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師父是大法給予了我們一切

【明慧網2004年12月18日】那日,家人回來拿來兩張紙,說是在自家門上發現的,上面有手寫的三首小詩,字說不上漂亮,但很工整,一筆一畫方方正正,詩的語言說不上華麗,但每句話都飽蘸著大法弟子對世人的慈悲善念。那一刻,我更深切地體會到了大法弟子是在用心救度世人。

看著手中的小詩,眼前浮現出一幅動人的畫面,一位六旬的老人,面目慈祥,伏在窗前,一遍又一遍地唱著一首歌曲,歌聲衝出這狹小的居室,在大穹迴響。在邪惡最猖獗的時候,老人用自己對師尊對大法的「信」創作了這首曲目。老人沒甚麼文化,哼出的音符卻流暢而悅耳,那真是從心裏流淌出的清泉!他曾有過輝煌,一個響噹當的工廠老闆,一夜之間,他淪為貧民,血汗錢被生生騙走。是大法挽救了他頹廢的生命,他支起一架小車,重新走入人群,一幹就是幾年。常常清晨出發,午夜回還,即使是年輕人也很難堅持,老人卻笑呵呵的面對,從不知甚麼是累。老人是早期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煉紮實,他時常能看到另外空間殊勝的景觀,家人對他也給予極大的理解和支持。他總能想到辦法把事情做得更好,多年前,我曾想放飛一個寫有大法真象的氣球,一直未能如願,他卻做到了,在節日裏,把一個大大的氫氣球放上了天,還一再感謝師父的呵護。在電表上粘不乾膠,也源於他的首創,結實又不擾民,效果真好。如今,老人把手中的攤子交給了兒子,全身心地投入到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工作中去了。

時時會想起一位已流離失所近三年的同修。他叫小平,自幼父母雙亡,在親戚的照顧下長大,說上了媳婦,有了一點家業,不成想工廠倒閉,妻子離他而去,留下幾十萬元的外債和尚在讀書的女兒與年邁的老人給他照管。小張修煉後,堅信師父和大法。7.20後,環境被破壞了,能夠和我時常見面交流的只餘下他們幾個 ,特別是迫害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還都不能明確地認識到應該怎麼做。以法為師成了共識,我們常常整日的學法,抄法。看到師父和大法被無端的誣蔑,心在隱隱作痛。慢慢的,一些消息陸續傳來,大法弟子證實法的實踐震撼著人心。那一天,我們幾人又聚在他的小屋裏,聽過大法電台的廣播,他頗有感觸地說:「得好好做啊!」此後他印製了大量大法真象資料在群眾中散發,成為綏化地區較早開始發真象資料的人。一次,他懷裏揣著700份真象資料在散發的過程中遭遇惡人,終於以正念擺脫了惡人摩托車的追趕。

想說的還有很多,每位大法弟子的故事都能寫成一部書,每個有切身體會的大法弟子都會這樣說:「是師父是大法給了我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