得甚麼也不知道,連大便都敢吃,尿也喝,簡直都沒有人樣了。惡警隊長們還不放過他,還讓吸毒犯、刑事犯折磨她。那些沒良心的惡人還經常打得她全身布滿青傷。大法弟子無法忍受,為了保護她,集體絕食向惡警隊長抗議,勞教局長為此親自出面說公道話,隊裏對她的迫害才沒那麼嚴重。被折磨瘋的還不只趙炳紅一個人,還有一名寶坻的法輪功學員,20來歲這麼好的年齡,硬是讓惡警惡人用各種手段折磨瘋了。

馬則珍,女,50歲,武清學員,剛被劫持進勞教所時,扛100斤的豆子走好長一段路都沒有問題,甚麼活都能幹。2001年的一次體檢時,惡警說她高血壓,她本人覺得沒有任何問題,狀況良好,可寇娜、高華超指使犯人對她強行灌藥,每天兩次,每次都是好幾個犯人按著,捏著鼻子往嘴裏灌,一直灌了長達兩年。在她被強行灌藥不長時間,她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連走路都很困難。惡警們在這種情況下還把她關進洗腦班,讓吸毒犯折磨她,直到2003年7月8日才釋放。

孫淑芹,女,64歲,自三歲生病哭瞎了一隻眼,一生多災多難,97年有幸得法。老太太用心修煉法輪功,半年時間,眼睛重獲光明,因此兒子、兒媳也一起煉了法輪功。99年江氏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老太太與十幾位大法學員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關押。鄉政府把他們帶回關押,還派人去抄她們的家,見甚麼搶甚麼,抄走幾年的口糧,更可惡的是把家裏僅有的現金都搶走了。老人還被勞教三年,在勞教所被關進洗腦班受盡折磨,24小時只能休息兩個小時,還只能坐不能躺,一頓只給一個乾饅頭吃。勞教所為了讓其放棄修煉,還讓吸毒人員進行折磨,打、罵、不讓喝水、不讓洗漱,至今還在勞教所裏受折磨。

董玉英,女,天津市寧河縣學員,50歲。99年進京上訪,因此被多次拘留,寧河縣蘆台鎮政府還要押金1萬元,規定半年退回,可至今仍未返還。2000年因散發真相傳單被豐南派出所關押,居然把她和一個拾破爛的老頭關在一間房內半年之久。回家不長時間,她又被判勞教三年,2003年3月份被關進強制轉化班。惡警們打她、罵她,還讓吸毒犯看守,用涼水把裏外衣都澆透,直至把她折磨得神志不清,還用她的錢買來東西分給犯人們吃,把她的錢全花光,惡警才罷休。因為她不放棄修煉,還被加刑,至今仍在勞教所裏受折磨。

陳元華,女,50多歲,99年因證實大法進京上訪,被拘留兩次,還要走押金1萬元至今未還。2001年1月她在家裏幹活時被綁架,被判勞教兩年半,為此家裏人擔驚受怕還差點出了人命。她在勞教所裏一直正念正行,證實大法是正確的,因她抵制惡警的迫害,2003年4月份被關進洗腦班。幾個惡警隊長同時打罵她,讓吸毒犯人看守打罵,連續幾天不讓她睡覺。她支持不住摔倒,吸毒犯還不放過,按著頭髮,連踢帶罵,一直折磨至刑滿釋放。

更可惡的是以張會萍為首的猶大,用開水燙大法學員高建玲。臘月二十七,張會萍把白紅毒打一頓,還讓惡警隊長把她關進「獨居」,那些猶大們還幸災樂禍。大法弟子們一起向警察抗議,警察怕事情鬧大,才把白紅放出來。

吸毒犯張蘭罵師父、罵大法,她馬上嘴就爛了,肚子疼,遭到報應。吸毒犯高麗麗,罵師父、罵大法,在她毆打一位大法弟子不到半個月時,就犯了心臟病,突然嘴唇發青,臉發白,一個月之內輸了三、四次液,現世現報。

在邪惡的勞教所裏,惡警、惡人折磨大法學員,還揚言「打死算自殺,上電視」等。在洗腦班裏,猶大們助紂為虐,還讓惡警和吸毒犯人狠狠的打堅定的大法弟子。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1/67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