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 迄今已有 142673 人次發表聲明

【明慧網2004年10月7日】
嚴正聲明

自從1999年7.20,中國江××政府利用宣傳工具對法輪功進行了許多歪曲報導,而且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瘋狂迫害,我的姐姐也修煉法輪功,她多次被非法關押,甚至被非法兩年勞教。我也被株連:被安全局特務找去威逼;被迫交2000元罰款保釋姐姐;不得以去外地勞教所探望被折磨的沒有人樣的姐姐,……,這一切對我產生了深深的傷害。我由於懼怕令人恐怖的政府,也由於對姐姐的擔心,說了一些對大法和李老師不敬的話,通過姐姐的講真象,我明白了政府對法輪功的報導完全是歪曲事實,是對全世界人民的傷害。在此我嚴正聲明所說的對大法和李老師不敬的話全部作廢!所有被派出所、安全局、勞教所惡警威逼下寫的「保證」和簽字全部作廢!今後也利用機會告訴人們大法好,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家屬:張連喜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上初中的時候,曾擔任班級的宣傳委員,那時候發生一些事件的記錄工作都由我負責。記得邪惡之首大肆嚴禁法輪功時,學校要上交材料,受班長的委託,負責寫「材料」,我並沒有對法輪功和其弟子的詆毀,那只是由於工作的需要,才做如此舉動。

姜帆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610」的逼迫下,我媽堅定正念,不配合邪惡,我是個膽小人,怕事,我偷著把我媽的大法書籍和一些材料損害了,說了一些對大法不利詞語一律作廢。我們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今後也利用機會告訴人們大法好,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永珍、刁杏合 2004年9月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殘酷迫害下,以前我把媽煉功的書和磁帶全部交給了邪惡,我聲明以前所作所為全部作廢。對不起大法和李老師,現在我明白了,法輪大法好,今後我要全力支持媽堅修大法到底。並利用機會告訴人們大法好,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覃慶洪 2004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沒修煉,看了《偽火》後,才知道電視是欺世大謊,陷害法輪功。在謊言的宣傳下,由於我不明真象而簽字反對法輪功,在此我聲明作廢!「真善忍」沒有錯,今後我也要修煉大法。並利用機會告訴人們大法好,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立柱 2004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和後來所說的、所做的一切不符合一個合格修煉人的行為作廢。我一定要好好聽師父的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並利用機會告訴人們大法好,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董慧 2004年10月2日


嚴正聲明

受迫害期間我的家人在江氏集團脅迫下寫了對大法不利的話,聲明全部作廢。

聲明人: 安大生; 家人:付金明、付玉平、付恆軍、李忠 2004年9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98年初得法。由於學法不深,悟性差,觀念重,認為:震驚世界的7.20全國正法行為沒能奏效,遭到了邪惡的鎮壓,我錯誤的認為「大法修煉沒希望了」。在鋪天蓋地的壓力中,我和老伴寫了所謂的「保證書」,雖然後來認識到這樣做是錯的,但我一直沒有寫過聲明,因為我當時覺得大法修煉只看人心,寫聲明只不過是常人中的一種形式。沒認識到以前寫的所謂「保證書」是與舊勢力的簽約,如果不否定它,舊勢力就有了干擾迫害你的藉口,所以我和老伴在修煉中一直在承受著不大不小沒完沒了的魔難。在學法與同修的切磋中,我悟到了:7.20時我和老伴不是在法上認識法,而是在怕心的帶動下,「用在長期政治鬥爭中養成的看社會動態的不良習慣,來分析大法的形勢」,(《大曝光》)在後天形成的觀念帶動下誤入歧途。師父在《為誰而存在》中指出:「人最難放下的是觀念,有甚者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變,然而這觀念本身卻是後天形成的。人一向認為這種使自己不加思考,卻能不惜一切付出而不可動搖的念頭是自己的思想,看到真理都去排斥。其實人除了先天的純真之外,一切觀念都是後天形成的,並非是自己。」通過學法我悟到大法是一個整體,我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我當時的邪悟給大法帶來了損失,給同修們造成不好的影響。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寫的所謂的「保證書」不符合法,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要求,我聲明作廢。我冷靜的想過:我是有意的和舊勢力簽約嗎?我是真心的不想學大法了嗎?我可以斬釘截鐵的回答:我沒有!那是甚麼指使我寫的所謂的「保證書」呢?是觀念哪!是後天形成的觀念帶動下所為。修煉到今天我才認識到摔跟頭的根源所在。修煉中當你主意識不強時,這個觀念它便自以為是,遇事便評頭品足,有時也瞻前顧後、畏首畏尾。看似是你其實它不是你。「這個觀念」進門時障礙你得法;邪惡迫害時它障礙你正念正行;當「歷史將很快走入新的階段」的今天,「這個觀念」它同樣障礙著你。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指出:「從現在開始,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放下長期執著的人心,全面開始抓緊救度世人。一旦目前這個階段過後,眾生的第一次大淘汰即將開始。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使命當前,責任重大。我和老伴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一定不辜負師命,不負眾托,多學法,同化法,破除後天形成的觀念,放下人心,正念正行,「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

楊繼平、曹顯英 2004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1996年得聞大法,97年10月才開始實修。修煉三個月,便摘下1200度近視、200度散光眼鏡。早在93年我被迫摘除左眼時,瀋陽醫大教授曾斷言:我30歲後右眼也會失明。97年恰好30歲,因修大法不足百天就摘掉了比啤酒瓶底還厚的眼鏡,2003年到「瀋陽何氏眼科」測試,視力比以前提高0.1(94年醫院測單眼0.2弱,診定二級視殘)。我娘舅50來歲患有重症肌無力(世界十大絕症之一),生活難以自理,經我百般開導,修煉半年後病情明顯好轉,算命的說51歲陽壽已過去5年了,現在病狀全無,在當地(偏遠農村)影響較大。我舅母也因聽了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音醒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然而,由於我對法認識不足,做事走極端,讓父母操心、親戚憂慮。99年邪惡迫害大法,舅父、舅母他們堅修大法心不動,而我在2001年三次入獄,遭警察大罵沒屈服,可到了教養院,被「內部的熱情幫教」所迷惑,主動接受洗腦,並配合邪悟遊說,做出許多不符合正法要求的言行與蠢事。是偉大的師父再一次把我從「形神全滅」的邊緣上一步步拽回法中來。今嚴正聲明:當初我向邪惡妥協時的全部言行統統作廢。決不再偏激,加倍彌補曾經給大法帶來的負面影響,跟上正法進程。

李彥財 2004年8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7•20」後曾兩次寫過「保證書」之類的錯誤東西。現在我嚴正聲明:那些錯誤的東西全部作廢!那是在人心驅使下,怕字當頭寫的。主要怕在人間那點根本利益受損失,一直沒敢寫聲明。我雖然一直在學法、煉功,也做了老師要做的「三件事」,但是效果太差了。今天看到老師的新經文,我覺得老師就是針對像我一樣的大法弟子寫的,我就是一個「人心太重的大法弟子」。老師說:「我不想丟下一個大法弟子,但是你們得在真正的學法與修煉中提高自己呀!」(《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回顧自己這幾年雖然也在學法、煉功,但是卻提高不大,做甚麼都怕字當頭、擋道,簡直是假修,走常人的形式。我太恨自己了,我再這樣下去,「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間時驚悔與急恨自己太差勁的絕望中看著真修的大法弟子圓滿的壯觀了,這也是自己種下的因果。」(《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我要在這最後時間裏更加努力去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以補回損失。

郭文芝 2004年9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98年喜得大法,身心受益,99年7.20後,邪惡之徒鋪天蓋地而來,大肆抓大法弟子,真有黑雲壓城城欲摧之感。我也被列入黑名單中。單位通知我交出大法書,派出所收繳了我的身份證。由於修煉不精進,又有怕心,而交出了部份大法書,也說了幾句妥協的話。數月後我要辦出國手續,我帶著介紹信去派出所要回我的身份證,他們讓我寫「不煉功、不進京」的「保證」,為了應付他們,我違心的簽了名。心想煉不煉是我的事,我決不會放棄大法的。當時沒認識到向邪惡保證其性質的嚴重性,而認為我沒有離開大法。最近看到《明慧網》上刊登文章談及此事,提出向邪惡做了「保證」而不聲明作廢的問題是嚴重的,我受到了啟發。於是我重新學習師父《大法堅不可摧》的經文之後使我猛醒,我認識到無論內心怎麼想,行動上怎麼做,「寫保證」就是向邪惡低了頭,與邪惡簽了約,這是多麼可怕的事啊,它不僅是個人修煉路上留下的恥辱,而是背棄了大法,辜負了師尊的慈悲苦度。現在我感到痛悔。在此我嚴正聲明,我向邪惡的「保證」及說過的妥協的話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堅定的按師父指給我們的路走。放下人心,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要加倍努力跟上正法進程,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馬婉仙 2004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好,悟性很差,在教養院其間,由於邪悟,做了和說了不該大法弟子做的事,說了許多破壞大法的話,我犯了破壞大法的罪,弟子知道錯了。在教養院其間,由於自己邪悟以及人心凡重和邪悟者的說教,我順從了邪惡舊勢力的安排。他們不讓大法弟子睡覺,用車輪戰術威逼大法弟子接受洗腦。他們還利用普通勞教人員打大法弟子,叫大法弟子從他們的跨下鑽過去等等卑鄙手段。我回家後看到師父講法和同修及時來我家(我悟到是師父安排的)告訴我接受洗腦是錯誤的及其原因。我犯一個天大的錯誤,我非常的後悔,為挽回所犯的錯誤造成的影響,現在我嚴正聲明:一、全面否定邪惡的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就是它們的存在和所謂的一切安排我都不承認。二、我在教養院其間所寫的一切文字材料和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聲明全部作廢。三、同時聲明沒到教養院之前,派出所、街道辦事處來我家威逼寫了「不煉法輪功」的材料,在此嚴正聲明,所寫的一切文字材料全部作廢。尊敬的師父,我在師父的導航和呵護下,我回到了大法的行列,按師父講法要求,我一定用心做好三件事,走正大法弟子的最後的路。

陳忠林 2004年10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幾年來在修煉的路上,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的幫助和共同交流中一路風風雨雨的走了過來。回首自己走過的修煉路程,還有很多不盡人意的地方,還有許多放不下的人心,例如:自己在學法上狀態不好,常常靜不下心來,造成整個身心沒有真正的溶於法中。7.20以後江氏政府開始污衊迫害法輪功,由於自己學法少,沒有真正認清邪惡的本質,造成頭腦不清楚,也曾向邪惡做過「保證」。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說:「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近一階段邪惡更加瘋狂,把黑手伸向了大法弟子的家屬,利用恐嚇、欺騙、威逼等下流手段迫使家屬寫甚麼洗腦材料至使我75歲的老父親在他們的材料上替我簽上名字。現在我嚴正聲明無論是誰替我還是自己在強化洗腦及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正念正行,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堅修大法緊隨師,在回家的路上勇猛精進,救度一切能夠救度的眾生,做一名真正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孫鳳蘭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2001年初,因不放棄法輪功修煉,被非法勞教三年,期間因病外醫,2002年8月,因「十六」大要召開,勞教所無理要求外醫學員回所,我被迫流離失所,結果遭到市的通緝。2003年4月我被綁架回勞教所。在那個邪惡的環境中,我雖然一直沒有放棄對大法與師父的正信,然而也沒有做到金剛不動,而是向邪惡妥協了,違心的寫了「三書」,不管當時是在甚麼樣的心態下做出的這一行為,這無疑都是對邪惡的證實,給聖潔的大法塗上污點,罪不可贖,同時也給自己的回歸之路增添了障礙,可悲!可嘆!當我走過這段路程,靜下心來再度回首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依然在人中徘徊,許多人的觀念束縛了自己本性的一面,使之不能正念正行,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我無顏面對偉大慈悲的師尊。這是一次深刻的教訓。今天,我鼓足全身的勇氣,向師父和全世界的大法弟子聲明,在被非法勞教期間,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並與之劃清界線,緊跟師尊,回到正法的征程中,正念正行,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牢記師尊的慈悲教誨:「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

