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眾生真急迫

【明慧網2004年11月22日】我是中國大陸一名新得法11個月的弟子,我想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說明,眾生覓法等法如何之急迫,講真象救眾生如何之必要,請同修慈悲指正。

* 瞬間消去百丈冰

1998年春,丈夫的同學送來一本書,那是我第一次讀到師尊的《轉法輪》。當時感覺:一是從來沒有人把修煉說得如此清楚;二是這本書說的理是圓容的,但心中還疑疑惑惑。恰恰此時,一個出租司機談起法輪功,使我覺得法輪功「境界畢竟不高」,便再未做深入了解。

2003年11月24日,一位久失聯繫的外地朋友與我徹夜長談。他已經修煉大法8年,他講了自己的修煉體會,也回答了我的所有疑問。25日清晨,我回到家中,從書架上捧起《轉法輪》拜讀。通讀下來,心中頓時天開日朗:這就是我要尋覓的真經啊!而且奇妙的是和我第一次讀根本不一樣了!當讀到274頁,「師父用功能把他儲存的思維打開,一下子想起來了,這不是師父嗎?」我的熱淚奪眶而出,哽咽久久難抑,「尋師幾多年,一朝親得見」,那幸福和酸楚無法用語言形容。

2004年正月十五,我專程到朋友所在地,他的夫人和女兒教會了我五套功法。我回家一段時間後,他介紹了一位本地女同修幫助我,這位同修為人大公無私,修煉嚴謹紮實。她幫我找全了師父的經文,又引見我結識另兩位同修。她們三人每週輔導我1─2個下午,在我最初全面領悟法上給了我極大的幫助。後來一位在外流離失所4年的老同修聽說了我的情況,幾次坐1個多小時的車來引導我,在她們身上我感受到了回家的溫暖和淨土的安恬。在大家的幫助下,在大法中我日新月異的進步著。

* 慈悲智慧講真象

講真象開始時我經驗不足,往往一下講高了,這邊紅頭脹臉,那邊無動於衷。我就反覆講、長時間講,並細細體會師尊「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的精髓。漸漸摸索出規律:見面時間短的陌生人,從他立場找個角度切入,和有病人的談治病、和下崗的談政府腐敗、和愛美的談性命雙修的效果、和信佛的談不同法門,十言八語讓他明白自焚、殺人是謊言;在破常人的殼時,文化程度不高的只要揭穿謊言,說明法輪功有健身祛病奇效就能使他轉變觀念;文化程度較高的各有執著,要針對不同情況破除障礙。

對無神論的,我從歷史、從哲學,講古今中外各家的不同立場、古老的修煉傳統、耶穌和釋迦牟尼是真實的歷史人物、牛頓及愛因斯坦的思想走向,來說明無神論不是甚麼絕對真理,而是眾家一說而已;對迷信科學的,從科學的歷史講它只是發展中人的認識,是有限的;對執著利益者講,修煉大法強身開智是獲利最大的好事……使他們能從不同角度破除偏見,理解和支持大法。

講真象我們要堅定信心。師尊告訴我們,眾生都為法而來的。我見過一個8個月的嬰兒第一次看到師父的法像,捧在手裏,臉上百感交集的表情,口中咿呀不已的呼喚。11個月時,她爬到床上對著我借給她母親的《轉法輪》,連連磕頭。童心洞明啊!現在這個早產1個月、出生便吸氧的小生命,已經會喊「師父」了,儼然一個小弟子。一位善良的老人,一生辛苦向佛心誠,識字不多,卻天天看佛教有關書籍,已經吃素好幾個月。我送去了大法書籍並講了自己對佛教的認識,她加入了大法修煉者的行列。看著那雙瞬間亮起來的眼睛,怎能不承認人們等正法已望穿秋水?我們的使命不就是把師父的宇宙大法傳遞到苦盼的人面前麼?

其次,講真象一定有慈悲心。有一次我的一位朋友看了大法書,卻出言不敬,同修不願再理他,他卻喊了一聲:「你度不度我?」我聽後心中一震,師父為了眾生從大穹至高點一步步走到生命最低層,耗盡心血,吃遍苦楚,不計眾生歷史上所有過,衝破千險萬阻來救度,我們有甚麼理由不做到不計親仇,不嫌難易?又怎麼能在人中分出該救不該救呢?我們的使命是救度。

* 救度眾生快快快

做得好的同修,真讓人肅然起敬。一位被通緝的老同修,離家4年,顛沛流離中做了大量工作:發真象材料、講真象早出晚歸,走遍了哈爾濱大街小巷;給校友、同事不斷發信件講真象;即使擦肩而過的認識人,她一定叮嚀:記住「法輪大法好」。她早忘了自己的安危,一思一念不離法。

其實,在人的世界我們能失去的,不過人的名、利、情或人皮,為了那無比美好的新天宇,化身齏粉又何憾之有?況且還並非如此,等待真正大法弟子的是師父為我們安排好的美好未來。

我做的工作十分微薄有限,但我一直堅信真理的力量,如今,通過我已有十餘個結緣人走入大法修煉、二十餘位有緣人拜讀過《轉法輪》,還有更多的相熟與陌生人了解大法真象後幡然醒悟,就像一個點燃大火的火種,這些人每一個又使多少人得救?多少龐大的天體免於毀滅?多說一句話,多救一個人。正法之勢已如列車風馳電掣隆隆而來,世人猶如在鐵軌間玩耍入迷的孩童,新宇宙的佛、道、神,快,快,快行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2/救度眾生真急迫-89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