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涿州市現世現報事例

【明慧網2004年12月24日】

  • 河北省涿州市現世現報事例

  • 洪湖市棉紡廠惡報事例

  • 河北省涿州市現世現報事例

    王楓是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鎮南馬村人,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之前,王楓在南馬村大隊旁邊開了一個小商店,自己還擁有一輛小麵包和一個幾歲的女兒,三口人的日子過得很紅火,家庭有小康美名之稱,美中不足的是兩口子還缺個男孩與政治地位。如何達到理想與目地?王楓想出了一個沒有人類道德規範、沒有心法約束,而且還有可能火線入黨,一舉成名的辦法,從此王楓積極的參加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運動。為了得到主子的重用,他下大本開著自己的小麵包車協同惡人,四處抓修煉法輪功的學員,提供煉法輪功的學員的情況。村幹部看王楓在政治運動中能夠衝鋒陷陣,不但給王楓入了黨,還獎勵給他一胎不夠生育期的指標。一年之後王楓之妻生了一個小孩,落生後小孩不正常,經醫生檢查有嚴重的內科病,住院押金有數萬元。因現金不足當了商店,賣了麵包車,最後孩子死了,財也傷了,目前夫妻之間的關係也不正常。這就是王楓在江澤民邪惡集團指使下協同惡人迫害法輪功的下場。

    張獻良是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鎮常村村幹部。在1999年江澤民發動的迫害法輪功的高峰期,常村為了完成上級下達的平墳滅祖任務,常村個別的幹部想出了一個傷天害理的壞點子,藉著迫害法輪功的機會,按著文革時期對待管理四類的辦法,逼著村裏所有煉法輪功的人去平墳滅祖。時間正是高溫酷暑的三伏天,被抓的人有60歲以上的老人,張獻良不顧天氣炎熱和老人身體不方便,逼著人們快點幹完好迎接上級領導的檢查,得到獎賞。張獻良在追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失去了做人的基本道德規範,上犯天條、下違背民意。2004年5月初,張獻良煩事纏身,無法解脫,自己帶著劇毒出門,死在了荒郊野外,成了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殉葬品。

    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窯上村人劉紅衛,他聽村幹部說舉報一個煉法輪功的人獎賞很多錢。劉紅衛記在心上,白天打聽誰是煉法輪功的,晚上再去蹲抓舉報,經過幾個晝探夜蹲,已經掌握了可靠情況,準備報告村幹部,沒等去報,劉紅衛就出現了精神分裂,說話失常,而且精神病越來越重,最後赤身裸體在垃圾堆裏覓食。現在劉紅衛已走失,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這也是劉紅衛得到的報應。

    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鎮黃屯村書記韓國民在2003年7月1日和涿州市國保大隊惡人一起非法抓捕9名法輪大法弟子及誹謗法輪大法。2004年11月1日其大兒子在化工廠上班時,突然掉在40攝氏度的化學原料中,當即死亡(打撈後只剩一點兒骨頭,肉已不見)。想必其子也受到其欺騙仇恨大法,造成如此悲劇。


    洪湖市棉紡廠惡報事例

    原洪湖市棉紡廠廠長王孝先,參與迫害本廠法輪功學員。於2001年7月被以貪污、瀆職罪判勞改七年。該廠工會主席兼黨委書記盧頂榮,伙同王孝先迫害法輪功學員,也遭下崗之災,愛人朱國強狂歡豪賭,輸去20多萬元,得大病一場。

    原棉紡廠職工袁子秋及妻子因監視本廠法輪功學員,於去年7月被人騙走兩萬多元。其悔恨萬分地說:我們不該做這種缺德事,這是報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