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把環境正過來


【明慧網2004年12月2日】我家人以前一直支持我煉法輪功,在99年7-20江××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以後,丈夫由於害怕迫害態度變了,他反覆對我講:「不要練了!××黨整人一套一套的,誰也鬥不過它!」從此,看見我煉功就不高興,看見我學法就生氣的說:「還在看!」無奈之下我只好躲著他,可是越躲他越能發現。一次,我正在全神貫注的學法,突然聽見他大聲說:「你又在看了!」冷不防,我嚇得打了個哆嗦。但也就是這個時候,我腦子中閃過一連串問號「為甚麼不能看?為甚麼要躲?我做錯甚麼了?」從此,我不再躲閃,正大光明的學法、煉功,結果他不再干涉我了。這時,我才對師尊「環境是你們自己創造的,也是提高的關鍵哪。」(《環境》)教誨有了真切的感受。我對自己說「用自己的正念把環境正過來!

以後,我雖然不用躲閃著學法、煉功了,但丈夫並沒有實質性的轉變,他總在提心吊膽。一次,他在單位收到別人給他寄來的真象資料,他叫辦公室主任去交給派出所。我聽說後,嚴肅的對他講:「你做錯了!別人為你好,你這樣做要付出代價的。」他吼著說:「我不信這些!」我很難受,但下定決心要幫他,要把家裏的環境正過來。幾天後,他病重住院(我知道這就是他付出的代價),住院一週多,不見病情好轉,我讓他回家吃中藥治療。一天,他躺在床上看電視,我向他宣布:「現在我給你讀《轉法輪》!」他表示不願意,我繼續說:「你總為你的妻子擔心,總認為法輪功是錯的,你好好聽一聽,看看你的妻子究竟在做甚麼,看看書中究竟有沒有邪的東西,你聽完再作結論!」他安靜下來開始聽了,不到一週時間,讀完了《轉法輪》,我問他,法輪功哪一點錯了?講真善忍哪一點錯了?他啞口無言。其間,我一修煉的姐姐也來給他講過真象。

慢慢的他變了,他常幫著我購耗材、解決電腦上的一些難題……。一次單位通知他們看展覽,我直覺是誣蔑大法的,我問他:「如果是誣蔑大法的展覽你去不去?」他很乾脆的說「不去!」他果然沒去,還對幾個朋友講了不要去看。現在,他常在網上看真象資料,一有甚麼他認為的「動靜」,他就會及時提醒我。前不久,我給了他一個「生命護身符」,一貫宣稱自己是個徹底的「唯物主義者」的他,認真的收下了。

我兩個兒子雖然支持我煉功,但反覆告訴我「不要出去,太危險」。他們怕我遭受邪惡的迫害。我堅持給他們真象資料看,給他們講真象。他們很快表態說:我相信你的選擇。幾年來,小兒子一直堅持幫我購耗材、做真象資料,兩個兒子有時還幫著發真象資料。我告訴他們,我的師父講「一正壓百邪」,不要怕,相信媽媽做的是最正的事,相信自己做的是最正的事。一次,小兒子在酒巴時突遇警察闖進來搜包檢查,一時間空氣很有些緊張,他想到包中還有一摞真象資料,趕快讓自己鎮靜下來,在心中說「沒事兒。」結果警察挨著次序檢查到他的包面前時就不檢查了。大兒子也遇到過類似的情況,都沒出過甚麼事。這些都極大地鼓舞了我:常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正念改變周圍的環境,何況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更堅定了。

在給同修傳遞資料時,由於往往都是在公共場所交接,來接資料的人有時又會變動,我也曾經產生過怕心:自己在明處,有時對來人又不了解,其中難免隱藏著不安全的因素。所以,有那麼一兩次,我心中總有些忐忑不安。不過,我堅信師父,不斷用師父的教誨「環境是你們自己創造的」(《環境》)來歸正自己,我對自己說,環境要靠自己正過來!我的心穩定下來了,後來雖然也遇到了一些所謂的「危險」,但都沒事。

一次,一個來接資料的同修告訴我,她被跟蹤了,希望我能避一避。我一方面聽她詳細地敘述後,告訴她情況還沒有那麼嚴重,一方面發出強大的正念:任何邪惡都不敢靠近我半步。大法弟子的正念堅不可摧!那時,我感到自己腰板很直,身體在高大起來。我沒有因此而停傳資料。

還有一次,傳接資料碰頭時,一同修緊張的告訴我,曾經幫我解決過電腦程序的某同修被兒子「舉報」,我的一個存有希望同修幫助解決問題的優盤已被她兒子交到省公安廳手中了,並說這情況很嚴重。我也覺得情況不容樂觀。為防萬一,我沒馬上拿出資料,和同修在事先約好的地點邊走邊談邊觀察。同時,我靜下心來想了想:盤上是有我向那位同修提出的希望幫助解決的問題,但是無名無姓,無聯繫方式,我也從來未與那位同修見過面,更不認識他的兒子,公安廳怎麼會知道我?公安廳上哪裏去找我?我告訴來的同修說:不怕!充其量損失了一個優盤!記住,我們心中要有一個無比強大的正念: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任何邪惡都不敢靠近我們半步,大法弟子的正念堅不可摧!當然,我們也不敢有半點掉以輕心,向內找我們在哪些方面有漏,及時調整了我們傳遞資料的方法。

我的單位和上級主管部門知道我修煉法輪功,表面上他們沒對我做甚麼,實際上他們是內緊外鬆,不斷的了解我的情況,還放出話來說「不准她到美國去」。我對告訴我這話的好心人說:「這事不由他們定!」同時心中在念著「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認」(《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 。能去不能去美國,我師父說了算!今年,我決定要去趟美國,只用了一週的時間我就十分順利的辦好了簽證!

一次因有事到一個人家中去,剛坐下,突然有檢察院的人來說要抄家,我見此情景就起身告辭,結果被檢察院的人攔住說:「你不能離開,要等抄完家才能走。」我告訴他們我馬上要去上課,他們說:「按規矩我們必須對你進行搜身。」我當時有些緊張,因為包裏有許多真象資料,但心中很快升起一念:不能讓他們看到真象資料!我開始在心中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他們很仔細的搜了我的包,細到一張紙都要看很久,學生的作業、我備的課都查了,身上更是從頭搜到腳,連內衣都不放過。結果,放在包中層的一摞真象資料安然無恙。

從那裏出來,我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因為我又一次經歷了奇蹟。其實,這一切都不是自己做的。離開了師尊,我能做甚麼?我只是牢牢地記住了只要自己正念強,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