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車之鑑:葫蘆島市惡人惡報事例彙編(04-1-30更新)

【明慧網2004年2月1日】為了挽救被大陸媒體的謊言所毒害的人,我們把這些事情寫出來做為前車之鑑。同時警告作惡之人,趕快醒悟,如繼續行惡,天理不容。

1、遼寧省葫蘆島市公安局局長劉漢東迫害大法弟子。2002年5月,劉在葫蘆島市國際大酒店當場被捕。據內部人士透露,劉有嫖娼、吸毒、販毒等違法犯罪行為,目前,此案正在審理當中。

2、2001年末,綏中公安局一輛警車送兩個大法弟子去馬三家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回來後,在平坦的高速公路上,前後沒車,這輛警車莫名其妙就翻了,車中4個人的傷勢正好和他們迫害法輪功的程度一樣,一個叫常維興的政保科警察迫害得最狠,傷得最重。

3、遼寧葫蘆島市興城政法委副書記李守田(610恐怖組織頭目),為升官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對堅強不屈的大法弟子實施株連九族的政策,並處以高額罰款。此人於2002年2月16日(正月初五)在街上散步時被突然從遠處開來的夏利車撞傷,造成右小腿粉碎性骨折。不到4天的時間就花去4000多元。

4、遼寧省葫蘆島市連山區鋼屯鎮鋼南村李長河,在99年鎮政府舉辦的慶祝建國五十週年的聯歡會上編排誹謗大法的小品,並上了地方電視新聞,矇蔽了眾多不明真相的群眾,2002年5月8日,他在去外地旅遊途中突然得病,5月9日死亡。

5、遼寧省葫蘆島市新台門鎮派出所所長焦萬祥,男,50歲,家住新台門鎮馬屯村。 「7.20」後,他充當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被他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幾十名,送勞教的就有四名大法弟子。其中大法弟子程國學父子倆因進京上訪,被帶回本地派出所。焦萬祥竟像發瘋了一樣,先是對他們父子一頓拳打腳踢,而嘴裏還說這是給你們「消業」,後用狼牙棒、電棍打。打完後焦萬祥自己累得躺在床上一個多小時,嘴裏還說:「可把我累壞了,怎麼沒有把你們倆打死呢?」之後焦萬祥將他們父子倆用手銬銬在風雪交加、寒冷的露天地的鐵欄杆上,凍了一夜。期間另一名大法弟子趙繼學,被焦萬祥用狼牙棒打得臉部呈黑紫色達一個多月之久。第二天早上,在未通知其家屬的情況下,焦強行將幾名大法弟子非法拘留。程國學父子最終因絕食被無條件釋放。絕食期間,焦萬祥一夥還向其家裏勒索了4000元現金。不久,焦萬祥又將父子倆非法勞教。 焦萬祥終得惡報:2001年12月份的一天,他從新台門鎮開車途經望寶山的公路時,撞在路旁的樹上,車當時撞毀。焦萬祥的肋骨被撞斷兩根,腿被撞斷一條。過後他本人也曾說:「我這是做了缺德的事了,報應啊!」

6、遼寧葫蘆島市綏中縣前衛鎮副鎮長張曉東經常在開會時污衊大法,其司機沈文友常常向張通風報信,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且不聽好心人的多次勸阻。2002年正月初七,沈文友開車送張曉東全家回家,途中與一大貨車相撞,沈當場死亡;張雙腿撞斷,其妻身體一側肋骨全部骨折,其14歲的兒子半面臉連皮帶肉全被扯了下來。

7、遼寧葫蘆島市興城東辛莊鎮派出所惡警項永貴(男,50多歲)經常誹謗大法,並毒打被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2001年夏季的一天晚上,項永貴在派出所值班,一頭栽倒在地,當場死亡。

8、葫蘆島南票區看守所警察蘇鳳奎助紂為虐遭天譴

葫蘆島市南票區看守所警察蘇鳳奎,生前曾對被非法關押該所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一次他兇狠地打五名大法弟子,打完後把他累得躺在床上自己還說:「我早晚得死你們手。」蘇鳳奎助紂為虐受到天譴,於2000年突發腦出血,暴病身亡,死時50多歲。蘇鳳奎死後,連他妻子都說:「打修佛的人罪大了,他要不幹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根本就不會死這麼早。」

