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滄桑終得救 講清真象救眾生

【明慧網2004年11月24日】貴州紫雲縣大法弟子老權(化名),現年74歲,解放初參加工作,1991年退休,1997年7月開始修煉。得法前他患有游走性風濕關節炎,經20多年醫治無效,另外還有高血壓、腦血管硬化、心臟病等。修煉後,老權身上的這些病全好了,一身輕鬆,心情舒暢。

那時我們幾個同修每天想的是如何到鄉鎮、農村、機關同事中洪法。經過大家努力,紫雲縣由初期的十多個人只有一個學法煉功點,發展到縣城有三個點,共有100多人參加煉功,鄉鎮的貓雲、猴場、水塘、洛河、狗場、平壩、貓場都有人煉功。正當越來越多的人得法修煉的時候,小人江XX卻心生妒忌,害怕已有1億人修煉的法輪功動搖它的政權,便於1999年7月20日公開對修煉「真善忍」的善良民眾發動血腥鎮壓,其恐怖程度真有黑雲壓城之勢。

老權雖沒有像其他許多大法弟子那樣被抓、被關、勞教、判刑、受酷刑之苦,但精神上受的壓力還是比較大的。

他曾經歷過鎮反、三反、肅反、思想改造、整風、反右、大躍進、文革、清查四人幫等運動。在運動中,當老「運動員」,搞得很長時間抬不起頭。人人都被整怕了,一有運動,人人自危,個個躲得遠遠的。

懾於當時形勢,孩子也打電話喊他別煉了,親朋好友也勸不要煉了,怕孩子被下崗,但他堅修不動搖。他家裏電話被監控,有一次安順朋友打電話叫國慶節去參加他兒子的婚禮,他們認為有法輪功的人同他聯繫,就叫管政法的縣委副書記打電話問,他照直說了才了事。在「十六大」召開期間,縣政法委副書記陸中林專門布置對他們的監控,叫單位的李中書、李德勤來家打招呼說貓雲設卡、武警進駐電視台,不准走動,在外不要煉法輪功。在外面很多人都用奇異的眼光看他們,說他們頑固,和政府對著幹,是政治問題,有人勸練其它功,有人勸他不要出去宣傳,否則被抓吃不了那苦,把飯碗打了划不來等。但他始終不動心,我們為了師父的清白,大法的清白,很多同修因此被關被打,受盡酷刑,甚至犧牲了生命。他的命是師父給的,要不修煉早都沒命了,現在還怕甚麼死!一定要堅修不動搖。

為了讓人們明白真象,老權積極向人們講大法的實情。他開始發傳單,雖因年紀大,右眼失明等不便,但他仍克服困難去做,雖少些,但終是盡了一份力。後來同修韋興智、曹永昌被勞教後,有些人放棄不煉了,他就和一些同修去鼓勵他們。2003年11月8日曾燕、寇金琴因散發真象資料被惡人舉報遭非法關押後,有些人害怕不出來了,他就其他同修發正念除惡,並和其他同修一起在經濟上幫助曾燕的孩子解決困難,負責傳遞資料,鼓勵大家繼續堅持,過一段時間後,大家的思想終於穩定下來了。

在講真象中遇到的一個困難是人們被運動搞怕了,給他們講時他們是思想保持距離,不信、不傳、不沾邊,比較熟的朋友,你給他講他不反對,但高低好壞不說話。一般的人他思想反感、臉色不好看。後來他就採取開始閒談,然後找機會把真象話題插進去,效果就好點了。近來他採取面對面講真象的方式,效果就比較好了。

在傳遞資料方面遇到的困難不少,有時去給同修送一份資料要跑兩三次,有時去沒人只好放在他工作服裏,以後再告訴他。有一個同修的愛人孩子反對他修煉,有一次給他送資料時被他愛人看到了,就被他家姑娘來罵老權並威脅說要舉報,還有的怕別人知道他在煉功,就只有晚上天黑盡後才去,有一次是夏天晚快九點才去,可是他家有客人,就只好以後再去。

當然,這些苦作為修煉人來講算不了甚麼,老權說只是把它記錄下來作為修煉人的經歷而已,與其他同修比差得很遠,但決心緊跟師父堅修到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