黃秋花 2004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在99年7.20鎮壓之前,我家是煉功點,鎮壓後的一天,鎮上的3個人到我家,強迫我上了車,把我拉到鎮上,在那裏,不寫「保證書」不讓回家。心想,我就不寫,為甚麼做好人不讓。結果,在那裏被非法關了兩天一夜。我家人去看我,他把「保證書」給填上了,我就回家了。在那時自己思想還不清醒,我家人想替我代寫「保證書」,我沒有阻止,讓邪惡鑽了空子,現在悟到,我沒做好。回家後沒幾天,鎮派出所來了一個人,叫我到大隊,到那一看,屋裏坐了不少功友,那派出所的人問我:「你學法輪功有甚麼悔過的寫出來?」我說:「沒甚麼悔過的,就是為了強身健體。」他沒吱聲,一個鄰村支書說:「你給她寫就是。」那人沒吱聲,就在那寫起來,具體寫的甚麼我也不知道,寫完後叫我在那張紙上寫上自己的名字,當時沒有悟到,應該問他寫的是甚麼,現在悟到那時簽名不對,這不是認同邪惡了嗎?是對師尊的不敬,對大法的不嚴肅。想到這些我就心痛,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在當時邪惡的迫害下,所做、所簽的名一律作廢。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桑之芸 2004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開始修煉的,修煉大法後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和世界觀,也改變了我病弱的身體。可邪惡的鎮壓開始了,我沒有停止修煉,並曾因抗議非法鎮壓而被囚禁10天,回來後頂住各方的巨大壓力,又走上了正法修煉的道路。2004年8月,由於歡喜心和幹事心等執著心的驅使下,讓邪惡鑽了空子,在白天散發講清大法被迫害真象的傳單時被人舉報而被非法綁架入獄,自己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不散發傳單的保證書、悔過書」,給自己正法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污點,這與自己近年來的放鬆學法有關。經過深深的反省,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的嚴重性。今後一定要繼續努力的注重學法和提高心性,不要讓人心和執著左右自己,更加理智清醒的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一步一個腳印、紮紮實實的走完正法修煉的最後一步。在此我鄭重聲明:我在2004年8月以後寫的所有違反正法修煉的一切言論統統作廢。今後一定堅實的跟上師父正法的偉大進程,加倍彌補因自己的失誤而給正法帶來的損失,繼續修煉到底。

王樹林 2004年8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98年12月份有幸得法,煉功身體受益了,多年心臟病好了。99年7.20江氏流氓集團打壓法輪功,當時我學法不深,也就隨著不煉了。停了不長時間全身的病又復發了,吃藥也沒有用,治了半年也沒好。我想煉功吧,煉了半個月就恢復了正常,這才認識到恩師的慈悲,師父的偉大。從此我下決心再不受謠言所欺騙,開始認真學法煉功,按師父的教導做一個好人。在2002年5月17號那天,我為了救度世人講清真象不能再叫世人受矇騙了,去發資料、講真象被邪惡非法綁架送進拘留所,進去第二天我覺著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寫了「保證」,說:「我以後不學別的功了,回去後一定做個好人。」當時由於學法不深,覺著這樣寫不算錯,就一直沒有聲明,通過不斷學法精進,才認識到在表面還是配合了邪惡,助長了邪惡。所以我要聲明那個「保證」作廢。要正念正行,認真做好師父叫做的三件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吳秀蘭 2004年9月


嚴正聲明

99年春天我因肛門長期有病,不能正常走路,住進醫院做病理切片,確診為惡性黑色素瘤,到大醫院準備切除,在大醫院住院期間,一天家屬到外面買早點,見對面廣場有教煉功的,對我說你也應該去煉煉,於是我堅持著到煉功場看看,是教煉法輪功的,我也就跟著學煉,煉功後發現走路比原來輕鬆多了。病區墊的紗布都被流出的液體染成綠色的了,問腫瘤科主任是怎麼回事,他也說不清楚。自此我堅信法輪功,決定不做手術了。就從醫院跑回了家,回家後七天潰瘍面就全好了。法輪功的神奇數不勝數,這只是我的一點經歷。2001年單位把我騙到洗腦班,說我參與了送材料,我只是實事求是跟別人講了我的經歷,洗腦班的人逼我寫了「三書」,在此我嚴正聲明,寫的「三書」全部作廢。法輪功這麼好的功法,我一定堅修到底,決不動搖。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玉君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那天,我和幾位同修去省政府上訪,被警察半路截了回來,非法關押在縣公安局1天1夜,因當時正念不強,在他們寫的「保證書」上簽了字。2000年以後又在他們提出的「煉功可以,不進京上訪的保證書」上簽了好幾次字。當時還不以為然,認為也不是我寫的。就這樣在沒有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我就向邪惡妥協了,在修煉的道路上走了好長一段不光彩的彎路。2003年5月,我在貼不乾膠小真象傳單時,被派出所副所長非法綁架到派出所,惡警對我審了半天我也沒有配合他們的非法審問,他們把我強行非法關押,惡警逼迫我丈夫交了幾千元的非法罰款後才把我釋放出來。因為我沒有給家人講清對大法的迫害是非法的等事情的真象,導致我愛人配合了邪惡,這些行為給我修煉道路上又帶來永遠也洗刷不掉的污點,我的這些行為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現聲明:我以前所有的向邪惡妥協和我丈夫配合邪惡的行為全部作廢。我要用師父給予我洗滌污點的機會,不承認這一切邪惡勢力的一切安排,走師父給我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堅定正念、正行,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欒忠華 2004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於在今年初被國安局抓走,關進看守所,我以為判幾年,但認為想法不對,堅決不配合國安的欺騙式的審問,在師父的洪大慈悲關愛下,經過20多天的絕食終於闖出了看守所,回家後夢中有人嚴肅的問我看守所說過的話怎麼辦。我很不解,我不是闖過來了嗎?回來後,派出所讓我寫「不煉」的保證,我在家人因我的事幾乎心臟病發作,且派出所不顧這一切仍要再一次抓我進看守所的情況下,痛苦的簽了字,當天我心裏非常痛苦,我寫了嚴正聲明對這一次「保證」作廢。現在我明白,在看守所時,我在審訊筆錄上簽字也不對,並且我說「我在家煉不出去」 更不對,這一切一定程度上配合了邪惡,導致回到家後正念不足,從而寫了大法弟子絕不能寫的「保證」。所以我再一次嚴正聲明,我在看守所的筆錄和簽字及說在家煉的相關保證及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洗刷污點,堅定修煉。

高建明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2000年期間,曾向邪惡妥協過,寫了五次「我的認識」,實質就是「保證書」。我是違心的,當然不照辦,仍進京上訪,仍聚集交流,仍學法、煉功。「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大法堅不可摧》)我現在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我所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徹底與舊勢力決裂。堅定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已經深刻的認識到這是師尊的洪大慈悲,是給予弟子洗滌污點的機會。我會萬分珍惜!這是維護大法的尊嚴和神聖!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郭福英 2004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於99年節月去北京證實法,被邪惡之徒非法抓捕,在勞教期間,由於學法不深,沒有真正在法上認識這場迫害,在怕心及執著心的驅使下,在惡警的逼迫下,做出了違背師父、違背大法的錯誤言行,現嚴正聲明如下:一、我在勞教所所寫的「不煉功的保證書」及其它所謂的「四書」全部作廢。二、在反對法輪功「簽名」活動中我所簽的字作廢。三、2002年5月,由於壞人的舉報,自己正念不足,惡警闖入我家被騙至公安局,又犯了同樣的錯誤,違背了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在看守所所寫的所謂「保證書」一律作廢。從現在開始,讓自己的身心全部回歸大法,要抓緊一切時間學當、煉功、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自己給師父、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做好師父交給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做一個讓師父放心的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堅修大法到底。

郝淑敏 2004年9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於97年得法,在個人修煉階段我學法、煉功、洪法向來是一絲不苟很虔誠。通過學法使我明白了做人要從做好人開始,既而再做超常的人,最後返本歸真。這期間,我的人心修去了不少,惡習不見了,執著心不那麼強了,連常人都說我像換了個人一樣,都說法輪功好,能改變人生,從此學法的人越來越多。我真是從心裏感謝師父的大慈大悲,大恩大德,給了我這個修煉機會。99年7.20以後,我迫於「610」惡勢力的威脅,違心的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還把部份大法書籍交給了派出所,犯下了大錯,雖然是違心的、不自願的,但從中也看到我的私心、怕心太強了。回想起來真有愧於師父,給大法抹了黑,現在我嚴正聲明:迫害中我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這正法修煉的新階段裏,我要盡我最大的努力做好師父給大法弟子安排的三件事。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馬惠臣 2004年9月1日


嚴正聲明

修煉法輪功使我身心受益。2003年正月的一天,只因我嚴格按照師父要求的「真,善,忍」這個宇宙特性去做一個好人,就被當地公安非法入宅搜捕,在沒出示任何法律手續之時,強行將我帶走,半個月後,不經任何法律手續就將我非法勞教三年。使我家庭蒙受巨大損失。在勞教所,我身心受到了嚴重摧殘,迫於邪惡壓力下,違心的簽下了所謂的「悔過書」,我對不起師父,更對不起眾生對我的期望。痛悔之餘,我現在嚴正聲明;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不承認在邪惡迫害下簽署的所有「協議書」,我的路由師父來安排,任何邪惡勢力都不配考驗大法弟子。從今以後,我一定以法為師,堅修大法心不動,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大法弟子應做的每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楊風一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得法的,修煉前患有心臟供血不足,氣管炎,兩腿麻木無力……多種疾病折磨著我,多處求醫也不見好,修煉大法後,這些病不知不覺消失了,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無病的幸福,通過學法,我也逐漸認識了人生的目地,返本歸真才是人類的唯一出路,這個法我修定了。1999年7月邪惡的迫害開始了,我兩次到北京上訪,三次被非法拘留,在2000年10月25日被非法判刑勞教三年,於2003年5月15日非法勞教期滿後又被當地「610」直接關押了40多天。在勞教所被灌食,強化洗腦。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執著心未去,聽信了邪悟的謊言,違心的抄了一份「悔過書」,但心裏還在背師父的經文,就這樣過著表裏不一的日子。我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寫、所說的全部作廢。堅定修煉法輪大法,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真正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智君 2004年8月29日


嚴正聲明

當大法遭到鋪天蓋地流氓式的造謠、栽贓、陷害時,我因堅持法輪大法是宇宙的真理,作為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走出去講清真象、還師父的清白、還大法的清白,而被抓、被勞教。在這個邪惡勢力的黑窩裏,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認識法,而是停留在感性上認識法,長期抱著人的根本執著不放。由於求圓滿和怕心,兩次背叛師父,幹下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不能幹的事,造下了破壞法的罪,辜負了歷史賦予我的神聖使命,清醒後,痛悔不已,知道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用生命也難以挽回。然而慈悲的師父不願落下我,一次次給我機會回到正法中來。從這些沉痛的教訓中,我要振作起來,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洗刷自己的恥辱,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李敏才 2004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2002年,在殘酷迫害下寫了「不煉的保證書」。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心裏非常痛苦。後來在同修的幫助、鼓勵下,心想:這回我也不用口頭表示,我就決心用實際行動把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彌補回來,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可是最近通過閱讀《明慧週刊》,認識到嚴正聲明的重要性,向邪惡妥協的言行是違背大法的,是極其危險的,真修弟子是不能留下污點的。向內找,去掉隱藏很深的執著,在法理上提高了認識,寫嚴正聲明是師父慈悲呵護弟子,給予弟子洗滌污點的沐浴機會,是維護大法的聖潔,徹底與舊勢力決裂。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師父佛恩浩蕩。我下決心就是在正法的尾聲也要堅定走好每一步的路,珍惜師父給予的寶貴時間,跟上正法進程。

