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決定替江澤民背黑鍋了嗎?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八日】今聞本月16-17日,在胡錦濤作為中國國家主席訪問阿根廷期間,前去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面向胡錦濤和中國代表團乘坐的車隊打出申明「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和要求「法辦江澤民」等內容的橫幅,結果在幾個不同的請願現場,幾乎是在胡錦濤為首的中國代表團眼皮底下,中國大使館官員運作了一系列從法輪功學員手中搶奪橫幅,並撕毀和用刀割毀橫幅的暴力攻擊。

此事不由得令人想起,今年1月在胡錦濤訪問法國期間,海外法輪功學員前往歡迎,並呼籲停止迫害和要求嚴懲江澤民,結果前去和平請願和歡迎的法輪功學員遭到法國警方無理盤查和拘捕。英國廣播公司1月29日報導說,法國的一些報紙因此質問總統希拉克,在此次胡錦濤訪問期間表現得如此卑躬屈膝,到底能為法國帶來多少經濟利益?法國《費加羅日報》評論說,希拉克總統為取悅胡錦濤的所作所為都過份了。《世界日報》認為,對中國糟糕的人權紀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可原諒,「外交從來都不是虛擬的,而是現實的,因此現實主義的外交不能為中國對人權踐踏的事實蓋上虛偽的面紗。」

今年6月,胡錦濤作為中國國家主席訪問歐洲四國。6月8日胡錦濤一行抵達波蘭當天,中國駐波蘭大使館組織的華人歡迎隊伍以其具有中國特色的表達方式,引起了波蘭社會的強烈關注。據美國之音6月10日報導,當時在場的一位波蘭律師迪諾夫斯基說:大陸的歡迎隊伍開始是推推搡搡、高舉紅色橫幅,試圖擋住藏旗和法輪功成員手中寫有「嚴懲江澤民」和「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迪諾夫斯基律師說:「他們非常有攻擊性,一個給歡迎隊伍開車的司機從車上跳下來,要動手打法輪功成員,被波蘭警察攔住。」

對這些在國際上不惜以參與迫害法輪功去討好胡錦濤而造成的惡性侵犯人權、侵犯憲法事件,時至今日,我們未曾聽到胡錦濤本人有任何公開的和私下的正面表示,更未見到肇事者得到半點國家法律法規的懲罰。

此次胡錦濤出訪拉美四國,在阿根廷僅逗留兩天,卻在其眼前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襲擊和平請願法輪功學員的惡性事件。作為中國最高國家領導人,面對中國駐外使館官員及其同伙的這些流氓惡行卻默不作聲,實質上就是默許和鼓勵了。

胡錦濤升任國家主席已經兩年多時間了,在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不但沒有停止,而且還在繼續,每天都有眾多的法輪功學員繼續遭受無理、非法和殘酷迫害,有些地區還出現了升級和更多殘酷案例。這兩年多來,又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強制洗腦,非法判刑、虐殺,又有多少無辜修煉群眾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就在今天(11月18日),在看到阿根廷發生的暴力事件的同時,我們從明慧網上還看到最新登出的近二十個迫害案例,都發生在胡錦濤當政的中國大陸。

其中一起是吉林省第二監獄為爭當「部級監獄」,用針扎、電棍電,把法輪功學員吊起來往身上澆開水;除吃飯、上廁所外24小時坐一種帶稜的小板凳。如再不接受「轉化」,就被強行上「抻床」──用四個環把大法弟子的手腳固定在床上,四個環可以「上勁」,不斷上勁,身體抻起懸空,抻得胳膊、腿的關節、筋骨都脫離,令人像五馬分屍一樣疼痛難忍。此刑幾秒鐘人就疼得昏死過去,只需持續用幾分鐘,受刑者的胳膊、腿就殘廢了,連爬動、穿衣服都不能。

另一例是今年7月曾被江澤民造訪的河南省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該勞教所為了達到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目地,縱惡徒使用拽乳房、螺絲刀捅陰道等惡毒手段折磨女性法輪功學員。

近來揭露重慶大學高壓輸變電專業三年級碩士研究生魏星豔被警察強姦案的法輪功學員都受到了打擊報復。他們堅持維護憲法賦予自己和同伴的基本權利、堅持高尚的信仰和道德,不僅沒有得到胡錦濤政權的鼓勵和支持,反而受到非法判刑和酷刑迫害。

兩年來又折磨死了多少人,多少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散,多少人被抄家、被巨額罰款,多少家庭因受到非法關押迫害,老人孩子失去經濟來源?又有多少個人和單位因為家人、同事煉法輪功而被強行株連?這些,已經不是幾千萬到一億能涵蓋的了。這場迫害製造了無數的社會問題,而這些只是兩年來迫害案情的冰山一角。

對這些,作為中國國家主席的胡錦濤,如何能說明自己沒有責任呢?

胡氏擔任國家主席兩年以來,江澤民小集團以個人需要代替法治,繼續無情踐踏中國憲法、剝奪廣大法輪功學員一切合法權益的行徑,不但沒有得到法律的半點制裁,反而得到胡錦濤的理解、默許和縱容。

「冤有頭,債有主。」法輪功學員對任何權力、政府、政黨沒有興趣,也沒有態度,但我們要追究所有對這場迫害負有責任的個人和團體,而且我們一定要追究到底。這既是為了那些在維護信仰中死難的高貴的同伴,也是為了讓「真善忍」在人們心中有一個正確的位置,為了讓更多的中國人重新樹立正確的道德規範。一個教唆人們排斥和仇恨「真善忍」的國家是不可能有社會穩定和光明的前景的。

江澤民因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功,已註定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在不久的將來,他肯定會受到人間法律的嚴懲和萬眾的唾罵。海外法輪功學員的「審江」、「訴江」和起訴兇手活動,只是中國大陸審江活動的序幕。這是歷史的必然。

我們的問題是,此次阿根廷事件,是否是胡錦濤在江澤民與法輪功之間所做出的一次選擇呢?胡錦濤是否願意和江澤民一起承擔這場迫害的罪責呢?

宇宙的法則在衡量著一切人和事。歷史給予每個人的機會都是適可而止的。

望胡錦濤立刻警醒,憑良知而行使自己的職責。(明慧記者青山評論)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