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人受株連迫害:丈夫被拘禁 兒子拿不到身份證

【明慧網2004年2月11日】我叫李國霞,女,內蒙古科右前旗伊爾施人。只因為我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就被惡人逼迫得流落在外三年多了,我的親人也遭株連,被拘禁、勒索、不得不流離失所,甚至連我成年的兒子,惡警也不發身份證,被耽誤工作。

2000年正月我在外地做生意,林業公安局多次找到我家的親人逼迫他們要我的地址和電話,計劃把我綁架回來拘留,不許我在外地,說上級有令。我的親人多次出面阻止,他們才沒有得逞。

2000年10月因我在我們上屬市裏與法輪功學員們切磋後發放大法真相資料,後來同修們陸續遭到迫害。10月10日上屬市公安局聯合我們林業公安局、地方派出所和我們本市公安局四個部門,聯合非法追捕我,它們發出命令要不惜一切代價逮捕我。它們把我的親戚家都找遍了,我的父親、弟弟妹妹們每天為我提心吊膽的過日子。這種邪惡的迫害給我的親人們帶來精神上巨大的壓力。

我流離失所三年多了,不法人員們從未甘心過,曾4次跨省追捕我,在我身上他們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

我丈夫的弟弟在吉林農安居住,2003年3月份,惡警把他綁架到我的家鄉進行審訊,逼供我的下落,4、5天才放人。

因我修煉,我的兒子今年都22歲了,派出所一直不給辦理身份證,因此耽誤了他工作。2003年他的舅舅、叔叔找到派出所要求給辦理身份證,惡警們不但不給辦理,反而把他們非法扣留好幾個小時,逼供我的下落。只因我信仰法輪大法,很多親人都受到了江集團的邪惡迫害和株連。

因惡警抓不到我,在2000年10月19日夜晚把我丈夫綁架並拘留一個月。因他不修煉,所以思想壓力很大,在惡警的恐嚇和迫害下幾次想到了死。最後被惡警勒索5000元才被取保候審,但沒有自由,每週去公安局報到一次。持續三個多月沒有結果,又沒有生活來源,又怕惡警繼續迫害,我的丈夫也被迫流離失所直到現在。

2000年底,我流落到某鄉時也曾遭到惡人的干擾和迫害。2002年春節後,有人舉報說我煉法輪功,派出所派人到我的住處蹲坑一個月。3月中旬一天夜裏11點左右,惡警跳牆闖入我的住處進屋看了一遍,說走錯門了,沒抓到甚麼證據灰溜溜的走了。但他們還不死心,2002年6月2日在村治保主任的帶領下,派出所的2名警察又來到我的住處,以查暫住證為由勒索我們114元錢。我讓他們開收據,他們說沒帶。過了幾天我去找派出所要求退款,他們說已進入電腦了,又沒給開收據,並說:把你們的姓名輸電腦往你們老家查詢,如果你們是煉法輪功的,當天夜裏就抓你們。

偌大的中國,只因為我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就沒有藏身之地,沒有安定的日子過,甚至連我的親人在工作、生活、居住等各方面都遭迫害,精神上受到巨大壓力。我要問問江氏集團到底要把人民禍害到甚麼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