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第二監獄將本鋼計控廠工程師周智迫害致死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26日】遼寧省本溪市大法學員周智,因堅持信仰「真善忍」,不放棄修煉大法,於2004年8月16日被瀋陽第二監獄迫害而死。(明慧網曾經報導)

高精度圖片
周智生前和兒子的合影

周智,男,40歲,大專畢業,原是本溪市本鋼計控廠的工程師。2003年的5月,周智被本溪市公安局非法抓捕。11月份,在沒有任何供詞的情況下,本溪市平山區法院沒有通知家屬,沒有判決書,秘密將周智非法判刑11年。

家屬多方查找,沒有音信,直到今年的四月,家人終於得知周智在瀋陽第二監獄。當去探監時,警察逼迫家屬誣蔑大法,一名家屬不說,被趕出會見室。這是中國的哪一條法律──必須詆毀他人,才能見被非法關押的親人。

家屬見到周智時,他已經是骨瘦如柴,皮包骨,是被人架到會見室,身體已極度虛弱。6月初,家屬再見到周智時,是被人抬到會見室。此時的周智已被折磨的不能行走,完全不能進食,打點滴從口裏往出返。眼看周智的身體日漸嚴重,生命垂危,家屬多次提出護理、轉院,均遭到拒絕。7月末家屬得到消息,說辦保外本溪公安局不接收,要上報司法廳。此後,家屬又多次打電話詢問,答覆都是研究再研究。

周智的病越來越惡化,他們還互相推托,根本就不想搶救周智的生命,他們在草菅人命。拖到8月中旬,大隊長李闖告訴家屬司法廳不同意轉院治療。這是甚麼條文,人不行了,轉院還要司法廳批准。第二天,周智的親屬給獄證處周處長寫了一封長信,說明周智目前身體狀況確實很危險。然而,沒有任何結果。

8月16日周智已經神智不清,下身尿濕一片,無人管理,家屬強烈要求立即轉院治療,大隊長李闖說:「正在研究。」當轉到739醫院時,一切都晚了,周智已休克兩天,瞳孔放大,肺有炎症,且肺積水,晚9點心臟停止了跳動。周智就這樣被瀋陽第二監獄殘忍的迫害死了。家中有年近80歲的老母親和幼小的孩子。

周智在監獄裏因不放棄自己的信仰,拒絕說出其他大法弟子的名字,遭到毒打和各種折磨,周智抗議警察對自己的不公和非法行為,開始絕食,後被惡警長期插胃管等進行迫害,直到生命的最後。長達1年零2個月之久。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周智在醫院24小時內去世的紀錄

下面是周智的愛人李湄,講述周智被迫害致死的詳細經過:

周智,男,40歲,大專學歷,本鋼計控廠工程師,於2003年5月被拘留,6月被逮捕,11月被判11年,判刑沒有通知家屬,家屬沒有接到任何通知書。家屬從2003年11月開始尋找周智的下落,直到2004年4月得到瀋陽第二監獄十四監區大隊長李闖的回信,讓家屬前去探望周智,並做其工作。

4月14日,我和周智的姐姐前去探望周智,因我沒帶身份證,所以未讓我見到周智,只有姐姐見了周智,這時周智的身體已非常虛弱,瘦得已皮包骨了,被兩個人架著到會見室,會見結束,姐姐淚流滿面走了出來。

4月23日,我和周智的嫂子去見周智,沒想到這次又沒讓我見到周智,來到會見室,一群警察圍了上來,他們讓我誣蔑法輪功,因我不說,他們就把我趕出了會見室。

6月3日,接到十四監區大隊長李闖電話,要求家屬去做工作,6月4日,我來到監獄,看到周智,當時周智躺在擔架上被抬到會見室,蓬頭垢面,骨瘦如柴,身體極度虛弱。當時看到自己親人身體這種狀況,我就對李大隊長說:可否讓家屬到這來護理一段時間,讓他的身體恢復一下,但是被李大隊長拒絕了。6月22日我又去提出讓家屬護理的事,他說不行。

7月12日(星期一),我到監獄醫院探望周智,發現他已經不能吃東西了,打點滴還從口裏往出返,當即找李大隊長要求保外治療救人,他不是死罪,無論如何你們要救人,李大隊長答應向上級彙報是否考慮家屬意見。

