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大法之緣(一)──烏干達:真象的力量(圖)

【明慧網2004年11月28日】在烏干達,國會大廈前的門衛接過我們的傳單一看,馬上笑了:「法輪功!法輪功來到了烏干達!你們知道嗎?我早就知道法輪功了……很多有關迫害的情況我都從網上知道了……讓我幫助你們……」

2004年6月28日發生在南非的槍擊事件,令我們萌發了到南非及其他非洲國家講真象的念頭。10月26日至11月8日兩週期間的烏干達洪法之旅,令我們體會到非洲眾生對大法的等待與企盼,更切身體會到大法的洪大與慈悲。

* 著名大酒店老闆:歡迎你們來!

10月26日到烏干達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煉功點建立起來。在首都坎帕拉我們轉了一圈,發現當地某著名國際大酒店前的公園比較理想。據說那是坎帕拉唯一安靜優雅,而且管理得非常好的公園。公園外面有大草坪,而且是向公眾開放的。我們決定去找酒店老闆,商討在該公園建煉功點事宜。

我們先見到的是酒店公共關係部經理,是烏干達當地女子。我們向她講明了法輪功真象。她非常受震動和鼓舞,馬上說請等一下,讓我去和老闆談。幾個小時後,她給我們回了個電話。她說,老闆表示以前就聽說過法輪功,歡迎你們的到來!這個公園的管理權屬於我們酒店,我們歡迎你們隨時來,想用多長時間就多長時間!

這樣,我們到烏干達的第二天就把煉功點建起來了。

那位大酒店的公關部經理還說,既然在這裏成立煉功點,你們一定希望有更多的人來啊。讓我來邀請所有我認識的媒體,讓他們來採訪你們,讓他們幫助你們廣而告之。接著她主動給所有她認識的媒體打電話,然後把電話號碼給了我們。

接受記者採訪

所有她邀請的媒體都來了,並作了相應報導:2家主流報紙;一家週報;當地最大的電視台及唯一一家非商業電台。其中烏干達廣播電台分別用英文及當地語言定時播放法輪功煉功點的煉功學法時間;電視台記者在看了真象光碟後很興奮,先後專程到煉功點採訪了我們及當地來學法煉功的學員,並決定在新聞報導之外做一個有關法輪功真象的深入專題報導。

* 煉功點迅速成長

新建的煉功點

在接觸傳媒推廣煉功點的同時,我們還派發了上千張洪法傳單。

在煉功點的第一天雖然只有我們在那裏煉功,但已經吸引了許多到公園來遊樂休息的當地民眾在周圍饒有興致的觀望。第二天,三個當地人走了進來。這三個人至今仍每天在那裏煉功,其中兩個已成為該煉功點的負責人;接下來的日子裏,拿過傳單的、看過電視及聽過收音機廣播的很多當地民眾也陸陸續續加入了我們的煉功行列。人多的時候有8-9個人甚至達20人。很多剛開始是因為免費教功而來,但真正使他們留下來的,是大法的神奇。

一位在當地做小生意的老闆對法輪功功法非常感興趣,他親自參加了煉功後,回去便把他手下所有員工叫了過來,讓他們煉功。他還把法輪功及煉功點介紹給了他所認識的朋友。

一位名叫理查德的男孩剛剛走入我們的煉功場就感到了能量。接下來他便主動要求參加我們煉功後的看書學法發正念。他說他非常感動,這就是他等待了很久的東西。「你們為甚麼不早來4、5年呢。我要是能早得法就好了!」他說。我們便說,你也沒有晚,你現在是烏干達第一個學法的人,要珍惜啊。他說:我會,我覺得很自豪。從此以後只要煉功的時候有人來要求學功,他便會主動去教;遇到當地人聽不懂我們講的英文時,他們便主動承擔起翻譯的工作。大家很快形成了一個協調融洽的團隊。

* 大學裏的有緣人

在當地一家著名大學洪法的時候,我們見到一位大學法律系的執行主任。當聽說我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他的表情顯得十分激動,好像見到了失散多年的親人一樣,

