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學員家屬:我從迷茫中醒悟,理解了親人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網2004年11月20日訊】
  • 大法學員家屬:我從迷茫中醒悟,理解了親人

  • 法輪功學員貸款 金融部門放心

  • 拾金不昧

  • 大法學員家屬:我從迷茫中醒悟,理解了親人

    去年年底,兒媳開始煉起了法輪功,我和兒子堅決不准她煉,最後兒子鬧得要離婚,我在當中起了決定性的作用,兒子聽我的。

    我老伴1997年6月開始修煉,同年8月老伴的母親、妹妹、妹夫等都修煉了法輪功,至今都堅定不移。1999年7.20以後,幾年來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整法輪功,整我老伴,抓去行政拘留、刑事拘留、勞教,多次綁架洗腦班、挨過打。

    2000年2月,三九寒天老伴兒被扒光衣服,挨過凍、吊銬、絕食、灌食、流離失所,聽在耳裏,看到眼裏,記在心裏。幾年來,整法輪功、整我老伴整寒了我的心,我怕家裏又多了一個受迫害、受整的,我就極力的反對,我認為我兒媳煉起了法輪功與我老伴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是分不開的,我罵我老伴,還說了一些對大法、對大法師父不敬的壞話、壞事,到居委會告了密,不想後果,使得老伴又一次綁架洗腦班迫害,我想到了善惡有報,但我不信,帶氣說:一個月不報、兩個月不報、三個月不報,過期作廢。

    事隔一個半月,突然間我的頭痛得實在難忍,一陣陣痛,到醫院急診,診斷為高血壓、腦血栓、心臟病,我從來沒得過這些病,住院十幾天左右很快得到了控制,醫生說我比別人好得快,我思前想後,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知道自己遭報了,現世現報。

    這時我老伴已經被放回,她講了綁架後迫害的經過是非常惡毒的,兒子女兒都哭了,全家都難過萬分,都明白了很多,我恨邪惡、恨江澤民流氓頭子、我恨自己不分好壞,我在心裏懺悔。我找醫生要求出院,當時清明節過了好幾天,我惦記回老家上墳。

    出院的第二天清早老伴陪我上了去老家黃陂的長途汽車,車上正好前後兩個空位,我坐前排和一個小孩同坐,老伴坐我背後與一位老人家同坐,剛坐穩,就聽老人家對我老伴說:你是修佛的,還是個好佛。我老伴笑答到是。老人家又接著說:我是看相的,我直言相告:你老伴(指我)他的魂已經被閻王捏住了,他信你的佛就沒事,不信就很危險了。我老伴拍我一下,問我聽到了沒有,我說聽到了,接著就聽我老伴跟老人家講大法的事,老人家認真的聽,時不時提個問題。

    * 迷茫中醒來

    在老家住了幾天,辦完事回家,不到一個半月,高血壓、腦血栓、心臟病一起發作,來得真猛,趕快到醫院急診,所見醫生個個都說快住院,很危險。我剛出院不久經濟困難,沒辦法,在急診室打完吊針開了藥回家一點沒減輕,一陣連一陣痛,痛得我抱頭大聲喊:受不了!受不了!死了都行,受不了!我想到了大法,我老伴經常在我耳邊講到大法的神奇,千千萬萬的生命受益,我總不太信,我不好意思的對我老伴說:給我讀大法書。我老伴說:師父是大慈大悲的,法也是很嚴肅的,我坐在床上抱著頭痛得前後拜,聽老伴嚴厲的說了幾句後,拿起《轉法輪》在我床邊讀,讀著讀著,聽著聽著,不知讀了多長時間,第二講第三講……我安靜了,不疼了,睡著了,好了。我對不起大法,我對不起李老師,大法的師父太慈悲了,一再給我機會,我在迷茫中醒悟,我親身體悟到了大法的威力。


    法輪功學員貸款 金融部門放心

    講真象中,一天與一位金融部門信貸人員交談,該職員深有感觸的談到金融部門信貸工作中的真實情況:目前銀行發放的貸款到期收不回是一個普遍現象,並呈上升趨勢。為催收貸款,銀行成立了專門的催收貸款辦公室,落實人員逐戶上門催收。但是收效甚微,有的貸款戶甚至耍賴「要還貸款沒錢,要命有一條」。金融部門頭疼極了。而修煉法輪功的人員貸款情況截然不同,貸款期限一到,有的沒有到期,就主動到金融部門還清本息,沒有一個法輪功學員拖欠貸款的。問其原因,回答「我們是煉法輪功的,信仰‘真善忍’,要說真話,辦真事,說話做事要講真,講信用。」金融部門對法輪功學員貸款放心,也願意放貸給他們。


    拾金不昧

    鄧大姐在街上見一位老者的錢掉在地上而他並沒有察覺,繼續往前走。鄧大姐疾步上去將錢拾起交給老者。老者感動的說:謝謝你。鄧大姐回答:不用謝我,是我們的師父,是法輪大法教我們這樣做的,每個大法弟子都會這樣做。老者說:你們師父真好!法輪大法真好!大法弟子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