鞠榮芝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9年8月去北京上訪遭非法綁架,在勞教所裏,由於不能在法上認識這場迫害,在怕心及惡警的威逼、酷刑的折磨下,做出了違背師父違背大法的言行,現在聲明如下:一、我在勞教所所寫的「不煉功」的「保證書」及其它「四書」全部作廢。二、在勞教所搞的反對法輪功簽名活動中,我所簽名作廢。三、我對他人所說的違背師父、違背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四、我給市委、教委、學校所寫的「詆毀師父,詆毀大法的書面材料」全部作廢。從今天開始,讓自己的身心全部回歸大法,抓緊所的有時間學法、煉功,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全力彌補自己給師父、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堅修大法到底。

孔會娟 2004年9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開始修煉大法的,由於那時對自己要求不嚴格,學法不精進,法理認識不清。在1999年7.20以後就在警察的登記本上寫下了「不煉功」的話,那時心想寫也無所謂,我以後還得繼續煉功,那都是騙他們的,也就沒在意,更沒有想到這是不符合大法「真善忍」的修煉原則的。在2000年正月的一天,在管片民警的強迫下,由於執著於親情,在家人替我寫的「保證書」上又違心的按了手印。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也給自己正法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污點。今天借《明慧》一角,我鄭重聲明:我以前所寫、所說及家人所替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統統作廢。感謝師父給我洗刷污點的機會。今後,我一定要更加努力,完成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

朱崇華 2004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於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時間不長,疾病皆消,並處處做好人。99年7.20後,不畏邪惡迫害,不畏艱險,兩次進京上訪。單位要將我送洗腦班繼續迫害。為了抵制邪惡進一步迫害,我被迫離家出走,流離在外二年多。後被邪惡劫持到省會洗腦中心,由於長時間不讓睡覺,以及精神上的壓力、折磨,違心的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同修的事,很是痛苦。特借《明慧網》這塊神聖的地方,嚴正聲明:我要堅修大法到底!在修煉的路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高壓下,洗腦班上一切有背師尊、大法的言行一律不承認。加倍彌補過失,堅修大法到底。

孫景紅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有緣得大法並開始修煉。由於學法不深,在7.20以後大法遭到迫害時,作為一個大法的粒子我不但沒有維護大法,反而在許多的執著心的帶動下充當了旁觀者,並在惡人的威逼、恐嚇下,在「保證書」上簽了名,從此在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污點。這幾年來通過學法、學師父的新經文、看《明慧》資料,使我深深的認識到和找到了自己一直沒有去的怕心,求安逸之心等等,師父一再的等,一再的給機會,我心裏很不是滋味兒,愧對師父、愧對大法,淚水不斷的流。從即日起鄭重聲明:以前簽過的「保證書」和所說過的對大法不敬的話全部作廢。今後我要抓緊時間修煉,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走好自己修煉的路,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負師父給我的修煉機會,不辜負師父的苦度之心。

王桂芬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在2002年兩會期間,街委會主任到我家讓我在所謂的「五書」上簽名,我說「按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沒有錯,不簽」。他們一看我態度堅決就說:那你就寫個「保證不上北京「。當時由於學法不深,有執著心,就想只要不讓在「五書」簽名就行,就寫了一份「保證」,當時覺得自己做的還不錯。隨著自己不斷學法,悟到修煉是極其嚴肅的,雖然自己只寫了兩行字的「保證」,那不也是服從邪惡的安排了嗎?助長了邪惡迫害?所以在此嚴正聲明:無論我在任何時候寫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所謂的「保證」統統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韓立新 2004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從1999年7.20開始,我多次受到鎮政府工作人員的騷擾,被叫到洗腦班洗腦,2002年由於猶大的出賣,我被抓到市「610」基地強行洗腦,在這個過程中,由於自己常人心太重,沒有做到正念正行而向邪惡妥協,違心的寫了「決裂書」、「悔過書」,並且順從邪惡罵大法與師父,撕毀師父法像,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壞事。對不起師父與大法,雖然迫於無奈,但是做了舊勢力的幫兇,給自己修煉的道路留下了污點,每日生活在悔恨之中,覺得自己不配做一個大法弟子。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我要重新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救度眾生,圓滿走完修煉的路。

張同華 2004年8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70歲了。由於勞累過度,得了一身病。如心臟病、腰腿病、脊椎病,小病就不算了。99年2月,我有幸得了大法。學煉幾個月後,全身病都好了,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味道了。99年7.20開始了,江××對我們這些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進行嚴重的迫害。電視、報紙天天宣傳。由於自己學法不精進,悟性不好,怕心重,明知大法好,還說「不煉了」。這是不情願的,不是從心底說的,是騙他們的,實際上一直都在煉。這也是不行的。看過《明慧週刊》後知道自己不對,也沒聲明。通過和同修切磋,特此聲明,過去所說的所謂的「不煉功」的話作廢,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給大法挽回損失。

蓋英香 2004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的女兒,自從我媽媽修煉大法以來全家受益,可是在江氏流氓集團對大法,大法弟子瘋狂迫害下,我由於被謊言和不修煉的親人欺騙與影響,給媽媽煉功帶來了不少麻煩,對媽媽證實大法救度眾生起了極壞的干擾作用。2001年媽媽進京上訪,被惡警抓捕,關進了看守所,又轉到勞教所,那時我思想不清,被常人心帶動無理智的傷害了三位大法弟子,說了一些所謂要告她們的話。但我沒去。我現在回想起來真是覺得驚怕與急恨自己那時主意識不強,做了一些大法弟子絕對不該做的事。對不起師父,對不起那三個大法弟子和媽媽,從今日起把以前對不起大法弟子所說、所想的全部作廢。以後要和大法弟子配合好,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救度有緣者。全盤否定舊勢力一切安排,緊跟師父堅定實修,放下人心救度世人。

董豔超 2004年9月30日


嚴正聲明

去年五月我因發真象材料被惡人綁架,由於不願在看守所受苦,在一心想回家的人心執著下,在惡警的威逼、利誘下,說了、做了違背師父、違背大法的言行,現嚴正聲明如下:一、我在看守所讓別人替寫的「不煉功的保證書」,現在聲明作廢。二、我在勞教所讓別人替寫的「不煉功的保證書」等「五書」,現聲明全部作廢。同時聲明自己對常人所說的違背師父、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今天開始,抓緊一切時間學法、煉功,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全力彌補自己給師父,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個堂堂正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堅修大法到底。

劉志娟 2004年9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於2001年底月發真象傳單時,被惡人舉報,並被拘留。被放出來後,在單位及家庭的雙重壓力下,由於自己的怕心和對親情的執著,寫下了「不煉功的保證」。之後雖然在口頭上向領導聲明仍然修煉,但自己內心深處一直沒有從根本上認識自己的執著,沒有認識到「不煉功」這三個字對於大法弟子來說是恥辱。我認識到:修煉是嚴肅的,寫保證也就說明我對師父、對大法不堅信,導致我在名利情中痛苦掙扎。現在我認識到,要放下自我、放下根本的執著,堅修大法,堅信師父,嚴格要求自己,在法中勇猛精進。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不煉功的保證」全部作廢!以後堅修大法緊隨師,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凌雲 2004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8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在99年7.20江氏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功之後,我認為師父教我們修「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有益於社會的人。沒有錯。決心上北京信訪辦去說句真心話: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釋放所有無罪被抓的同修。回家後被非法拘留一個月,由於當時沒有正念正行,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2000年因講真象發資料再次被當地公安局非法抓捕並被非法勞教兩年,在這期間由於沒有在法上認識,人心、執著太重又做下了糊塗事。在此我嚴正聲明,在看守所、勞教所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無效。在以後的修煉中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曾孟福 2004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日以後,在邪惡的恐怖下,我違心的在「保證書」上簽了名,還交了部份大法書籍和師尊的法像、法輪圖等。把剩下的幾本大法書燒了。犯下了不可饒恕的大罪,內心非常悔恨,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自己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污點。2001年在邪惡的逼迫下,又違心的說了有損大法的話,還寫了所謂的「悔過書」。不知珍惜這千古機緣,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對不起師父和大法。今天我把所做的違背師尊和大法的事寫出來並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李淑鳳 2004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54歲,97年自己因病多而又不想吃藥才走進大法的修煉中來,結果進班不長時間就真的如願以償了,身體奇蹟般的得到了健康。7.20以後江氏邪惡對法輪功進行非法鎮壓,我為了證實大法也去了北京。回來後被強行辦班迫害,因當時有怕心,對法認識不深,(我沒有文化)認為寫一個「保證書不煉了」騙他們一下,而心裏不放棄我的信仰,老師不就看我的一顆心嗎,就這樣我順從的寫了「保證書」。後來隨著學法的深入,又加上看《明慧網》資料,才漸漸認識到,這是人的觀念、人的心,一種執著。特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的全部作廢。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孟凡榮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因下崗失去經濟收入,生活甚苦。妻子籌運資金托人幫忙把我轉到新工作單位上班不久,單位領導又以下崗相威脅逼迫我在『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上簽字,妻子也以生活無出路為由苦苦哀求我服從他們,在壓力下,我簽了字;派出所警察到我家滿口胡言亂語誣蔑大法,其中一個推推搡搡的要打我,把我強拉到派出所逼我簽「保證」,妻子怕我挨打,也跟到派出所護著我求我簽字回家,為了妻子,我又一次簽了字。這兩次簽字給我的心靈留下了無法癒合的創傷。師父慈悲,給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彌補過錯的機會。現在我鄭重聲明簽字作廢,永遠信仰「真、善、忍」。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玉福 2004年8月15日


嚴正聲明

在被非法拘留期間,由於學法不深,沒有真正在法上認識法,加上對親情的執著,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在我放棄的一年裏,我的內心很不平靜,甚至不能原諒自己,覺得對不起大法、更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常常暗自哭泣,決心再重新走入修煉。後來,同修都幫助我,送給我師父99年以後的新經文和國外講法。使我很快就跟上了正法進程。今天,我聲明在拘留所裏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做一個真正的、合格的大法弟子。

白紅梅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2001年5月份,我被邪惡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省監獄直屬隊。在監獄那裏的警察曾多次找我談話,想讓我接受洗腦,我都沒配合邪惡,不向邪惡妥協。後來他們為了應付上邊的檢查,又一次找我,由於當時學法不深,被他們的偽善所迷惑,違心的默認了他們替我寫的誹謗師父、誣蔑大法的假材料。當時我以為:我一沒說,二沒寫,三又沒簽字,這與我無關。2004年5月份回家後,通過學法和與同修切磋,才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感到對不起眾生,對不起大法,更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現嚴正聲明,在監獄裏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一定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高繼江 2004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四年有幸得法的法輪大法弟子。本應在修煉的道路上勇猛精進,但是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九九年邪惡勢力破壞大法的干擾下,自己雖然沒有詆毀和反對過大法,但是在單位領導威逼下,當時還是簽訂過一份「不繼續修煉大法的責任保證書」和說過以後「不再修煉大法」的話,並交出部份大法書籍、資料及音像製品。對大法犯下了嚴重的罪行。為此,我做出如下嚴正聲明:凡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簽過的「保證書」和無論在任何場所說過的「不修煉法輪大法」的話一律作廢。並不予以承認。今後我要緊跟師父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加倍彌補自己造成的損失!

