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正念破除洗腦迫害的經歷

【明慧網2004年10月31日】2002年7月份一天早晨5點左右,一夥公安人員像土匪一樣進入我家,並弄開臥室門鎖,強行將我綁架到公安局,我不配合他們,一路高喊:鄉親們都來看看吧,警察抓好人了,我煉法輪功做好人,法輪大法好……,一直喊到公安局。在公安局我盤腿坐在沙發上,立掌發正念,正好近距離鏟除這的邪惡,隨後我又被非法投入縣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路過關押犯人的門口,告訴所有的犯人,記住法輪大法好,他們給我點頭示意,下午我被非法關入省洗腦班。在那裏我絕食抗議,開始他們利用猶大幫兇騷擾我,我不給其市場,不准在我面前。一猶大說:我也是法輪功學員,跟你一樣。我嚴厲指責他,你不配,你是人中的敗類,並把她趕了出去。邪惡之徒見這招不行,又換新招,洗腦班的不法人員出面了,他們軟硬兼施,先是偽善的勸我吃飯,還裝腔作勢的流著眼淚「勸我」,說甚麼怕我身體受不了,並拿著東西等著餵我。我告訴他我煉法輪功做好人沒犯法,這裏不應該被非法關押在這裏,我不會吃這裏的一粒米、一滴水,要求馬上放我回家。他們說要給我灌食,我說對我灌食是非法對我的進一步迫害,我絕不允許,又說給我輸液,也被我拒絕。我馬上向內找,找出怕灌食、怕輸液的執著心,清除了它,他們立即就變了話,說給你灌食輸液你都不讓,硬灌吧,你高血壓、心臟病,你要是一著急,血管崩了怎麼辦,說完就走了。

我在被非法關押的幾天裏除了睡覺就是背法發正念,我想,這不是師父安排的,我不能老在這,很多眾生等著我救度,我得儘快出去,我想到了我「病態」,告訴陪我的兩位同事,說我的手、胳膊麻(聽說過高血壓、心臟病的症狀好像是這樣)。一位同事嚇得馬上說,你別動我找醫生去,醫生給我量血壓,我發正念,結果高壓200低壓140;他們怕量不準,想重新再量,我發正念,結果往胳膊上纏了兩次都自己開了,他們只好走了。當時正好單位來換陪我的人,我想我一會兒就能回家了,但一直到晚上也沒人來,我靜下來向內找,找到了自己有歡喜心,想回家的心,將它們清理掉。第二天上午醫生突然進來抓住胳膊就量血壓,我的第一念怕量低了,瞬間我馬上否定了這一念並請師父加持。他們量完血壓沒有吱聲走了,後來聽說當時血壓是220。下午單位來車把我接了回去,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洗腦班。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31/88045.html