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大法之緣(二)

審江決議後,坦桑尼亞的一場正邪交鋒


【明慧網2004年11月29日】以下這個故事,是坦桑尼亞著名的人權組織──達累斯薩拉姆大學人權組織主席白哈蒂敦夫、該大學的學生組織負責人兼心理學教授、以及該人權組織一位白人成員等親口對我們講述的一個真實故事。

背景:

2004年10月24日,坦桑尼亞著名人權組織──達累斯薩拉姆大學人權協會(UDSM-Human Right)通過一個決議,譴責前中國主席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的人權迫害,支持將江澤民送上審判台。

大會指出,正如空氣和水不分國界,任何人或地區對空氣和水的污染侵犯實質上就是對全人類的基本生存資源的侵犯;人權也同樣不分國界,當江澤民決定鎮壓「真善忍」的時候,它是在向全球公民的人權提出挑戰。大會通過一項「譴責中國迫害法輪功學員,支持送江澤民上審判台」的決議,並將決議書連同簽名送呈聯合國秘書長安南,抄送坦桑尼亞外交部,中國駐坦桑尼亞大使館及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這個決議案當時通過網絡向全部非洲的人權組織發送了一遍。以下講述的是審江決議通過後發生的故事。

10月29日:向中國大使館遞交決議信

10月29日星期五,數名達累斯薩拉姆大學人權協會的代表帶著有全校6百多名學生的簽名決議,來到中國大使館前正式向中國大使遞交該決議書。大使拒絕讓學生走進中國大使館的大門,也拒絕接信。

所有參與遞信的人權協會代表都是坦桑尼亞的本地居民。其中有一位是白人成員。沒想到大使一看到這位白人,本來就沉著的臉就更難看了。「你代表西方反華勢力!馬上給我離開這裏!」大使二話沒說,咆哮著把這個白人趕走了。

這位白人是法律系的學生,從美國來坦桑尼亞留學。很多美國人、加拿大人都選擇來坦桑尼亞進修人權課程,因為這裏人權組織活動之活躍在全球是聞名的。「和你們分享這段小插曲,只是因為這件事從頭到尾讓我感到可笑。」這位白人後來來到坦桑尼亞海灘煉功點和大家分享這件事時說。

11月3日:大學校園內的一場正邪交鋒

拒絕接信的中國駐坦桑尼亞大使於永泰第二週親自到達累斯薩拉姆大學和校方交涉,要求校方撤銷該決議並發表公開聲明。校方表示,該人權組織是學生組織,校方無法作越權要求。建議中國大使與該人權組織直接談話。於永泰要求校方安排與所有人權組織「領導」、此外「必須有一個學校的老師在場」。校方答應了。

2天後,11月3日,達累斯薩拉姆大學人權協會主席、副主席、秘書和財務;加上大學學生服務部主任的一位心理學教授在大學校園內和大使見面了。會談共持續了3小時。

學生代表們發現,大使及其秘書近3個小時所有想要表述的,就是指稱法輪功是×教,被西方反華勢力利用。但是沒有任何事實根據。學生們還發現,大使一直竭力否認中國存在對法輪功的迫害。

學生們問,既然你們否認有迫害,那麼你們倒說說共產黨是怎麼對待法輪功學員的?大使說,我們是春風化雨的教育、再教育。學生問,如果教育失敗了怎麼辦呢。大使說,我們還是教育。學生覺得很可笑,說該不是洗腦轉化吧。聯合國人權報告及國際特赦組織的年度報告中,確實有很多有關這些洗腦班如何將健康人迫害致死的報導。學生們又問,既然你們否認迫害,那些反映迫害的照片是從哪裏來的?大使說都是法輪功「假造」的。

大使這時舉例發揮說,法輪功是如何造假製造新聞的呢?南非槍擊事件就是一個「典型」:「事實」上根本沒有槍擊案這件事,梁大衛的受傷也都是法輪功「造謠造出來的」。

學生們再也沒想到,大使會舉這個例子。協會主席白哈蒂敦夫馬上接他的話說,你說的就是那個從澳洲趕來南非起訴中國副主席曾慶紅的法輪功學員梁大衛嗎?上週我們才在學校裏見過面。我讀過很多有關他的報導。他來我們學校給我們做演講,並證實了煉法輪功在他身上發生的奇蹟:我們看到了他雙腳三個月前槍傷留下來的傷疤。他現在能打坐煉功了,還不用拐杖就能走了!

