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法輪功學員劉靜航致新加坡李顯龍總理的公開信

【明慧網2004年11月16日】

尊敬的李顯龍總理:

您好!得知貴國發生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局起訴事件,十分震驚。我是從中國出來的法輪功學員,所以對此事件特別關注。

我是63歲的老人,現住澳大利亞悉尼,因修煉法輪功遭受江澤民迫害,而獲得澳大利亞政府難民保護。

我自大學畢業就在中國科學院從事科研工作。是副教授級研究員,曾三次榮獲中國科學院科技成果二等獎。是敬業工作、遵紀守法的好公民。因患關節炎、心臟病等多種疾病,整天抱著藥罐子,長期醫治無效。1993年有幸修煉法輪功,信仰 「真、善、忍」,疾病不翼而飛,身心極大受益。我處處為別人考慮,主動將提職和分房機會讓給他人,是公認的好人。全家親眼看到我們的變化,因此丈夫、女兒、兩個妹妹都修煉了法輪功。在中國就這樣人傳人、心傳心,煉法輪功的人有幾千萬,足見法輪功是廣大人民所喜愛的。

只因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江XX出於恐懼而鎮壓法輪功。它動用整套國家機器,宣傳工具,指令公安、司法系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群體滅絕」。我沒做任何違法的事,只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就被抓捕、拘留六次,抄家三次。

2000年2月2日我到同修家交流,竟被強行判三年徒刑,投入牢獄,與殺人犯睡一起,更遭暴力灌食,「睡死人床」等酷刑。我被剝奪睡眠,超時奴役勞動,六十多歲的老人要在緊張的軍事化管理下生活,更難忍受沒完沒了的強制「洗腦」,看誣蔑攻擊法輪功的電視、錄像,逼迫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我被迫害得血壓升高,心臟嚴重供血不足,頭昏眼花,耳聾,牙齒脫落三顆,滿頭白髮,精神和肉體都到了崩潰的邊緣。出獄時,我被迫害的連鄰居、同事都想不起他們是誰。單位竟不給退休金,斷絕生活來源。這痛苦經歷不堪回首。

我丈夫李寶慶是中國科學院教授級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獲國家特殊貢獻獎。只因修煉法輪功,67歲高齡還被拘留4次,綁架到洗腦班迫害。我的小妹妹也因不放棄修煉,而被拘留4次,遭「上繩」酷刑,幾乎殘廢。大妹妹也被拘留審訊,勒索5000元。我家遭的迫害只是中國幾千萬法輪功學員遭遇的縮影,不放棄法輪功,就無一能倖免。在中國法輪功已有幾十萬人被勞教,6000多人被判刑,幾千人送入精神病院,1100多人被活活迫害致死,被強行劫持關押、洗腦的更無計其數。任何一個正直的政府能如此對待他的手無寸鐵的百姓嗎?

這種「群體滅絕」的迫害,在中國已持續了五年多,由於江集團的嚴密封鎖,世界人民和各國政府鮮為知悉,世界主流媒體鮮為報導,使江氏集團更肆無忌憚。眾多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正在酷刑折磨中,生命危在旦夕。我們國外的法輪功學員能眼睜睜的看著不管嗎?不能。

我們修煉的是「真、善、忍」,任何情況下都是和平、理性的。我們用自己節衣縮食的錢,自製真象光盤、印真象材料散發,希望各國政府和人民了解中國正發生了甚麼,幫助我們制止迫害。如果當年德國納粹群體滅絕猶太人時,就能將其陰謀揭露出來,各國政府都起來反迫害,那麼該有多少生靈免遭塗炭?

如今法輪功在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洪傳,江澤民已在多個國家被起訴,終將被送上歷史的審判台。法輪功學員的正義之舉也應得到貴國政府支持,造福貴國人民。

誠懇期望您百忙中能關注一下此事件,以尋求妥善解決辦法。我門將對您的善舉表示真摯的感謝!

此致
敬禮!

澳大利亞法輪功學員 劉靜航

(此信於10月12日已發給新加坡總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