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少女的見證:母被害死父被押,更多親人受迫害(圖)

【明慧網2004年11月4日】照片上的女孩叫紀亞娃,今年15歲,是山東濰坊市的一名初中學生。她原本有一個幸福的童年。照片上幼年的她在媽媽的懷裏與媽媽一起歡笑著,當時是爸爸手舉照相機給他們拍的照片。

紀亞娃的爸爸是1994年修煉大法的,那時亞娃還小。亞娃的爸爸得了乙肝,整天痛苦的上不了班,三十多歲的年紀就到處療養,吃藥,家裏的事都媽媽一人幹,媽媽也沒了歡笑。亞娃的爸爸修煉後,就像是換了個人,媽媽看大法這麼神奇,也修煉了。亞娃說:媽媽自從修煉後,再沒有對亞娃發過火。

歡樂的少女本應有著花一樣美好的歲月,然而,1999年7月20日這個令億萬人震驚的邪惡日子,打破了多少幸福家庭的歡樂、安詳;打碎了多少童年的純真、美好。

2000年12月24日,這個被稱為「平安夜」的日子,卻像災難一樣降臨到亞娃的家,她的媽媽──大法弟子婁愛卿就是在這一夜被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婁愛卿,於2000年12月24日被迫害致死

2000年12月23日是星期六,早上7點多鐘媽媽打來電話,聽到電話鈴聲,還在睡中的亞娃接了電話。媽媽在電話說:告訴你,媽媽又被關到了拘留所了。在此之前,媽媽一直在外流離失所,亞娃很久沒見到媽媽了,但一直覺得媽媽就像在身邊一樣,所以這次接到媽媽的電話,感覺媽媽離得很近,就覺得媽媽很快就會回家來了。

25日「聖誕節」的下午,亞娃剛剛放學回家,就隨著姥姥、姨媽等被單位叫了去了。他們不讓亞娃進屋,隱約中亞娃聽說媽媽病了,病得很厲害,在醫院搶救,亞娃很想得到媽媽的確切消息。很久,他們才告訴了家人說媽媽12月24日已離世。11歲的亞娃在樓道裏聽到這噩耗,驚呆了,前天媽媽的聲音還響在耳邊,她失聲痛哭。

大法小弟子在最痛苦的時候想到的是不再給別人增加痛苦,而是把這一切埋在了心裏。大法弟子「真善忍」的準則不僅僅是在成年人身上得以體現,在這些飽經磨難的孩子來說也是銘記心中。

媽媽被迫害致死後,亞娃第一次去勞教所看小姨,那時小姨還不知道媽媽已被迫害致死。小姨問她:你媽媽呢,她好嗎?。亞娃為了不使小姨難過,就對小姨說:媽媽出遠門了。說完淚水卻忍不住嘩嘩的流下來。

亞娃經常提起媽媽 ,亞娃對姥姥講:「姥姥,沒有媽媽的日子真長啊。」後來亞娃看著媽媽的遺書,看到媽媽被殘忍的惡警毒打的經過,淚水嘩嘩流下。

亞娃很懷念與媽媽一起證實大法的日子。1999年的7月後,媽媽三次進京上訪。媽媽問亞娃去不去北京,亞娃說我去,就這樣她與媽媽2000年10月放假時又一起去了北京。

回來後,亞娃和媽媽一起被關到廣文派出所,亞娃被關在那裏2天,亞娃看到女同修都被挨打了,媽媽也被惡徒打了。

亞娃回家後,廣文派出所打電話給了學校,老師讓亞娃寫保證書,她不寫,老師就不讓上課,讓她在外面蹲著。亞娃就寫了份法輪功真象,講了爸爸、媽媽還有自己煉功受益的事。老師看了後對亞娃說:「過幾天校長要找你談話,如果找你你就說不煉了」。亞娃說:「我做不到。我永遠不會說不煉了。」從那時起,校長再也沒找亞娃。

2000年初的一天,亞娃正在吃飯,傳來了爸爸被抓的消息。3月,有一次外地同修在亞娃家裏交流,惡警這時來了,開交流會的同修都被抓。第二天惡警帶媽媽又回家去抄家,亞娃媽媽阻止他們的非法行為,一惡警打開窗子說:你從這裏跳下去吧,就說你自殺。他又打開電源開關,對亞娃的媽媽說:你怎麼不電死啊,你自己電死吧。

亞娃看到惡警的流氓樣子,還有被抄的凌亂屋子,制止警察:你們不能這樣做。沒有搜查證,甚麼證件都沒有,這不違法嗎?誰知一惡警說:「甚麼違法,政府給定的,對法輪功就這麼做。」

