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兇文人惡報死亡

【明慧網2004年10月7日】

  • 幫兇文人惡報死亡

  • 河北省青龍縣婁丈子鄉原政法委書記李琛(音)遭的惡報

  • 謗佛謗法 自毀生命

  • 幫兇文人惡報死亡

    據中新社消息,2004年7月30日凌晨4時許,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助紂為虐的文人夏雨田因患肝炎後肝硬化、腎病綜合征、自發性腹膜炎等多種疾病死亡,終年66歲。

    夏雨田,中國曲藝家協會副主席、湖北省曲藝家協會主席,歌頌型相聲的主要倡導者及實踐者。2003年,夏雨田被湖北省和武漢市列為學習貫徹「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典型。此後,又被中宣部列為貫徹十六大精神、落實「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先進典型。

    2000年春天,夏雨田要寫誣蔑法輪功的本子。恰好外地幾位同行來武漢,夏雨田問:你們寫不寫批法輪功的東西?有人回答,對「法輪功」他們一不摻和,二不反對。夏雨田心想,置身事外怎麼行,你們不寫我寫!夏雨田創作了相聲《坑人記》和另外兩個誹謗法輪功的節目。這三個節目全部被武漢舉辦的主題晚會採用。


    河北省青龍縣婁丈子鄉原政法委書記李琛(音)遭的惡報

    1999年7月21日,李琛召集全鄉的村書記、主任開會,傳達如何迫害法輪功,下午他親自下鄉到各村大法學員家搜書、煉功磁帶等一切大法資料,見到就拿走。

    幾年中,全鄉大法弟子多人被李琛迫害的妻離子散,大法學員多次被他送縣拘留所,然後轉送唐山開平勞教所,遭受了酷刑、洗腦的殘酷迫害。李琛把手中權力當做罰款的資本,到處尋查學法煉功的大法弟子,見到就帶走,送往縣拘留所,大法弟子家人找到他們時,他們總是先要錢後放人,幾千、幾百的要。青龍縣屬貧困山區,群眾生活都很不容易,這樣給本來就生活困難的大法弟子雪上加霜。

    有位女大法弟子的哥哥患病在床思念親人,該大法弟子前去探望,她剛到,兄妹見面只一天,次日李琛與派出所的人就追到內蒙,一見面就對這位大法弟子說:不許隨便哪都去,你跟我們回家吧。馬上就要帶走,多少年沒見面的兄妹可見面了,可妹妹卻要被強行帶走,兄妹倆心如刀割,痛哭不止,她的哥哥眼睜睜瞅著妹妹被強盜一樣的人用車拉走,內心憤恨不平,心裏惦念妹妹,痛心難解,幾天後含恨辭世。兄妹再無見面機會。

    李琛將這位大法弟子帶回本縣,直接送進縣看守所迫害。該弟子絕食抗議四十多天,被迫害的不成人樣,看守所怕擔責任,才將人放了。

    「善惡有報」,李琛執法犯法,造下罪業,就得償還,他已遭報應:1、有職沒權,離開了工作崗位。2、得重病,花2.7萬多元治療,公費報銷1.8萬元,住院前階段沒留正式手續,自己花了9000元。治療留下後遺症,小便失禁,還只能蹲著,被人們笑為非男非女。


    謗佛謗法 自毀生命

    河北秦皇島市青龍縣婁丈子鄉北嶺村有一個村民叫李興貴,50歲左右。2002年盛夏,有一天他去地裏摘瓜,和一個婦女談笑時,誹謗大法和大法創始人。他家裏有《轉法輪》,他還看過,可他卻黑白顛倒,在大法受迫害之時,隨波逐流的誹謗大法,自己種下禍根。

    2002年陰曆八月下旬,李興貴準備上山開採花崗岩,他去四里之外去領取炸藥、雷管、導火線,領完後把這些東西拿到交通路口,等候石場的汽車。時間不長,車也就到了跟前,卻聽得一聲巨響,強大的爆炸聲震的山谷嗡嗡作響,煙霧瀰漫。待煙塵散去,車上的汽車司機昏倒在路旁,一名小學生昏倒在車上,醒來後,他們的眼睛和耳朵都很不正常,住了數月醫院後,恢復了正常。

    而當時李興貴的上半身屍體倒臥在路旁,下半身已經炸飛,家屬只得將他半截屍體拾回家。謗佛謗法,自己毀了自己的生命。

    * * * * *
     
    迫害法輪功和大法弟子是造業極大的事。常人平時有災有難,都是自己欠下的業力需要償還所致。如果再加上迫害法輪功所造的天大罪業,即便傷及性命也很難一次還清,通常下了地獄還得繼續受罪,直到還清為止。奉勸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不法之徒們:不管你是否相信神佛的存在,都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做賭注。趕緊懸崖勒馬停止你們的罪惡行為並將功贖罪,贖回自己的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