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精舍住持到法輪功學員──釋證通的修行路(圖)

【明慧網2004年10月4日】每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得法、修煉都是一個精彩的故事。釋證通的故事獨特之處在於她是個出家弟子。她是怎樣從一位精舍住持而後成為法輪功學員的呢?台灣大紀元時報的記者對釋證通做了採訪。以下是報導全文:

記者:我也曾是一位在家居士,很高興能採訪你,你是我見過的法輪功學員中的第一個出家弟子,我很好奇,你能做一下自我介紹嗎?

釋證通:我是個出家人,法號叫釋證通,我從很小的時候就有出家的願望,這也許是緣份吧!因為小孩子並不懂得出家要幹甚麼。

從小不喜歡熱鬧,看到有山、有水、有樹的地方就高興。小時候放學後常常喜歡跑到附近一個叫慎修寺的寺院去,坐在樹下享受那一片的寧靜,寺裏的出家人看我常常跑到那裏,就問我要不要出家,也許是機緣不成熟吧,我直到中年以後才實現了這個心願。

因為那時的心不在社會,不在事業上,也不在家庭親人身上,每天早上一到公司辦公室,眼淚就不停的流,心裏要出家的念頭不停的往外冒,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人很難理解那種感受。

記者:你出家是因為心靈受過挫折還是就想出家修煉?

釋證通:不是因為遇到挫折想逃避,就是想修行,我從6、7歲開始,出家的念頭從來沒斷過。

出家後曾當過台灣南部一間叫洪濟精舍的住持,當住持並不是我所追求的,也是應居士們的懇求才應承下來的,因為出家人講上求下化,上求就是學法,下化就是把所學的教給一般的有緣人。

可是修煉了一段時間後,發現往上提升沒有著力點,出家本來是要返本歸真,可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怎樣才能返回自己的世界去,我又如何把那麼多人帶回去,我不敢誤人誤己,所以毅然的離開了精舍。

選擇了行腳和雲遊的方式修行,想尋找一條返本歸真的路,尋找一個能真正領我回家的師父。

那時我打著赤腳,背著行囊,走過一個縣市又一個縣市,磨爛了的腳底走在很燙的柏油馬路上,睡過樹下,睡過墳地,睡過戶外,我身心所受的磨難真的無法用言語表達。

而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尋找一個能真正帶我回家的師父,一般的人很難想像一個修行的人向道的心是多麼強烈。

記者:請講講你那時在寺廟的生活吧?

釋證通:我從小就體弱多病,因傳統佛教只修性不修命,所以出家後更是百病纏身。身體非常難受。在98年初的時候,有一位學醫的法輪大法弟子為我義診,因為我是出家人。

當初我離開道場後,在台灣南部的高雄縣找到一個村莊,租了一間小小的屋子,其實我當初離開道場的時候,有一位佛教的居士很誠心的要提供我非常舒適的修煉環境,但我還是選擇了這間小茅屋,我至今不後悔當初的選擇,在這裏我可以自在的做自己要做的事。

有一天這位大法弟子送我一本《轉法輪》,我把這本書帶回自己所居住的小屋,雙手把書高高舉過頭頂,這是出家人表達恭敬的方式。

雖然我當時還不知道這是一本甚麼書,然而翻開書,一看到師父的照片,我的眼淚瞬間就落下來,不知道為甚麼,我好像對我們師父的身份來歷了然於心,這種了然於心就是很明白師父是為救大眾於苦中而來。

記者:《轉法輪》是法輪功的主修書嗎 ?

釋證通:對。書中無邊浩瀚的內涵讓我常常感覺到這是無邊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我明確的感覺到自己要尋找的師父就在眼前,這就像師父的詩《緣歸聖果》中所說的「尋師幾多年,一朝親得見,得法往回修,圓滿隨師還。」

心中的喜悅難以言表,何其有幸,能在今生得大法。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剛開始我不知道還有煉功的部份,修煉大法還能使身體健康,我只是從《轉法輪》的法理上知道依照此修煉,能使自己不斷的提高,後來才知道有煉功的部份。

記者:你看書多久才知道還要煉功啊?