7月15日,周智的哥哥去看望周智,發現周智身體狀況確實很危險,立即和李大隊長及其他隊幹部商議是否可以保外治療,當時李大隊長同意向獄長彙報,要家屬聽結果,家屬一直沒有得到任何結果。

7月20日(星期二),周智的姐姐又去看望周智,向周智的主治醫生鄧大夫詢問病情,她說病情有所好轉,每天皮試240ml液體,能保證身體的需要,只要他本人吃東西,慢慢就好了,聽了她的話,姐姐稍微放了一點心,來到周智的擔架前把鄧大夫的話說了一遍。當時和姐姐同去的有獄證處的周處長和十四監區的隊幹部(姓張),問周智是否想吃東西,周智說想吃但胃裏痛,周處長說:「你可以慢慢少吃一點。」周智答應了,姐姐就把帶來的伊利牛奶餵給他吃(實際是細管自己吸),大約吃了半盒(120ml左右),他說不能吃了。姐姐想一次也不能多吃(當時是10點半),鄧大夫說下午2點半再吃剩下的一半。姐姐把剩下的兩盒牛奶和兩盒八寶粥留下就告退了,因為當時醫院幹警督促快走,說有規定只許半小時接見。姐滿心希望下午、明天能有人按時餵給他吃。後來才知道,根本不是那麼簡單。

7月28日,我又去看周智,他告訴我說上次吃的牛奶一個小時後就全吐了,剩下的一點也沒有吃,不知哪裏去了。這次我還想餵他吃點東西,他說不能吃了,吃了也是吐,連苦膽都吐出來了,太遭罪了,所以這次一口東西也沒吃。這次我又找到李大隊長要求保外治療,因為監獄醫院的條件根本不可能使他的病情好轉,李大隊長說辦保外是本溪公安局不同意接收,我們還要報上級司法廳,我說人已經不能再拖下去了,那是否可辦轉院治療,救人要緊!李大隊長說可以考慮家屬意見,向領導彙報一下。回來以後,我多次打電話詢問結果,一直都說要開會研究研究。到這時我們家屬才明白,他們根本就是不想爭取時間搶救周智的生命,大夫也根本就是治不了這種病的庸醫。

8月3日(星期二),我和周智的姐姐去看望周智,他對我們說:「已經拖不下去了,近一個月一點東西都沒吃,而且肚子痛,晚上整夜難眠,頭腦昏沉。」我又去找李大隊長要求轉院治療,李大隊長說,要報省司法廳批准,下午給答覆。我和姐姐就決定下午在二監機關大門口等候消息。當時天正下雨,我們在外面等待,直到下午4點多我們接到通知說:省司法廳不同意轉院治療。他們在騙我們!難道轉院治療還要省司法廳批准嗎?這不存心想要置人於死地嗎?

第二天(8月4日),姐姐抱著一線希望給獄證處周處長寫了一封長信,說明周智目前身體狀況確實很危險,希望他能出於人性善良的本性,伸出援助之手,救一救周智年僅40歲的生命。這期間我們一天幾次打電話(因為家裏是錄音電話,均有打電話的時間和內容)詢問周智的病情以及研究轉院的結果。

8月12日(星期四),周智的哥哥給監獄打電話,一個姓李的隊長說:周智病情穩定,還準備給他加藥治療。後我又打電話詢問病情,並提出明天去看周智,姓李的隊長說要等李大隊長回來後再說。

8月13日(星期五),我又打電話找李大隊長,他同意我星期一去見周智。並說有關領導找我談談。

沒想到8月16日我到監獄醫院看到周智已是神志不清,下身尿濕一片,無人管。我對身邊一個護理的人說:好好照顧照顧他吧。可他說:我們每天只給他換一次。我又找到李大隊長,對他說:人都這樣了,怎麼還不轉院治療啊!他說正在研究。最後到了下午,在我的一再追問下,同意轉到739醫院。當時周智已經休克2天,瞳孔放大,肺有炎症,且肺積水(原來乾癟的肚子已鼓起)。家屬要求全力搶救,終因時間拖的太久了,已經晚了,搶救無效,晚6點血壓下降,9點心臟停止了跳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