劉建新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在強化洗腦及殘酷迫害下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在馬三家教養院的所做的、所說的、所寫的一切全部聲明作廢。在邪惡的黑窩裏自己的頭腦不清醒,邪悟,走向了大法的對立面,回來之後,通過同修的耐心開導和學習師父的經文,使我徹底明白過來,認識到了自己的嚴重錯誤,給法造成嚴重的損失和負面影響,給邪惡的舊勢力充當了反面教材,出賣了大法、出賣了師父。所以我決心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與傷害,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跟著師父走,跟上正法的進程。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白靜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有幸得法的,由於當時學法不深,對法理悟得也不太明白,所以在1999年7.20鎮壓以後就有些放棄了,但當時也一直認為大法是好的,就是因為怕心太多,導致後來一直沒有走出來。後來由於經常看師父講法和《明慧週刊》,使自己對大法有了更深的認識。在師父的慈悲救度下,使我又重新回到大法中來。現在回想起以前由於怕心和對親情的執著,違心的替家人向邪惡寫了「保證書」。雖然不是真心的,但也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故今天特此聲明:以前對惡警所寫的一切不利於大法和師父的話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加倍努力,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晏忠波 2004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深知修煉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心健康,善惡有報。從此生活中的一切惡習相繼改正,身心得到淨化。99年7月20日江氏邪惡流氓集團不准修煉法輪功,否則抓,打,罰。在這種邪惡高壓迫害下,由於學法不深,寫了「不修煉的保證書」,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所以我要嚴正聲明以前向邪惡所說、所寫全部作廢。堅決徹底與邪惡舊勢力江氏流氓集團決裂,緊隨師父,加緊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一定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努力做好修煉中的三件事,我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景娟 2004年9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是在98年得法的,在99年7月邪惡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我也一直能堅持學法煉功,並也做了一些正法的事。在當時的環境下,派出所曾找到我,要我寫「保證書」,我愛人替我寫了並交給了社區。我當時想我愛人寫的,不是我寫的,與我無關。通過學了老師的新經文和《明慧週刊》以及同修們一起切磋,深受啟發,明白以前這種認識是不對的,都是怕心的存在,才沒有不讓愛人交「保證」。我現在嚴正聲明:在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做好老師要我們做好的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玲 2004年9月


嚴正聲明

在大法洪傳時期,99年我有幸得法,大法使多病纏身的我煥然一新,我由衷的感謝師父,感謝大法。七.二0邪惡迫害法輪功,為了證實大法,我懷著一顆大法弟子的赤誠的心結伴去北京。在路上遭到邪惡的綁架,家人托人把我救出。後來單位讓我寫「三書」,我堅決不寫,只是口頭說「不去北京了」。事後才知這也是隨從了邪惡。我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今天特嚴正聲明:我在單位口頭上說不符合大法的話一律作廢。全面否定對舊勢力的承諾,今後繼續做好學法,發正念、講真象三件事、聽師父的話,抓緊時間正念正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於香英 2004年9月1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間,我由於學法不精進,沒有真正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受到邪惡的迫害,在邪惡的花言巧語的哄騙下,在常人的名利情的驅使下,用了人的方式向邪惡妥協,那時我想:我就是按手印也是騙警察,等我回家,我再精進學法煉功,殊不知我這種行為完全違背了大法弟子的標準,認可了邪惡的迫害。現嚴正聲明:我以前按手印和簽字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決心按照師父的教導,時時刻刻用大法的標準衡量我的一言一行,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彌補自己以前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聶淑芝 2004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1年2月兩次被抓、三次被抄家,強迫說出、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2001年2月我有過向邪惡妥協,寫了表示認可他們提出的「三不要求」(不上京、不發傳單、不在公開場所煉功),現聲明所寫的全部作廢。當時還不以為然,認為是敷衍他們,學習了《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後,內心十分不安,意識到有向邪惡妥協的言行,將會導致甚麼後果,在激烈的思想鬥爭後,立即寫了嚴正聲明,我一定要走正,珍惜師父給予的寶貴時間,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丁徹清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患有坐骨神經痛,頭痛,氣喘,吃藥打針都不管用了,自從有人介紹我學煉法輪功後,我的病慢慢的好了起來。從7.20邪惡非法鎮壓法輪功後,惡人逼迫我寫了「保證書」,說:不寫「保證書」就永遠不釋放我,由於怕心,做了這件不該做的事,由於怕心不敢煉功,可是我想大法這麼好我為甚麼不煉了,我為甚麼要聽他們的,我應該聽師父的。我要彌補我的過失,否定邪惡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迫害,把它徹底清除!所寫「保證書」聲明作廢。

劉鳳英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1999年1月份修煉法輪功,高血壓、心臟病好了,抽煙、喝酒、賭博等惡習改掉了,身體健康、家庭和睦。可7.20以後,聽信邪惡的謊言欺騙,在怕心驅使下,不敢說一句真話,寫了所謂的「不修煉」的「保證書」。五年來,我舊病復發,又添新病,惡習依舊;事實告訴我,只有法輪功是一片淨土,繼續修煉,才是我唯一的選擇。為此,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及「不修煉」的所謂「保證書」作廢。我發自內心的向師尊保證:以後不再犯此類錯誤,不管天塌地陷,生死攸關,都阻擋不了我修煉路上的步伐。

張鳳胤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由於對法理理解不深,在99年7.20鋪天蓋地的鎮壓中,在鎮派出所的逼迫下,違心寫了所謂的「保證書」,當時想:別看我寫了,我不是真心的,我內心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別說中國不讓煉,全世界不讓,我照學,照煉。後來看了師父的經文《大法堅不可摧》知道了這樣做在神的眼裏邊是錯的,但當時也不知道怎樣做。後看了《明慧週刊》7月29日同修文章「嚴正聲明」決不是簡單的形式一文,知道嚴正聲明的重要性。因此今天特此寫嚴正聲明,自己所寫一切「保證」全部作廢。與舊勢力徹底決裂,走好師父安排的正法之路。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吳桂芝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修煉中懂得了一些法理,身體有了很大的變化。自從99年7.20以後,我村對大法弟子又罰又打,這樣加重了我的怕心,向邪惡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放棄了堅修大法的正念,回家後,法輪大法的法力一直在我腦中念念不忘。現在我清醒的認識到要堅修大法,維護大法。以前,所寫的「不煉功的悔過書」等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重新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張素群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7.20以後鋪天蓋地的邪惡向大法弟子壓來,在強大的政治壓力和精神壓力下,我做了許多不符合大法要求和對不起師父的事,如被迫交書和錄音帶,寫「檢查材料」,特別痛心的是違心的被迫寫了「三句話、不煉功的保證」,屈從了邪惡舊勢力的壓力,給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響。為挽回損失,嚴正聲明:被迫說出、做出的以上錯誤言行決不予以承認。徹底否定邪惡舊勢力及其一切安排。堅學大法永隨師,做好三件事,加倍努力,勇猛精進。挽回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

劉沛相 2004年9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1998年10月份得法,由於學法不深,沒有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在99年7.20以後,違心的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那時雖然修大法的心沒動,但還是寫了「不學法、不煉功的保證書」,還按了指印、照了相。違背了大法的修煉原則,背叛了師父,背叛了大法。現在隨著學法的深入,使我逐漸感受到大法的威力,認識到法輪大法是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返本歸真的高德大法。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自己寫的「不煉功,不學法的保證」以及所按的指印、照的相從此作廢。從現在起一定要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蘇倉米 2004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強制迫害下,由於執著人心,主意識不強,在單位強迫我不煉功的表態,組織的邪惡簽字,洗腦班上「代表家屬的發言」,派出所逼供下的不承認自己煉功的言行,以及配合邪惡寫的事情經過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嚴正聲明統統作廢。徹底從一思一念上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回想起來,深深痛悔,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給大法帶來了損失。今後要加倍彌補,堅修大法到底,緊跟正法進程,放下人心,做好自己該做的事,精進不停。

劉雙軍 2004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後,在邪惡的逼迫下,自己常人的執著心太多、太重,沒有認識到佛法修煉的嚴肅性,向邪惡妥協,寫了「悔過書」、「保證書」。近期,通過重溫師父的講法、新經文,和同修交流,自己從思想上真正認識到以前向邪惡所寫的那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只有嚴正聲明自己以前所寫的作廢,才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束縛。現特此嚴正聲明:自己以前向邪惡所說、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從今以後走師父給安排的修煉路,才越走越光明。我們一定要緊跟正法進程,加倍補償,積極做好當前的三件事,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馬蘭英、王友閣 2004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我99年元月份喜得大法。由於本人學法不夠精進,沒能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7.20迫害開始真是不知所措。後來迫害不斷升級,2001年4月份,由於其他弟子說出了我們,情急之下把家裏放的一些資料和師父的一些經文燒了。以後這一直是我的一塊心病,覺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另外,在邪惡的迫害下按了三次指印,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違背了大法的修煉原則,在這裏我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堅修大法心不動,緊跟正法進程,直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刻。

李改花 2004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於今年6月份被惡人惡警從家中綁架送入洗腦班。由於沒有站在對大法負責、對眾生負責的基點上正念正行,沒有徹底放下生死等執著,用常人的圓滑心理尋求自身的解脫,違心的寫了「三書」,造下了謗師、謗法的天大罪業,辜負了師父的慈悲救度和眾生的殷切期盼!犯下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犯的大錯。我感到萬分的痛悔!我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三書」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請師尊放心,今後我要倍加珍惜萬古機緣,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用實際行動彌補自己的過錯,堅定的走好大法弟子的正法之路。

張國平 2004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99年2月份認識大法,3月份開始修煉。修煉後身心受益無窮。99年7.20以後,在邪惡的瘋狂迫害下,由於自己平時學法不深,違心的寫過兩次「保證書」,還按了指印,把師父的經文交給了邪惡。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和不斷的學法,我知道自己做錯了。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背叛了大法。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在高壓下自己所寫的一切「保證書」和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我會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一定要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余永明 2004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在迫害初期,自己由於學法不深,法理不清,把邪惡對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當成是人對人的迫害,所以在重大問題上沒有站在法的一邊把握自己,而是在人心,人情的帶動下寫了「不煉、不進京、不串聯」等。損害了大法、大法弟子的尊嚴與形像。對這麼嚴重的錯誤,今天才有所認識,慚愧至極!現在我嚴正聲明:在迫害中我與家人所寫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律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斷在法中歸正自己,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走正師父給我安排的正法之路。

史琳君 2004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通過修煉大法,幾十年都治不好的病竟不治自癒。我不知怎樣報答師父的大恩。99年7月20日後,江××政治流氓集團瘋狂的打壓法輪功,抓捕大法弟子。我心裏很難受,但是由於怕心,違心的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後來雖然也做了我應該做的三件事,但是沒有堂堂正正,今天我要嚴正聲明,以前向邪惡寫的「保證書」一律作廢。今後堂堂正正的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景玉珍 2004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2000年10月10日,我由於進京上訪,被非法抓捕,10月26日被非法勞教一年,期間在警察的拳腳及電棍的高壓下,在精神將要崩潰的情況下,違心的寫了「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決心書」。給大法造成了極壞的影響,更辜負了用生命都無法報答的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此特嚴正聲明,我所寫的「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決心書」全部作廢。今後,我決心真正放下生死、竭盡全力、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決不辜負慈悲偉大的師父的苦苦救度和同修的熱心真誠的幫助。

岳妍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迫害初期曾寫過所謂的「保證書」,在正法修煉的進程中已用實際行動全盤否定了「保證書」中的全部。現在悟到寫書面嚴正聲明也是非常必要的,這是師父給走過彎路的大法弟子洗去污點的一個機會。修煉是嚴肅的,在此嚴正聲明,自己所說、所寫的「保證書」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定的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路,正念正行,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勇猛精進。

