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國政法大學學生披露在團河勞教所受迫害經歷(三)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1日】編註﹕大法弟子龔成喜(男),25歲,原為中國政法大學昌平分院行政管理專業大四學生,原籍新疆烏魯木齊市。在校期間曾擔任班長職務,是正直善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在迫害中遭學校除名。

龔成喜於2000年底在北京散發真相傳單被綁架到臭名昭著的北京團河勞教所,曾兩次被送進「集訓隊」迫害,一次被無理延期10個月。在長達兩年的迫害中,惡警使用了各種野蠻手段,比如罰站、罰蹲、電棍電擊、強行灌食、不讓睡覺等種種酷刑妄圖逼迫他背叛信仰。作為所裏的被「攻堅」(重點洗腦)對像,兩年中他飽受了各種精神和肉體的折磨而不動搖,是被北京團河勞教所劫持的最堅定的大法弟子之一。

2002年12月龔成喜堂堂正正走出北京團河勞教所;同年8月不幸被邪惡鑽空子,再度被綁架,到現在為止一直下落不明。

希望大法弟子和國際社會關注龔成喜的遭遇,積極揭露迫害、予以營救。

* * * * * * * *

(接上文)2001年4月,有外國記者要來團河勞教所參觀,全所上下開始統一行騙:每班都必須反覆收看團河內部製作的錄像:答外國記者60問,強令學員統一口徑,欺騙媒體,其赤裸裸的瞎話令人咋舌。如問到這兒是否打罵虐待勞教人員,必須答沒有;法輪功人員不准說是因煉功被抓,必須說是因「擾亂社會秩序」被勞教;問到這兒吃得怎麼樣,要答每月每人多少麵、油、肉、菜……純是騙外國人的鬼話。除此之外,每名未轉化學員均被威脅不准「胡說」,否則「後果自負」。

警察倪振雄開會揚言:若有記者問話,不能說在看守所挨過打,更不準說有調遣處這個地方。

當天,記者到了東樓一層的三隊,而三隊早已將不轉化人員和不理想人員幾十人轉至集訓隊北邊的平房,因此採訪人員看到的只能是事先安排的演戲了。每當有外界參觀採訪時,勞教人員的伙食就變好一天,而且當天取消例行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公開體罰,代之以打球。參觀的剛出大門,馬上又開始體罰。

順便一提,團河勞教所欺騙外界參觀採訪的手段是層出不窮但又非常卑劣的。比如,投入大量資金改觀勞教所的硬件設施以掩飾實質的瘋狂踐踏堅持信仰的法輪功修煉者的基本人權的罪惡。為了向外界粉飾其「文明」,近期有「勞教人員分級處遇」的措施出台,將勞教人員分為五個級別,最高級別甚至被許諾早餐牛奶雞蛋、午餐一葷一素,可試工、試農、試學,週末放假。事實上,能享受這種尚未實行的、被官方媒體大肆渲染的待遇的勞教人員只是很少的一部份,而所有不轉化的法輪功修煉者均被劃為最低的一級,屬嚴管,仍得被高壓洗腦、熬夜體罰、送集訓隊、關小號、捆綁、吃窩頭、不准採買食品甚至日用品等等。而這些殘酷折磨卻被新的措施巧妙地掩蓋了。

迫害場所集訓隊、攻堅樓向來是不對外開放的,而所有敢說真話的法輪功修煉者從來不讓參觀人員採訪到。因此,官方的報導純粹是欺騙。對拒絕放棄法輪功的人員來說,團河勞教所就是「人間地獄」。

2001年5月27日,為抗議喪心病狂的洗腦和長期不准睡眠,我再度絕食,在沒有得到警察任何回覆的情況下,於當天下午被倪振雄、趙隊長強行架到集訓隊進一步迫害。

集訓隊是一個全封閉式的獨院,裏面陰森恐怖,專門酷刑迫害堅定信念的法輪功修煉者。其令人髮指的暴行別說外界記者、參觀者絕不准入內採訪,就是勞教所的警察未經允許也不能進入。這裏面用鐵籠子關押人。每天24小時都有十幾名勞教人員值班。裏面的人就像動物一樣被關在籠子裏。相互間都不允許說話,沒有任何的自由。劫持我去的當天,一名叫李代義的嫖娼犯人當著集訓隊大隊長、護衛隊大隊長兼管理科科長劉金彪和管理科科長任寶林的面猛抓我的下身,使我痛苦不堪,而劉和任不但視而不見,且命令犯人用多根帶子將我全身24小時牢牢捆綁在床板上,(連續捆綁了一個月,《勞動教養試行辦法》規定連續使用戒具不得超過7天)塞進悶熱狹窄的禁閉小號裏。小號長2米左右,寬1.5米左右,整天不見天日,不准起身洗漱、更不準洗澡,連小便都只給解開上身繩坐著進行,便完馬上捆綁,時值天氣炎熱,除了飽受不能翻身、內臟擠壓、絕食絕水、死一般的寂寞的巨大痛苦外,我的身上還長滿了痱毒,後背、臀部已開始潰爛。在這種情況下,每天還要被如死囚一般五花大綁強行拖出去用橡皮管從鼻孔插到胃裏灌食,每次皮管插到鼻粘膜處,我都痛苦得淚如雨下。而犯人李代義常當著警察的面惡意將已插入我胃裏的皮管來回抽,使我劇烈嘔吐,幾近窒息。五六天後,我的一個鼻孔內就因粘膜處被反覆插管刺激而嚴重腫脹了。同被捆綁的法輪功修煉者武軍,因抗議勞教所非法延期半年而絕食。在警察劉金彪的唆使下,普教李代義、宋萬軍、李鵬等每天早上4點將武軍拖出屋,用繩子綁住他的胳膊拉拽著猛跑,武軍不跑,被他們毒打得渾身青紫。當武軍要求上醫院驗身時,劉金彪公然說:「你皮肉嫩,一碰就黑」。在警察的縱容唆使下,普教經常不准武軍上廁所,普教李鵬給綁在床板上的武軍「拿麻」(長時間按住大脖筋,一會兒人便會休克),導致武軍不省人事;他曾使猛勁將武軍一個耳光抽倒在地,並以此為樂……從2001年5月至7月,武軍被連續活活捆綁了三個月!僅僅因為他不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