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白廟勞教所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紀實

【明慧網2004年12月5日】白廟勞教所曾非法關押鄭州及周邊地區許多大法弟子,現仍非法關押四名大法弟子,他們分別是:付振勇,61歲,鄭州市煤電機械退休工人;趙書燦,33歲,新鄭市物資局職工;李雷鳴,34歲,研究生;李金忠,37歲,鞏義人。他們被集中關押在三隊(原五隊)。惡警知法犯法,不僅迫害著大法與大法弟子,也迫害著每一位善良的世人。現把過去裏面發生的部份迫害實況揭露如下:

* 對大法弟子徐孝國的迫害

2004年2月底3月初,鄭州市管城區公安局非法綁架徐孝國,並送到白廟勞教所。當時勞教所教轉辦(610辦公室)惡警李西川(此人本已退休,因迫害大法賣力又被起用,雙手沾滿了大法弟子的鮮血)明知他身體狀況不符合收容條件,硬是收下來。在所裏,徐孝國正念正行,拒不配合「轉化」,並義正辭嚴要求釋放。被無理拒絕後,他開始絕食抗議。當他絕食絕水近一週時,遭惡警強灌濃鹽水迫害。當時參與迫害的惡警有宋延岑(此人心理陰暗,為升官發財,迫害不擇手段,極盡殘忍的迫害過許多大法弟子,並積極投稿拼湊誣蔑大法的文章,現被提升為教育科副科長)和現任生活科科長的高××。宋、高二人從三隊叫來值夜哨的四名刑事犯對他們說「強灌(濃鹽水)是侯所長同意並簽過字的,你們大膽幹!」接下來就在宋、高的指示和威逼下,刑事犯把徐孝國按躺在隊部辦公室地板上,踩住他的雙手雙腳不讓動彈,用膝蓋壓他的胸腹,用破抹布蒙住他的雙眼,之後,宋兇相畢露,開始狠命的用螺絲刀、鉗子撬徐孝國的牙齒,捏他的鼻子不讓呼吸,並喪心病狂的抓大把大把的鹽往其鼻子、牙縫裏塞。當他撬開牙後便將一缸子濃鹽水一下灌入徐孝國腹中,肺裏也被灌入大量鹽水,嚴重灼傷徐孝國的聲帶與肺部,致使徐孝國一連數月咳嗽、排黃色濃痰不止,說話沙啞不清。三隊教導員呂雙福(原一隊幹警,此人偽善陰險、口善心惡,被提升後積極表現迫害大法弟子)暗示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

於是刑事犯魏文輝(勞動組長)就在其暗示與壓力下,連續四天四夜不讓徐孝國睡覺。第四天,徐孝國當面質問呂雙福,呂故作大吃一驚的樣子:「有這事?我咋不知道?」於是他將與此事不相干的另一大隊組長訓斥一頓,把自己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呂看到陰險偽善的軟折磨不好使,就露出其瘋狂惡毒的面目,他指使王衛東、王東東兩名新警用電棍電擊徐孝國,想強行「轉化」。他與大隊長何湘龍見兩名新警下手不夠狠,就奪過電棍,陰毒的將電棍頭用力的頂住徐孝國的頭部、腋下等處,一動不動的長時間電擊,直至把那裏的肉電糊、電爛。

* 對大法弟子權培軍的迫害

鄭州市上街區鋁廠職工權培軍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從99年7.20以來,曾兩次被非法關入晚晴山莊洗腦班和白廟所。

2003年初,當他第二次被非法關進白廟勞教所的當天下午,就遭到五隊(現三隊)惡警們毀容性的電擊,身上多處皮肉被電爛,面部被電出道道血痕。當時參與迫害的惡警有李西川、楊紹峰(時任大隊長)、宋延岑、郭五一、禹保紅等。因權培軍堅決不配合「轉化」,2003年4月24日晚,這幫惡警又在所謂的上級指示下(為壯大聲勢,避免互相拆台,要求那天晚上全體幹警都參與迫害活動,集中「轉化」),又一次電擊權培軍等大法弟子。

