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孩子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4年2月1日】我們一家三口都修煉,2000年底,因受江邪惡集團的迫害,我們被迫帶著未滿兩週歲的孩子流離在外。因孩子小所以我做真相的過程都是帶孩子一起做的。雖然我做的不多,也沒有其它同修那些驚心動魄的經歷,但發生在我和孩子身上的小事,卻無時無刻不讓我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

1.2001年春節的一天晚上,我騎車帶著兩歲多的孩子出去掛條幅。未出門前我打算把條幅掛在一公園的圍欄上,圍欄內種著很多樹,很僻靜,天黑時幾乎沒人走。出來後,順著圍欄騎了半天車也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掛條幅,只好放棄,在別處把條幅掛好後我順著這條路往回騎,這時發現有一輛警車停在公園的樹林中,此時警車的燈是亮著的,而剛才我卻沒發現,瞬間我明白了為甚麼剛才沒找到合適的地方掛條幅了。

2.2001年6月的一天,我一邊領著孩子玩一邊貼真相不乾膠。街旁有一處宣傳欄,我想在此處貼,此路雖不繁華,但通向一公園,每天來來往往的人不少。當時路上行人稀少,有一少婦帶著孩子找人在此處來回走了好幾趟了,我把不乾膠貼上並向孩子走去,此時孩子正在附近沙堆上玩沙子。她正好看到了這一幕,她看了看不乾膠又疑惑的看了看我,來回看了好幾次。正在這時她要找的人來接她了,她沒有吱聲,靜靜的從我身邊走過去了。

3.2002年冬季的一天,我帶兒子出去貼不乾膠。當我正往電線桿上貼的時候,看見電線桿旁不遠處站著一個人,等我領孩子走開後,回頭一看,這個人跟了上來,當時心裏有些怕,於是領著孩子趕緊走。與此同時也不知從哪來了一輛汽車從身後朝我們開來,當時一點聲音也沒聽到,眼看就要撞過來了,這時我意識到:不要怕,怕甚麼!我立刻領著孩子靠邊站住,並回轉身來看著他們。「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此時車「嘎的」一聲在我們面前停了下來,而那個跟著我們的人也突然轉身向相反方向走去。於是我領著孩子平安的回了家。

另外我想談一下關於如何看待大法弟子家中的孩子的問題。

幾個月前與一同修交流如何看待家中孩子的問題,同修也被迫流離失所在外,4歲多的孩子留給了家中不修煉的老人,同修雖能經常與孩子接觸,也明白孩子是為法而來,可由於流離在外,從來未給孩子讀過大法的書。

我告訴他應當引導孩子學法。從2000年到現在,我一直帶著孩子,現在孩子剛滿5週歲,其間也有同修讓我把孩子留在家中,一是家中情況不允許,二是我覺得對孩子有一種責任,雖然有諸多不便,但他畢竟是為法而來的。師父說:「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溶於法中》。孩子很純淨,沒有大人那些後天形成的觀念,常接觸大法,就會用法的標準來衡量。以前我只知道讓孩子學法,但並不系統,所以在他兩歲多時就每天給他讀大法書,教他背《洪吟》中一些短詩,那時給他讀《轉法輪》只是我看到哪就接著我看到的地方給他讀一些。今年以後,我悟到應該讓他系統的學法。現在我的書中有兩個書籤,一個是我學法的進度,另一個是我和孩子學法的進度。

當我和孩子一起學法時,我們也是一個整體。有時他因貪玩或其他原因到了睡覺時間,我就催促他快睡覺,這時他告訴我還沒給他念法呢!有時不給他念,他就不高興甚至會哭。後來我想到我這麼做也不對,師父一再告訴我們要多看書、多學法,雖然他小,但是他首先是個大法小弟子,其次是孩子,他明白的一面是渴求法的。一段時間以後,他記住了很多,也清楚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每當身體不舒服時,也知道自己沒做好、有干擾。後來我就這樣給他安排:每天中午臨睡前給他念一會大法的書,晚上我和他通讀《轉法輪》,剩下的時間念幾篇經文或《洪吟》,到了8點55分我們一起準備發正念。

原先發完正念後我就讓他睡覺,但他經常躺下很長時間也睡不著覺,我想是不是我該教他煉功了。於是現在每天晚上發完正念後我還帶他一起煉功,這樣他每天晚上近十點才睡覺,第二天早上起的比原先還要早。

另外我還教他要尊師敬法,看到師父的的照片他會雙手合十。我告訴他所有的大法書都是師父寫的,都是法,不能隨便放、壓等。

最近《明慧週刊》上刊登的關於小弟子的文章,我都會念給他聽,結果效果很好。後來他還告訴我,大人寫的也要念給他聽,而且第二天發真相資料時,還搶著幫我發。

看到他的變化我也很高興。在此只想告訴那些在家中有孩子的同修,不要讓孩子錯過這萬古機緣。當然不是一概而論,每個人的環境不同,只希望那些有條件而沒有用心的同修,應盡到責任,不要在最後的時刻給自己和孩子留下遺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