他說數年前在愛爾蘭學習的時候,他曾經接觸過當地的法輪功學員,讀過《轉法輪》。他說非常驚奇在烏干達居然能再次接觸到法輪功。他相信這是他和大法的緣份。大學法律系的學生有人權課程,這位教授到其中一個課堂上介紹法輪功。課堂上反應很熱烈,課後一位當地學生留了下來,問我們怎樣才能成為法輪功學員。

* 烏干達的中國女子與中國大使館

在一家大酒店裏和當地人洪法的時候,一位少言寡語的中國女子趁人不注意的時候給我們塞了一張寫著她的電話號碼的字條,請我們有空的時候給她打電話。

2天之後,我們回了她的電話,並相約在某處見面。見面的時候,她顯得特別激動,說不知為甚麼,在異鄉見到法輪功學員,就好像見到久別的親人一樣,分開的兩個日子裏,她也整整哭了兩天。她說她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她是遼寧人,妹妹的一家都是法輪功學員,然而在過去的5年中,她妹妹全家都被迫害得非常慘,她伸冤無處,上訴無門,對生活幾乎絕望,於是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出國,並在自己安定後設法把妹妹的仍在苦難中的孩子接出國撫養。可是來到烏干達後,自己一直掙扎在艱難之中,營救妹妹的孩子的事就更遙遙無期了,所以內心感到十分悲苦以至絕望。她就是在這種環境下見到我們的。

我們告訴她,我們非常理解也非常同情她的處境,也告訴她,在中國大陸,還有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家裏仍在遭遇著同樣的慘境。江澤民利用共產黨發動的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傷及的是上億人的家庭,因此是一場全民迫害。這也是為甚麼目前全球有超過20多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正在起訴江及其幫兇,要求國際法庭公審江澤民,而且審江的呼聲越來越高的原因。此外,我們也告訴她,海外還有一個營救法輪功學員家屬的組織,我們會設法幫助她與這個組織聯繫上,以爭取幫助她把她妹妹的孩子營救出來。

這位女子又哭了。她問我們,她能不能學法輪功。我們告訴她,當然能!便借給她一本《轉法輪》,讓她先看。幾天後,她再次找到我們,要求學煉法輪功。

這位中國女子的遭遇,促使我們來到中國大使館,向在那裏工作的仍被矇蔽的中國人講清真象。來到中國大使館,我們要求見大使,並在候客室等待。不久,第一秘書走了下來,口氣生硬的問,你們有甚麼問題。一位女學員很平靜的講述我們為甚麼來,講明法輪功在國內受迫害的真象。她告訴那位一秘說,迫害是江澤民的獨裁命令,而不是中國人的決定。沒想到一秘聽到後馬上很僵硬的筆直的站起來,對門衛說,帶他們出去。然後逃也似的跑掉了,顯得非常害怕的樣子。在場的西人學員對中國使館官員的表現感到很不可思議,也覺得很可悲。

* 國會大廈的門衛:我早就知道法輪功了

在烏干達的國會大廈前,門衛一接我們的傳單,馬上笑了:「法輪功!法輪功來到了烏干達!」學員問:「你了解法輪功嗎?」他說:「我早知道了。我當時一聽到法輪功,自己就上網查資料找真象了,所以很多迫害的真實情況都知道。讓我來幫助你們!」接下來他給了我們很多幫助。告訴我們怎樣走捷徑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相關政府部門。

我們還給坎帕拉所有圖書館贈送法輪功的書,包括大學圖書館和市中心圖書館等。圖書管理人員非常高興。遺憾的是我們沒有帶更多的書。

* 後記

兩週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臨離開烏干達前,我們再次去了那家大酒店,並給經理送去一束花,感謝他對大法的支持和幫助。

我們感到,烏干達國家雖然人很窮,但是人們對信仰的追求都很虔誠,互相之間很容忍。我們看到,大法的到來,激起了人們內心最深處對大法的渴望;我們相信也衷心祝願,得了法的烏干達人民都有光明美好的未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8/90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