釋證通:我得法不久,送我書的那位同修告訴我,台灣中部有心得交流會,並且告訴我大家在一起修煉的環境很重要,因為當時台灣沒有其他出家人在修大法,我的名字又叫釋證通,台灣中部負責法會的同修見到我後說「我差點把你排在男學員那邊」。

九八年初,台灣還沒有其他出家人修大法,我是第一個,所以有的學員看到我總感覺有點奇怪,跟我一組學法交流時,有的法輪功學員還有點緊張。

在交流會上得以跟很多同修交流,當時有位學員說「明天早上有集體煉功」,我當時很納悶「練甚麼?」,就是在這次交流會上,我才知道還有煉功的部份。

當我看到學員打手印的時候,眼淚又是止不住的往下流,似乎感覺這手印,我在哪裏見過,所以,第五套功法的打手印,我沒怎麼學就會了,這大概就是緣份吧。通過大法的修煉,我的身體很快就得到改善了,整個人就像脫胎換骨一樣。

記者:我也聽很多人講過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效果很明顯,你有沒有這樣的感受?

釋證通:是這樣的。因傳統佛教只修性不修命,所以出家後更是百病纏身。身為一個出家人,已沒有在社會上工作,一切日常生活所需都是居士們發心護持,如不好好用功已經很說不過去了。

更何況再加上醫療費用,負擔更重,內心深感慚愧不安,而且多年來一直四處求診均無起色,因為長年的病痛已經嚴重的障礙到了道業上的修行,再加上找不到一條真正回家的路,內心真的是內外交困,頓感身心疲憊、痛苦萬分。可以說是萬念俱灰。

專修大法後,因為是性命雙修的功法,身體很快就康復了,簡直就像脫胎換骨似的,精神煥發,心神愉悅,從此脫離了多年病痛的苦海,與醫藥絕緣,因此在法理上也就更能心領神會。

這是大法的威力,師父威德的體現。現在我除了不斷的充實自己外,也到處洪法與學習,這是法輪大法與傳統佛教很大的不同。

記者:請問你,作為一個佛教徒,為甚麼認為法輪大法才是你一生所要尋找的修煉返本歸真之路呢?

釋證通:我本來一直就在尋找這樣一條路,所以不存在要否定甚麼再來接受大法,看到《轉法輪》之後,就明確知道這是自己要找的。

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傳統的佛教只修性,不修命,最大的不同就是《轉法輪》用人類最淺白的語言,講出宇宙最高深的法理,大法要求我們按照真、善、忍修煉自己,跟真、善、忍背道而馳的就是壞的,大法的法理對我的修煉幫助很大。

我剛開始得法的時候,除了用心修煉自己外,還到處去洪法,因為那時在台南,大法還沒有洪傳開。

修煉大法後,身體的改變不是一個人、二個人,而是非常普遍的現象。二年前在台灣中部的日月潭,有一次舉行世界法輪大法日的慶祝活動,裏面就有一項展示,法輪大法學員的健保卡都沒有使用,而身體卻都更健康。

我個人認為,修煉法輪大法後最大的受益不僅僅是身體的改變,而是心性的提高、道德的昇華,每一個修煉的人都能夠以更健康的身心投入到社會中去,無論對個人、家庭、社會乃至國家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我們師父是一九九二年開始傳法,還參加了九二、九三年的東方健康博覽會,獲得大會的「邊緣科學進步獎」、「特別金獎」,以及「受歡迎的氣功師」稱號,當時政府對法輪功是持肯定態度。

而且法輪功在九九年遭鎮壓之前,通過口耳相傳,已有上億人在修煉,為國家節省了巨大的醫療費用,我很不明白,為甚麼到九九年,江澤民要鎮壓法輪功。

記者:你怎麼看待江澤民要鎮壓法輪功的?

釋證通:以我個人的理解,我覺得不是因為修煉的人多而給他們造成壓力,而是他們對修煉的人不理解。

修煉的人對名、利都是逐漸在放淡乃至放棄,況且我們師父明文規定,修煉人不能參與政治,干涉國事。他(江澤民)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相信這世界上有人跟他所追求的不一樣。

法輪大法已洪傳五十多個國家,獲得一千多個褒獎,這六十多個國家的政府都允許煉法輪功,只有中國不允許,到目前為止,鎮壓已經持續了五年,迫害仍然在繼續,而且已經延伸到海外,比如,前一陣子的南非槍擊案。

我是個出家人,離開傳統的道場,選擇了行腳雲遊,終於找到真正返本歸真之路,在大法中修煉,身心受益,所以,九九年,鎮壓一開始,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甚麼。

我就開始行腳托缽,沒有告訴任何人,也沒有問任何人要一分錢,打著赤腳,拿一個要飯的缽到處慢慢走,別人給我甚麼我就接受甚麼,哪怕別人給我一個不好的臉色,不好的聲音,我也接受,我願意接受。

因為到目前為止,還有太多的人不知道法輪功的學員在大陸遭受到迫害,我誠心的希望世界上善良、正義的人們伸出援手,共同制止這場迫害。

記者:雖然對法輪功的鎮壓已經持續了五年,但法輪功不但沒被打壓下去,反而越來越壯大,在台灣也是一樣,這與台灣對信仰自由的支援有關吧?

