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尊在廣州傳法的日子


【明慧網2004年11月20日】1994年7月,我有幸參加了師尊在廣州第四期傳法學習班,現在回想起來真是覺得那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也是非常難忘的。

在我未參加學習班之前,還有一個不尋常的人生經歷。那是在我出生以後。我的親生父母也不知甚麼原因把我扔進一個天主教堂。據當地老人講,那裏面的小孩都是孤兒,這些孤兒是由外國人管理的。小孩整天不見天日,所以就死了很多小孩;而我很慶幸,我的養父母把我抱養。聽我母親講把我抱出來時頭上生了一個很大的包,我父親就送我去醫院做手術。從那以後我就落下了後遺症,經常頭痛,參加工作後基本每月要痛一次。止痛藥總吃,但其它病也沒有。

我這個人心腸一直是好的,但脾氣很壞,遇到不順心事總愛發脾氣。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的同事就介紹我去煉法輪功。當她對我說她媽媽要去參加師父在濟南傳法班。叫我也去,說師父能治好多病。當時我沒在意,一直拖到1994年6月底才去公園找她媽媽(那可能當時是緣份未到吧)。她就借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給我看,我二天就把書看完了。明白了一些事。就在7月中旬,我有幸參加師父在廣州傳法學習班,我參加班時,由於人非常多,我們九江一行十多人就拿著聽課證,進了師父講法的禮堂。我們的座位是樓上,看師父不是很清楚。這時師父早就來了。全場都響起了掌聲。師父就說大家坐好,現在開始講課了。我就靜靜的聽,越聽越愛聽,從不知困(因沒學法前總愛犯睏)。

當時師父講法一般都是晚上7-9點,除週末師父就把最後要講的都在一天講完。師父從不遲到。師父講法沒有發言稿,只是從上衣口袋裏拿出一張小紙條。從講課到講完師父從沒有喝口水。工作人員給師父倒水,師父也沒喝,只顧給我們講法傳功,師父是多麼慈悲,多麼平易近人哪!在講到佛家功與佛教時使我明白了。徹徹底底明白了佛教原來是這麼回事啊。在這以前我也曾在廟裏拜佛,廟裏的和尚、方丈、居士都是要錢的,說錢要的越多,佛就會保護你。所以我聽了師父講到這一節時,我明白了師父講的是真實的。現在很多和尚的行為是在敗壞釋迦牟尼佛的法,他們並不是真修的人。

在學習班快結束時,我們幾個人正和師父碰面,我就說,請師父和我們合一張影吧!師父就問我:你們是甚麼地方的?我很興奮的告訴師父:我們是江西九江的。師父一聽帶著微笑說:「江西九江好啊!」師父說我們沒有時間照相,如果要照大家都要照,而且當時學員很多,師父要一視同仁。所以沒照成,但我們還是很高興真正和師尊面對面說話了。

就在學習班結束回來之後,我就按師父所說的話去做。把以前去廟裏的東西送的送,燒的燒。在這同時曾介紹我去廟裏的人(居士)聽說我現在「煉法輪功」不去廟裏了。他大發雷霆。他對我說,我對你不客氣,我要發怒發威。我說我不怕,我有正法師父保護。從那以後此人再也沒有找我,這就像師尊在經文《悟》中所說的「道魔同傳,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一正壓百邪,從那以後我就真正走向回家的路。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0/89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