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的對待迫害真象


【明慧網2004年11月7日】以前當看到明慧網上「大陸綜合」與「迫害真象」的欄目時,自己覺得很害怕、心裏難受,慢慢的自己發覺這種心理不對。師父講過:「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精進要旨(二)--理性》)我個人覺得我們講清真象主要是講清大法和大法弟子怎麼好和邪惡的流氓集團是用怎樣的卑鄙手段(經濟上、名譽上、身體上等等)來迫害我們的,和這場迫害對於一般百姓的危害(失去了健康的法制環境、失去了道德基礎、使其生存的社會環境進一步惡化,如果認同了邪惡的謊言會給自己的生命置於多麼可怕又可憐的境地等等)我想主要的就是這幾大方面。如果我們本身不看或看到之後不用正念對待,那不等於是默認了邪惡了嗎?

在邪惡的舊勢力給我們製造的巨關巨難中如果我們在法理上悟的清、悟得正並在實踐中嚴格做到,那大法的力量不就展現出來了嗎?又怎能談得上受如此大的迫害哪!邪惡勢力就是壞,它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台,所以對於我們來說,我們決不能掉以輕心。反過來說,從網上的報導來看,有的地區的資料點被抄,電腦及打印機損失就好幾台,資金幾十萬,甚麼樣的資料點需要這麼大的資金投入呢?!明慧上同修多次強調建立遍地開花式的資料點。為甚麼在如此「重大問題」不看明慧網的態度呢?還有的地區在通訊和聯繫上不注意,結果導致被邪惡鑽了空子,這些方面也是同修在明慧上提出過多次,為甚麼此類問題還是接連不斷的發生?!

路是自己在走,作為同修也不想過多的說甚麼,我只是想說,我們作為大法弟子主體中的一員,又身處在中國大陸,那我們的責任是甚麼呢?一個同修被抓,會對他不修煉的親朋好友產生一定的負面影響,因為常人是最怕受牽連,而且這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多一個正法弟子在外邊會救度多少眾生呀!

基於這一點想法,後來每當我看到這兩個欄目中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時,先從中找到自己的不足和應該引以為戒的地方,然後每當這時我都會用正念去幫他們。對於同修的迫害就是對我自己的迫害,對於同修的洗腦、關押和酷刑折磨就是對自己的洗腦、關押和酷刑折磨!其實很多同修都有同感,當某一地區出現大面積的迫害時,自己的身體就特別的難受不舒服。這種感覺使我一下子擺脫了從前的麻木和消沉的心裏,以前發正念好像在「幫」別人似的。此時我更深刻的理解了「整體」的內涵。在微觀上看我們分別是完整的獨立的宇宙、在宏觀上看我們不就是一個更大生命的一部份甚至是一個很小的粒子嗎?!就像我們人一樣,當有人用很堅硬的物體猛烈撞擊我們的某一部份時,除了這個部份不舒服之外整個身體都不舒服、精神狀態也不好。所以要想讓全身不痛、精神狀態好就要一定要保證一處都不受傷害。舉這個例子好像不那麼恰當。無論大法弟子之間表面認識還是不認識,無論距離相隔多遠,都有一種物質在內外聯繫著。哪塊兒受迫害這都需要整體去面對。我個人認為,這也許也是大法的圓容不破的因素的一部份吧。

我們發正念不是為了「幫」同修而發,而是發生在同修身上的迫害就是實實在在發生在自己身上,有的只不過沒有表現在我們這個物質空間的表面而已,而在另外空間卻是實實在在發生著。另外作為一名宇宙的保衛者,我們做到了「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了嗎?當然為同修負責不只發正念這一種形式,其它形式也是必不可少的。這也都是講真象的機會就看我們怎樣把握了。

當我悟到這個理之後,頓時發現自己的心胸擴大了好多好多。自己的心裏裝著一切想著一切,此時我的正念好像充滿了全宇宙一樣……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過,我自己還有太多的未修去的變異,在造就「最偉大覺者」的時代怎樣走好自己的路,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才是關鍵。機緣已失去很多,珍惜吧,不要再給自己留下遺憾了!

個人體會,僅供參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