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師父新講法有感:重錘之下立即猛醒


【明慧網2004年10月9日】最近學了師父的兩篇新講法,感到時間的緊迫,同時體悟到正法進程已到了關鍵的時刻。我對照師父的兩篇講法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不足以及本地區幾年來在正法修煉中存在的問題。我把這些寫出來,希望大家能夠整體提高,在正法最後的尾聲更好的做好三件事。

一、首先談一下學法

我參加過許多法會,在法會中幾乎沒有同修談對學法的認識。多是講證實大法工作中的具體問題和正法進程中突出的事例,有時候出現盲目的效仿和外求。把如何做看得重,忽視了學法的關鍵。很多同修談心得過程中重形而不重法。從而生出了顯示心、歡喜心、攀比心和求名的心。時間一長忘乎所以出了漏,而被邪惡抓住了迫害的藉口,給正法和講清真象人為的造成了不應有的干擾和損失。

長期以來有許多同修對學法不重視,由於學法少,心再不靜,只是象徵式的看幾頁就放下了。有的學法時雜念叢生,一會這一會那的也沒有學進去。正法修煉中法理不清自己甚麼也悟不出來(怎麼能悟出來,學法差),大幫哄,別人怎麼做我就跟著做。自己覺得證實法的事也做了,就是參與了。這樣的思想是對自己負責嗎?能救眾生嗎?真就這樣混到正法結束,你就是哭也來不及了。抓緊學法改變那難去的為私的人心,一定要重視學法。做為一個在大法中修煉的弟子,我們的提高唯一保證就是多學法。一切都從法中來。一切都從法中得到。所以學法是第一位的,只有學好法才能做好一切證實法的工作。所有精進的大法弟子都是法學得好。在與同修交流中多交流自己對學法這一重要方面的好的認識和理解。使整體形成一個良好純正的重法的環境。這樣的話就會做好講真象的大事。人心就去的更快。

二、不能用常人心理解正法修煉

在正法修煉中最難去的就是人心,和人的根本執著以及後天形成的觀念。有的同修人心凡重,把宇宙正法這麼重要的事情用人心去認識和理解。把自己非常寶貴的時間用在了看電視新聞、聽收音機、看報紙。用常人社會形式的變化和領導人的更換以及人權會的召開,去研究推理正法的如何?這樣的人主觀性強,聽不進去別人的話和提出的意見。自己被嚴重外來信息干擾著。有時還把自己胡編亂想的東西說出來干擾別人。

師父在講法中講到了不二法門的法理「修煉歷來講不二法門,你要真修這一門就看這一門的經」(《轉法輪》)。做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煉中就是要以法為師,以法為大。我們肩負著救度眾生的重任,怎麼能把正法的希望和結束寄託在敗壞下來的今天的人類所發生的一些問題和變化上呢?我們把心放到了哪裏,我們的時間已是無比的寶貴。怎麼還去浪費它去看去聽那些沒用的東西呢?就連常人都說現在的新聞都是假的,都很少有人去看,真得清醒清醒啦。思想裏裝著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能學好法嗎?能做好證實法的事嗎?這方面執著心重的同修要立即改掉這些壞習慣。靜下心來多學法,其實今天發生的一切,師父早在講法中講出來了。只是用人心去看法,甚麼也看不出來。趕快放下人心,改變觀念,用人身神念去做好三件事,救度眾生才是我們的本願。

三、學員中還存在著一葉障目,走極端

和本地區同修交流中發現,有許多同修存在著這樣的問題,本地某同修在證實法中某件事做得好,大家就讚不絕口,品頭論足。好像這一件事就代表了這個人修煉的全部。這種表現與常人式的吹捧奉承沒甚麼區別,給自己和他人帶來了許多不正的不利的因素。自己在顯示心、歡喜心帶動下,被魔利用著講出的似是而非的話干擾著其他同修。使整體出現了一些盲目效仿、攀比的不正確狀態。有的人就心浮氣躁,常人的一些等級觀念帶入到了修煉中來。你好他不好的,激起了一些不應有的矛盾,更能激起做得好的同修的求名心、顯示心。不知不覺中被邪惡鑽了空子,給正法修煉講清真象造成了嚴重的干擾和損失。