惡警抄完家要走,亞娃看到他們拿走大法書,就與媽媽一起站在門口,不讓他們把書帶走。一名惡警扯著媽媽的辮子把她強拽走了;一名惡警又扯著亞娃的胳膊把她扔在了床上。媽媽被抓的日子裏,有一天惡警來了,說有事找爸爸,他們要帶爸爸走。


大法小弟子紀亞娃


亞娃似乎預感到了甚麼,她哭著對警察說:「我媽媽被你們抓走了,你們再抓走我爸爸,我怎麼辦啊?警察說:」找你爸爸問點事,一會就回來。」

亞娃不相信他們的話,堅持要與爸爸同去。他們帶走了爸爸,亞娃大哭著喊:媽媽被抓了,我不能再沒有爸爸。她拉著爸爸的手不撒開,但這些惡警還是毫無人性的把亞娃和爸爸強行扯開了。

就這樣,爸爸被騙去非法勞教了。

爸爸被勞教後,媽媽被迫害死,亞娃經常夢到媽媽。亞娃對同修阿姨講,最難過的是在學校裏,有時同學的爸爸媽媽去看同宿舍的同學,她就會想起媽媽來。說到這裏,亞娃又哭了,還是那樣靜靜的、默默的流著淚,她已不再是照片上那個歡樂的女孩了,她很少笑,很多時間都是沉默著,思索著,她說她媽媽沒做完的事,她一直在做著,那就是向人們揭露邪惡的這場迫害。

亞娃的媽媽被迫害致死後,家人不想馬上火化,因為這災難來得太突然了,令人難以接受。親人們想留她在這個世界上再過最後一個元旦,可惡警與鄉鎮企業局的責任人逼著火化,並答應給老人和孩子撫恤金為條件。如今婁愛卿已離去近4年了,孩子與老人分文未得到。老人一次次去找鄉鎮企業局的領導要,他們卻一次次推諉。原副局長周立曾當時滿口答應,現在卻說:」婁愛卿是政府迫害死的,不是局裏的事。」至今,還欠婁愛卿10個月的工資和給老人的撫恤金。

亞娃這個才15歲的女孩,5年來,親眼目睹了親人們一個個被殘酷迫害的事實。我們真難以想像,那群緊隨江××的邪惡者們,有一天將怎樣面對這些善良的人們以及他們的兒女,或者是子孫後代。

附:紀亞娃親人們被迫害的事實

紀亞娃的媽媽──大法弟子婁愛卿:女,山東濰坊市鄉鎮企業局供銷公司職工,婁愛卿因煉法輪功曾被多次拘留並停職,2000年10月因進京要求停止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迫害而被拘留,後被決定非法勞教三年。為此,婁愛卿於11月份去外地。

2000年12月20日晚七時許,婁愛卿與徐冰(同時被迫害致死)在青島市黃島區貼「真善忍」、「法輪大法是正法」的不乾膠貼時,被黃島區長江路派出所抓走,該所公安施加嚴刑逼問材料的來源和二人的姓名住址,在公安拷打下於22日獲得了二人的情況。後被濰坊公安拉回關押於奎文區治安拘留所。25日下午5時許,公安通知家人說婁於24日早6時死亡(時隔36小時通知家屬)。家人於第二天到火化廠,那裏已布置了警察,婁被化了濃妝,發現身上多處傷痕。

紀亞娃在火化場見到了媽媽的遺體,她看到媽媽身上全身都是淤血,一條腿的大腿上有像腳印那麼大的傷痕,她就問在場的惡警谷志勇這是怎麼回事,惡警谷志勇說從青島回來就走路一瘸一瘸的。

看到婁愛卿遍體鱗傷,家人們就為她拍了照片,做惡的惡徒驚恐緊張,許多警察包圍了婁愛卿的家屬院,上學的小學生也被阻攔,有的車輛被公安扣留、做訊問筆錄,它們動用大批警察搜膠卷,公安對親屬和工作單位進行了威脅,在長達幾小時的包圍和威脅中,家人無奈被索去了拍攝的底片,公安對社會封鎖消息,對內說死於心臟病,並強迫二人家屬要強行火化屍體,徐冰的8歲男孩和婁愛卿的11歲女孩就這樣失去了母親。 2000年12月28日徐冰的遺體被火化。次日,婁愛卿的遺體也被火化。

