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要錢還是要國家?要錢!


【明慧網2004年11月16日】在充盈美妙的動感之都香港,鳳凰衛視主辦的中華小姐環球大賽總決賽進行著,那是個張揚美麗的夜晚。總決賽進入八強淘汰賽時﹐採用評委直接介入提問選手的方式。

有評委問4號選手姚佳雯:「你要老公還是要錢?」答:「要錢。」

二問:「要父母還是要錢?」答:「要父母。」

三問:「要國家還是要錢?」答:「要錢。」

美的夜晚,被扭曲了。這位19歲選手來自陝西,在新加坡讀中學,目前在加拿大讀大學。

陝西觀眾當晚看電視,聽了她的回答,極為憤怒,說她丟了陝西人的臉。她的回答也引發了網民們群起攻之。

幾天後,面對社會上的噓聲四起,她解釋說,當時她耳誤,把「國家」聽成「婆家」。

她還說:「評委的普通話不是特別好。我聽錯了。我當然要國家,我是中國人,我連國家都不愛了,還愛甚麼。如果我不愛國,我早就移民了。」

金銀財寶的價值

美女答問引起非議

筆者當時在場,全場幾乎沒有人聽成「婆家」。即使誤聽了,她當時看到現場和主持人的反應,為甚麼不當即作解釋?在總決賽結束的聚會上,筆者也在場,面對議論,她也沒有表白過「誤聽」帶給她的怨啊。

有評委問16號選手楊潔:「你們今天身上戴的珠寶合起來有3000萬港元,如果給你挑選,是要四川九寨溝那匹陪伴你走過山路而受了傷的老馬,還是你身上戴的珠寶?」答:「要珠寶,不要馬。」再問:「如果再給你選擇,要男人還是珠寶?」答:「要珠寶。」22歲的楊潔來自北京。

選手們的坦誠回答,令全場嘩然﹐也令評委汗顏。其實,金錢可愛,誰都喜歡,誰都有賺錢的衝動,只要來源合法合理。但人總得有點精神。

時下,國人對奧運冠軍田亮和郭晶晶的非議之聲四起。絕大部份奧運明星,都已回到訓練場上,中國跳水隊的冬訓11月1日就開始了。不過,這些天,從電視上依然常常能看到,田與郭在各種社交場合的身影,出席廣告活動和收取企業公司贈品,四處作秀,到處掘金。奪金與掘金,此金非那金。

他倆天天被閃光燈晃得眼花繚亂,處處被媒體追蹤報導,成了娛樂圈中人。田亮的微笑雖依舊迷人,但嘴角已現疲憊;郭晶晶光彩雖依舊照人,但面色已見憔悴。

在香港,郭解釋說,現在他倆還是休假期,休息是為了更好地訓練。跳水隊領隊卻公開指責他倆逾期不歸。可謂公婆之說,外人也難以明白。看他倆在香港安排得密麻麻的行程,如此曝光式的「休息」,似乎難以自圓其說。再說,中國體育運動員培養體制與外國不同,政府的巨大投入,都是納稅人的錢啊。有消息說,培養一個奧運金牌運動員,花去的錢數以千萬計。

不同的境界

參加中華小姐環球賽選手

說起奧運,說起金錢,就想起來自陝西省勉縣的雅典殘疾人奧運會F58級鐵餅冠軍陳永剛。這位勉縣老道寺鎮中學體育教師,在大學時患骨癌,高位截肢,開始殘疾人運動生涯。

賽前,他就表白,希望能拿銅牌,因為有5萬元人民幣獎金,他都計劃好如何安排這筆獎金:1萬元還債,患病欠下的債務;1萬元用於繼續治病;1萬元孝敬父母,父母為他治病四處奔波借錢;1萬元補身子,防癌細胞繼續擴散;還有1萬元買輪椅配假肢,去雅典坐的輪椅是中國殘疾人聯合會借他的。

他需要錢,國人都理解他,同情他,更紛紛資助他,當地都把他視作身邊的英雄。

那天鳳凰衛視中華小姐選舉,評委問1號選手戚潔:「錢和老公,你要哪一個?」答:「要老公,愛情比錢更重要。」評委問35號選手劉星韻:「如果你今晚贏得獎金100萬,你會分給甚麼人?」答:「捐助一部份給我們在四川訓練時見到的那些村民。那裏的孩子眼睛不好,高原的紫外線強,又缺少吃蔬菜。然後,給我外婆一點錢,她生病住醫院半年了,花了很多錢。另外留一點給自己,我想去美國或者英國讀書,這需要不少錢。」

她的回答贏得全場掌聲。

人需要錢,但執著拜金主義,就低俗了。浙江省杭州市政府修復西湖15景,前不久推出蘇小小墓。安置蘇小小墓的亭子叫「慕才亭」,以紀念這位江南才女。

不過,這風雅之地很快變成「投幣遊樂場」了。天天上演一出出鬧劇,遊客紛紛往蘇小小墓上貼硬幣,據說這樣能帶來財氣,擠不進去的,乾脆在外扔硬幣。管理員說,每天可收集到數千枚硬幣,不到一週,蘇小小墓因被摸而出現裂縫。「慕才亭」成了「摸財亭」。

文化產生變異,折射出時下人們急於致富的心態,由命運安排,不勞而獲,迅速致富。

「慕才」成為「摸財」,是中國人的悲哀。「路不拾遺」,自古以來就是人類嚮往的大同世界。

安徽省天長市一家單位的徐姓會計,不慎丟了1萬元人民幣。他做夢都沒想到,這筆錢竟然失而復得。因為所有經過的路人,都說這一捆錢幣是假幣,沒有人對它有興趣,揀起來反而會多麻煩。

人們懶得去撿,徐姓會計為此慶幸,但能值得社會高興嗎?這不是正常的「路不拾遺」。手上有一本剛出版的《中國新聞週刊》,這是200期紀念特刊,以「重構中國精神」為題,對中國人的精神下滑作反思。為甚麼會下滑?

反傳統掏空中國人心靈,全能權力妨礙精神發育,商業化的滅頂之災,知識分子愈墮落愈快樂。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信仰危機、文化危機,九十年代的人文精神危機、誠信危機,還有家庭危機、道德危機,正是中國人精神世界土崩瓦解過程的寫照。 (轉自BBC中文網2004年11月15日「透視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