崔淑霞 2004年9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怕心很重,所以在殘酷的迫害中,違心寫了所謂「三書」。我感到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自己一直很苦悶,沒臉見同修。最近是同修給我送來了師父的新經文,在同修的幫助下,使我在法上有了很大的提高,找到了自己的執著。認識到不能向舊勢力低頭、被邪惡毀掉。現嚴正聲明以前寫的「三書」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緊跟正法進程,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振江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1年9月20日開始,被非法勞教3年,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2002年8月27日男隊各隊的副隊長帶領三名男管教進入七大隊對所有未接受洗腦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強制洗腦。在各種酷刑的迫害下,我由於正念不強,承受不住時,違心的寫了「三書」。雖已向管教聲明不是真心的,且一直堅持抵制邪惡,但在酷刑中,又多次違心的寫了「檢查」等。現嚴正聲明:在勞教所所說、所寫的不利於大法和對師父不敬的話一律作廢。嚴格要求自己,抓緊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何苗 2004年8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於99年得法後身心受益,知道這是一部教人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一定要堅定實修。7.20後,我向單位領導洪法講真象,2000年我與家人一起去北京上訪,回來後由於自己人心太重,執著於情,怕家人被勞教,向單位領導寫了「保證書」。「保證不再去北京上訪」,沒寫煉不煉的問題,只是做了些文字上的遊戲,但是這種做法也是向邪惡妥協,不符合正法時期大法正法弟子的標準,特此聲明「保證書」作廢。我將在今後的修煉道路上,緊跟師父,做好三件事,走好神的路。

薛建麗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得法的,修煉前身體不好,拿藥當飯吃也不好。一點小活兒也幹不了。通過修煉大法,我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真是無病一身輕,我打心眼裏感謝師父。在99年7月20日大法受到迫害,由於怕心,被逼違心的向邪惡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我覺得對不起師父,今天我要嚴正聲明:向邪惡所寫的一切作廢。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張樹敏 2004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於96年2月修煉大法,在99年7月下旬迫於單位壓力寫了「保證書」,還交了幾本大法書給書記。通過深入學法,我認識到做錯了。更不該交書,那不是連佛都敢出賣嗎!現在宣布自己寫的所謂「保證」作廢。特此聲明。同時自己也認識到這種做法是思想深處有漏,是自己修煉的一個污點,現在感到深深的痛悔。我決心按照師父的教誨做好大法弟子當前的三件事,助師世間行。

李雲峰 2004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在勞教期間,由於邪惡迫害,自己有怕心和學法不深,在正法的路上,走了錯路。用人的觀念與理去認識邪惡的迫害,沒有站在正法的基點上,不知不覺中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渡。為此嚴正聲明,在邪惡強化洗腦,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努力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跟上正法進程,跟隨師父堅修到底。

羅翔、曾慧、楊海東、梁紅 2004年10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76歲的老年大法弟子,由於自己修的不好,不精進,怕心重,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幾次簽了名、說了「不學不煉」的話,給大法造成了一定的影響。我現在嚴正聲明在強迫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我會踏踏實實的做好師父吩咐的三件事,認真走好未來的路,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慶文 2004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1996年得法,1999年、2000年、2001年先後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拘留,勞教。勞教期間因學法不深加上有執著、有漏,被邪惡鑽空子(出來以後一段時間沒有及時的認識到)說了、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在此嚴正聲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並努力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只走師父安排的正法之路,全盤徹底否定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一切安排。

劉文文 2004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後邪惡鋪天蓋地的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我也是其中一個,我鎮以辦「學習班」為名對大法弟子進行洗腦迫害,整天不准大法弟子出村,有事還得到村委會打招呼,每天要到大隊部報導,到洗腦班後每個學員要交250元錢,不能正常上班,在高壓迫害下寫了「保證書」,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特在此嚴正聲明:自己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不承認邪惡的一切安排迫害,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秀玲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2年6月至2004年8月被非法判刑關押。在非法關押期間,由於自己正念不強,在迫害中對法的認識不足,各種常人的執著也冒了出來,雖沒有罵師父、罵大法,但也違心的寫了「三書」。我特此鄭重聲明,所有寫過的一切不利於大法、不符合大法的標準的東西統統作廢。今後,一定要按照大法弟子在正法時期的要求為標準,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周肖軍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因學法不精進,於2003年被邪惡鑽了空子,並消極的配合了邪惡,在自己執著心的帶動下,違心的寫了「四書」,近而邪悟,背離了大法及慈悲的師父,給本地講真象造成了負面影響。在此我嚴正聲明:我在拘留所、洗腦班及以後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將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歸正自己,挽回所造成的影響,跟上正法進程。

邵生瑞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被迫害時,由於自己有漏被情帶動,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寫了所謂的「四書」。回來後,因為有怕心,一直沒寫聲明。前不久突然出現腦血栓的症狀,才是我恍然大悟。這是舊勢力黑手在鑽空子迫害。我要去掉一切怕心。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堅信師父,堅修到底,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

馬建設 2004年10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前段學法不深,有執著,於2001年在鄉政府與「610」不法人員的逼迫和恐嚇下,進了洗腦班,寫了「悔過書、保證書」等。現在嚴正聲明:在此以前我寫的「悔過書、保證書」等及在逼迫下,我說出、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同時我女兒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對邪惡所寫的一切同時作廢。以及不管在任何歷史時期與舊勢力寫的任何東西一併作廢。要加倍努力,洗刷污點,走師尊安排的路,做好師尊安排的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不動搖。

段長富 2004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以前因為學法不深,有很多人的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一些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有一次派出所邪惡找我,叫我寫「三書」,保證不煉大法了,雖然是別人替我寫的,但我沒有制止,沒有堅定的正念除惡,向邪惡妥協。我對不起恩師對我的慈悲苦渡,我嚴正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秀英 2004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因2001年8月15日邪惡「610」對我迫害,在工作單位被邪惡綁架到市政法幹校邪惡洗腦班,邪惡勢力逼迫我放棄信仰和修煉。我在那裏卻沒能堅定大法,痛苦的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情。對不起慈悲的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在邪惡的迫害下,我在洗腦班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損失,向世人講清真象,按照師父教給我們三件事去做,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馬俊平 2004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悟性差,在舊觀念的干擾下,當時1999年7.20開始時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該做的事情,愧對恩師的慈悲苦度。修煉是嚴肅的,為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特此嚴正聲明:1999年7.20以後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真善忍」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走好、走正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每一步,直到功成圓滿!

程桂蘭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以後,江氏邪惡集團對法輪功瘋狂的鎮壓。當時在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下,我的丈夫為了擺脫公安、派出所、居委會天天找麻煩,就違心的替我在他們事先打印好的材料上簽了字,當時我就在場,為此我的內心很不安,良心受到譴責,辜負了師父的慈悲救度,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在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王鴻雁 2004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是97年得大法的,我以前患有心臟病,高血壓,精神衰弱等疾病,整天一把把的吃藥,甚麼活也幹不了。自從得大法以後我身心健康,家庭和睦,是大法給了我新生。由於學法不深,做了不符合大法的錯事,對不起師尊的苦心救度,以後我要牢記師尊的教誨,做好三件事,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直至圓滿。特在此嚴正聲明:在邪惡迫害和怕心的指使下,在「保證書」上簽的字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

李學榮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7月20日,邪惡對法輪功瘋狂鎮壓期間,單位讓寫對法輪功的認識,當時我沒有參與,是家人代我寫的,心想反正也不是我寫的,自然與我無關。當學了師父經文與閱讀同修文章後,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雖然我沒有寫,但也是屈服了邪惡勢力,因此,我要嚴正聲明,家人代我所做的及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我要做一個正法時期的真修弟子,做好應做的三件事,堅持到底!

路愛英 2004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因患類風濕關節炎四處求醫問藥,身體也不見好轉,失去了自理能力,精神幾經崩潰,98年幸得大法,自得大法以來,在師尊的呵護下,身體健康,家務活也能幹了。可是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由於怕心,寫了所謂的「保證書」,給大法抹了黑,真是愧對大法,愧對師父,現鄭重聲明:以前所寫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律作廢。我要重振精神和同修們一起匯入正法洪流中,充份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齊茂豔 2004年 8月22日


嚴正聲明

今年7月20日在另外空間邪惡的操控下,利用惡人將我送入洗腦班。在那裏由於自己有執著和怕心,在邪惡的迫害和誤導下,邪悟。給大法造成極壞的影響,這是我修煉道路上的一大恥辱,如今在同修的幫助和大法的啟悟下,才警覺醒悟,非常對不起師父和大法,並在此嚴正聲明在邪悟期間所說、所寫的一切背離大法的言行和文字全部作廢。並重新走入正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宋志富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有緣得法,在修煉法輪大法中我得到了健康的身體和精神上的巨大變化,自7.20以後,大法遭到迫害,當時因為法學的淺,存有怕心和執著心,在邪惡的「保證書」上簽了名,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現在我嚴正聲明:所寫的「保證書」和說過的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抓緊時間修煉,跟上正法進程,決不辜負師父的再次救度的機會。

劉喜英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1998年6月開始修煉。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太重,在2001年大法處於被邪惡嚴重迫害之時,沒有做好證實法的事,反而因壓力而向「610」和單位寫了所謂的「不煉功的保證」後一直非常後悔,處於消極之中,經同修的幫助,更因師父的洪大慈悲,現在早已醒悟,現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做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努力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都應做好的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朱喜華 2004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是99年7.20以前得法的弟子,2000年因為傳聽老師的講法錄音帶被邪惡抓進看守所。出來後才知被政保科騙去了兩千元保證金(後找他們要,說沒讓你下課就夠可以了,還想要錢),加上請客送禮一共花了四千多元錢。因為執著於常人之情,被迫寫下了「不煉法輪功的保證」,給自己的歷史留下了污點,現聲明作廢。並保證在今後的修煉道路上,走正自己的路,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吳義爵 2004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在前兩年老伴(是同修)遭迫害,被綁架幾次。由於我對法學的不深,理解不透,在派出所、公安局向邪惡違心寫了「保證書」,也替老伴寫了「保證書」。對法、對師造成了很嚴重的影響和損失。現在我認識到正法形勢急速推進,師父叫我們抓緊做好三件事。因此,我特此聲明:以前向邪惡妥協,所說、所寫的一律作廢。今後我一定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永遠跟著師父走。

於松友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1年春節前夕,曾被戶籍警叫到派出所回答有關「法輪功」問題,在記錄上按了手印。長期以來,這件錯事成了邪魔、黑手、爛鬼干擾迫害我的藉口。今天,我嚴正聲明:我向邪惡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做錯事寫的「保證「等,全部作廢。我要珍惜師父留給我們的時間和機會,加倍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走好以後的路。

王鳳華 2004年9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平時學法不精進,有了執著心,承認舊勢力對自己的安排,被假象帶動、迷惑,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走了彎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給自己在正法路上留下了污點,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從思想上、行動上都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劉淑珍 2004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對於嚴正聲明的問題始終沒有重視,直到看到《明慧週刊》,這才認識到它的嚴重性,總認為是常人的形勢,寫不寫無所謂,只要我心裏不承認、否定它,並努力做好證實法的事就行了。現在嚴正聲明,在2002年4月在勞教所強化洗腦及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包括在單位親屬所說、所寫的)。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田英 2004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身體有病,吃藥也不見好轉,聽說法輪功能祛病健身,就開始學法煉功。自學法煉功後在師尊的呵護下,身體健康,一切順利,可是在99年邪惡的打壓下,由於自己的怕心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做了愧對大法的事。現鄭重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即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重新振作,精進實修,不辜負師父對我的希望,真正成為一名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孫鳳蘭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向邪惡寫了「保證書」。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和同修在一起學法交流,自己從思想上真正認識到以前向邪惡所寫的那一切都是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現特此嚴正聲明:自己以前向邪惡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保證」全部作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要緊跟正法進程,積極主動做好當前證實法的三件事,決不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李剛 2004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在7.20以後,街道讓修過大法的人寫「保證書」,是別人替寫的。還有一次教育部門讓每個教師答所謂的政治卷,裏面有關法輪功的內容,別人替答的,這一切都聲明一律作廢。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堅修大法的心永遠不變。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澤旭 2004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3年3月24日被當地片警帶來的3個邪惡之徒把我騙出去,再叫來「的士「直接送往洗腦班,當時由於我學法不深,心性較低,在洗腦班的高壓迫害下、說了、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言行的事,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的一律作廢。堅決否定舊勢力的邪惡的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堅定修煉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晏蘊莨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在99年大法遭到邪惡迫害時,我們也遭到了迫害。由於當時對法理認識淺,怕心重,沒有正念,給邪惡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經同修的幫助和學習師父的講法,看清了自己的錯誤,心裏感到很後悔。我們現在聲明過去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認真學法,緊跟師父正法進程,證實大法,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胡春改、劉秀永 2004年10月2日