其實在正法修煉中做得好的,走在證實大法前列的同修,都是在法中精進的體現。看到後,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在學法上存在著不足,對照同修的亮點找一下自己所差的根本原因,立即迎頭趕上在比學比修中精進上來,千萬不要陷在外在的形式上。只看別人做得好,或講別人做得好。自己放下人心後在法中提高做好,才是圓容法、同化法達到整體提高。師父傳的這部大法才是每一個大法弟子提高與昇華的保證。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煉中好的表現只是一個法粒子在他那個層次的表現。大法無邊法理窮奧無限。只有法能給予我們在正法修煉中所需要的一切。在修煉中看問題不要一葉障目,走極端。不然的話會給自己侷限住,阻礙自己的提高和參與做講真象的事。

四、要真正從人中走出來證實大法

在五年多的正法修煉歷程中,許多大法弟子一次一次的走出人來證實大法維護大法。他們的正念正行譜寫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壯麗詩篇。真是驚天動地,震撼環宇。

也有一些同修由於自己的根本執著不去,加上怕心和為私的心,在正法中一直等、靠、要。幾年來不能在正法中精進,不是主動的參與證實法,而是消極的等待和觀望。看大家都這樣做了,我也跟著做。在講清真象這個事上只是象徵性能送幾張傳、貼幾張真象,面對面講真象根本就不敢講。把師父教我們做的講真象救度眾生的重要性,在法理上不清楚,當做了工作去完成。怎麼能讓人明白這場迫害的實質呢?又怎麼能讓世人得救呢?用表面形式的參與,掩蓋著自己的怕心和執著,用人心去講真象,被欺世謊言毒害至深的國人,怎麼能明白呢?不明白又怎麼能夠得救呢?說白了這樣的講真象是在自欺欺人。與師父教給我們的放下人心救度世人的法存在著根本上的區別和嚴重的差異。所以在法理上我們要明白,要清楚,在師父兩篇新講法促進下,立即改正不足,紮紮實實的就按師父講的法去做,在正法的最後階段,儘快的提高上來。

有的地區的同修在正法修煉的5年中,被迫害的非常嚴重。有的遭受非人的酷刑、毒打,有的被迫害致殘,有的被敲詐錢財,有的被非法關押、綁架、劫持、勞教、判刑,有的同修的親人被迫害致死,可是至今有的同修還不能在法上認識提高上來。在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和利用法律方式控告上訴惡人惡警的罪行重大問題上認識不清,固守著人的觀念。等著別人去做,自己找出許多理由為自己的不敢去做開脫和掩蓋,甚麼我在家、我有工作、我的被迫害和其他同修比沒甚麼可寫的。有的同修怕揭露邪惡遭到迫害和報復,有的怕被再次勞教等等為藉口,到現在還沒有清醒的認識到揭露邪惡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對於這場邪惡迫害的本質法理上不明白。

在中國大陸對所有大法弟子的迫害,不只是人對人的迫害。而是針對大法的迫害,是舊勢力對證實大法維護大法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在破壞師父正法,是干擾破壞救度眾生。我們大法弟子在幹甚麼?我們是在助師正法。那麼我們怎麼能允許邪惡舊勢力對我們執意強加的迫害呢?我們不能去揭露它就等於是認同了它對大法的迫害。我們不要只是看到別人在正法中否定舊勢力的正念正行。看到後找到不足,在法中昇華上來。拿起筆來揭露邪惡,讓世人明白江氏流氓集團在舊勢力邪惡操控下在大陸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殘酷血腥非人的迫害和虐殺。通過這種形式更能喚醒世人的良知,了解真象,從而被大法所救度。那些罪大惡極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兇手在大法弟子的控告揭露下用人類的法律將其繩之以法。對於那些參與的惡人惡警就是一種震懾。制止他們作惡。我們揮毫動筆正念一出,另外空間的邪惡立即被除盡解體,我們如果不去揭露它就等於滋養了邪惡一樣,它躲在你的空間場,一有時機就會鑽出來迫害別的同修和你自己。因為你有漏才能滋養它,正法修煉的每一步我們都得走正跟上。千萬別抱著混事的心修煉,更不要像金佛故事裏的那兩個和尚,拿別人的心去試驗。其實在正法修煉中觀望等待掩蓋的表現與那兩個和尚的表現沒甚麼兩樣。真要是正法結束時,你自己在正法中的表現也只能像油條一樣。

每一次在正法進程中出現的事,比如到北京上訪證實法,講真象,揭露當地邪惡,用法律手段起訴上告那些惡人惡警,所有這些大事都是考驗我們大陸大法弟子在關鍵時能否走出人來證實大法。在每一件事情上暴露出我們的不足和人心,並去掉它。最後達到純淨心態無私無我的正覺,也就是放下人心完成師父教給我們的重託,做好三件事救度世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