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週報介紹在曼哈頓講真象的以色列學員(圖)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5日】(明慧記者張穎、周海倫編譯報導)近來,不斷有來自世界各國的法輪功學員在紐約曼哈頓向社會各界講清真象,揭露在中國大陸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紐約猶太人週報10月1日發表了記者Liel Leibovitz題為「以色列的法輪功學員」 的文章,介紹以色列學員在紐約為了喚起人們關注法輪功所遭受的迫害的故事。


以色列學員在煉功

猶太人週報(Jewish Week)10月1日報導,在最近的一個星期一下午,紐約42街和第三大道的街角如同往常一樣,充斥著各種出租車、轎車、卡車、行人、小商販和警察的喧囂嘈雜聲。然而,在這嘈雜中,40歲的勞瑞-哈埃爾(Lori Har-El)坐在人行道旁靜靜的沉思。她正在打坐,赤著腳,微閉著雙眼,面容祥和平靜。她出生在以色列,生活在以色列的一家集體農場,但是現在,她在紐約是一名積極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是一項中國的打坐功法。

報導說,近幾年來,法輪功一直受到中國政府[江氏集團]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到逮捕和酷刑折磨。哈埃爾和其他一些學員坐在人行道旁,他們中的一些學員為了喚起人們關注法輪功所遭受的迫害從以色列來到這裏。他們的周圍是由真人演示的酷刑展。

記者介紹說,這樣的場景最近已成為曼哈頓街頭固定的一景了;這包括學員們被鎖在籠子裏,他們的臉上和衣服上有化妝的血跡,並展出酷刑受害者的照片。哈埃爾解釋道,這種強烈的視覺是為了使人們感到震撼而認識到這場迫害。

哈埃爾對記者說,「迫害已經持續5年了。 這些年,我們一直在嘗試讓全世界知道在中國發生的這一切,我想我們做得太委婉含蓄了。我們認識到,現在是把這一切迫害真象展現給人們的時候了,在這裏我們應該做得更強有力些。」

哈埃爾是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現法輪功的。報導介紹道,她在以色列服完軍役後來到紐約,尋找機遇。她接連找了一連串工作,包括在猶太人要求德國物質索賠會議上工作。後來有一天,在她搭乘渡船從她在史達頓島(Staten Island)的家到曼哈頓時,一名在甲板上的法輪功學員向她打招呼,並給了她一本小冊子。這套功法所強調的真、善、忍法理深深吸引了她。但是,她內在的以色列人的本能使她對功法有些質疑。

她說,「我不想被人擺弄,」她用了一個十分以色列化的詞,意思是容易受騙上當的人。「我想看看錢都去了哪。而後,我發現,錢哪也沒去。這兒不涉及任何錢物。沒有運動,沒有花名冊,任何事都是自願的。人們很難理解這些。」

哈埃爾由此打消疑惑,開始煉法輪功的5套功法。她說,在很短的時間內,她開始感到身體比以前好很多。她說,「我甚至戒掉了煙。」隨著她煉功越來越投入,她也越來越了解到在中國的[法輪功] 學員所遭受的境遇。她說,這直接觸動了她猶太人的感知。

她說,「我認為猶太人應該比其他任何人更能夠理解我們必須制止這場迫害。我們不能讓迫害繼續下去了。」哈埃爾有意迴避與二戰時期的大屠殺做對比。但大屠殺所留下的陰影無法避免的從她的言語中流露出來。她說,「為索賠會議的工作經驗使我對諸如奴工等問題十分了解。我觀察中國,發現同樣的事情正發生在那些被抓並被投入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身上。這不是一場對六百萬被抓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而是一場對上億人民的迫害。」

坐在哈埃爾身邊的以色列朋友點頭表示同意。記者在文章中說,他們是近百名以色列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員。他們中的一些人,如米麗-科瑞斯基(Millie Koretsky)和大衛-伯沙斯基(David Bershadsky),從俄國移民到以色列。他們說,在共產主義中國發生的迫害不僅喚起了他們對二戰大屠殺的記憶,也喚起了對斯大林的肅清運動的回憶。

報導說,科瑞斯基(Koretsky)眼中閃著淚花,語音哽咽的講述了她祖父的遭遇,她的祖父是一個富有而本分的猶太人,但在監獄裏度過了大半生。她說,「當他回來的時候,我們都認不出他來了。他對一切失去了希望。」

科瑞斯基說,她抗議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僅對自己切身有關,同時還關係到全球的正義。她說,「我理解在中國的學員。[江氏]當局深更半夜把他們帶走的手段與當年蘇維埃帶走我的祖父是如出一轍的。」

聽著科瑞斯基的講述,哈埃爾點著頭,她光潔如月般的面龐因痛苦而皺起。她輕聲自語般的說道:「我們必須制止這場迫害。我們必須馬上制止這場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