嚴正聲明

99年7 20之後,邪惡的江××集團在全國範圍內對大法弟子進行瘋狂的迫害,由於怕心,我自行毀掉了自己的大法書籍,放棄了大法修煉。如今,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下,我明白了真象,重新走入了正法修煉中。在此,特嚴正聲明,我錯誤的做出自行毀壞大法書籍這一不符合大法的行為作廢。在今後的修煉中,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曙妮 2004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20日邪惡開始迫害大法以後,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服從了邪惡的迫害,違心的寫了「不煉功」、「不學法的保證書」,還按了指印、掌印,背叛了師父、背叛了大法,我知道做錯了。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在高壓下所寫的「保證書」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我一定要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緊跟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蘇建華 2004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3年11月5日被省國家安全局抓走,由於當時礙於情面,沒有從法理上認識到邪惡對我的迫害,違心的向邪惡寫了「保證書」。此後我一直很後悔,我認識到了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配合邪惡的命令、要求和指使,今後要加倍珍惜時間,做好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在此向師尊表示,決不再做有愧於大法弟子稱號的任何事情。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素段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用人心看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所遭受的魔難,在邪惡高壓、威逼和欺騙下,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也絕對不能做的事。通過學法,認識到了錯誤的嚴重性,現嚴正聲明:1999年7.20以後,在邪惡的高壓和欺騙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定大法修煉,堅定正念,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楊聲通、賈敏康、莊碧英 2004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流氓式的高壓迫害下,在洗腦班「管教」人員持續的精神摧殘中,自己放不下「情」的人心被邪惡所利用、放大,迷失了自我而妥協時,所說、所寫的一切背叛大法的言論、文章全部作廢。是佛恩浩蕩的師尊和慈悲的同修喚醒了我,讓我重新回到正法洪勢中來,洗刷掉自己靈魂的污點,盡力挽回給大法造成的負面影響,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廖琪中 2004年5月1日


嚴正聲明

在大法的修煉中,我得到了身心的健康,思想的昇華。在邪惡自7.20瘋狂迫害大法時,由於各種人心,對法理解不深,高壓下,被迫在「保證書」上簽了字,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上,現在我嚴正聲明:高壓下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抓緊時間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朱桂敏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迫害下,2004年4月,我違心的寫了「不煉功」、簽字、被取了指紋,照片,配合了邪惡。在不斷學法修心性和師父的點化下,在《明慧網》上同修的文章啟發下,悟到這樣做是違背了大法,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現嚴正聲明,過去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一切作廢。堅定走好師父安排的正法之路,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胡喜琴 2004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勢力橫行時,我說了一些不利於洪揚大法的話,並寫了「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經過後來的學法我悟到了,法輪大法是正法。所以我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從今後,一定好好學法,洪揚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學順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現年70歲,在1996年6月得法。在2000年4月一天,突然派出所指導員和片警等六個警察闖進屋,氣勢洶洶的。在邪惡的迫害、威脅下,違心的在所謂的「保證書」上簽了字。現嚴正聲明在邪惡的迫害中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陳鳳山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正念不足,有許多執著心不去,在監獄非法勞教期間,在邪惡的謊言欺騙和殘酷的精神迫害下,導致邪悟。現在我嚴正聲明:那時我所寫的「四書」和所說的一切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話以及在旗上的簽名,在鄉里寫的「保證」全部作廢。我今後要嚴守心性,在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上堅修到底,以實際行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貴柔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強迫拘留和勞教期間,由於長時間沒有學法,並被強制洗腦,以致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如今想來後悔不已。現聲明如下:在拘留所、勞教所被強制化洗腦期間,所有誹謗師父、誹謗大法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要按照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堅修大法到底,以實際行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卓瑞海 2004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以後,在高壓下,曾經違心的說「不學煉大法」的話,通過學習新經文,讓我認識到以前所說、所做都不符合師父的要求,在自己修煉的路上都是污點。嚴正聲明,1999年7.20以後所說「不學煉」的話全部作廢。我要重新投入到正法進程中去,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劉淑玉 2004年8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是在7.20以前得法的。在師尊的呵護下,我順利修煉至今。沒有師父的保護是不可能的。但我學法不精,人心較重,在修煉期間雖然沒有向邪惡寫過「保證」,但也有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現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不符合大法標準的一切行為,宣布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從今加倍努力學法,勇猛精進,永遠緊跟師父走。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馮上鶴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7年3月28日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認為法輪功是祛病健身的好功法。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我就堅持修煉下去。在99年7月20日以後,在舊勢力的壓力下,就不准我們修煉法輪大法了,逼著我簽「不煉的保證書」,我現在聲明:逼著我寫的全部作廢。我一定要修煉法輪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世珍 2004年8月23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20日以後,邪惡鋪天蓋地而來,我們在受到邪惡的威逼迫害之下,違心的向邪惡寫了「保證書」、「批判書」、「悔過書」。我雖然對大法堅信不移,要一修到底。但在行動向邪惡妥協,怕字當頭,寫了「三書」,我們十分痛心,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們嚴正聲明,以前寫過的不符合大法的,違背大法的言行等全部作廢。洗刷污點,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董連芝、董瑞芝 2004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怕心,在2001年在邪惡的逼迫下,寫了「與法輪功的決裂書」,雖然不是出自內心的,時常內心痛苦,內疚,感到對不起師父和大法,辜負了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話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緊跟師父正法的路,回歸步別停,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王金蘋 2004年9月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由於學法不深,使自己走了很多彎路,特別是在強化洗腦班裏,寫過「不修煉的保證書」,特此嚴正聲明,在強化洗腦班,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堅決徹底與破壞大法的一切舊勢力決裂,與破壞大法的邪惡劃清界限,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博 2004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9年10月得法。由於學法不深,在邪惡的迫害下,在媽媽的「保證書」和「悔過書」上簽了我的名字,向邪惡妥協。我現在嚴正聲明,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在邪惡的迫害下,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跟上正法進程,正念正行,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亞春 2004年9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們於2001年7月12日和7月14日在縣國安大隊不法之徒寫有「決裂」的材料簽的字;以及鎮派出所、幼兒園7月10日到8月底違法迫害我們期間所說、所寫、所做一切違背我們心願,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助師正法,救度世人永遠是我們無悔的選擇。

漆小平、王小梅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在去年6月份,社區主任來家,叫我寫「不煉功了。她們欺騙我說如果不寫,她們的工作就沒了,由於把人情看太重,又加上學法不深,被她們偽善所迷惑,委主任給寫了我也沒堅持反對。現在想到這些真是大錯特錯,在此聲明由於別人代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蔣麗芳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鄉洗腦班被洗腦了,給大法造成了難以彌補的損失。給大法學員內部造成了不穩定與迫害的加劇。給講真象救度眾生帶來了難度。我感到無比的愧恨,非常的後悔。我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尊。我嚴正聲明,在強化洗腦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決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董慈 2004年8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不易覺察的人心帶動下,我在邪惡出具的文件上簽了字,現在認識到這是根本上對大法的不堅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任何不符合大法的所說、所寫全部作廢。今後加強學法,嚴肅對待正法與修煉,深挖根本執著心,抓緊時間救度世人,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純淨的走好今後的路。

金紅玉 2004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在看守所及勞教所、在高壓的迫害下,由於人心的執著,曾違心的寫過所謂的「三書」,做了對不起師尊與大法的事,後悔莫及,辜負了師尊的慈悲苦度。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在有限的時間裏加倍彌補所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全盤否定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迫害。

李春慧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們曾違心的寫過所謂的「保證書」。看了《明慧週刊》上同修寫的文章,知道這是以前走的彎路,做的錯事,雖然是違心的,也是與舊勢力的簽約。為了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徹底與舊勢力決裂,特嚴正聲明,以前向邪惡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走正以後的路,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何玉珍、吳素芬、吳素連、楊椒容、王椒清、帥麗容、張月森、潘桂枝、董恆忠 2004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2年4月被非法綁架到市洗腦班,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和嚴重的執著心不去,說了和寫了許多有辱大法的言行。時隔不久,又在鄉政府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我今天嚴正聲明,我以前在洗腦班和鄉政府所說、所寫的一切一律作廢。我要重新做好一個修煉人應該做的,做一個堂堂正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崔穎 2004年4月25日


嚴正聲明

2002年5月,我被綁架到洗腦班,在高壓下,向邪惡妥協,違心的寫了所謂「不煉了」的「保證」,做了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該做的。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說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今後的修煉道路上,一定堅定正念,以法為師,緊跟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

陳守英 2004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迫害下,我所寫的「四書」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正念不足。讓邪惡鑽了空子,致使自己走了彎路,我感到非常的痛心,太對不起偉大師父的慈悲苦度。今後要認真學法,緊跟正法進程,做好當前的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正念正行。堅定實修大法,一修到底。

李淑英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0年被迫害時,自己對大法和師父的堅信不夠,正念不足,導致家人對大法犯下了不應該犯下的罪過,寫了「保證書」。現在想起來還有一種愧疚感,在此嚴正聲明以前家人所代寫的「保證書」,和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以後的正法中,要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淑方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們學法學的不好,人心太重,在邪惡的威逼下,違心的寫過「保證書」,雖然不是出於本心,但是給自己修煉帶來了污點,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特嚴正聲明,以前向邪惡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保證」,簽字全部作廢。從今以後一定堅定正念,緊隨師父的正法進程,走好自己的正法路程,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霍鳳榮、張月平 2004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教師,2000年,我一家三口都因為煉法輪功而遭到當時政府的非法拘留。因為常人的心,我幫助哥哥寫了「保證書」,後來通過家人講解,我認識到了這是不對的,我不能被邪惡所利用。在此,嚴正聲明所做的一切作廢。今後我將利用一切機會告訴常人法輪大法好。我決心正式走入修煉中來。

薛常華 2004年10月2 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和強烈的執著心,在惡人強化洗腦下,對師父和大法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現嚴正聲明,以前在市黨校內所寫和電視上所說的,及家人在看守所所寫的和在鄉派出所強行恐嚇下所寫的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要嚴守心性,以實際行動來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謝新苗 2004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正念不足,執著心太重,在邪惡的迫害下,寫了「保證書」,給法造成了不好的影響,經過學和看師父在各地的講法,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有了深刻的認識,特此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及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要多學法,加強自己的正念,講真象清除邪惡,救度世人。

陳國華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93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99年7.20後,由於受邪惡的迫害和引誘,及學法不深,違心的寫出了「三書」,幹出了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和大法及師父的事情。事隔四年之久,我通過學法,漸漸認識到這種做法是不對的。因此,我鄭重聲明以前寫的「三書」作廢。並決心跟上正法進程,精進不止。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蘭宏平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後,在邪惡的迫害下,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有放不下的執著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向邪惡妥協,在「保證書」和「悔過書」上簽字,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跟上正法進程,正念正行,做好師尊要求做好的三件事,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邵桂琴 2004年9月30日


嚴正聲明

2003年5月29日,我被當地派出所惡警綁架,在惡警的威逼下,我違心的寫了「不煉功保證」,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內心很慚愧。今天我特此聲明,在邪惡的迫害下,所說、所寫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堅修大法到底。

全守珍 2004年10月6日


嚴正聲明

99年迫害開始後,當地派出所惡警逼我在他們事先準備好的「保證書」上簽字,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沒有守住心性,配合了邪惡,我很後悔。現在我嚴正聲明,在邪惡的高壓下,所說、所寫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堅定的走到底。

范瓊芬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曾經被非法關押,在此嚴正聲明:我在高壓下,給家人寫信中說過的「決裂、×教」全部作廢。我今後一定多學法,堅定正念,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彌補自己的錯誤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救度更多的眾生。