釋證通:是的,信仰自由是普世的價值觀念,在台灣真是非常的自由、開放,去年的11月15號,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在台灣的總統府前集會,聲援「全球公審江澤民」,這與大陸是多麼鮮明的對比。

台灣的各級政府都很支援法輪功,全台灣各市、縣的學校,到了寒、暑假都舉辦法輪功研習班,由於這些老師都按真、善、忍的原則教導孩子,學生們也跟著受益良多,甚至各縣、市的監獄都邀請法輪功學員去開座談會,教他們煉法輪功,學習法輪大法。

我曾經在台中碰到一位年輕漂亮的太太跑過來跟我說,她讓孩子在學校讀課外讀物的時間讀《轉法輪》,因為她的鄰居的同學的孩子的老師是煉法輪功的,還把真、 善、忍帶到學校去,那個人的孩子學了法輪功後變得更懂事、更聽話,身體也更健康,所以這位漂亮媽媽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學法輪功。

法輪大法現在在台灣幾乎是家喻戶曉,甚至高等法院的法官,檢察院的檢察官,他們中午午休的時候都在讀《轉法輪》。

記者:這跟大陸真是很鮮明的對比,在海峽的這邊,法輪大法受到如此的歡迎,而在海峽那邊,卻遭到殘酷的打壓。

釋證通:對,中國政府(江氏集團)的謊言毒害了全世界的生命,如果我本人不是修大法的,只是一般的出家人,我真的不敢相信一個政府可以對自己的百姓下這樣的毒手。

在世界上,不僅宗教信仰自由是普世價值,人權更是普世價值,法輪功學員在被迫害的這五年中,始終以善心向人們講述真實的一切,我不知道那些施用酷刑的人想過沒有,如果是他自己的兄弟姐妹遭受這樣的折磨,他是否下手也這樣歹毒?

善惡有報是天理,他們不為自己著想,也該為自己的親人想想。或許這個世道,人心真是變了,或許法律有欠公允,因為人心的不古,但因果報應是絕對公平的天理。

記者:你認為迫害法輪功的這些人是怎樣的心態?

釋證通:我真心希望這些人放下屠刀,回頭是岸,不要再造下無邊的業力。

記者: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要回大陸看看?

釋證通:這幾年來,我到世界各地去告訴善良的人們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經常碰到從中國來的學生,他們看到法輪功就表現出很害怕,他們的頭腦中被灌輸的都是中國造謠媒體所宣傳的那一套,而在台灣,學生們享受著修真、善、忍帶來的種種益處。

記者:你有沒有向出家人介紹過法輪大法?

釋證通:有。但絕大部份出家人都會認為他們修的是最好的,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會有更多的人來修大法。我們師父從九二年傳法到現在是十二年的時間,已傳遍全世界六十多個國家。

我原以為只有黃皮膚的人才懂得修煉,周遊世界各國後,才發現不同種族、不同膚色的人都有修大法的,而且他們修的那麼好,我每到一處都能看到自己的差距和不足,我也越來越能感受到我們師父那無以言表的慈悲。

根本不像外界所謠傳的「我們師父斂財,我們都是上當受騙」,大家想一想,全世界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如果我們師父想斂財,他只要讓我們每人給他一塊錢,他就是億萬富翁,這多痛快!我修煉法輪功六年多,沒給過別人一分錢,(說我師父斂財)這些話純粹是造謠。

還有「天安門自焚」,大家都知道,塑膠瓶是最容易受熱變形,還有眉毛、頭髮最容易著火,可那個點火自焚的王進東兩腿間的塑膠雪碧瓶、眉毛、頭髮都完好無損, 拿滅火毯的警察悠閒的站在王進東的旁邊,等他喊完口號才把滅火毯象徵性的蓋在他頭上,還有其他一些有破綻的地方,仔細想想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記者:你現在最大的願望是甚麼?

釋證通:我希望全世界各個國家的政府、機關、團體、善良的人們都伸出援手,共同制止這場迫害。這麼多年來,我都很迫切的希望善良的人們趕快得法,切莫錯過這萬古機緣。法輪大法不僅能讓們身體健康,能使人的道德回升, 更能使修煉者返本歸真,功成圓滿。

記者:謝謝您接受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