紀亞娃的爸爸──大法弟子紀君,山東濰坊市鄉鎮企業局幹部,因堅持法輪大法的修煉被多次非法關押。2000年11月被勞教三年,非法關押於青島勞教所。在裏面受盡了折磨。他並不知道妻子已被迫害致死。釋放時,他還高興得想:準時妻子來接他,誰知等待他的是噩耗。他當時真是萬念俱灰,天空都成了黑色,無法用語言形容心中的淒苦,悲涼。紀君在孩子面前沒掉過淚。但亞娃說:很難過的時候,爸爸都是自己偷偷的流淚。

紀亞娃的小姨──大法弟子婁紅梅,三次被非法刑事拘留,多次非法治安拘留;丈夫李天民被非法抓捕後,她經常受到無故騷擾,拘留,電話監聽;監視居住;他們賴以生存的「青年服務社」(經營複印打字等)多次被查封搜查,被逼無奈最終不得不轉讓他人 。

2000年10月27日婁紅梅被非法勞教3年。丈夫被非法判刑4年,在非法勞教期間,姐姐婁愛卿被迫害致死,婆婆因思念牽掛兒子、兒媳婦,也離世而去。

紀亞娃的姨父──李天民,男,37歲,原濰坊市輔導站站長。於1999年7月20日被非法逮捕。罪名是「泄漏國家機密」(後這條罪名在法庭上宣布不成立)和「組織濰坊大法弟子圍攻市政府」,一直將其非法關押。

2000年2月2日濰坊市中級法院非法開庭審理,判處他有期徒刑四年。在法庭上他說:「我拒絕為自己請辯護律師,因為我沒有罪,我自己辯護。」當法官問他為何要在審訊記錄上簽字時,他擼起袖子和褲腿,露出仍清晰可見的傷來,說:「這是他們刑訊逼供的結果。」在場群眾嘩然,法官啞言。

李天民在獄中受盡非人折磨,曾寫下一篇血書為自己申冤。在看守所中他用生命開創學法煉功環境,最終被特許可以公開學法煉功。大年初一,濰坊大雪紛飛,為大法弟子鳴不平,他在放風場大聲背誦《論語》,向師父和同所同修們問好。一位同修聽到時感動得淚流滿面,說:「他背的太誠了!」在所裏,只要他提審,便利用一切機會向同修們合十,鼓勵大家說:「要堅定啊!」

李天民於2000年3月被送往濰坊市濰北農場非法關押。

李天民的母親在兒子非法判刑兩年以後去世。這兩年的時間裏,老人的眼淚都哭乾了,最後眼睛接近失明。大年初一的早上,老人失聲痛哭,在場的親人無不感到悲苦。當她聽到婁愛卿被迫害死的消息後,想到為堅持修煉被非法關押在監獄裏的兒子,被非法勞教的兒媳婦,驚恐的晝夜睡不著覺,昏迷不醒三個月。老人曾說:這是我最好的兒子,最孝順的兒子。在老人彌留之際,家人向公安一再請求,在老人離世之前,想讓老人見一面兒子,但市公安局層層研究,不予簽字,老人最終沒能見上日夜思念、牽掛的兒子一面。

紀亞娃的姥姥──大法弟子范福美,67歲,2000年因去北京上訪,被惡人非法抓捕關押。在這幾年裏,老人經歷了二女兒被迫害致死,小女兒被非法勞教,兩個女婿被非法勞教、判刑。老伴聽到女兒死後的消息,不吃不喝倒在床上4天多,面臨生命危險,在這些巨難面前,老人就是憑著對大法的堅定,度過了老來喪子、親人被非法關押的痛苦,意志堅定的走了過來。

紀亞娃的姥爺──剛得法的新學員,面對二女兒婁愛卿被迫害致死,小女兒婁紅梅被非法勞教,兩個女婿紀君和李天民分別被非法勞教、判刑;特別是聽到二女兒死去的消息後,他不吃不喝倒在床上4天多,面臨生命危險。在這些巨難面前,他選擇了自己的路: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原濰坊市鄉鎮企業局、企業局供銷公司負責人電話
韓書儉(局長) 8240058(辦) 13905369270
周立曾(原副局長) 8232260(辦) 8253688(宅)
韓炳新(原供銷公司經理) 8231259(宅)
劉經理(供銷公司經理) 8232293(辦)
局辦公室 8237287 8237294

(註﹕婁愛卿生前單位:濰坊市鄉鎮企業供銷公司
單位主要責任人:周立曾 韓炳新
責任單位及人員:濰坊市、奎文區」610」辦公室,青島市黃島區長江路派出所,
濰坊市奎文區治安拘留所;孫奎珍(奎文區治安拘留所所長、法輪功辦公室負責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