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這樣的悲劇再發生在我們身邊


【明慧網2004年11月3日】這是一個發生在我家的真實故事。我的兩位親人同樣都遭到了嚴重的車禍卻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

一年前。我的丈夫出車禍,當時昏過去了,送醫院檢查有四處骨折,顱內、內臟均無問題,很快就清醒了,可是在醫院住到第二十二天的時候卻死於肺栓塞。

我的女兒兩個月前在廣州也出了車禍,當時也昏過去了,送到醫院搶救,頭部和身體多處破皮青紫,臉腫得很大,睜不開眼,張不了嘴,門牙鬆動變形,下頦處磕得露骨頭。當時沒有記憶,住院三天,出院後恢復的很快,沒有任何後遺症。

我於99年初開始煉法輪功,丈夫一直都不反對,而且還多次幫我到複印社複印師父的新經文,可是到了99年7.20以後,電視、報紙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攻擊,他就不讓我煉了,我說:「我煉法輪功後哪兒表現得不好了,你給我指出來我可以改。」他說:「好也不能煉!國家不讓煉,就不能煉。」給他講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他一概不聽且非常生氣,他只聽電視負面宣傳的一面之詞。

後來為了對我「負責」,他花了百餘元買了十九本誣蔑法輪功的書讓我看。我不看,並告訴他這都是造假的書,他很生氣,甚至想把我送公安局關起來就不煉了。從那以後,我們就只能是各持己見,迴避談論此事。

他出車禍後,我總想跟他說法輪功的真象,不要反對法輪功,但總是不敢說。認為平時說他都很反感,如今他躺在病床上說不是更惹他生氣嗎?他去世後,我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使他認識到「法輪大法好」。如果他改變對大法的看法,可能會有轉機。處理後事時,他的遺像擺在桌子上,我不敢多看。我一看,他的眼睛就盯住我不放,好像在向我乞求甚麼,深深的在期盼我給他甚麼。現在我一回想起來就淚流不止。

生命的代價,教訓太慘痛了。我親愛的同修們,這樣的事情絕不要讓它再發生了。

我女兒出車禍後,跟我談及當時的情況。事情發生在晚上九點多鐘,當時肇事的車逃逸了,她躺在機動車道上不知有多長時間,一個過路人觀察了四、五分鐘後,看人不動,而汽車在她身邊呼呼的過,沒有一個碰到她的,這個好心人報警後,馬上把她送醫院搶救。外科主任說這類事很多〔在廣州的繁華地段〕,前不久有個人出事後,後面的車過來又傷著了,送到醫院就不行了。說她這麼重,恢復這麼快,很少見。這時我女兒說起了她曾對十個以上人說過法輪功好,並說:「我媽媽就是煉法輪功的,可好了!」我也回想起一次片警到我家時,我女兒對警察說:「我媽煉法輪功挺好的,她身體好了性格也好了。」

我們師父說:「就是一個常人今天喊一句「法輪大法好」,師父就要保護他了,…。」(《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我女兒說「法輪大法好」是最純淨的,發自內心的一句話,因為她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也正是因為如此,在她命中難違的大難臨頭時,她得到了我們師父的保護,免去了生命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