9、2001年12月12日,遼寧省葫蘆島市南票區暖池塘鎮安昌峴村村長王中平因撕毀貼在電線桿上的大法標語,並報告派出所,當天下午就被人打成重傷,頭部縫了7針,腳脖子、大腿骨折。

10、葫蘆島市南票區暖池塘鎮黨委副書記王曉會,長期賣力迫害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2001年4月,突發心肌梗塞暴死,死時正當中年。

11、遼寧葫蘆島市興城海賓鄉劉屯村支書劉振平(音),男,56歲,「7.20」之後對迫害法輪功十分賣力。2000年時,劉振平將一位50多歲的女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派出所。劉用椅子腿打她的頭,後來又將本村的四名法輪功學員陸續非法勞教。2001年夏,劉得了一種怪病,五臟六腑全部潰爛,死於家中,遭了惡報。

12、遼寧葫蘆島市連山區山神廟子鄉下塔溝村村長趙春學,支書苗文喜,其子苗新(20多歲,派出所協勤),7.20之後迫害法輪功很賣力,後來苗文喜被迫辭職,其子苗新在一次抓逃時被人從車內推下,頭骨被摔個大窟窿,女朋友與他分手。2002年8月,村長趙春學得尿毒症而死。

13、、葫蘆島市綏中縣大王廟鄉的張文權(男,61歲),經常誹謗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告訴他善惡有報,他不聽不信。2002年2月,他為了得獎金,就舉報法輪功學員。鄰居開玩笑說:「可別做那事啊,都說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他(指法輪功學員)那要有事,你這就得沒氣。」事隔幾天,他真的氣不夠用,到縣醫院去檢查,打了幾天氧氣,獎金沒得著,還花了一千多元醫藥費,回到家八天後死亡。

14、葫蘆島市綏中縣的張秀德(男,37歲)相信了媒體的欺世謊言,經常誹謗大法,毒打、謾罵修煉的妻子,還打修煉法輪功的兒子。妻子向他講真相和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他不但不聽,還叫囂:「都說我這腿是打你打的。我寧可腿不要了也要打你,看能把我怎的。」2002年6月,把妻子逼出家門,之後張得了不治之症,雙腿骨壞死。

15、遼寧葫蘆島市台集屯鎮孟砬子村村民徐世平塗抹大法真相標語,並寫上誹謗大法的話、毀大法書、辱罵大法弟子,惡行終累及家人:他女兒去年夏季得腦瘤花了3萬元治療,久治不癒。

16、遼寧葫蘆島市南票礦務局凌河礦保衛科科長張文友敵視大法,毒打、拘留過大法弟子,後來得了腦血栓,遭了惡報。

17、遼寧省葫蘆島市化工躍進樓有一位姓劉的老頭,夫妻二人都是街道委派的,見到大法傳單就撕。有人告訴他:不要再撕了,會遭報應的。他不聽,不相信。現在老頭得了一種怪病,開始時怕人,後來罵妻子、兒子、女兒。家人把他送到精神病院檢查,醫生說不是精神病,拒絕收留。沒辦法只好回來了。現在他一到犯病的時候就打老太太。有一次把老太太的下眼皮劃破,縫了好幾針。

13、2002年春,葫蘆島市南票區暖池塘鎮安昌峴村村民趙洪福(男,40多歲),僅僅被村上用10元錢雇佣,就把本村街上所有噴寫的「大法好」等標語都用墨汁塗抹掉。2002年9月,趙騎車與一台正行駛的摩托相撞,趙當場昏迷不醒,被送去醫院搶救。送到醫院後,肇事的摩托車司機為了逃避責任,趁機溜走。趙不得不自己花數百元治療。

