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對惡黨的態度與對大法的態度是相互關聯的


【明慧網2004年12月23日】目前部份同修好像有這樣一種認識,即把「世人對某某黨的態度」與「世人對大法的態度」分開來看。

到了今天,無論是由於害怕惡黨,還是追求自身利益、心理需要,或被欺騙宣傳矇蔽,一些人仍聲稱某某黨是好的。這樣的人,無論你告訴他多少真象,他對大法的態度實際上是怎樣的呢?

以大法弟子的親身的經歷為例。

有位大陸學員說,我的幾個近親都是黨員,沒迫害前雖然他們不修煉,但通過見證我們修煉人的言行,他們對大法多多少少有了解,內心是不反對的。迫害開始後,由於沒能否定舊勢力安排(這是修煉水平的問題,而不是該不該堅持修煉的問題),我被非法劫持了好幾年時間。其間,他們雖然心疼我,但每次見面,卻都是完全站在惡黨一面說話,甚至多次對師父不敬。

這位同修說,回來後,我一面歸正自己,一面利用適當的時機講一些真象。但感覺到無論在真象上講了多少,好像他們最終都是被一個東西障礙著,那就是,政府不允許,你還要信還要煉,這就是跟政府、跟黨對著幹,沒有好結果。──他們固守著這個東西,所以並不是真的反對迫害,也不願意接受大法真象。

在講真象中有這樣類似經歷的學員不在少數。

還有的常人不是黨員,甚至他們內心都反感某某黨的種種做法,但由於受某某黨長期灌輸無神論、共產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等反宇宙的東西,也不能對大法生起正念。

例如,某大法弟子有個同學,儘管知道了許多真象,但他至今仍然說:「你們就是與政府對著幹,如果我是江某某,我也會鎮壓……。」──完全站在惡黨灌輸的那一套思維模式裏看問題了,而人類本來應該是站在辨別善惡的基點上認識事物的。一個腐敗透頂、在迫害大法弟子中壞事做絕的惡黨,怎麼能成為判斷一切的標準呢?這不是善惡不分了嗎?

正法走到了今天,我們想一想,當初某某黨選擇了與大法對立,今天以至於今後,它還有沒有可能從大法的對立面上走回來呢?被其欺騙的很多黨員還有機會,但惡黨本身它是至死也走不回來了。──這個舊勢力安排來迫害大法的工具、這個邪惡的生命(在低層空間表現形式是紅色惡龍)雖然在宇宙中已經被銷毀了,但其殘魂不散,在世間的表現就是某某黨的形式還在起作用,死不悔改的幹著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事。這樣的邪惡幽魂,新宇宙中是沒有其立足之地的。

世人對惡黨的態度與對大法的態度是相互關聯的,所以說,正法到了這一步,對某某黨的認識就成了許多人能否得救的嚴重障礙。

如果某某黨不來迫害大法,世人對它無論是甚麼態度也就無所謂了;但是某某黨自己選擇了走向大法的對立面,並且把「迫害有理」的流氓邏輯灌輸給民眾:法輪功不聽黨的,他們就是在跟黨對著幹,黨就是要打擊。那麼,被它脅迫的人想保持中立,可能嗎?開句玩笑,如果有黨員敢於公開講「黨是好的,大法也是好的」,他也會被認為是反黨的,因為他在法輪功問題上不能「和黨保持一致」,而該惡黨把法輪功定為自己的第一敵人。

切不說該黨把法輪功定為第一敵人有多麼的荒唐,單從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角度說,私下裏講兩邊都好的人,是他們真實心性的反映嗎?他們是不是出於情面、或不想失去大法弟子能給予的東西而講呢──常人是會耍滑頭的。這樣的人能安全進入歷史的下一步嗎?在他心底深處,如果他真的認為大法好,那他怎麼會認為迫害大法的東西也是好的呢?不自相矛盾嗎?公然迫害好人的,不邪惡嗎?一個本質是善良無私、「為人民服務」的政黨,是不可能這樣殘酷的迫害追求「真善忍」的人民大眾的。而且,無論是個人還是政黨,所有對大法犯罪的,都有天理在等著呢,能沒有報應和後果嗎?堅持迫害的,那個後果是甚麼呢?

正法到了這一步,修煉人應該都能看清楚了,是某某黨因為迫害法輪功而消滅了自己,大法弟子現在只是在最後惡黨陰魂不散的時候,把惡黨本質這個真象講出來,挽救那些被此障礙的世人而已。大法弟子講惡黨真象是為了世人能接受法輪功真象、為了世人能得救,這與常人為了那個黨上台下台而做的事情形式上有類似之處,但基點、目地和本質是完全不同的。

大家可以想一想,我們身邊的許多人都是黨員,他們現在對大法到底有沒有正念?沒有正念的原因是甚麼?他們如果是可救之人,卻因為我們(怕別人誤解自己)而沒有得救,我們沒有責任嗎?希望無論是對惡黨不了解的學員或是對惡黨還有些感情的學員,都去看一看「九評」及相關文章,因為這能幫助去除自己頭腦中被惡黨強灌的毒素,能幫助自己更好的救人。

其實,有些大法弟子在講真象中已經發現,有的常人本來表現出對大法弟子很仇視、抵觸大法真象,但他看了「九評」和有關文章後,一下子對大法弟子的態度就和氣起來,變得能接受大法真象了。這就是原來在背後控制和障礙他的惡黨附體被清除了的效果。附體被清除了,人就清醒過來了,容易讓正念主導自己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