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的庭院變成集體煉功點 場面壯觀


【明慧網2004年11月22日】我是一名剛剛修煉法輪大法的河北省新學員,把發生在我、親友、單位同事的真實故事講給大家聽。

我婆婆是個較早修煉的弟子,因婆婆眼睛不好,自己看書有困難。我們不在一起生活,不過一有機會,婆婆就讓我給她念《轉法輪》這本書。從那時起,我就知道了法輪大法是好功法。我當時正上班,家裏、單位都很忙,身體又很好,也沒有修煉法輪大法的意思。

我們單位的一個女同事因患有嚴重的皮膚病「牛皮癬」,跑了多家大醫院,花了近萬元,也沒有效果。為了治病把頭髮都剃光了,常年戴個白帽子。愛人要和她離婚,她只好常年住在娘家,別提多痛苦了。後來她煉了法輪大法,皮膚病完全好了,和愛人又和好如初,生活很幸福。

當99年中國邪惡勢力鎮壓迫害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時,每天的報紙電視全是造謠誣陷這類事情。單位每天讀報紙,傳達上頭文件,把煉法輪功的人員全監控起來,把所有有關法輪大法的書及錄音帶都收上來。一時間,單位的人們議論紛紛,都跟著電視上說的去說,說法輪功如何不好。因我多少接觸過大法的書,又聽我婆婆經常講大法是讓人修心性,修真善忍,叫人做好人,我又看到書裏說的,不讓修煉者參與政治,不讓爭名爭利,又說不讓殺生,更不能自殺,自殺也是罪過。所以我不相信報紙電視上說的一切,當人們議論說法輪大法不好時,我就和他們爭辯,把我在書裏看到的和他們講理,反正我當時也沒煉法輪功,我也不怕啥。在家裏,電視一出現這類反對和鎮壓法輪功的鏡頭,我就換台或關掉電視。

我弟弟前年初突然去世。真是禍不單行,去年初我弟媳又得了尿毒症,去北京就診,醫院說已到晚期了,給開了一些藥就讓她回家了。

回到家她精神完全崩潰了,連坐都坐不起來了。可憐我的小姪子頭年沒爸,現在媽也不行了。我愁得吃不下睡不著,日夜苦想也想不出救她的辦法。一天夜裏,我突然想起了法輪功,何不讓她煉法輪功?我高興得沒有睡意了,一直等到天亮,趕快給我妹妹打電話(我家在外地),讓她告訴弟媳趕快修煉法輪大法。當時因她身體太虛弱了,我們就陪她去了張家口附屬醫院做了血液透析,同時給她胳膊上做了個漏,以備一個月後在當地醫院做透析用。我告訴她找老家(蔚縣)大法弟子教她,如打坐困難先靠著被子,看師父講法的錄像或聽錄音帶。她當時就說:「我聽姐姐的,好好修煉法輪大法。」

之後,她又去縣醫院做過一次透析,就跟別人學煉法輪功。也就三四天後,她能自己打坐了,精神也好多了,就把胳膊上的漏去掉了。大概過了十幾天,半夜一點多鐘,她想解手,拉燈看見從胳膊上漏的口處流血了,被子全被浸透了,地上還流了半地血,把她兒子嚇得渾身發抖,忙給我妹妹打電話。大家送她到縣醫院,正是半夜,醫院不願意管,讓轉市醫院。家裏人又怕路遠死在半路,找中醫院大夫的親友給處理了一下。大家一致認為她需要輸血,因她患有缺鐵性貧血。於是先給她測血色素,結果血色素正常,大家覺得奇怪,懷疑看錯了,再測仍正常,就回家了。她自己的身體也不覺得難受。

兩個月後,身體基本好了,每天除了學法煉功之外,還能幹家務活,做飯了。她的變化不但家裏清楚是法輪大法救了她,連街坊四鄰都看到了一個快要死的人因修煉了法輪大法現在的良好狀態,所以一些身體不太好的人都到她這兒想學煉法輪功。

現在她家的大院兒就是一個很有規模也很正規的煉功場所。每天早上兩小時,二十多個人排開陣勢,高聲放著煉功音樂,場面既嚴肅又壯觀,天天如此。現在煉功者的隊伍還在壯大,周圍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啦!

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法輪大法如此之好,如此神奇。我以前總認為身體有病之人才去煉法輪功,像我身體不錯,就不要煉了。我婆婆說你也內退了,沒事幹你就看看法輪大法的書吧,給了我兩本書。沒想到這回我一拿起《轉法輪》這本書就再也放不下了,真有一種與這本書相見恨晚的感覺。全部看完後,我對我以前沒早點修煉法輪大法悔恨至極,又感到如今得法的幸運。

每當想到師父在為救度世人所做的努力和犧牲,我就止不住熱淚滾滾。雖然我剛剛修煉,但我會向老同修們學習,走出去向同事,朋友,講真象,讓他們得法修煉。

農曆九月初一下午四點多鐘,我家裏發生了一件奇妙的事:四年前一位朋友給的一盆荷葉梅花放在家裏窗台上,我給幾盆花都澆了水,可就這盆竟發出了有五個音符的美妙音樂,足足有三四分鐘時間。我一興奮就非讓我兒子聽聽,可他聽不見。我悟到:自然界一切生物都是有靈性的,正如師父講的那樣,要善待一切生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