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擊者:讓我來告訴你天安門自焚內幕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日】三年前,也就是二零零一年的一月二十三日,中共的中央電視台將「天安門自焚事件」在全國統一播放,震驚了所有的中國民眾。「自焚」的慘烈挑起了人們對法輪功的極端仇恨與恐懼。此後一提到法輪功,許多人除了莫名的憎恨之外就是不由自主地害怕。

但是,畢竟不是所有的人都會輕信。有心人把央視的「天安門自焚事件」錄像畫面進行了慢鏡頭分析,果然發現了很多疑點,證明這場「自焚」其實是一場精心設計的騙局。俗話說,「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再精心的騙局也騙不了所有的人。下面要講的,就是當時碰巧在「天安門自焚」現場的目擊者,對我講述的一段真實見證。

那是美國印第安納州國際文化節的第三天,星期六晚上,當時已是晚上9點。幾乎所有的展位已收,我也正想回去。這時,過來5個中國青年人。他們穿「印城華夏文化」T恤衫,手拿飯盒,一看就是「印城華夏文化」展位的義工。他們徑直過來對我說:法輪功提倡的真善忍三個字一點也不錯。我注意到,他們說話的神情一點也不同於一般大陸同胞(指根本不關心真相的許多中國人)。

談話間,我提及天安門自焚栽贓案,剛開口,其中一位男青年便說,你不用跟我說了,還是我來跟你說吧,因為我在現場。下面就是他描述的現場:

那天2點鐘左右,天氣也不是那麼好,遊人也不多,靠近紀念碑不遠,我們一行八個同學(大學生)被一群警察強行趕到一邊,我們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不一會兒,「呯」的一聲,我們循聲望去,只見不到十米遠的地方一團大火燃起,有人說:怎麼又燒汽車了?(指天安門六四燒汽車一事)另外一個人說:不對,怎麼火球還在動呢?只見一下子上來好幾個警察用滅火器和滅火毯滅火,中間好像還有人喊口號,警察和那個著火的人還糾纏了一陣子。

我們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是用勁伸著脖子想看清楚,結果又被警察往後趕了些距離。不一會兒,一同學喊:「怎麼這麼大汽油味?」另一個說,「剛才不是在燒汽油嗎?當然有汽油味了。」「不對。」當我們一扭頭,只見從我們旁邊正在走過四個人,個個身上都澆濕了汽油。

正在懵著,不一會兒又聽到「呯」的幾聲,又著火了。幾乎是同時,我們看到從紀念碑後面猛地衝出來一大群警察,有拿滅火器的,有拿滅火毯的,還有拿板子的,有人滅火,有人用板子擋住我們的視線的。我們幾個都在說:「天安門警察怎麼裝備這麼全乎?啥傢伙都準備好了,就等著滅火呢?」另一個說:「等著看新聞吧,也許是場好戲!」

不大一會兒,火就撲滅了。當時我們好像都沒看見救護車。還有,燒的時候有許多人照相,還有外國的,反正是誰照相,警察們就搶誰的相機和攝像機,有的就真的被他們搶走了。反正我們也沒弄清到底是怎麼回事就走了,更不知道那些自焚的人是不是法輪功的人。那天天安門廣場周圍有許多小麵包車,等著抓法輪功(學員),抓滿一車送走一車。

可笑的是,我們一個長得有點老實樣的同學,在過天安門一個隧道時,一個警察拿著一張紙條叫他念,上面寫的是:法輪功是×教。他說:「為甚麼要我念啊?」那個警察吼了一聲:「少廢話!叫你念,你就得念!不念就把你當成法輪功抓起來!」那個同學嚇得趕快念了一遍才放他走。

等我們上長城玩時,法輪功創始人的大相片就放在入口處,誰都得踩,不能繞過去,誰繞過去,就抓誰。他們知道法輪功是學真善忍的,所以他們知道法輪功不會昧著良心踩,就用這種卑鄙的手段抓法輪功。我們一個大慶的同學就是因為煉法輪功被判了10年,現在還在監獄裏。

這位中國同胞把故事給我講完了,就安慰說:「你們可得小心點,現在不要回大陸,回去他們真的會把你關進監獄的,沒有必要做那樣的犧牲。大陸那幫警察素質太差勁了,甚麼事都幹得出來。你們的故事我都知道,我還讀過《轉法輪》。」旁邊一個說:「當時我們看到他們說氣管割破了還說話好好的,我們都瞪大了眼睛,因為我是醫生,這種事是不可能的。還有,凡是燒傷部位,都是要保持無菌環境,要紫外線消毒的,把燒傷病人裹起來根本是不可能的。」

他們幾位你一言我一語,把自焚一事說得比我當時知道的還清楚。

另一個聽明白自焚一事後,小心翼翼地問我:「別人說,你們李老師怎麼不好,我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我想聽你們說他到底是甚麼樣的人。」我說:「其實,我們的李老師根本不像他們說的那樣。」「你不用管別人怎麼說,我們只想聽你們怎麼說。」我說:「我們師父說,『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為準則,我自然也要做一個表帥。』(《我的一點感想》)」她點點頭,表示非常贊同。

真相,他們講完了,我只說了一句,善惡總有報的。他們說,是的,這是自古以來的理,我們相信你們,也支持你們,你們法輪功真的不容易(意思是很堅強)。當年甘地就是這樣的。「保重!」這是他們走時一齊說給我的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