14、葫蘆島市南票區暖池塘鎮安昌峴村紀曉松(男,27歲,黨員),由於受江氏喉舌媒體所散布的謊言所毒害,不明大法真相。2001年12月,配合村上用長桿子將掛在電線桿上3米多高的數十條大法真相條幅一一摘下。2002年冬,紀騎摩托突然摔倒在地,其左手大拇指摔斷在手套裏,紀已花掉近萬元的醫療費也未能接上斷指。

15、葫蘆島市南票區暖池塘鎮才家屯村,孟憲賀(男,78歲),由於受邪惡的謊言所矇蔽,自99年「7.20」以後,經常謾罵大法弟子,心中還仇視大法。自2001年末,孟突患風濕性心臟病,原來十分健康的身體被折磨得生活不能自理,常常整夜不眠,處於極度痛苦之中。

16、遼寧葫蘆島市一單位原支部書記,65歲。他一看見有大法真相資料就撕。2002年7月上旬,他向警察舉報一大法弟子所居住的樓區周圍有大法資料,惡警們在這名大法弟子家附近蹲坑14天。惡警撤走4天後,此人患肝癌,52天後病死。

17、葫蘆島市某地一張老太太,70歲。看見大法資料就撕,還告訴另外一個人去撕。不久,張老太太得了蛇盤瘡,從腰直至撕資料的右手小臂處,長滿了大疙瘩,到處尋醫問藥。這時她明白自己作孽了,以後再也不撕大法真相資料了。

18、葫蘆島市綏中縣一開小工廠的老太太,多次舉報大法弟子,多次遭報:曾被騙2萬元錢,並得了膽結石等多種疾病。

19、遼寧省葫蘆島市興城溫泉辦事處的張萬民,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他不思悔改,助紂為虐。今年,他得了重病,動大手術,花了幾萬元,兒子也得了尿毒症,在瀋陽住院,他不但自己遭了惡報還累及了家人。

20、遼寧省葫蘆島市南票區三家子礦二佛廟子工宅楊懷效(男,60多歲),長期監視法輪功學員,撕毀法輪大法真相資料。2002年4月又舉報大法學員,終遭報累及家人:一個月後,其老伴突得腦血栓,大小便不能自理。

21、高強(男,30多歲),原遼寧省葫蘆島市南票區三家子派出所內勤,經常誹謗大法,誣蔑法輪大法創始人,2001年冬季,因賭博被罰款3萬元,後被調離派出所。

22、杜桂芹(女,60歲左右)遼寧葫蘆島市興城人,她是經過馬三家勞教所洗腦的叛徒。解教後,她不思悔改,到處流竄,助紂為虐,在葫蘆島市「610」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進洗腦班的過程中,她同時在幾個洗腦班上作惡。今年六月上旬,她在洗腦班上突然發病,被120急救車送往醫院,遭了報應。

23、葫蘆島市連山區公安局政保大隊長張俊生,充當打手,現已遭報,終日頭疼不止,醫治無效不能上班。

24、綏中縣秋子溝鄉鄉長劉子傑,被當地老百姓稱為「土匪」,因為他仗勢欺人、剋扣、拖欠民工工資。他迫害大法弟子非常賣力,多次抓捕、毆打大法弟子,其妻也經常一起行惡。後遭報:丟了價值3000元的手機,又莫名其妙突然多日臥床不起。

25、秋子溝鄉梁舉臣(綽號梁老三),男、40歲左右。他指使他大哥長期在當地一大法弟子家附近蹲坑監視,經常詆毀大法和大法弟子,還多次參與抓捕、毆打大法弟子,他妻子也經常參與行惡。2003年10月左右,他從當地東風飯店騎摩托車回家的路上,撞上了正停在路邊的一輛白色福田汽車,頭部撞出了血塊、膝蓋骨骨折、撞成重傷,生活不能自理。

26、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公安局副局長王立民曾因賣力迫害法輪功,而得到江氏集團「獎勵」。2003年夏,在對一大法弟子進行抄家、綁架、勞教之後,王立民長了一個瘤子,做了手術。