「大使當時就傻了,就愣在那裏了。他說,甚麼,梁大衛來了?甚麼時候來的?」白哈蒂敦夫在描述當時的情景時說。但是很可悲的是,他又接著撒謊,重複他的謊言。不過從這以後,黑白、是非在學生們的心裏就已經很明白了。

最後大使見學生們的心似乎一點沒動,就說,你們不能偏袒法輪功一方的,你們也要聽一聽我們的。學生便表示,這裏是民主國家,決議不是一個人就做出來的。審江決議案是我們所有成員共同討論後的決定。如果你想我們接受你那一方的說辭,你們為甚麼不也來到我們大學,也給我們做一個講座,講一講你們的解釋呢?大使馬上說,我沒空。我已經給你們幾個講了2個多小時,沒空再花時間了。跟你們下面的成員傳達是你們的事。

最後他還補充了一句,你們這樣做是損害坦桑尼亞和中國人民的友誼。學生馬上反駁說,我們不是反對中坦友誼,只是針對人權問題。我們維護的是人權。我們希望煉法輪功的人也有正當的權利,有信仰的自由。

會談就這樣不了了之,草草收場了。

「校園裏,大家都說我們是英雄」

大約過了一星期,海外法輪功學員再度來到坦桑尼亞。聽完了這段故事後,學員們便去學校約見那位參加了會談的教授。教授一聽是法輪功學員來了,馬上放下手中其他事,和法輪功學員見面。

法輪功學員是因為擔心這位教授不了解法輪功而受謊言的矇蔽。結果發現這位教授思想很開放。了解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實情況後,他問的幾個有關問題學員都給他以詳盡的解答。最後他高興的說,我已經很明白了。我高興你們能來,告訴我真象,讓我有一個正確的方向去看待法輪功問題。我們高興。我也把我的經歷跟他講,回國的經歷。給他看圖片,讓他體會到迫害是甚麼。

學員們也再次見到了人權協會的學生代表。學員說,感謝你們的正義,在壓力面前敢於頂住邪惡,難能可貴!在正義與邪惡之間沒有中間點,中間點就是向邪惡妥協。所以在壓力面前,你們一定不要退縮,要迎上去跟邪惡交鋒。要堅持正念,堅持正義。一定要堅持到底。將來你們會知道你們做了一件多麼了不起的事,多麼偉大的事,

學生們也很高興再次見到法輪功學員。他們說:你們放心!我們明白甚麼是黑白是非曲直。其實,每一次見到你們,我們心裏就更踏實,更有信心,更有力量,更何況,我們現在在校園裏面,大夥兒都稱我們幾個是英雄,是敢於與惡勢力鬥智鬥勇、捍衛人權的英雄。

學員們高興的說,好,全球的法輪功學員都會以正念堅定的支持你們!

後記

坦桑尼亞這片國土上沒有發生過戰爭。這裏的人很和平、善良。達累斯薩拉姆(Dar es Salaam)這個詞在當地語言意味著和平。湊巧的是,這個城市的地理形狀酷似一支鴿子,和平鴿。在這片土地上,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一接觸大法,人民的內心都會一顫,然後做出選擇;大法在坦桑尼亞已經開始生根。深入人心。剛剛在這片土地上發生的這場正邪交鋒,這個民族做出的正義決定,必將為這個民族開創一個美好的未來。而未來,大法必將飛速的超越種族、超越宗教的吸引越來越多的人走入修煉的行列。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