文桂珍 2004年8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從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1999年9月20日後邪惡迫害我,強迫我寫「五書」,我說不認字,惡警們就寫好了讓我簽字,我違心的簽了字。現在我嚴正聲明在高壓和威逼下所說、所做的一切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師父所說的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東澤 2004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我1998年8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大法使我身心得到淨化、昇華。可是1999年7.20以後,由於有怕心,在惡警和村主任的威逼下,違心的在「脫離大法」的材料上簽了名,為此自己深深的悔恨自責。現在我嚴正聲明,此簽名作廢。我要更加珍惜師父給的修煉時間,勇猛精進,溶入正法進程中。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周秀豔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從1997年有幸得了大法,得法後,身體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病全消失了,一身輕,全家人跟著受益。後來1999年7.20邪惡開始迫害,由於自己怕心重重,曾違心的交大法書、違心的簽字、違心的說了、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現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遇慧豔 2004年10月4日


聲明

我從1999年得法,從前我身體有許多疾病,得法後,我的身體全好了。到7.20後,由於我有怕心,在邪惡的迫害下,我寫了「保證書」,從此就不敢煉功了,停了一年多沒有學法。現在聲明:以前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今後要堅修大法到底。

張自貴 2004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20後,遭當地邪惡無理騷擾和威脅,由於怕心很重,又有人的根本執著。給邪惡寫了「不煉功、不上訪」等「保證」。今天我特此聲明,在邪惡的迫害下,所說、所寫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堅修大法到底。

吳雲濤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在去年6月份,大隊來我家很多人,叫我寫「保證書」,「不煉功了」,由於學法不深,被她們嚇住了,家人就給寫了「不煉功了」。過後非常痛心,這也是非常錯誤的認識,聽了舊勢力的安排,現在聲明,家人替我寫的「不煉功」等一切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風春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心性不高,在以前高壓形式下曾說過和做過對大法有損的話,對老師不尊敬。現在想起來經常自責,後悔不及。特聲明以前說的、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話和事全部作廢。今後決心堅信大法,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努力實修。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育德、月樹恩、劉金鳳 2004年10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1年因發真象資料時,被惡警綁架。當時自己被常人的執著心所迷惑,在強制下,在非法的問訊錄上簽字,這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師父是不承認的。我堅定的否定它。無論是所寫、所說的,凡是不符合宇宙大法要求的一切作廢!再精進,走好救度世人的每一步。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魏秀雲 2004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98年2月開始修煉,99年7月19日去北京被截回,曾多次在洗腦班中被洗腦,讓你對師父不敬,誣蔑大法,寫「不修不煉的保證」,故此我在網上嚴正聲明,在殘酷的迫害下,我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馮深木 2004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因堅修大法,在2000年10月被當地派出所迫害。在高壓下,我違心的寫了「保證書」,還說了對不起師父的話。從內心認識到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現在嚴正聲明當時所寫的一切作廢。從今以後緊隨師父正法,做好正法弟子的三件事,重新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張世福 2004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的執著。在舊勢力的邪惡迫害下,迷失了方向,邪悟後,寫了「三書」,做出了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事情,並做了助紂為虐的破壞學員正信的事情。現在嚴正聲明,一切對師父不敬,對大法不敬的言行,書面東西,全部作廢。緊跟師父,正法修煉。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金 2004年10月2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執著心太重,以至於在洗腦班違心的寫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寫的、說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說的,現嚴正聲明:自己在洗腦班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行為的一切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要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精進不止,做好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跟上正法進程。

羅濤 2004年9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2年5~6月份在火車旅途中,因貼真象材料,被惡警非法綁架。在公安及家人的強行洗腦下寫了「不煉功保證」,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多的事情。在此嚴正聲明:所寫、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廢。我決心緊跟師父,堅定實修,加倍彌補,走正正法修煉之路。

王雲卿 2004年7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開始煉法輪功的,修煉後身心受益。2002年8月28日晚,在發真象資料時被惡警綁架,由於自己人心重,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在此聲明所有做過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補償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決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張琪池 2004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是99年7.20以前得法的,在7.20邪惡迫害大法以後,我被強行送進了洗腦班,在高壓下我違心的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寫、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楊東豔 2004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以後,由於學法不深,在當時邪惡高壓下,對師父、對大法認識不清,理解不夠,做出了一個大法弟子決不應該做的事,現在我鄭重聲明,以前所作所為全部作廢。在正法最後時期,努力學好大法,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彌補以前自己對大法造成的損失。

聶忠榮 2004年9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98年得法。99年7月20日以後,由於我學法不精進,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一些對大法不敬的事。現在通過認真學法,使我認識到我的所作所為不是大法弟子該做的,我非常後悔。所以現在開始,我要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把我以前向邪惡說過做過的事鄭重聲明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周秀媛 2004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7年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家受益很大,特別我本人多年失眠、咽炎不治而癒。不料,我們單位領導在今年6月30日把我找去,逼我非得簽字不可,在壓迫下,違心的簽了字。現在我嚴正聲明作廢。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千方百計做好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直至功成圓滿。

姬翠英 2004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2004年9月初,地區政府把我們及家屬全部找去,讓我們寫「五書」,如果不寫「五書」就辦洗腦班,政府人員看我們不寫就讓家人給寫了「五書」(家人不聽勸阻)。在這裏我特此聲明家人代寫的「五書」全部作廢。決心在今後的修煉路上走好自己修煉的路,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馬玉梅 2004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20歲了,是一名在校大學生,2000年中考時,在試卷上有一道關於反對大法的題目,由於當時學法不深,沒能正確對待考驗自己的機會,做了那道破壞大法的題目。之後經過學法和煉功,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後悔莫及,在此嚴正聲明在試題中所說的一切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傑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從99年7月20日起至今,所有在邪惡逼迫下簽過的甚麼「保證書」和各種條例,和在洗腦班「陪教」為我寫的甚麼「體會」、「保證」,叫我簽的字,和我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在此我嚴正聲明,一律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走正以後的路,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文素蘭 2004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在鄉政府和村委會的高壓下,說了、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如「悔過書」、「保證書」。在功友的幫助下,通過學法認識到這些問題的嚴重性。我特此聲明:我以前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徐丕蓉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2004年7月20日,派出所惡警去我家干擾叫我一週之內不出來活動,我沒有配合它們,惡警逼迫家人做壞事。7月20日我家孩子怕惡警把我帶走填寫「保證書」,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又逼我丈夫替寫「決裂書」,現聲明作廢。講清真象,救度眾生。

鞏宏芹 2004年9月20日


聲明

我在洗腦班被邪惡嚴重迫害情況下,所寫的所謂「心得體會、綜合材料、補充材料和所謂的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揭批申請書及揭批錄像」等一律作廢。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洗刷污點,堅定修煉。

張勤 2004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們通過修煉法輪功,自身所有的疾病都消失了,通過修煉「真善忍「,淨化了我們的心靈,能夠做一個真正的人。實踐證明法輪功於國、於民、於己都有百利而無一害。由於在邪惡的高壓下,理智不清的、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保證」,現宣布一切作廢。堅修大法,以法為師,堅修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紀六順、王桂美、朱秀英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從97年修煉大法以來,因製作大法資料被別人告發,被逼迫到公安局,因有怕心,寫下「不參與法輪功保證」,在他們的威脅下,我寫了「不煉功保證書」,我嚴正聲明,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堅修大法到底,和師父回家。

趙立波 2004年9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於是2003年10月1日散發真象傳單時,不慎被邪惡拘留,其間做出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同修、對不起自己的嚴重錯事,我深深懊悔。我決心從即刻起,要好好學法,堅定實修。不再犯從前的錯誤,做一個堂堂正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學鳳 2004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自從我倆走上修煉大法的路,使我們懂得了怎樣做人的道理。我村邪惡對我們施加了壓力,拘留,罰款,打罵,使這些好人們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逼迫我們說出、做出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現嚴正聲明全部作廢。我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

張永華、孫何英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由於修煉法輪功,自99年7.20以來,公安局、「610辦公室用停止工作、刑事拘留、辦洗腦班、勞動教養等非法手段脅迫下,由於自己的怕心和執著,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加倍努力,緊跟正法進程,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義臣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曾經被邪惡迫害過,當時由於人心出來了,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事,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師父要求的事,及家人朋友為我擔保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堂堂正正的走師父安排的路,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宋麗豔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邪惡破壞大法後,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我所簽的字,保證,聲明全部作廢。堅決與舊勢力徹底決裂!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正念正行,真正的走師父給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俊霞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政法委和洗腦班的威逼迫害下,因為被執著心所帶動,當時不夠堅定,不理智、不清醒,違心的在「三書「上簽了字。我認識到這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我在」三書「上的簽字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堅修到底!

林懷英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20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邪惡擋住去路。把我帶回去又打又罵,被迫寫了「悔過書」,在今後的修煉當中,我要加倍彌補,去掉這個污點,現在嚴正聲明,所寫的「悔過」之類的全部作廢。要堅修大法緊隨師。

董臣慶 2004年5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8月得法。當時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99年7.20以後的邪惡迫害時,自己常人心太重,配合了邪惡,丈夫給寫了「不修煉的保證」。現在我認識到那是出賣了師父,出賣了大法。是師父慈悲,還要管我這個弟子,今後我就聽師父的話,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於秀華 2004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在邪惡的殘酷迫害下,違心的寫了「三書」,令我一直深感愧疚,現在我特此聲明,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所說、所寫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堅修大法到底。

范經鴿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在十六大前四天,我被非法脅持到洗腦班,當時由於放不下親情、怕心太重,沒有做到正念正行,做了不符合大法言行的事,現嚴正聲明在洗腦班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堅修大法,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

姜軍林 2004年8月30日


嚴正聲明

2003年7月,我被邪惡之徒騙到縣公安局,然後轉到看守所拘留,因自己學法不深和執著心的帶動下,做了對不起大法和恩師的事。特此聲明:在看守所,所有不符合大法的、對不起師父的所作所為全部作廢。從今後:堅修大法緊隨師,勇猛精進不停留。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謝文光 2004年10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們由於學法不深,在1999年7.20邪惡的逼迫下,所寫的「保證書」和2004年7月底,「610」又搞人人過關,在「保證書」上簽字,不簽字就進洗腦班。兒子怕出事,背著我們在「保證書」上簽了字。我們嚴正聲明在「保證書」上簽的字,聲明全部作廢。講清真象,救度眾生。

龐國英、劉封芹 2004年9月1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月20以來,曾經所說、所寫與一切「放棄修煉大法」的言行作廢,徹底與舊勢力決裂,堅修大法到底。我一定會加倍努力珍惜師尊給予這萬古不遇的機緣,不辜負師尊洪大慈悲,勇猛精進修煉大法,溶於法中,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建然 2004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月22日,邪惡非法取締法輪功後,當地派出所把所有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叫去,讓寫所謂的「保證書」。當時高壓下我就寫了。通過幾年的繼續學法,我認識到自己錯了。現在我鄭重聲明,我以前所寫的所謂「保證書」徹底作廢。以後緊跟師父,決不動搖。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振山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九九年在邪惡的高壓下,單位逼迫職工,在×教上人人簽字,我是其中一員,以及我個人在正法中一切不符合大法所作所為,全部作廢。在今後的修煉中,要踏踏實實,勇猛精進,去掉一切不好的人心和邪念,堅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臘榮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20至今,無論在任何時間、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向任何部門、任何人所說、所寫的否定自己修煉的,哪怕是模稜兩可,似是而非的語言,現在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從此放下任何執著,做好師父賦予的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胡曉東 2004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期間,由於邪惡勢力的迫害,加上自己學法不深和自身有放不下的執著,做出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情,給大法帶來了負面影響。為此,嚴正聲明在勞教所期間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從新回到正法中來。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李淑玲 2004年10月2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以前學法不深,在99年9月讓片警非法綁架到派出所後,寫了「保證」。通過學法和同修切磋,自己已認識到了不符合大法應該做的,現在寫出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所做、所想的全部作廢。一定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黃桂芬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拘留所時,曾寫過「不與煉功人接觸,不參與法輪功活動」等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話,事情過後我追悔莫及,因此我今天嚴正聲明,我所寫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竹英 2004年9月