27、2003年5月下旬,興城溫泉派出所所長張軍帶張明等人將幹療大法弟子李健華綁架、並非法判5年送至錦州南山監獄實施迫害。曾參與這次迫害行動的幹療保衛科科長楊德會,事後某晚吃燒烤時被歹徒連砍數刀,傷好後被調離保衛科,至發稿時(2004年1月)仍未上班;

28、興城溫泉派出所副指導員周振興,在2001年對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進行殘酷迫害,2003年9月上旬得心臟病住院治療。

29、葫蘆島南票區看守所警察王玉林遭惡報禍及家人

葫蘆島市南票區看守所警察王玉林、王立新父子倆毒打迫害大法學員。王玉林半身麻木,患病在家;兒子王立新的妻子被自家養的狗咬出一根腸子,到醫院做了手術。

30、遼寧省葫蘆島市不法官員多次辦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殃及百姓。2003年7、8月間,不法官員在興城療養院又一次耗用民脂民膏舉辦迫害好人的洗腦班。之後不久,洗腦班所在地──興城療養院附近出現大面積蟲災:至少一百畝以上的玉米地,在一夜之間就被一種毛毛蟲吃剩光桿,方圓百畝以上的玉米全部絕收。其中災情最重的是四家鄉勝利村曹屯。

31、秋子溝鄉腰嶺村村民董寶武經常誹謗大法,謾罵大法弟子,2001年,在當地被三輪車撞成重傷,腰部撞折、四肢撞斷,搶救無效,死於非命,慘不忍睹。

32、秋子溝鄉中學校長常洪飛,極力反對大法,開除了修煉大法的老師和學生。2003年11月,他騎摩托車與一汽車相撞,右腿撞成粉碎性骨折,現已截肢,終生殘疾。

33、秋子溝鄉石杖子村村民佟文標,1999年大法遭迫害後,他惡毒誹謗、攻擊大法,沒幾天就暴死於腦出血、血管崩裂。

34、秋子溝鄉石杖子村村民佟文堂,誹謗大法和法輪功創始人,謾罵大法弟子,遭報殃及家人:他妻子和兒子騎摩托車與汽車相撞,兒子搶救無效死亡,妻子撞成重傷,雙腿粉碎性骨折。

35、秋子溝鄉政府幹部查恩秀,為了升官,經常跟蹤、監視、栽贓、舉報大法弟子,強迫大法弟子罵大法,以此為自己積累往上爬的資本。但美夢未成就得了腦血栓,不能上班。

36、秋子溝鄉西杖子村村民施秀傑,一直反對大法,經常撕毀、塗抹大法真相資料和標語,2001年正月初八,家中失火;正月十七她丈夫連人帶車掉進土井,車也摔壞了。可他們仍不改悔,繼續對佛法行惡。2003年又遭惡報,趕集回來的路上開三輪車撞死一個老人,賠了人家1萬3千元。

37、610主任尚爾貴撕大法標語被舉報、心臟病發作

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610主任、政法委副書記尚爾貴一直是迫害大法的急先鋒,2003年冬,親自撕大法標語,從西山街一直撕到102線。被人舉報到110,說他「貼法輪功標語」。尚爾貴急忙聲稱自己是政法委的「尚爾貴」,結果還是被帶到了公安局。後來幾經周折,被認定的確是尚爾貴才獲釋,第二天心臟病復發被送進醫院。

38、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電力安裝公司經理金平,2002年配合政法委、公安局不法人員將本單位優秀職工大法弟子楊將威送至興城「洗腦班」迫害,導致楊將威被非法勞教三年,被迫害至生命垂危。事後金平遭報,並殃及家人:他開單位的車和妻子楊靜彬去岳母家,回來途中出車禍,楊靜彬當場死亡,金平本人重傷,頭上縫了10多針。

* * * * *

迫害法輪功和大法弟子是造業極大的事。常人平時有災有難,都是自己欠下的業力需要償還所致。如果再加上迫害法輪功所造的天大罪業,即便傷及性命也很難一次還清,通常下了地獄還得繼續受罪,直到還清為止。奉勸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不法之徒們:不管你是否相信神佛的存在,都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做實驗。趕緊懸崖勒馬停止你們的罪惡行為並將功補過,贖回自己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