2004年初惡警呂雙福任教導員後,開始逐漸加重迫害。大法弟子權培軍在每週的測試卷上都堂堂正正的寫上自己的真實想法和認識,這使呂極為惱怒、害怕。於是他指使吸毒犯在生活中、奴工生產中給權培軍施壓並處處刁難,但這仍不能令權培軍屈服「轉化」。於是呂在談話中威脅權培軍說:「你如果不轉化,我就不讓你睡覺」。權培軍義正辭嚴的回答:「你如果敢違法這樣做,我就立刻向上級機關告你!」呂的威脅目地沒有得逞。2004年6月的一天,呂在又一次與權培軍的談話失敗後說:「我把你交給他們(吸毒犯)了!」然後就把權培軍一人留在房間裏,他與惡警郭五一(現三隊主抓生產的副大隊長,曾多次毒打多名大法弟子,兇狠殘暴異常)召集了眾多的吸毒犯並對他們說:「現在你們有仇報仇,有冤報冤,去打吧!」他們本來想著會有很多的人參與毒打權培軍,結果只有勞動組組長魏文輝一人迫於壓力打了權培軍,其餘的吸毒犯私下裏說,我才不幹那傻事呢。權培軍在2004年8月到期又被白廟勞教所伙同上街區政保科非法送到鄭州晚晴山莊洗腦班繼續迫害。

* 傷天害理包裝假農藥

三隊惡警利用免評百分(變相加期)等手段暗示迫使勞教人員對大法誣蔑,對大法弟子行惡。其實很多行惡的勞教人員也知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卻在威脅與利誘下違心的幹了違背道德良心的事,對大法犯了罪,這是對世人最大的迫害,這也使人更看清了勞教場所不是在使人學好,而是在加劇人類道德的敗壞。

三隊還利用其司法執法部門的合法幌子幹著傷天害理、坑害百姓的事。從2004年4月至7月間,三隊加工分,裝至少上百噸假農藥並投入市場,不知有多少農民朋友因此遭殃。為了生產這些假農藥賺錢,三隊幹警經常強迫勞教人員通宵幹活,平時每天生產時間18個小時以上超負荷勞動,而且基本每天都有打人的事件發生。

2004年7月的一天,吸毒人員(殘疾人)張偉因為在幹活時吃了個饅頭,就被惡警郭五一拉到辦公室拳打腳踢,電擊了一個小時。他們對一個殘疾人都如此對待,我們不難想像他們對待大法弟子會怎樣的殘忍、囂張和目無法紀。

他們讓所有人超負荷的加工生產從根本上講還是為了摧殘大法弟子的精力與身體,利用這種方式施壓。這期間,因為所謂的生產問題而遭到惡警與吸毒犯毆打的大法弟子有:付振勇、趙書燦、朱雲龍、侯金有、徐孝國、權培軍。

揭開白廟勞教所惡警對外宣傳的所謂和風細雨般的「教育、感化、拯救」的假面具,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凶殘暴虐的人間地獄。惡警知法犯法,為著金錢名譽、權勢地位在幹著違背天理的壞事,殊不知自己也是被利用的工具,因為他們的最高層都在考慮「殺一批警察來平息民憤」的事了。歷史上文化大革命的結局也是如此,從這個角度上看,追隨幹壞事的警察是最可悲的,他們如不及時醒悟,停止迫害,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最終所面臨的必然是危險的下場,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誰都逃脫不了最終的大審判。

白廟勞教所:
地址:河南省鄭州市文化路62號 郵編:450002
監獄辦公室:0371-7624694
所長兼黨委書記張建平
管教副所長侯國宏
生產副所長孫豪傑
政委賈健
副政委李秋華
警械科副科長韓宏濤
管教科科長蘇保華、副科長王炎軍
教轉化(610室)主任劉桂枝、副主任陳新慧
幹警李西川
教育科副科長:宋延岑 劉再娥
三隊大隊長何湘龍、副隊長郭五一 、教導員呂雙福、 副教導員楊紹峰
三隊幹警張禹忠、王東東、王衛東、馬冉冉等
二隊幹警左志國、劉偉、任萬強、楊衛東等
一隊幹警趙和平、陳斌、禹保紅、潘新中、鄭楷等
三隊隊部:0371-3831209
總辦電話:0371-384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