嚴正聲明

曾經在邪惡的壓力下,違心的把煉功磁帶和大法書交了。每當想起這事心痛,這種做法很對不起師父。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自己越來越感到應該洗淨自己的心靈,投入到正法洪流中來。特此聲明以前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振松 2004年10月4日


聲明

我在勞教所被非法勞教期間,在高壓和謊言欺騙下,理智不清寫的「三書」及所有詆毀師父及法輪大法的言行及書面材料全部作廢。從新回到正法中來。挽回給大法及大法弟子造成的損失,以法為師,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陳謙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2001年被教養時,產生了不學法不煉功的心,放棄了修煉。後來經過一段時間的反思之後,自己感覺對不起大法、對不起我的恩師。自己決心和其他同修一道緊跟師父,一修到底,直到圓滿。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伯琴 2004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後,在邪惡的迫害下,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怕心重,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我現在嚴正聲明,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做好三件事,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張玉芹 2004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在非法勞教期間,被迫寫下「三書」與「揭批稿」,給大法、師父造成了極惡的影響。在此嚴正聲明:「三書」和一切相關的文章、文字,話都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要重新回到大法中來,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心不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亞平 2004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因我學法不認真,沒有認識到大法修煉的嚴肅性,在邪惡的猖狂迫害下,沒有守住心性,說了違心話,現嚴正聲明在邪惡迫害下所說、所做出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廢。向師父保證,堅修大法到底,努力做好三件事,講真象、救眾生。

田秀蘭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自7.20以後,我做了對不起大法的事,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讓邪惡鑽了空子。現嚴正聲明:以前所說的、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再也不會做對不起大法的事了,我一定多學法,把損失的彌補回來,堅定修煉,直到圓滿。

楊春玲 2004年10月4日


聲明

我在洗腦班被邪惡嚴重迫害情況下,所寫的所謂「心得體會」、「綜合材料」、「補充材料」和所謂的「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揭批申請書」及「揭批錄像」等一律作廢。洗刷污點,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勤 2004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在洗腦班時,在強烈的高壓迫害下,我所寫的不利大法的言行,所寫與「大法決裂」的東西,現聲明全部作廢。以後還是堅修大法心不動,緊跟大法進程,無論遇到甚麼磨難堅決不會再動心。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唐金蓮 2004年8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邪惡多次上家干擾,沒有在法上認識法,做了對大法不敬的事,寫了「不進京、不上訪、不會功」的錯誤保證,特此聲明:自從修煉以來,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廢。堅定修煉,做師父合格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桂香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邪惡的迫害下向邪惡妥協,在「保證書和悔過書」上簽字,在此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跟上正法進程,正念正行,做好師尊要求做好的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范慶國 2004年9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一九九九年八月,街道替寫「保證書」我沒完全否認,現在我悟到不應該配合他們。所以嚴正聲明:凡是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曹桂英 2004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學法不深,走了一段彎路,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雖然我不是真心放棄修煉,也是符合了邪惡。現嚴正聲明,以前所做過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

於樹蘭 2004年9月29日


嚴正聲明

2000年元月,由於受江××集團的毒害,和迫於單位的壓力,讓二兒子替我寫了一份「批判大法」的材料。現在我認識到這是一種嚴重破壞大法的行為。在此聲明,那份材料徹底作廢。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堅修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馬新成 2004年9月30日


嚴正聲明

因為平時法學的不好,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在邪惡迫害下簽了「不修煉的保證書」,讓邪惡鑽了空子。我後悔莫及,以後要加倍學法,講真象,發正念,一定跟師尊走,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秀麗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們一時糊塗,向邪惡妥協,簽了不該簽的「保證書「,沒有做到一個大法弟子應有的標準,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也對不起自己的事。在這裏我們嚴正聲明:以前所簽的名一律作廢。決心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左江紅、朱紅梅、劉華、徐金娣、左慶奇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邪惡的瘋狂迫害,高壓下我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如「保證書」之類的東西,所以在此嚴正聲明: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法造成的損失,抓緊時間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張素芳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在去年6月份,社區主任來我家說:叫我寫「不煉功了「。由於我剛從勞教所回來,還有怕心,別人給替寫了,也沒反對,現在想到這些是非常錯誤的,聲明代寫的作廢。符合了舊勢力。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風花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2000年,在勞教所高壓迫害下,寫了「三書」,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現特此聲明全部作廢。不管和舊勢力簽過甚麼約,我都不承認,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做好「三件事」。

王淑清 2004年9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99年7月20日以後,在邪惡的迫害下,寫了「保證書」,現在回想後,後悔莫及。嚴正聲明在強化洗腦及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愛枝 2004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以前在舊勢力安排下所寫的「決裂」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行為一律作廢。按照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達到所在層次標準要求,緊隨師父正法,救度眾生。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宛麗芳 2004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勢力的殘酷迫害下寫了「保證書」,做了對不起大法、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現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正法進程。

李秀榮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從99年7月2日至今,在邪惡的強行逼迫下,所簽過字的「保證書」,以及所說的、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在此時此刻我嚴正聲明一律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走正以後的路,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彭義剛 2004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師父一直在呵護著我,保護著我,我決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從今天起我聲明以前所寫的,所說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律作廢。按師父的要求走好最後的路,放下常人心,救度世人。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長春 2004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由於對法認識不足,放不下人的觀念,怕心重,向邪惡妥協所寫的「保證」和對大法不敬的言行一律聲明作廢。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堅定修煉,努力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蔡瑞霄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過去我丈夫替我寫過的「保證書」和我在邪惡壓力和怕心驅使下,所說過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不煉法輪功」的話全部作廢。我一定做好當前的三件事,加倍補償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徐繼新 2004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曾經在邪惡迫害下寫過「保證書」,做出了讓自己深深痛悔的事情。現在我嚴正聲明,過去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一定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宋莉 2004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在強化洗腦班及單位裏的迫害下,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信師父,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段國芳 2004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1997年得法,因為學法不深,在1999年7月20日迫害下,寫了「不修煉的保證」,現在嚴正聲明,在迫害下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志元 2004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得法知道大法好,但修的不精進。99年7.20以後帶煉不煉的,由於執著錢財,做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特此聲明自己所說、所做的一切聲明作廢。重新走入正法行列之中,堅定修煉大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董曉華 2004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在九九年邪惡的高壓下,在單位被迫的情況下,我違心寫過的「保證書」,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在今後的修煉中,要證實法,堅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余莉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1997年得法,由於學法不深,在1999年7.20迫害下,寫了「不修煉的保證」。現在嚴正聲明,在迫害下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永群 2004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2004年7月8日至8月7日,我在看守所及公安局一段時間裏,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堅定的走好師尊安排的正法之路,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賀林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邪惡迫害,我們在100個小時不許睡覺的情況下,被迫妥協,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特此聲明,今後要堅定修煉,緊跟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胡貴鳳、王萍 2004年9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迫害下,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今後的正法道路上,一定堅定正念,以法為師,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好正法的三件事。

王保成、吳治蓮、李雷 2004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被強行綁架到洗腦班,威逼迫害之下,我說了、寫了許多對大法不利、不符合大法的話。現聲明這些話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對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春媛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迫害時,由於執著和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向邪惡寫了「保證書」,還簽了字,做了錯事,特在此嚴正聲明:在邪惡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言行的全部作廢。洗刷污點,跟上正法進程。

劉志芹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們由於怕心和執著,在邪惡迫害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和文字聲明作廢。一切親人或朋友代說、代寫的這些東西聲明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高月清、王鳳英、馬玉英、王玉春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中的強化洗腦及殘酷的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五書」全部作廢。我會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海龍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在強化洗腦及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袁自興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瘋狂迫害下,我寫了「保證書」,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特此聲明:以前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柴金梅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1999.7.20後,在邪惡的洗腦及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緊跟正法進程。

崔若生、劉香雲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前幾天家人給寫了「五書」,我聲明作廢。在修煉的路上不管遇到甚麼困難必須堅定自己,走好師父安排的正法路,跟上正法進程,珍惜大法。

馮春榮 2004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在強化和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晶 2004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自己的怕心等,在邪惡的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李柱蓮 2004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4年3月22日被抓,在壓力面前,違心的不情願的寫了「三書」,另有自己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在此鄭重聲明一律作廢。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貴傑 2004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在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決心緊跟正法進程,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趙洪元 2004年10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迫害下,違心的寫下了不符合大法標準的東西,現聲明一律作廢。從今以後堅修大法,緊跟師尊到底,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桂清 2004年9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於98年得法,由於怕心太重,在單位領導逼迫下,寫下「保證書、不煉功」。我聲明所說、所寫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彌補,趕上正法進程。

張洪峰 2004年10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迫害下,違心的說過「不煉了」,現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呂淑蘭 2004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勢力迫害中,神志不清時,所說的和所寫的向邪惡妥協的東西,在此聲明一切作廢。加倍彌補,走正以後的路,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玉潔 2004年9月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中的強化洗腦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與「保證書」等「五書」全部作廢。我會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王成順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在強化洗腦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姜秀蘭 2004年8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1年所說、所寫的「保證書」、「悔過書」一律聲明作廢。以後堅修大法,加倍彌補,做好師尊講的三件事,完成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

呂永香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從九九年7.20至今,凡我在邪惡強迫下寫的「聲明、檢查」一律作廢。特此聲明。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走正以後的路,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文光銀 2004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言、所行、所寫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今後用理智去證實法,把以前做錯的事,彌補過來,堅修大法到底。

馮國蘭 2004年9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寫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鄭重聲明徹底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紅娟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強制洗腦和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並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於延峰 2004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非法關押時,他人代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師父要求我們的三件事。

樊淑俠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在勞教所的殘酷迫害及強化洗腦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全部作廢,以後要加倍補償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雷敏 2004年8月8日


嚴正聲明

在拘留所逼迫下,違心寫的「保證書」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孫海華 2004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20日後,不幾天,本村治保主任來我家說你也別煉了,我答應了一聲,這是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我聲明作廢。正念正行,跟上正法進程。

楊喜山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重壓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堅定正念,堅修大法到底。

李迎春 2004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一定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麗華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們以前做過不符合法的言行,一切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楊顯輝、吉霞、周淑花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家人在邪惡的謊言下,為我寫的所謂的「保證書」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鳳平 2004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在江氏政府高壓迫害下,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杜秀英 2004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強化和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

高樹芝、林運英 2004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以前向邪惡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畢井榮、張樹柏 2004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邪惡的高壓下,向邪惡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走好以後的路。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邸光飛 2004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裏高壓下,所說、所寫的「四書」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關淑麗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以前說出、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助師正法到底。

李玉英 2004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律作廢。重返歸途,堅定修煉。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肖秋平 2004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所說過、做過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甄玉賢 2004年10月4日


聲明

我在鄉寫的不符合大法的「不修煉」的「保證書」聲明作廢。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郭藏煙 2004年8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保證」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跟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霞 2004年10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成偉 2004年8月21日


嚴正聲明

2003年10月份,在派出所所寫的東西一律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趙雲豔 2004年9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們以前在邪惡面前所做的不符合大法標準的一切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周秀芝、孫耀武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家人給我寫的「五書」,我聲明作廢。我一定跟上正法進程,走好師父給安排的路。

劉春華 2004年9月23日


聲明

我在鄉寫的不符合大法的「不修煉」的「保證書」聲明作廢。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郭新典 2004年8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王梅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雲顯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們以前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統統作廢。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心不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趙月正、李瑞蓮 2004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別人替寫的「保證書」作廢。堅修大法,走師父安排的道路。

劉豔麗、謝秀文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以前所做、所寫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曉華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以前寫的「保證書」聲明作廢。我堅定的跟師父走。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許文革 2004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當兵時,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孟亮 2004年9月20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